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悬崖上 (五、各有一套)

DSCN0181

【小说】悬崖上

五、 各有一套

黄大炳回到云岭大队,是第二天中午,他在家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是什么原因,治保主任陈东民坚持说他们大队没有失踪的人,他们把尹顺林算作是哪里人了呢!尹顺林最后的电话是从云岭大队部打给邮政船的,陈东民难道没有见到尹顺林,不知道他回来啦!黄大炳决定去趟尹顺林的老家,看看他那天回家了没有。

说走就走,尹顺林的老家在云岭大队三小队,大队部是一小队。黄大炳到三小队去,要经过大队部。因是必经之路,黄大炳于是先到大队部去看看。大队部里,大队长蒋海波、书记龚梓轩、会计徐红玉、治保主任陈东民、民兵连长段绪法、妇女主任向家梅都在,大家见黄大炳来了,个个脸上露出木木的神情,没人答理他的出现,大队干部们都自顾自的说话,喝茶,看报纸,或是在小本本上写什么。

黄大炳是个明白人,他知道,他闯祸了,他的采药,在青岩漂发现尸骨,算是给大队带来了奇耻大辱了,四周几个大队,方圆几十里,人们的饭后闲谈,都是围绕着这个骷髅的话题展开,弄得干部们很被动,很没面子,公安局打电话来催民间调查情况,大队里的人对本大队有没有失踪的人,都瘪口瘪嘴。

黄大炳见自己不受待见,转身去卫生室,想买点感冒药。赤脚医生徐红桃的眼神更是莫名地异样,用语言不好形容。徐红桃的丈夫是公社干部,五大三粗的个子,叫蒋忠模。蒋忠模这时正好也在卫生室,他面堆笑容,对黄大炳说:“你从外地一回来,就给我们公社带来了全新的风貌,你成了全公社最火的人了,你真不简单啊!”

黄大炳苦着脸说:“我哪能知道去山上采个药,就见到这种事,要是我知道在那个半山墩上放着一具死人尸骨,要我命我也不会去的。”

“我听徐红桃说,十年前你挖了一背篓好药材,你还瞒着不告诉她你挖药的地方,你这次去的半漂不就是你当年挖药的地方吧!”蒋忠模眼神怪怪地看着黄大炳,说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没看出来,蒋同志对那个地方很感兴趣啊!要不,我带你去看看!”黄大炳笑着说。

“全公社哪里我没去过,山林漂岩哪里我没爬过,你挖药的地方未必我没去过。你少来这一套。”蒋忠模撇着嘴说道。

“在蒋同志面前,我哪敢来这一套,我的套哪有蒋同志的套多,蒋同志随便玩一套,就会把别人套牢,我哪敢在蒋同志面前玩啊!”黄大炳不信邪,面对蒋忠模的讥讽,也不认瘪,直接怼了回去。

黄大炳买了一盒感冒药,离开了卫生室。他对这蒋忠模其实并不熟,只是人们说起蒋同志来,好听的话并不多。听人们说,蒋忠模在公社当干部,常常到处裹姑娘子,还常与情敌撕破脸皮,大打出手,因为他的不捡点,曾经受到过组织部门的处分。近几年,他常待在家里造新屋,新屋是砖墙青瓦的小别墅,人们对他一个公社干部,一个月只几十块的薪俸,他哪来那么多钱造这么好的房子,对他的钱的来路表示怀疑。怀疑归怀疑,但没有证据说他的钱来路不明,也就只好作罢。

黄大炳从卫生室出来后,去了三小队尹顺林家,尹顺林是上门女婿,老婆吴会珍人虽生得很清秀,但文化浅,又是近视眼,也就只能成为一个只会挣工分谋生的农村家庭妇女。黄大炳来到吴会珍稻场上,见吴会珍变得像一个老太婆了,衣衫破旧,头发蓬乱,拖着一双泛白的解放鞋。“吴大姐你还认得我么!”黄大炳走向吴会珍,问道。

“您是谁啊!”

