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的味道

1111

百度“青草”,是一群绿色草本植物,是牛、羊、猪等食草动物一年四季最常用的食物。“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应该说的就是这种青草吧。

若是在夏秋季回农村老家,行走在乡间小道,会不经意嗅到一股淡淡的草香,那味道沁入我的鼻息,那是久违的味道,那是多么亲切的味道,那是惊醒我心魄的味道,那味道随即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读小学和中学阶段,每年从青草生长开始,或是星期天,或是每天下午放学后,到田地去割草似乎是常做的事情,也是在那个年龄段适合的唯一劳动。等待夏季青草生长旺盛期,必须要多割一些青草,然后放在合适的场所进行晾晒,之后就储存起来作为冬天牛羊等牲畜的饲料。一般是上午割草,中午遇晴天大太阳直射,到傍晚时就基本能把青草晒干,但这个过程需要多次的翻晒。每当那时,家家户户或是在家院、场院,或是在路边、路口,都会嗅到青草的味道。我真喜欢这种味道,那清新、淡雅、芳香,它明目、醒脑、提神。当你用双手捧起那晒干的青草,那氤氲着清新的味道让人久久沉醉其中。当你躺在那晒干的青草上,可以吸吮那芳香的味道并能刻入你灵魂其中。

在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青草也是奇缺的植物,庄稼长不好,青草也不旺盛,如果是旱年,想晒点青草就很困难了,自然到冬季喂养牲口也成了难题,只好用那没有多少营养的麦瓤给牛吃了,这就愁坏了生产队里的老饲养员,整天唠叨着等明年开春怎么能让牛有劲耕地。那时按工分分配粮食是唯一的分配原则,晒青草送生产队也是挣工分的渠道之一。人们常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说的真有道理,勤劳的人一大晨就把草割回来,然后用一天的工夫就可以晒干送到生产队里。那年代的青草供不应求,离村近的田地里青草满足不了老百姓的需求,为此需要到十多里以外的荒郊野岭割草,等割满筐后就用肩膀扛着回家;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行走,等累了,找个树荫的地方休息,并且还嬉闹一会,那就把割草的劳累都抛在脑后。割草的一只手红的,那是握镰刀磨的;另一只手是绿的,那是让青草染的。现在我有时想,为什么农村的孩子个头矮,那应该是扛青草筐压着不长身体了吧。

还记得,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放暑假了,天气很炎热,一直在家里玩耍。有一天,我母亲呵斥我,让去田地了割点嫩青草喂猪。唉,满地里的青草让人割里一茬又一茬,去那里割呀,但还必须硬着头皮,顶着烈日去田地里转了好几圈,才割了盖筐底的那点青草,也大都被太阳晒半干了,这样回家是没法交差。说起来,那时还是很聪明,想起把青草放在沟水里浸泡一段时间,青草不就鲜亮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正直中午,也是最热的时候,就顺便到那沟里洗澡。我认为那小沟不是很深,也不会淹没我的,就顺着沟边往里走,那是个尖底的小沟,我朝中间越走越深,在不由自己的情况下,脚就踩不到沟底了。那时我不会游泳,但下意识的仰着脖子,用脚尖找沟底,并用双手猛烈的朝沟边向后划水。这时心里想完蛋了,大晌午村里是不会有人来这里,只好拼命的划水,向沟的边缘靠近,嘴里也不时的灌水,终于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划拉到沟边。我呆呆的坐在那里,好久才平静下来,并把这个秘密保留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前几年,我和老母亲聊天的时候,说到此事,她很很的埋怨了我一通。

如今,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凡是适合青草生长的地方,都长的满满的,也没有人割了。在农村的田地里,草一般都比庄稼都生长的旺盛,于是就用一种“除草剂”来消灭它,但这种东西对所有植物都有毒性,只要接触绿色部分,不分苗木和杂草,都会受害或被杀死,更可怕的是有人在寻短见的时候服用它,到目前没有特效的解毒药物进行医治,现已知被二十多国家禁止使用。

儿时的天真烂漫和故事渐渐的远去了,那亲近自然的事情也渐渐的远离了。历经了几年的折磨,背负着很多的伤痛,如果能俯下身来再闻一闻青草的味道,那是莫大的享受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470

(4)
大雨的头像大雨
上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上午9:31
下一篇 2022年6月13日 上午10:16

相关推荐

  • 儿子的英雄情结

    今天是父亲节,分享自己为人父的乐趣,祝天下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

    2022年6月19日
    7.7K221
  • 母亲的棉兰老家

    2013年10月8日,在母亲棉兰老家前的珍贵留影。 这是母亲的棉兰老家。它座落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棉兰市,门牌jl:Sawah Rumduh.2A。上个世纪,在这座棉兰老家,我的外公开了个裁缝店,用以维持一家生计。我的母亲就在这里出生、长大,在这里,母亲度过了她的花季年华。 父亲和母亲是姑表兄妹,他们青梅竹马,这座棉兰老家,也应该是他们爱情开始的地方吧!可…

    2023年6月24日
    1.8K130
  • 阿尔斯冷的眼睛

    说来有趣,生在内蒙古,长在内蒙古的我,只会唱一首蒙古族风格的歌曲——《阿尔斯冷的眼睛》。 这首歌从八十年代一直唱到我退休,就是现在的酒桌上遇到必须唱的场合,也是把这首压箱底儿的民族风情流行歌曲搬出来应付。 唱起这首歌,自然而然地就想起当年的内蒙古团委副书记孙寿山,是他,一句一句教会我们这首歌曲。 记得那是八十年代初在呼和浩特参加自治区团代会,几个地市的少年宫…

    6天前
    1.9K300
  • 伊人思念

    – 一份思念成痴呆,朦胧醒悟落尘埃。 月光如银倾窗台,相思难诉欠情债。 君子能否为伊人,牵引明月千里来。 微风轻拂轩窗外,那时庭院桃花开。  –

    2023年5月16日
    829110
  • 放慢生活的脚步

      放慢生活的脚步,轻轻…… 轻轻地放慢生活的脚步。 我们不再年轻, 我们不再血气方刚,容易动情, 我们不再对一切满怀信心, 我们走在人生的边境。   放慢生活的脚步,轻轻…… 过去走得太快太急, 过去走得风风火火,漫不经心, 过去走得四处碰壁,头重脚轻。 我们播下多情的龙种, 收获的却比鸿毛还轻。   放慢生活的脚步,轻轻………

    2024年1月14日
    5662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龙女的头像
    龙女 2022年6月13日 上午10:48

    我在草原上生活时闻管了青草羊粪的混合味儿,现在生活在城市里,尤其爱闻青草味儿。

  • 炫风之影的头像
    炫风之影 2022年6月13日 上午11:24

    青青草,岁月难忘。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2年7月5日 上午10:34

    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嘿嘿]

  • 周旭才的头像
    周旭才 2023年7月23日 上午2:42

    也是一个苦人出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