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五:女丈夫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五:女丈夫

五、  女丈夫

那年秋天,和牛小一块儿卖菜的那些人相约去帮蕙芹收秋。

蕙芹走得早,她正在地里干着呢,忽听的人声喧阗,一群人哗啦一声涌进了她的庄稼地。

蕙芹心里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她让他们干着,自己跑回了家里,和婆婆商量,把留着过年吃的小麦磨成面,晌午留大家吃顿饭。

蕙芹家里没多少地,她已收回了一些。人多,不到一个上午就全部收割完了。大家又帮她把收割的庄稼运了回去。

谁也没打算在蕙芹家吃饭,干完活儿他们就要回家。蕙芹急了,让大家看她和好的面和炒的菜,“已经准备下了呀!你们不吃,不是要放坏吗?”

王锁说:“蕙芹妹子,你不该起这个头儿。乡里乡亲的,谁用不着谁啊。你这样,让大家怎能心安。”

我们这儿不是产麦区。平常人家,除了过年,就只有在五月端午,八月十五这样的大节日才舍得吃顿白面。

蕙芹低了头说:“这次已经做下了。我以后再也不了。”

事过之后,蕙芹就去帮这些人家干活儿,今儿东家,明儿西家。

她有早起的习惯,往往是她先来到地里。见主人没到,自己就先干开了。而且她干活儿撒得下泼,一般男人都比不过她。

渐渐地人们也明白了,蕙芹她不搭人家的亏欠。你若帮了她,她会以两倍,三倍,甚至十倍的工夫还回去。

蕙芹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别人的好,一丁点儿也要记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这也不是说她就是个不与人打交道的人。乡邻们有了事,她也总是尽力去帮忙,回报却是一分不取。

姑娘媳妇们有了什么烦难事,也愿意找蕙芹说道说道。她心胸开阔,看事远。听她给开解开解,心里就敞亮了。

蕙芹身上有一种力量,让人愿意亲近她。

秋收结束,该耕地了。这个领域历来是男人的天地。

提起犁杖,将犁铧插进土里,既要技巧,又要力气。一行耕完了要回犁,提着犁杖,吆着牲口,犁铧一甩,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回旋,这也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

女人们力气小,提不动犁杖,女人们胆量小,吆不转牲口。这也是男人们独霸这块天地的原因。

地要年年耕,蕙芹不愿意老用人。但她不是顾大嫂,也不是孙二娘,她曾经是大户人家的一个纤纤秀女。胳膊肿了,手打了血泡,腿被磕碰的伤痕累累。牲口不听吆喝,带着犁杖跑,一次次拖拽着她绊倒在犁沟里……

她就是不服输,慢慢地也就学会了。

秋去冬来,春天又至。当布谷鸟的歌声开始在岭前坡后萦绕时,人们知道,又到了谷子下种的季节了。

播种象谷子这样的小粮食作物要用耧。在农村,摇耧播种是顶尖的技术活儿。种下得浅了,小苗出了土,根容易被风吹干,成活率不高。种下得深了,幼苗顶不破土层出不了苗。种下得稠了,浪费种子不说,间苗还费事。种下得稀了,缺苗断垅会影响产量。

在村里,男人们也不是个个都会摇耧播种。就那么几个技术人轮流给各家下种。可蕙芹这个也要学,还真让她给学会了。

在农村,会作弄庄稼的人是受人尊敬的。蕙芹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跻身与全把式庄稼人的行列,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她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不让婆婆挨饿受冻的誓言,赢得了村民们普遍的赞誉和尊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573

(3)
梦菊的头像梦菊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11:51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32

相关推荐

  • 【小说节选】奇特的算式

    陆云山老师的办公桌上堆着的教辅资料和作文本成了一座山,教辅资料是自己刻印的,作文分AB两本,轮流批改,语文书也被标注得满天星斗。他这时正在给一个学生的作文写眉批:“开门见山,直接进入主题,能引起读者的注意。” “报告!”一个学生在办公室门前叫了一声。 陆云山头也没回,大声地应道:“进来!” “陆老师,这一节是您的课!”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这一节我没有课啊!…

    2022年9月22日
    865120
  • 半个读书人说读书

    –                                           扪心自问:算不算读书人?竟然难以回答。 读书人是知识分子的口头称呼。知识分子作为一个阶层,指的是学历较高、读书较多、以脑力劳动为职业。知识分子又被简称为文人。 从职业上看,我工作前期的中学教师、党校教员和后期的记者,应该可以算作读书人,而中间的那从政的近20年…

    2023年9月22日
    1.9K531
  • 蕲笛声在嵩山巅飘扬

    明朝文学家袁宏道于万历三十七年(1609),主持陕西乡试,返回京师途中游嵩山,写下了五篇游记。其在《嵩游第四》这篇游记里,讲述自己登上嵩山的中峰巅,山巅一侧有一处已经颓败的居室,室侧有一古井,井水晶莹透亮,遇旱都不干竭。在井的前方有一小山峰,宽敞平阔,袁中郎怀疑是古代封禅遗留下来的祭坛,于是便问当向导的道士,“此处是峻极上院吗?”道士一脸的茫然,中郎便笑着说…

    2023年6月27日
    1.6K140
  •  天下没有后悔药(小小说)  

                                                                                                 天下没有后悔药(小小说)   田丰坐在杨娟的车里,看着公路两边流动的风景,心里百感交集:惭愧、悔恨、感激、喜悦……曾经口若悬河的他,此时嗓子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坐在昔日沉…

    2022年8月31日
    1.2K230
  • 辞年(癸卯)

    实际上严谨一点说,前几天立春,就应该是农历龙年了,而不是只有过了腊月三十,初一便是过年了,因为立春是一年的第一个节气,年从立春始。这是古人的算法。举个例子,立春这天到腊月三十,倘有孩子出生,要论属相,是属龙而不是属猪。 年前的这些天,刻意地让自己闲一些,再闲一些,以一种放松的姿态,辞年。每天就多少写一些文字,随意地写,想些什么就写什么。原来打算每章节都不加标…

    2024年2月8日
    1.5K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38

    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喝彩][喝彩][喝彩]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39

    新周愉快,问候,中午好[花][花][花]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15日 下午7:16

    蕙芹的善良和能干令人敬佩。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