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读者》情缘

2022061202224262

 

路过街角的手推车旧书摊,瞥见一沓《读者》杂志,不禁驻足观看。

随手翻了翻几本杂志封面,眼熟呢,恰巧都是我曾经看过的那几期呀!我感到一阵头晕,愣愣地问:“《读者》是不是很好卖?” 书摊老人摇摇头,摆弄着书摊上那些悬疑的、武打的小说,他说,连这些书都不好卖呢,谁还看《读者》呀,前两年还能卖出一元钱一本,现在连我家小孙女都在网上看电子书了,既然你喜欢,选中哪本,我只要八毛。

蹙眉,我反问他:“你这么多旧《读者》哪来的?”老人见我脸色发沉,搞不清我的身份,赶忙自证:“是前面小区有位大妈硬托给我的。我做这营生五六年了,守法公民啊,家住风光洗发店旁边,我掏居民身份证给你看。”

“别,老人家你误会了,我只是随便问问。”我摇摇手,硬挤出一点笑容。书摊老人捋捋头:“哦,那是你家也有旧《读者》要卖吧?行啊,算我俩有缘,要不你明天拿过来吧,我按每斤七毛钱给你。不瞒你说,那大妈来卖这书,我只给了她四毛钱一斤呢,嘿嘿。”

不好,有股不详之兆驱使我赶快逃离。

回到家,我直奔阳台打开柜子,果然,我那些收藏多年的《读者》杂志不翼而飞了。婆婆见我翻箱倒柜,轻描淡写地说,找书是吧,前天买菜回来见楼下有人收购旧书报,我就倒腾出来卖掉啦,搁在那儿没用还占地方。

啊!我气得一时无语,可也不好责怪长辈,只好悻悻地说:“哦,卖就卖了吧,没事。”其实,那些隽永又温暖的文字,从2004年到2012年,它陪伴我走过了许多阴霾,我曾对它视若宝贝呢。

还记得,当年我每次去书店买《读者》时,就像见到了久违的老友。我小心翼翼地翻开扉页,那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文字吸引着我迫不及待的看一遍目录,选好哪篇先读,然后再把最喜欢的文章留到后面细细品读。那感觉,就像小时侯吃妈妈煮的咸鸭蛋,开始时只吃蛋白,那腌出油了的金灿灿蛋黄,每次总要留到最后才舍得一口吃掉,仿佛这样特别解谗似的。

多少年来,我习惯放一本《读者》在床头,依赖着每天有它的陪伴,甚至出远门我都会带上它。有一次在火车上,我正看着《读者》,一个女学生从车箱的另一头走过来,站在我面前久久不离去,她不无惊喜的对我说:“姐姐,你也喜欢看《读者》,难怪看见你感到亲切呢!”我们一路聊曾经看过的文章,仿佛遇见了知心朋友,直到终点下车才依依惜别。

《读者》是一本贴近生活、贴近读者心灵的杂志,它曾经带给我无穷的力量和战胜困难的勇气。每见精彩的片断,我会让孩子和爱人同我一起分享,在那些平淡的日子里,因为有了《读者》而变得宁静、安祥、愉悦和充实。快节奏生活化的今天,看纸质文字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但我很留恋那种读书的从容和爱不择手的感觉。

终不忍弃之。傍晚,我带了一只空布袋去书摊,买这里所有的《读者》。老翁乐得合不拢嘴,我更像是赎回自已宝贝般的释然。

回家吧《读者》,带着时光味道和温馨的记忆,请你陪伴我慢慢变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367

(13)
上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上午9:59
下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上午11:19

相关推荐

  • 心美一切都美

    听一首深情的歌曲
    让心湖荡漾一片涟漪
    虽然错过了花期
    梦中的你 依然
    如雨下绽放的花朵
    娇嫩欲滴
    红红的情 火火的爱
    馥郁着那份心心相依
    也眷恋着时光里的
    相遇相惜

    2022年5月20日
    6.7K120
  • 望气

    张岱《陶庵梦忆》首篇《钟山》读着让人有神秘感,描绘钟山云气,仅仅用了八个字:浮浮冉冉,红紫间之。而后用别人的口气说:人言王气,龙蜕藏焉。效果就出来了。再后来记载了高皇帝定寝穴的遗事及中元祭期祭祀活动中自己的见闻,是很庄严辉煌的,王气要从纸上出来了。 读这段文字,不知为什么,我却想到了曾国藩,想到他还写了一本《冰鉴》,也许廿余年前我浸淫其中不能自拔,影响太深的…

    2天前
    22100
  • 珍惜书香

      近些年来,由于工作的忙碌,心态的浮躁,我好久没有认真读过一本书了。仔细想来,还是在学校时读的书多,自己的文学爱好也是在那时形成的。 小学时,父亲有一个书箱,那里有一些文学书籍,比如《大刀记》、《李自成》。我对书中的内容似懂非懂,相对于内容,我更喜欢书中的插图,甚至在书上也乱涂乱画,在纸上学画。当时我深深地迷上了姚雪垠写的《李自成》,为小说中的人…

    2022年11月20日
    13230
  • 爱惜自己的羽毛

    珍惜生命,呵护自己。

    文化 2022年5月22日
    2.5K30
  • 漫谈: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五)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五)        这是第五节,我想了想,我应该和大家谈谈我的情商,或许还会谈到我的初恋。(记得当初在新浪时,有好几个博友都想让我谈谈情商,并说我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惜那时没有顾得上)。        我说过,我三岁能琴,五岁能诗。可是我至今想不通,…

    2022年7月8日
    6383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6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12日 上午11:53

    《读者》确实是一份非常好的杂志。还是叫《读者文摘》时我就开始订阅了。[赞][赞][赞]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12日 下午12:44

    写出了与《读者》的多年情意结,家人卖出又赎回,实在对纸质杂志非常热爱·,《读者》香港版很对年前就有了,反应冷淡,香港是娱乐杂志的天下啊。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6月12日 下午4:00

    《读者》很贴近生活,我也喜欢读。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2日 下午8:22

    我也喜欢读者里的文章,值得收藏!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6月12日 下午10:00

    那些陪伴自己度过时光的书籍,仿佛也是陪伴自己多年的朋友[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4日 下午7:20

    你写的很棒 我很欣赏 我和你一样爱《读者》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6月15日 下午11:24

    也曾经喜欢几本杂志,小时的《小朋友》、《大灰狼》、《小学生作文》、《儿童文学》、《少年文艺》,长大以后《读者》是其中之一,还有《辽宁青年》,《家庭》,《知识窗》,《青年文摘》。这些杂志都是时代的记忆。

    • 绿梦儿(蘭馨)
      绿梦儿(蘭馨) 2022年7月13日 上午11:42

      @沧海一粟那些散发着墨香的文字带给我们的温暖和感动,不会因时光而流逝,感谢老师分享,迟复见谅[微笑]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12日 下午2:06

    我在八十年代订了多年《读者》,从农村搬到城里放在车库里,结果不翼而飞了,非常心痛。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