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夕阳红(3)一路向西去找北

20240621_163112(1)

在哈尔滨只停留了一天,傍晚即登火车前往漠河。

哈尔滨在这次的旅行中,给人的印象不太好。主要来自天气。那天,哈尔滨的雨仿佛与这些千里迢迢来自中原的老朋友们杠上了。人在车上,它就默不作声的阴着脸。只要人一下车,小雨立马就如影随形的跟上。在圣.索菲亚教堂、中央大街、太阳岛上,一处也不肯放过。即便送站到达火车站门前,距离进站口不足百米时,雨也尾随,恶狠狠的来了一场大的。几乎人人都衣袖滴水,包包也或多或少的湿了。

就这样,狼狈的开启了漠河之旅。列车出哈尔滨往西,我的思维就一直往西去了。即便理智一百遍的告诉自己,漠河在北边,火车是往北行驶的。但只要闭上眼睛,心就一直认定在往西走。

哈尔滨到漠河,火车大约需要行驶15个小时。凌晨两点醒来,车窗外已经有些明晃晃的。打开窗帘,矮山和树梢之上,一片如火的橙红正在喷薄而出。东方欲晓,那是不折不扣的东方。火车正在北去。可是放下帘子,我就感觉仍在往西走。

漠河是个小县城,有火车站。但是没有那么多的站台,这么多人的列车进不去。只好在塔河换车。其实塔河站也不大,十七节车厢的人集中到有数的几个站台下车,用去了好长时间。

塔河距离漠河还有三个多小时的汽车。前排的大班老头儿们争座位吵了一架,然后就昏昏睡去了。我透过车窗,仔细打量传说中的大兴安岭。

大兴安岭看起来并不险峻。但万山苍翠,满目清凉。生机勃勃的浓郁的绿色,很难让人想起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光是被皑皑白雪覆盖的。桦树以其白色的皮肤闪现她的妖冶妩媚;松树以樟子松和落叶松为主,身姿魁伟挺拔,树枝端直舒展。越往北,森林越整齐,三十年前那场震惊中外的大火,原始森林和它神秘富饶的传说一块儿消失殆尽。如今的树木有自然恢复,也有人工栽植,但年龄都差不多,三十年基本已经长成傲岸森森的成年林了。天灾无情,掺杂着人祸,那是漠河最惨烈的记忆。每一个导游首先告诉游客的,就是不要在室外抽烟,否则报警拘留。然后讲述泡在水缸里被烧死的一家人、不肯和女人一起藏地窖而烧死的男人。直到游客们泪水涟涟,表示绝不会在漠河抽烟。

公路两旁,不远就有一桶黄褐的液体。导游说那是灭火剂。因为深山报警电话时常没有信号,密集的投放灭火剂是最直接的抑制初期火灾的有效办法。

漠河终于到了!一个经历严寒和大火的沧桑漠河,和全国各地的小城一样,以朴素的面目,淡定的出现在眼前。简单吃过午饭,又上车赶往北极村,还有75公里,大约一小时多。

到达北极村已是下午两点。这是一个被黑龙江和群山森林包裹的小村庄,木屋火炕,踏雪围猎。世外桃源不止在南方。在北部边陲,远离红尘纷扰,漫长的冰天雪地本来应该掩藏的更加安闲静谧。怎奈,现在到了一个找北的时代。百人小村因为所处位置,竟然驰名五湖四海,每年迎来几十万的找北者。我们这些在红尘里载沉载浮的人们啊,大都迷失了方向,不得不问道深山了。

20240621_154625(1)

我仍然以北为西。北极村遗世独立的绝美风光多少被人忽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网红打卡地儿。看“中国最北一家”“金鸡之冠”“138界碑”我都感觉是坐西向东。就连一块块明白写着“北”的大石头,我仍然认为都是西,我是站在东边看西边的北。

其它的最北邮局,最北金融机构、最北医院、最北哨所、最北供销社,都方向莫辨。

顺着木栈道往前走,来到北极广场。那块醒目的“神州北极”大石碑独立中间,几个遒劲的大字俨然如祖国的江山稳固。我豁然清醒:坐北朝南,分毫不爽。

北极村是装不下千人团这么大的队伍的。虽然我们都是奔着夏至日的极光而来,最终还是要回漠河入住。

回到漠河,我坚决要了一个最高楼层的房间。一个两面斜坡有天窗的阁楼。然后出去大街上游走,等待午夜的到来。据说极光一般出现在凌晨前后的两个小时,这可是拼人品的关键时刻,我要清醒的等,而不是昏睡着悔。

漠河县城只有两万人。但宾馆酒店不少。除了专列拉人,还有各种自驾和散客,街上仍然清净孤寂的样子。天不太黑,没有了阳光的曝晒,凉风有些寒意。我俩沿着大街走,不远就到了标志性建筑“北极星广场”。仰头看见霓虹闪烁的北极星塔屹立高台顶部,颇为壮观。拾级而上,一共151个台阶(我真是闲极无聊数台阶)。顶部是一片平坦的大广场,回头居高临下看,漠河市井温暖明亮。广场边的围栏外,一轮明月从树梢后面冉冉而起,感觉很近,近在眼前。

走进漠河市中心,店铺竟然都开着门。土特产店以蓝莓干和各种菌菇干为主。还要说那场大火。过火后的原始森林被烧去了树冠,千万年被遮挡在树荫下的土地,接受了来自太阳的照射和营养。一种被人所忽视的野生蓝莓突然爆发了巨大的活力,漫山遍野的繁殖生长起来。它的果实据说含有丰富的花青素,对人类的眼睛大有裨益。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大兴安岭人采收蓝莓如今已经形成了一项产业。

我特别想吃一顿漠河的饭。找来找去,除了街上烧烤的,漠河人似乎特别爱吃面。走进一个挺宽敞的面店,要了一碗牛肉面。好大一碗,上面厚厚的盖了五六块大块牛肉。八块钱一碗,够本吗?

