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悬崖上 (四 . 搜寻证据 )

2024061601551958

【小说】悬崖上

四、搜寻证据

到了街上,黄大炳先去中药材收购站,把自己带来的药材放到L字形柜台上,收购员是个面容消瘦男人,他把金盆草、三七、七叶一枝花、黄柏皮、蛇参,还有前胡、血藤等药材一一查看了品相,拿到鼻子前闻了气味,分别定了等级,说道:“黄师傅,你带来的药材,是我们近几年收购的最珍贵的药材,品相好不说,药的质量也是最好的,我们都给你以特等药材的价格收了,以后,你把你采的药材,直接送到我们站,我们会以最好的价格给你的,绝不会让你吃亏!”

“谢谢你了,这些药材,是我拿老命在黑山老林里寻到的,自然是不会差的。”黄大炳有些小小的得意,笑着说。

药材收购员算了一下药材钱,合计三百七十五块,相当于他做民工时十个月工资的总和。黄大炳做梦都没想到的,这些药材竟然这么被看好,价格也如意,仅仅北三七这一种药,就占到这收人的一半,这药卖得太值了。

黄大炳收拾好背篓、口袋,把钱装进上衣的口袋里,用手按了按,心里甜滋滋的。

从药材收购站出来,黄大炳又去找配钥匙的地方,寻了几条巷子,终于在一个百货商店门旁找到了,他拿出在青岩漂半墩上白骨旁的草兜里捡到的那串钥匙,请师傅配两把,师傅对黄大炳拿出的钥匙,感到很诧异:“你这钥匙锈得厉害,况且也残缺不全,这怎么配啊!”

“师傅你只管照着钥匙的基本形状,它的长短厚度以及匙齿的大至样子就行,因为这钥匙放了很多年,锈得只剩基本骨架了,若要开锁,钥匙插进去一扭就会断在锁孔里,所以,你照它的基本形状做就行。打不打得开,那就看运气了!”黄大炳笑着说。

“那行吧,我试试看。”师傅从样品盒子里选了与旧钥匙相同的钥匙坯子,在小小的机床上来回打磨了一会,两种钥匙算是配制出来了。

黄大炳付了工本钱,拿着钥匙转身去长途汽车站,看看车站墙上电子钟的时间,还是上午十点半,他先把背篓寄放在车站寄存处,马上又到售票窗口买了去滨江市的车票。不一会,上了车,找到座位,这才稍稍的放下略有些激动的心情。他那年修鸦官铁路,独自在滨江市沿江大道上行走,偶尔遇到老乡尹顺林,并在三码头上了尹顺林所在的邮政船,当时船上只有尹顺林和他在,另一个邮递员不在船上,现在尹顺林不在了,那艘邮政船还在吗?当年与尹顺林同船的室友如今换人了没有?黄大炳坐在车上,脑子一直就没有停歇。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到了滨江市,黄大炳一下车径直去了三码头,站在岸上一看,那艘邮政船还在。从码头的石级往下走,不一会就到达江岸的沙滩上,顺着木跳板走过去,就到了船门边,船门开着,黄大炳用手敲了敲铁门,问道:“里面有人吗?”

这时,船里走出一个中年男人来,那男人问道:“你找谁?”

“我是专程来这艘船上,了解一下我的一个老乡的情况的。”黄大炳说。

“你老乡是谁?与我们这艘船有关系吗?”

“有关系的,我的老乡叫尹顺林,以前在这艘邮政船上做个事,我也曾径到这艘船上来过。师付您贵姓啊!”

“我姓秦,秦始皇的秦,那你进来吧!”船上的秦师傅很礼貌地请黄大炳进了船,让了坐,说道,“尹顺林五年前就辞职了,后来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我与他共事很多年,他是个很讲意气的人,我们就和兄弟一样。他因为腿子受伤,开刀,上了钢板,径常腿子疼,觉得在船上工作不合适,但又调换不了别的岗位,他就辞职了,说回家种地去也行,自由散淡些,于是他就走了。”

黄大炳从上衣袋里拿出那串生锈的钥匙,问道:“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们船上的钥匙?”

