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读者》情缘

2022061202224262

 

路过街角的手推车旧书摊,瞥见一沓《读者》杂志,不禁驻足观看。

随手翻了翻几本杂志封面,眼熟呢,恰巧都是我曾经看过的那几期呀!我感到一阵头晕,愣愣地问:“《读者》是不是很好卖?” 书摊老人摇摇头,摆弄着书摊上那些悬疑的、武打的小说,他说,连这些书都不好卖呢,谁还看《读者》呀,前两年还能卖出一元钱一本,现在连我家小孙女都在网上看电子书了,既然你喜欢,选中哪本,我只要八毛。

蹙眉,我反问他:“你这么多旧《读者》哪来的?”老人见我脸色发沉,搞不清我的身份,赶忙自证:“是前面小区有位大妈硬托给我的。我做这营生五六年了,守法公民啊,家住风光洗发店旁边,我掏居民身份证给你看。”

“别,老人家你误会了,我只是随便问问。”我摇摇手,硬挤出一点笑容。书摊老人捋捋头:“哦,那是你家也有旧《读者》要卖吧?行啊,算我俩有缘,要不你明天拿过来吧,我按每斤七毛钱给你。不瞒你说,那大妈来卖这书,我只给了她四毛钱一斤呢,嘿嘿。”

不好,有股不详之兆驱使我赶快逃离。

回到家,我直奔阳台打开柜子,果然,我那些收藏多年的《读者》杂志不翼而飞了。婆婆见我翻箱倒柜,轻描淡写地说,找书是吧,前天买菜回来见楼下有人收购旧书报,我就倒腾出来卖掉啦,搁在那儿没用还占地方。

啊!我气得一时无语,可也不好责怪长辈,只好悻悻地说:“哦,卖就卖了吧,没事。”其实,那些隽永又温暖的文字,从2004年到2012年,它陪伴我走过了许多阴霾,我曾对它视若宝贝呢。

还记得,当年我每次去书店买《读者》时,就像见到了久违的老友。我小心翼翼地翻开扉页,那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文字吸引着我迫不及待的看一遍目录,选好哪篇先读,然后再把最喜欢的文章留到后面细细品读。那感觉,就像小时侯吃妈妈煮的咸鸭蛋,开始时只吃蛋白,那腌出油了的金灿灿蛋黄,每次总要留到最后才舍得一口吃掉,仿佛这样特别解谗似的。

多少年来,我习惯放一本《读者》在床头,依赖着每天有它的陪伴,甚至出远门我都会带上它。有一次在火车上,我正看着《读者》,一个女学生从车箱的另一头走过来,站在我面前久久不离去,她不无惊喜的对我说:“姐姐,你也喜欢看《读者》,难怪看见你感到亲切呢!”我们一路聊曾经看过的文章,仿佛遇见了知心朋友,直到终点下车才依依惜别。

《读者》是一本贴近生活、贴近读者心灵的杂志,它曾经带给我无穷的力量和战胜困难的勇气。每见精彩的片断,我会让孩子和爱人同我一起分享,在那些平淡的日子里,因为有了《读者》而变得宁静、安祥、愉悦和充实。快节奏生活化的今天,看纸质文字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但我很留恋那种读书的从容和爱不择手的感觉。

终不忍弃之。傍晚,我带了一只空布袋去书摊,买这里所有的《读者》。老翁乐得合不拢嘴,我更像是赎回自已宝贝般的释然。

回家吧《读者》,带着时光味道和温馨的记忆,请你陪伴我慢慢变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367

(11)
上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上午9:59
下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上午11:19

相关推荐

  • 梦醉人生的相约

    原创诗歌

    2022年5月20日
    6.3K40
  • 养个小丑在心里

    养个小丑在心里 尤今 阿蔷像一缕阳光,长晴不阴。她总是以笑脸来对抗挫败、 以笑声来埋葬哀伤。 她原是白领丽人,在旅行社工作,工作被肆虐的疫情吞噬了,她双眼眨也不眨一下,便改行当摊贩助手。一改过去光鲜亮丽的形象,衣著朴素地在熟食中心忙得大汗淋漓,可她脸上的笑花却从来不曾凋谢。她耸耸肩,说:“失学、失业、失婚,都只不过是河床里的小石块,我们不能让它阻拦河的流势。…

    2022年6月15日
    2.3K201
  • 读《小窗幽记》中最精辟的20句

    一 安详是处事第一法,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 涵容是处人第一法, 洒脱是养心第一法。   【译文】安稳平和是处理事情的第一方法,谦恭退让是保护自己的第一方法,海涵宽容是与人相处的第一方法,闲逸洒脱是怡养身心的第一方法。 【感悟】水为至柔至弱,但可以克强克刚。为人处事,也通此理。   二 势不可倚尽,言不可道尽, 福不可享尽,事不可处尽。 &…

    2022年6月23日
    270140
  • 黎燕散文:槐花往事之同学篇

    同学情深,美好相聚。

    2022年5月20日
    5.4K130
  • 和林湘《茶烟堪比雨烟妙》(外二首)

    和林湘《茶烟堪比雨烟妙》(外二首)雷泽风熔金澄澈一杯茶,湘畔林荫把紫砂。氤氲烟霞斑竹雨,山中云雾隐人家。 茶韵(新韵) 雷泽风 潭影悠悠一片天,紫砂漫火煮毛尖。 坐看霞蔚茶香里,禅悟云蒸霓彩间。 日月精华藏翠叶,乾坤雅韵汇琅轩。 灵汁玉液洗尘垢,依旧春心似少年。   一剪梅.诗友邀饮有作 雷泽风 碧水蓝天映绿条。鸟也争嘹,花也争娇。西湖诗友乐相招。…

    1天前
    1696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3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12日 上午11:53

    《读者》确实是一份非常好的杂志。还是叫《读者文摘》时我就开始订阅了。[赞][赞][赞]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12日 下午12:44

    写出了与《读者》的多年情意结,家人卖出又赎回,实在对纸质杂志非常热爱·,《读者》香港版很对年前就有了,反应冷淡,香港是娱乐杂志的天下啊。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6月12日 下午4:00

    《读者》很贴近生活,我也喜欢读。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2日 下午8:22

    我也喜欢读者里的文章,值得收藏!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6月12日 下午10:00

    那些陪伴自己度过时光的书籍,仿佛也是陪伴自己多年的朋友[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4日 下午7:20

    你写的很棒 我很欣赏 我和你一样爱《读者》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6月15日 下午11:24

    也曾经喜欢几本杂志,小时的《小朋友》、《大灰狼》、《小学生作文》、《儿童文学》、《少年文艺》,长大以后《读者》是其中之一,还有《辽宁青年》,《家庭》,《知识窗》,《青年文摘》。这些杂志都是时代的记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