甲辰龙年的夏至日,我伏在漠河一家宾馆的顶楼天窗上,直勾勾盯着北部的天空,等待五彩极光出现。人说,那是一种旷世之美,看见是幸运;看不见才是正常。

IMG_7192(1)

mmexport1718982660710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4532

(9)
惑矣的头像惑矣
上一篇 2024年7月4日 下午7:31
下一篇 2024年7月5日 上午5: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7条)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7月5日 上午5:25

    这样的远游,我感觉,还是美不胜收的。灵动抒写,情景交融,颇有意蕴。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5日 上午10:15

      @锦瑟黎燕您的提醒令我认识到,人生处处有美景,要勤发现勤思考。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7月5日 上午7:22

    一路向西去找北,不慎误入夕阳红。
    夕阳本来红似火,只怪唯利来操弄。
    漠河之旅不寻常,一切都在传说中。
    大兴安岭万山翠,郁郁葱葱绿色浓。
    天灾人祸成过往,沧桑已过万千重。
    北极之光何处见?旷世之美在心中。
    美不胜收看风景,灵动抒写情愫浓。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7月5日 上午9:14

    虽说是“误入”,但也有不一样的收获。一列老旧的绿皮火车,拉在一大帮老头老太太,一路慢吞吞的爬行去“找北”,听起来就蛮有意思的。您把沿路涂中的经过,细致地记述下来,尤其在哈尔滨,天公不作美,下车即下雨,着实添堵。如此旅行,当时会有懊丧之感,但过后想想,也是不错的谈资。找到了“北”,也总是以为是“西”。文末关于看极光的话,很经典,那是一种通透的心态!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5日 上午10:11

      @鸣虫谢谢鸣虫老师美评!人生很多憾事,时过境迁后,想想也自有趣处。

  • 皓月蓝空的头像
    皓月蓝空 2024年7月5日 上午10:32

    一碗牛肉面。好大一碗,上面厚厚的盖了五六块大块牛肉。八块钱一碗——东北人真厚道。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5日 下午1:01

      @皓月蓝空东北饭菜真如小视频里演的,大盘子大碗,非常实在。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4年7月5日 上午10:33

    北极村太商业化了,人们还挤着去。极光要在冬天的时候才有,而且不是每年都有。看来您对北极村的感觉还好。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4年7月5日 下午1:36

    顽強地把这场旅游坚持下来,真是佩服了。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7月5日 下午8:12

    当你“直勾勾盯着北部的天空,等待五彩极光出现”的时候,我心里在想,看不见是正常的。[大笑][可爱]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6日 上午6:53

      @难诉相思很多当地人都没有见过,在这个纬度见极光很难。[调皮]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7月5日 下午8:37

    山重水复还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饶有兴趣的寻寻觅觅, 纵有不快也放脑后了。你写得兴致勃勃, 我也读得兴致勃勃。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6日 上午6:57

      @轻品慢尝到了陌生之地,总想多看看走走。尽量自己找点机会。谢谢刘老师美评!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7月6日 上午5:38

    好喜欢木屋火炕,温暖,芬芳,令人神往。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4年7月6日 上午10:15

    漠河的一碗牛肉面只要8块钱,真的比苏州便宜多了!量多,赚了哈!想起了大兴安岭的一把火,至今心有余悸。文章紧凑散心。真棒👍🏻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7日 上午8:55

      @ch雪梅谢谢雪梅美评!你若面对那碗面,估计是三顿的量。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4年7月7日 上午12:10

    乌泱泱千人团,古董式的绿皮火车,大班大爷们抢座位,把往北认作向西,不混入夕阳红,那来这么多有趣的感受,那有这些生动的游记。雨只是下的地方不对,如果在苏州旅游,最好是下着细雨才有味。最后还甩了个包袱,对看极光留下悬念。赞!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7日 上午8:53

      @诚厚哈哈,极光其实毫无悬念,没有看到。细雨,油纸伞,小巷石板路,江南景致,最有韵味。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4年7月7日 下午12:48

    以前去漠河的人,纯粹是去看光极光;自从春节南方小蜜橘、小土豆、小辣椒们豪迈的北上后,人们的观念变了,除了光极光,还开始找北了;孩子们都能向往找北,那我们成年人没有理由不去体验一把。你不是误入了夕阳红,而是幸运的当了先谴队,有你们做开路先锋,后续的旅游大军将陆续前往,更何况漠河那么大一碗面、还有那么多牛肉才8 元。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12日 下午3:39

      @四格格先遣队。谢谢格格美评!这次虽走的匆忙,但北疆之神秘和厚重还是值得一看。但最好不要跟这种团了,这是教训。你若细细的游一遍,一定会有精彩游记呈现。期待!

  • 雨凌的头像
    雨凌 2024年7月11日 上午8:09

    夕阳红,绿火车,向西找北一路歌,小木屋,大火炕,大碗牛肉格外香,东北老板真大方,宾馆顶楼望穿眼,可惜未见北极光。旅游有苦也有甜,多赏美景少遗憾。原汁原味写游记,晒出佳作共欣赏。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7月12日 下午3:42

      @雨凌谢谢老师美评。凝练的诗样语言,概括了这次行程和体验,真是有苦有甜。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7月15日 上午8:35

    好羡慕你的远游,收获颇丰,以文图竞秀 精美留痕,不虚此行,真好。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