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别》看吴奔星诗歌特色

难以忘怀,那年那月我们在长春相遇
   吴奔星先生离开我们己经太久了,加上他生前曾被错划为右派,所以六十五岁以下的人知道他的人不多。其实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己经蜚声诗坛,和友人创立过九三学社、创办过《小雅诗刊》,并担任过大学教授,是海内外知名的诗人和学者。
   大家让我多写些诗评,这可不是信手拈来的事。但因此让我想到吴老先生,也让我想到他的诗作《别》。可是我必须事先声明,我绝对不敢说是在写评,只能说谈一下学习心得。而标题上之所以列出“诗评”二字,纯粹是为了博文分类。实乃无奈之举。至于吴老先生所写的《别》,究竟有什么特色,为了研读它,学习它,我先将全诗抄录如下:
 
              你走了,
              没有留下地址,
              只留下一串笑容
              在夕阳里;
 
              你走了,
              没有和谁说起,
              只留下一双眼睛
              在露珠里;
 
              你走了,
              没有说去哪里,
              只留下一排影子,
              在小河里。
 
              你走了,
              笑容融化在夕阳里,
              双眼动荡在露珠里,
              影子摇晃在河水里。
 
              哪里都有夕阳,
              哪里都有露珠,
              哪里都有河水,
              你走了,留下了整个的你!
 
   这首诗,写于1982年,是吴老平反之后所写。但那时还没有朦胧诗,现在读起来不那么现代,但依然能看出它的不同凡响。
   老实讲,我初读它时有些失望,特别是前三段,虽然句子很简练很干净,意象也用得很好,但并末能激起我心中的浪花。我当时想,从1957年到1982年,这25年间,先生该经历了多少悲欢离合,该忍受过多少冷眼相待,可他为什么就写得这么平静,写得这么云淡风轻?后来我再想,觉得是我自己太无阅历了。先生当年在国统区,是第一个研究毛泽东诗词的,因此被称为“提头教授”。其什么风雨没有见过,什么风险没有经历过。而现在平反也好,历经坎坷也好,都不过是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他把自己的屈辱,自己的不平,全化作了日常的夕阳,日常的河水,日常的露珠,不正是他笑看花开花落,静观云卷云舒的大风度吗?这该是怎样的大手笔。这样再去读《别》,便读出了另一番滋味。
   尤其让我倾倒的是,先生一生都在主张“诗学即情学”。他把他的思想,贯穿在他全部的创作中。就拿《别》这首诗来讲,其高明之处就在于,通篇都在写情,却连一个情字都没有使用,实在是写情诗的高手。你看,全部是在用形象说话——比如“笑容”、“眼睛”、“影子”,读来朗朗,言之有物。在最后的两段,将意念升华。夕阳、露水、小河,由远而近,由静到动,远近结合,静动相映,景情相融。夕阳隐含着失落、失望;露水预示着黎明、希望;小河则昭示着生命的律动和爱情的永恒。这些大自然中最常见的景物,被诗人信手拈来,寥寥数语,看似平淡,却感人至深。尤其全诗读到最后时,一个活生生的先生便全然站立在我们面前。不是吗,哪里都有夕阳,/哪里都有露珠,/哪里都有河水,/你走了,留下了整个的你!”这时,谁的心灵还能不为之被重重敲击并与之强烈共鸣呢?!我们还怎能不再次去回想先生的际遇与磨难?
   有人说,《别》是用深情写夫妻之间的生离死别;还有人说,《别》是用不忍和佯装平静写人生的大起大落;还有人说,先生以冷静的笔调写了那个特殊的年代……不论怎么说吧,一个“情”字贯穿全诗这是人之共识。至于诗人究竟要表达的是什么,已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通过“情”字让人在诗中找到了意念的升华,找到了各自的情感皈依。如:经历过热恋的,会读出生兹在兹、触景生情;经历过人生坎坷的,会读出生活的无奈、世事沧桑;在文革中遭遇磨难的,会想起当初的六亲不认……《别》,不正是这样让人找到了心灵深处的共鸣吗?找到了唯独自知的那颗特殊的心吗?这就是以情为诗的妙趣,这就是以情读诗并悟诗的味道。
   《别》,写得精深也 ;《别》,写得经典也。
     显然,“诗学即情学”成了在诗学界颠扑不破的真理,成了写好诗的不二法门。吴奔星先生还有很多以情为诗的好诗,由于博文以写短为宜,恕在此不再赘述。和大家共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556

(10)
上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下午11:43
下一篇 2022年6月14日 上午10:02

相关推荐

  • 诗之岛(三题)

    雾中,伯都古湖     什么时候,我才能忘记峇厘的伯都古湖?我想我不能够;离别才不足半年,梦里总驾一页轻舟在妳怀中游。仿佛昨日,我依然醉卧在妳那湖畔的草地上。 雾还是那么浓吧?水也一定还是那么清。悲哀的是那三面的山,正午开始,雾就重重地将它们重锁。不让露出清晰的真面目;太阳在此也变得软弱无力。 那时是午后,我们几个连袂而来。乍一…

    2022年9月7日
    3.2K390
  • 散读漫思:寻“暗香”觅“疏影”(上)

    无目的、无系统、无规划,是我现在阅读奉行的“三无主义”。阅读如散步,走哪算哪,在哪发现了风景,就站下来瞧一瞧。读和思都自由散漫,自由地读,散漫地思,不知那思会漫延、漫溢到何处。 最近,在《南方周末》上,读到学者陈晓平题为《南宋假公主案与姜夔词中的亡国之痛》一文(下文简称陈文),文中说南宋的一个真或假的公主,隐身在姜夔的词作《暗香》与《疏影》中。 陈文先说了那…

    2023年9月27日
    1.5K170
  • 《特洛亚的故事》所引发的思考

    最近,一部尘封三十多年的老书《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 这套由德国作家斯威布(1792——1850)原创、楚图南(1899——1994)翻译的巨作,共分上下两部。当年买下它以后,虽然草草地看过一部分,但终因其中的历史太复杂,人物太繁多,文字(繁体字)太难懂,没坚持看完便束之高阁。这以后虽多次想重拾此书,却缺乏勇气。或许是因为年龄增长的缘故,最近…

    2022年5月19日
    1.3K190
  • 诗评  在“火山口”上寻觅

    雪梅诗歌赏析之二

    2022年6月10日
    1.1K80
  • 私塾

    旧时代家庭教育奢侈,总是让可怜天下父母,劳心过滤。。。

    2022年5月26日
    6.8K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7条)

  • ch雪梅
    ch雪梅 2022年6月14日 上午7:53

    老师早上好![赞]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4日 上午11:20

    谢谢编辑老师推荐拙作!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6月15日 上午7:12

    精美诗评,文采斐然,颇有格调。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6月15日 下午8:50

    精彩美韵、深邃内涵。挥笔别致、灵动歌天。[赞][喝彩][花]

  • 似水若烟
    似水若烟 2022年6月15日 下午9:47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6日 上午7:35

    似水若烟:老师的评简约而有蕴涵 启人心智 谢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