“我是黄大炳啊!五队黄家垴的。”

“我一个睁眼瞎,对站在对面的人,我都不认得。您来有什么事吗?”吴会珍打量了黄大炳一会,才说道。

“我来,是想问问您,尹顺林最后一次回来是哪一年,哪个时候啊?”黄大炳鼓足勇气,把想问的话说了出来,原本他就是来问这个事的,但一想到这个孤苦的大嫂子,又觉得不好开口问,一开口,就如在别人伤口上撒盐,太残忍了。

“那个该死的尹顺林,哪那么害人的!害得我好惨啊!你还提他干什么呀!他一九六九年被招工去滨江市邮电局工作,基本上每年也就只回来一回,他每次回来,在家落脚也就只那么几天,一半的时间是出门野去了,带回来的几个钱,还不够给徐红桃那婊子花的,我的生活开销,全是我一锄头一镰刀挣的,我的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尽到丈夫的丁点责任。他六年没有回来了,听说他死在外边了,死得活该!”

“我的印象,他是五年前失踪的,你怎么说是六年?”

“是六年啊!怎么是五年呢!”吴会珍很认真地说。

“我可以这么理解,你看对不对,就是说最后这一年他回云岭大队了,但是他没落屋,没回家,以后再也没消息了,是不是!”

“他回来过?没到屋?这是怎么回事?他回来了,怎么会不回家呢!这该死的尹顺林,想必是到哪里寻死去了。”吴会珍听到这里破口大骂起来。

黄大炳拿出一把生锈的钥匙,问道:“你仔细看看,看这钥匙是不是你家大门上的?”

吴会珍接过钥匙拿到眼前仔细地看了一会:“样子蛮像,但这也不能插锁孔里开锁呀!锈成这样了,一扭就会断的。”

黄大炳又掏出那把新配的钥匙递给吴会珍:“你再用这把新配的钥匙插进去看看,这是根据这把锈钥匙配出来,出于一种坯子,匙齿应该没错到哪里去。”

吴会珍拿新钥匙插进锁孔,把钥匙一扭,锁开了。“你在哪里找到尹顺林的钥匙的?”

“我在青岩漂半墩挖药时捡到的,这钥匙就在一具尸骨旁的草兜底下。我猜想,这具尸骨就是尹顺林,你若想看看他的尸骨,我们可以请人把尸骨运回来,并给他举办一场葬礼,让死者入土为安,”黄大炳把钥匙的来历与对尸骨处理的想法说了一下。

“尹顺林死不足惜,但他毕竟是我吴家的女婿,找到尸骨了,按理是应该举办葬礼,用棺材安葬的。只是这桩事不是小事,会惊动很多人的,我也拿不定主意怎么办。”吴会珍为难地说。

“只要你说应该正经地安葬尹顺林,其他的事,我们找小队里的干部,找你的亲戚,找尹顺林的朋友一起想办法,只是这事急不得,中间还有一些事,要慢慢运作才行。你可以先与生产队里的人说尹顺林的尸骨找到了,到时候请大家帮忙,把死人的尸骨下葬一下。”

与吴会珍说话的时候,黄大炳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还是把邮政船上的秦师傅写的证明拿出来,把证明上写的四个事情,一一告诉了吴会珍,并交待,队里若有人问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事,最清楚的是大队卫生室,人在那里,就没下落了。

最后,黄大炳强调说:“下葬日期不忙定,等几天看形势。

“好的,我听你的。”吴会珍说。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3379

(4)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4年6月17日 上午6:23
下一篇 2024年6月17日 上午9:0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0条)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6月17日 上午9:22

    这个热心的黄大炳,是注定要把这件陈年旧案搞个翻江倒海,水落石出!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4年6月17日 下午7:35

      @鸣虫遇到了这等有关人命的事,不弄个水落石出,不是黄大炳的性格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6月17日 上午10:05

    精彩对话,将情节进展与人物品性灵犀呈现,引人入胜。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4年6月17日 下午7:39

      @锦瑟黎燕本文人的动作行为写得少,环境衬托也不多,主要用人物对话来展开故事情节。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6月17日 上午11:34

    就怕事情水落石出,黄大柄没好果子吃啊!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4年6月17日 下午7:41

      @难诉相思这个担心很有必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不去解决问题简单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6月17日 下午1:45

    这种处理事情的方法是会给自己惹祸端。应该第一时间报告公安局,让公安局落实这些事情。侦查源尾。真不该把这么重要的证据自己拿着,这么要紧的线索不报告。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6月17日 下午3:59

    头绪逐渐出来了, 也许是错解, 静待下回分解 !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