秦师傅拿起钥匙仔细的看了看,摇了摇头说:“这钥匙已经锈得变了形,不好说是不是我这船上的钥匙。”

黄大炳又从口袋里掏出新配的钥匙,对师傅说:“这是按照这锈钥匙的模样新配的钥匙,你试试看,这新钥匙能不能打开这船门上的锁,若能打开,这串钥匙就是尹顺林的了。”

秦师傅接过钥匙,插进门锁孔,一扭,锁开了。“果然是尹顺林的钥匙,他怎么好几年没消息了?他的钥匙怎么在你手里?”秦师傅惊讶地问道。

“他人不在了,我到岩漂墩上的树林里去采药,发现了一具白骨,白骨下除了这串钥匙,衣物鞋子都没有了,我们不能判断出死者的身份,只能根据钥匙这条线索来判断死者是谁,所以,我就找到您这里来了。”、

“怪不得五年没消息了,这么说,他五年前就遇害了。”

两人看着钥匙,都沉默了好一会。“尹顺林办的离职,他走时,身上应该有些行李,或者是钱财,尹顺林在离开前,与您说了些什么没有?”黄大炳好像想起了什么,小声地问道。

“我们跟兄弟是一样的,他离职时,去财务处领了一笔钱,应该有几千块,走时,我叮嘱他好生保护,我们的工资一月只几十块钱,几千块,一生的身家,这是一笔巨款,到家了,到有电话的地方给我打个电话来,报个平安,我也就放心了。”秦师傅仔细地回忆当时的情况,“他离开滨江市以后,当天傍晚他打来电话,说是他已经回到云岭大队了,电话就是在大队部打的。”

“喔!原来是这样,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次真的没有白来,很感谢您提供这么多线索。”黄大炳站起来,双手合十,面向师傅鞠了一躬,说道,“谢谢了,我要告辞回去了,把您打扰了。”

“哪里叫打扰,调查一下一个死者的事,是应该的。”

“说起来,我还想请您帮个忙,很重要的。”黄大炳突然想起证据这个事,说道,“我想就生锈的钥匙是尹顺林的,尹顺林曾经右侧小腿骨折,打了钢板的,尹顺林离职后是带了几千元钱的,尹顺林那次回到云岭大队,是在云岭大队打电话报了平安的这四件事,写一个证明,您签个字,写个年月日期就行。”黄大炳说。

“这没有问题,这都是事实,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对办事人负责,我写。”秦师傅拿出便签和钢笔,很认真地照黄大炳说的四点写了证明。

黄大炳双手接过证明,很恭敬地迭好证明,放进上衣口袋,这才告辞。

黄大炳离开邮政船,大步流星地赶往汽车站,他要赶最后的那班车回去。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3271

(5)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4年6月16日 上午8:44
下一篇 2024年6月16日 上午11: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9条)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4年6月16日 上午10:54

    拨开重重疑雾,已经知道尹顺林被害了,是被谋财害命,医生徐红梅嫌疑很大。

  • 雪花漫舞的头像
    雪花漫舞 2024年6月16日 上午11:03

    疑雾拨开,已知道尹顺林被害,属谋财害命。伏笔谁是嫌疑犯。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4年6月16日 下午1:19

      @雪花漫舞谢谢老师的留评,对于这起案子,老百姓心中早已有数,只是缺实质性的证据。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6月16日 下午12:02

    情节细腻,线索有了重大进展,黄大炳好有灵性。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4年6月16日 下午1:16

      @锦瑟黎燕谢谢黎燕老师的跟读与简评,这次邮船之行,确实搜寻到一些证据。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6月16日 下午2:21

    黄大炳,一个民间的福尔摩斯。谋财害命的端倪已经显现!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4年6月16日 下午4:41

      @鸣虫这个评价很高,一个民工油子,乡下村夫,被冠以“福尔摩斯”称谓,值了。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6月16日 下午2:53

    这黄大柄真的心思缜密,破案一定有他一大功劳。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6月16日 下午3:09

    这位黄先生应该调到公安局去工作。考虑问题仔细,思维逻辑清晰,工作认真,比那个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可认真负责多了。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4年6月16日 下午4:50

      @地质之花谢谢老师的跟读,黄大炳因掌握了钥匙的主动权,只能追踪到底,查出死者是谁,若生锈的钥匙落到公安的手里,一次开不了锁,那个白骨就成了无名尸骨了。案子就会搁置起来的。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6月16日 下午6:32

    朴实生动的描述,引人入胜的情节, 不愧是领衔作家 !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4年6月16日 下午9:28

    兄长小说很耐读。大手笔!

  • 杨自记的头像
    杨自记 2024年6月17日 上午7:38

    悬念迭起,好文字。喜欢看,等你的大作。祝好。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