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故事(三)下瓜园

2024070806030977

家乡小镇,周围都是大片的农田。有一年,北坡地种了一大片香瓜,是几亩地,还是十几亩地,说不准。反正是中间一个瓜窝棚,前后左右都是香瓜地。春天时,没在意那片地里种的是什么,入夏了,开花结果了。我们一群孩子才像发现了新大陆,没事向那片地指指点点,那里是香瓜地。渐渐瓜香随风飘来,在口鼻间荡漾,香瓜开园了,这像一件大事在小镇风传。但是,开园的香瓜比较贵,我们吃不起。所谓贵其实也就是一毛五一斤,我们要等它降价,或者等到罢园,罢园就是清场了,给点钱就可以抬走一筐,到最后捞秧子了,根本不要钱,随便拿。

然而淘气馋嘴的男孩子是另有预谋的,他们等不到罢园就早早行动了。晚饭后,男孩子三,五成群潜伏在离香瓜园不远的高粱地里,等待天黑。看瓜园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他每晚坐在瓜窝棚的外面抽烟,用纸自己卷的烟叶,一根接一根地抽。孩子们潜伏在高粱地里观察动静。心里都急切的盼着老头赶紧回窝棚里睡觉,因为,他们潜伏的地方蚊子成群结队,他们要手忙脚乱的上下扑打。不知道等了多久,窝棚前的闪烁的烟火光没有了。孩子们悄无声息地摸进了瓜园,伏下身来闻着瓜香,用手指弹一弹,听见空洞的声音,知道瓜熟了,轻轻摘下来,装进背心里,三,四个足矣,然后迅速撤离。第二天上学讲起来哄堂大笑,像完成了一次策划已久的偷袭,缴获了许多战利品。那是男孩子们的游戏,他们说:偷瓜不算贼,叫人抓住一顿捶。香瓜地是属于生产队的,他们的父母是社员,辛勤的汗水也浇灌在这片土地上,虽然让父母知道了,免不了一顿责骂。那时的观念是:集体的东西再馋再饿也不能吃。男孩子玩武的,我们女孩子玩文的。

我们可以在白天大大方方地走进瓜园,并且免费大吃一顿。我们女孩子就是用这种文明的方法下瓜园的。几个女孩子你拿五分,她拿一毛,我拿两毛,一起下瓜园,和看瓜的老头说:大爷,我们买瓜。老头拿一个柳条编的土篮子,下瓜田摘了满满一篮,放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吃。下瓜园是可以吃足了再买的,哪怕你能吃,一口气吃了三五个,最后只买一个也是可以的。下瓜园管饱,买多少随意,这也是规矩。我们饱了口福,买两个香瓜走了。下回谁的父母给了一,两毛钱,又约上几个女孩下瓜园。再吃一顿。瓜窝棚前有一个大缸,大爷特意嘱咐,把瓜瓤甩到缸里,瓜籽要留明年再种。那个年代一年到头也吃不到什么水果,所以,香瓜地格外引人注目。香瓜芬芳浓郁,消暑解渴,拿一个一掰两半,瓜瓤里的清香扑鼻而来,一下子满屋都飘荡着香味。记住了那些好听的瓜名:一兜蜜,虎皮脆,白糖罐,金镶柳,绿面兜,赛沙糖,黄沙瓤,等等。

许多年以后,有一次聚餐,一个企业领导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忽然讲起了他小时候偷香瓜。起因是,服务员端上来一盘赠送的水果,她小嘴抹了蜜,甜滋滋地介绍,这是刚刚开园的八里香,听听这瓜名也能让您流口水,不是塑料大棚里的,是大地自然熟。七月,正是香瓜成熟的季节。领导触景生情,记忆的大门徐徐打开,想当年,忆童年,一反平时的正襟危坐不苟言笑。他说;我老家就种八里香。小时候谁不馋,那个年代肚子半饥不饱的。偷点香瓜,闹个水饱。他忽然兴奋起来,我小时候就有号召力,晚饭后召集五六个小孩,走进瓜田边的小树林,等待天黑,看瓜是两个老头,轮流值夜班。夜那个长啊,又不能等太久,家里父母着急啊,又不能和父母说去偷瓜。我们面前有一条小河,也就几米宽,水流不急,水也不深,浅处只到腿根,可以蹚水过去。每年夏天我们都在河里游泳洗澡,我们等不到看瓜的老头睡觉,就游到对岸,悄悄地钻进香瓜地,每人摘了几个,脱下裤子,用草扎紧裤脚,装上那几个香瓜,找个水浅处,蹚水过去。那几个瓜就在路边消灭掉,吃不了的就扔了,然后,挺着圆鼓鼓的肚子回家了。

