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五:女丈夫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五:女丈夫

五、  女丈夫

那年秋天,和牛小一块儿卖菜的那些人相约去帮蕙芹收秋。

蕙芹走得早,她正在地里干着呢,忽听的人声喧阗,一群人哗啦一声涌进了她的庄稼地。

蕙芹心里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她让他们干着,自己跑回了家里,和婆婆商量,把留着过年吃的小麦磨成面,晌午留大家吃顿饭。

蕙芹家里没多少地,她已收回了一些。人多,不到一个上午就全部收割完了。大家又帮她把收割的庄稼运了回去。

谁也没打算在蕙芹家吃饭,干完活儿他们就要回家。蕙芹急了,让大家看她和好的面和炒的菜,“已经准备下了呀!你们不吃,不是要放坏吗?”

王锁说:“蕙芹妹子,你不该起这个头儿。乡里乡亲的,谁用不着谁啊。你这样,让大家怎能心安。”

我们这儿不是产麦区。平常人家,除了过年,就只有在五月端午,八月十五这样的大节日才舍得吃顿白面。

蕙芹低了头说:“这次已经做下了。我以后再也不了。”

事过之后,蕙芹就去帮这些人家干活儿,今儿东家,明儿西家。

她有早起的习惯,往往是她先来到地里。见主人没到,自己就先干开了。而且她干活儿撒得下泼,一般男人都比不过她。

渐渐地人们也明白了,蕙芹她不搭人家的亏欠。你若帮了她,她会以两倍,三倍,甚至十倍的工夫还回去。

蕙芹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别人的好,一丁点儿也要记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这也不是说她就是个不与人打交道的人。乡邻们有了事,她也总是尽力去帮忙,回报却是一分不取。

姑娘媳妇们有了什么烦难事,也愿意找蕙芹说道说道。她心胸开阔,看事远。听她给开解开解,心里就敞亮了。

蕙芹身上有一种力量,让人愿意亲近她。

秋收结束,该耕地了。这个领域历来是男人的天地。

提起犁杖,将犁铧插进土里,既要技巧,又要力气。一行耕完了要回犁,提着犁杖,吆着牲口,犁铧一甩,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回旋,这也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

女人们力气小,提不动犁杖,女人们胆量小,吆不转牲口。这也是男人们独霸这块天地的原因。

地要年年耕,蕙芹不愿意老用人。但她不是顾大嫂,也不是孙二娘,她曾经是大户人家的一个纤纤秀女。胳膊肿了,手打了血泡,腿被磕碰的伤痕累累。牲口不听吆喝,带着犁杖跑,一次次拖拽着她绊倒在犁沟里……

她就是不服输,慢慢地也就学会了。

秋去冬来,春天又至。当布谷鸟的歌声开始在岭前坡后萦绕时,人们知道,又到了谷子下种的季节了。

播种象谷子这样的小粮食作物要用耧。在农村,摇耧播种是顶尖的技术活儿。种下得浅了,小苗出了土,根容易被风吹干,成活率不高。种下得深了,幼苗顶不破土层出不了苗。种下得稠了,浪费种子不说,间苗还费事。种下得稀了,缺苗断垅会影响产量。

在村里,男人们也不是个个都会摇耧播种。就那么几个技术人轮流给各家下种。可蕙芹这个也要学,还真让她给学会了。

在农村,会作弄庄稼的人是受人尊敬的。蕙芹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跻身与全把式庄稼人的行列,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她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不让婆婆挨饿受冻的誓言,赢得了村民们普遍的赞誉和尊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573

(2)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11:51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32

相关推荐

  • 小说:《走向何方》(下)

      小说:《走向何方》(下) , 我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就顺着马路乱走,有风从马路两旁的树叶间轻轻穿过,梧桐树叶发出一阵阵哗哗啦啦的响声,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一个唱歌的特长,透过树叶间射过来的灯光我寻寻觅觅,我辨识出一家歌厅在开放,我走进了门去。 那个晚上,我在歌厅唱的歌是《我祈祷》,拿起话筒,我一眼就看到了躲在角落里那盏红色壁灯下黑亮而忧郁的眸子。那时…

    2022年10月17日
    373280
  • 父亲的故事之一:智夺金沙

    注明; 这个标题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有人说是;偷金沙。我认为不恰当,本来是咱们的金矿,开采的金沙就是咱们的。但是被日本侵略者霸占,疯狂开采,运回他们国家。咱们只是想办法夺回一点。不知道这个标题是否恰当,我觉得应该就是智夺。

    文化 2022年5月24日
    43040
  • 在那梨花盛开的坨坳

    4月20日,谷雨。52年前逢谷雨的那一天,三舅舅在沿河县黑水公社梨子坨设帐课徒,招收黑水场、梨子坨、双树坝、杨家坪一带因文革停课失学的农家子弟。我随三舅舅去梨子坨,和这批农家子弟同学了几个月。 当时那群同学中,最优秀的是杨家坪的田世高,可惜生在那个年代,要是在今天,绝对是上重点大学的料。 那年端午节前,干旱近一个月。田世高在作文中写到:天干半月,田土枯焦,贫…

    2022年5月26日
    640171
  • 小说—-黄梅花儿开(五)

    五、 黄梅看着这几个字,这是几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问候语,对于别的女人来说,远远见过比这些更肉麻的话,但是她感到是那么的亲切。黄梅不知道老包在北京的那个角落,她在北京没有一个亲人。网络时代,老爸老妈和自己远隔千里,视频或者语音聊天,就像在身边千叮呤万嘱咐;而北京确离黄梅很远很远,远到在北京,没有一个给她道声“晚安”的人。今天老包的这几句话,让黄梅感到北京有人…

    2022年9月20日
    17310
  • 我是被晓舟从浪里捞出来的一个兵

    浪里邂逅似寻常,日久方知舟之量              —— 我所认识的晓舟同志         我是被晓舟同志从浪里捞出来的兵,如今满血复活在新园子里玩得挺舒心,应该记录一下这段颇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四年前的新浪,还是汹涌澎湃的。那时我在浪里与晓舟相遇过,也曾有过互动,但终归不是很熟,他粉丝多,挺忙,而我近几年因工作繁忙很少上博,懒散到与博…

    2022年7月18日
    1.1K3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38

    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喝彩][喝彩][喝彩]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39

    新周愉快,问候,中午好[花][花][花]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15日 下午7:16

    蕙芹的善良和能干令人敬佩。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