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三三五)

a25

最近忙着搬书,持续了一段时间,搬得腰突都犯病了,在床上平躺了好几天才好了一些。本来还想在办公室放一点书,但意义已经不大,还是全部转移到家里。没有想到的是,平日里在办公室积攒的书籍,归集在一起,竟然数量不少。家里的书太多了,有时心烦,多得让人看着恶心。

但购书成瘾,忍不住还在买。网购《钱锺书杨绛亲友书札》一册,吴学昭整理、翻译、注释,三联书店二〇二四年五月出版,是新书。关于这本书,姚峥华写了篇文章,说书中没有收录钱氏夫妇与钟叔河的通信,并复述了一些整理者与钟先生之间发生过的旧事,可聊作饭后茶语一哂。这种集子,本来就不会做得很全,再加上整理者的眼光与好恶,难免会出现在他人看来有失偏颇的地方,是常事。据整理者说,杨绛先生在交与她这些书札的时候,就已经过滤过一些,她再选择,数量自然就更少了。

还网购一册宗璞著《扔掉名字》,河南文艺出版社二〇二三年九月第一版。这是这个出版社“小说家的散文”丛书中的一本,小精装,装帧设计也好,清素,拿在手里是很舒服的。宗璞的散文集子很早前买过一个小册子,开本小,书名是《丁香结》还是什么的,记不清了,可能在旧屋的书柜中放着,找过几回没有找到。好几次在书店看到宗璞的散文集,想着买一本,但对选编的内容似乎都不太满意,就迟迟地没有买。宗璞的散文还是喜欢读的,大致属于庄严肃穆一类,有些学者的气息,可以让人喜欢读的。

这段时间,搬办公室有点乱,心静不下来,但有几篇约定的稿子却不得不写,且赶得很急,自己又不想凑活,于是还是强制着自己,静下来,安静下来,让思绪集中在文章上,交了卷。真不知道,自己十多年来,在职业生涯中,“武功”被废,现在还能干些什么,也许只有读书、写文章,才是唯一能够安妥自己灵魂的事情了。人生如白马过隙,稍纵即逝,能让自己感到愉快,看起来对于社会还是有些益处的事情,做一做,亦能算是人生的一种姿态罢,尽管在他人看来,是不值一文的,但“帝力于我何有哉”。

宗璞读古人诗句,“芭蕉不展丁香结”、“丁香空结雨中愁”,一直不解,古人何以发明了丁香结的说法,直到一次春雨,她久立窗前,看着伸过来的一柄花蕾,鼓鼓的,恰如衣襟上的盘花扣,她才恍然,果然是丁香结!

她感慨着写到,“丁香结,这三个字给人许多想象。再联想到那些诗句,真觉得它们负担着解不开的愁怨了。每个人一辈子都有许多不顺心的事,一件完了一件又来。所以丁香结年年都有。结,是解不完的,人生中的问题也是解不完的,不然,岂不是太平淡无味了么?”这篇文章是宗璞的一篇很有名的文字,据说可以称作是她的代表作。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3993

(4)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4年6月25日 上午6:12
下一篇 2024年6月25日 下午4:3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6月25日 下午1:51

    书到用时方恨少,天下文人都爱书。
    名著精品皆良师,出口成章世界殊。
    多读书并读好书,读书常乐在征途。
    放眼乾坤浩瀚处,人生读书自作主。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6月25日 下午2:59

    文人雅事。爱书是文人的通病,书杂也是。书杂,既表示种类繁杂,又有存放杂乱的意思。

  • 雪花漫舞的头像
    雪花漫舞 2024年6月25日 下午3:45

    买书藏书是文人的通病。我的书多得没地方放了,一部分赠送图书馆,一部分当废品卖了。

  • 含羞荷的头像
    含羞荷 2024年6月29日 下午1:26

    买书会上瘾的,有同感,家里的书多了,有时候看着的确心烦,还要定时的归类清理,捐的捐,卖的卖,现在我们家基本不买书了,想看就去图书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