突然觉得这领导返璞归真了,不知道明天早晨一觉醒来,会不会后悔自己酒后吐真言。

小时候我们听见香瓜罢园了,都很开心。小孩子回家拿来水桶,口袋,土篮子,柳条筐,三五成群,奔赴香瓜地,开始大清场。那叫捡香瓜。不管生的熟的,大的小的一起装起来拿回家,大的熟的吃了,生的小的洗净,切开,去掉瓜瓤放在一口缸里压上大粒盐,做成瓜条咸菜,差不多可以吃一年。

少年不知家乡美,老了才知乡愁长。那一片香瓜地竟然长在了我的记忆中,岁岁年年花果飘香,想想,必须一吐为快。

其实男孩子也可以像我们一样大大方方的下瓜园,只是他们不屑,他们要展示自己的强悍和智谋。集体的瓜园看管是很松弛的,歪瓜裂枣,谁见谁咬。看瓜的大爷说,不在乎你们吃几个瓜,但是半大小子来,自己下地摘,不好的就扔了,祸害人。由此,男孩子不受待见。大人是可以随便去瓜园吃个瓜,聊个天的,那也是繁重的体力劳动后惬意放松的休闲地方。那时候没有商品经济意识,也没有赚钱的概念。一片瓜园成了孩子们的乐园。吃瓜的乐趣那时候就有了,现在每次听到网上的吃瓜一说,竟然有几分窃喜,虽然此瓜非彼瓜,但是,掰开一探究竟的乐趣是一样的,是人类的好奇心吧。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4727

(8)
雨凌的头像雨凌
上一篇 2024年7月8日 上午6:58
下一篇 2024年7月8日 下午9: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7月8日 下午3:34

    深情回望,童年往事,生动鲜活的童心童趣,在偷香瓜的细节描摹之中,呼之欲出。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9日 上午7:14

      @锦瑟黎燕人生向晚,没有展望,只有回望,前路渺渺,往事漫漫。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7月8日 下午3:47

    小镇故事下瓜园,瓜果飘香尽品尝。
    少年不知家乡美,老来方晓美如画。
    香瓜地里乐开花,瓜香口鼻间荡漾。
    集体东西不偷吃,整体观念要加强。
    文明买瓜心欢畅,好听瓜名天飘香。
    虎皮白糖金镶柳,绿面沙糖黄沙瓤。
    童年往事深回望,幸福生活万年长。

  • 雪花漫舞的头像
    雪花漫舞 2024年7月8日 下午6:33

    少年不知家乡美,老了才知乡愁长。那一片香瓜地竟然长在了我的记忆中,岁岁年年花果飘香,想想,必须一吐为快。赞!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7月8日 下午7:38

    是的,偷瓜在孩子心里就是一个游戏,是展示自己才能与智慧的舞台。其次才是解馋。
    女孩子也有偷瓜的经历,只是不好意思显摆。男孩子脸皮厚,女孩子脸皮薄,怕被人指指点点。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9日 上午7:23

      @地质之花感谢点评,特殊年代的故事,如果是在今天有点不可思议。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7月8日 下午9:05

    小孩子调皮捣蛋又鬼精鬼精的, 瓜田飘香, 香到了心里, 香调了魂, 童年的故事、童年的记忆, 永远都是美哒哒的。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9日 上午7:26

      @轻品慢尝瓜田里的童年故事,回望中竟然多了几分甜蜜,感觉再也没吃过那么甜的瓜。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8日 下午9:41

    偷来的瓜分外甜。还有枣也是。[偷笑]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9日 上午7:34

      @惑矣对,旅游走在山里顺手摘了几个杏,感觉味道不错。超市里买的就没啥感觉,心情不一样,味道也不同。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7月9日 上午7:54

    您的文章,描摹了一幅非常熟悉的北方田园图。那些孩子扒瓜的场景,生动鲜活,我小时候都干过。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9日 下午1:55

      @鸣虫人生向晚,没有展望,只有回望,童年故事一箩筐,朝花夕拾留余香。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4年7月9日 上午9:43

    童年趣事一箩箩,香瓜入肚甜心窝。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9日 下午1:56

      @清河君人生向晚,没有展望,只有回望,童年故事一箩筐,朝花夕拾留余香。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7月9日 下午5:38

    文中写那个聚餐时酒过三巡吐露真性情的领导,太有趣了!看得我直乐![大笑]

  • 霁月的头像
    霁月 2024年7月11日 下午2:22

    挺有意思的童年往事。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11日 下午2:27

      @霁月童年故事一箩筐,朝花夕拾有余香,谢谢点评。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