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时代与启蒙老师

35c23a6a-aaa0-4adc-b024-26e5ab87729322

 

我的小学是在勿兰小学度过的。

勿兰是蒙语吉祥的意思。清末民初这里是蒙古人聚居的地方,留下很多蒙古族的地名,小学与大队部对过,离我家有一里多远。在我入学之前,父亲曾是勿兰小学的校长,但是在我入学之前的一年,由于种种原因,父亲离任。不过时任老师多是父亲早年提拔的老师和同事,对我非常好。

一年级第一学期的老师是张英老师,也是我的启蒙老师。他中等身材,为人和善,但教学严格,认真细腻,管理学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那时的我只有八岁,比其他人都要小些,但我的成绩是最好的,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以语文98、数学99的成绩考了全公社第二名,至今我仍然记得是当时刘永元校长给我发了十个本,五只铅笔,这已经是当时最丰厚的奖励了。记得那时我做算术用的本都要用完正反面,而且质量粗糙。因为这个全公社第二我也成为张英老师当年最为得意的学生之一。

第二学期是赵立军老师,他长的高高大大,他与张英老师有着截然不同的教学风格,如果说张老师是婉约派,那么赵老师就是豪放派。赵老师为人刚正,对学生要求严格,作为班级的好学生,对我青睐有加,我还是能排在班里的第一名。

二、三年级的班主任是张立明老师,他早年毕业于梨树师范学校,是当时学校为数不多的才子,板书飘逸洒脱,我经常模仿,他的哥哥,弟弟在当时都非常有名,哥哥是西安卫星测控中心的工程师,现已退休。弟弟是北大的高材生,早已经是教授、博导了,他们兄弟是勿兰的名人。张老师对我们要求更严,而我们当时也确实是特别淘气。我唯一的一次逃学就发生在三年级的第一学期,当时我和几个同学从学校去了小勿兰屯,到同学姐姐家呆了一天。第二天张老师严格的教训了其他人,对我却很包容,对此我记忆犹新。然后我就不再和他们厮混,专心学习,一直保持着自己第一的位置。

四年、五年级的班主任是任宪忠老师,他当年是父亲的得意门生,对我也相当好,而且他也是最为平易近人的老师,在课间经常与我们沟通,给我们讲他的故事,让我们感到非常亲切。本来在五年级之后我就可以上初中,但1985年暑期突然实施了六年制,我正好赶上。学校为了升学率,让我们这些学习不错的,都直接上了六年级,那些成绩不好的,或是年纪比较大的,都直接参加升初中考试,考上了就继续念,考不上就辍学了。结果证明这是我的一大失误。

六年级的班主任是常思义老师,与我一个屯,提起来还有亲属,常老师的语文水平很高,对我特别照顾,我的作文经常作为范文在课堂上宣读。在六年级期间,我经常到他家去,与他的两个双胞胎儿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记得我去他家与常明,常亮一起踢毽子,捉迷藏,无忧无虑,洒下一路童真。

从1980年8月入学,到1986年7月离校,我在勿兰小学度过了六年的童年时光,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班级第一,曾让父母和老师以我为荣。小学时代有欢笑,有泪水,有骄傲,有自豪,无忧无虑,在那个电视尚未普及的年代,有过趟黑看《霍元甲》,整天看《射雕英雄传》的经历,有过去南山找宝的经历,也过想当科学家的理想,六年的小学生涯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之一。

小学时光就是岁月打磨的珍珠,愈久愈弥坚,愈久愈清晰,时间过去了将近三十年,对于曾有恩于我的老师,他们也已到老年了,我也祝他们能够健康长寿,家庭幸福,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年岁月的点点滴滴,我会把它们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244

(2)
上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上午9:26
下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下午1:02

相关推荐

  • 相濡以沫期几许

    我常光顾的水果店的门前,坐着一位老女人,脸色苍白,目光呆滞,衣服可以看到明显的岁月。水果店开在菜市场的入口处旁边,人流量很大,我不认识也很正常。 我在挑水果的时候,听到一城管的女子和女店主在小声谈论。“脸上有淤青,肯定是被打的。”门口的那个老女人?“糖尿病并发症,眼睛瞎了。”“她的男人对她恶声恶气,凶得要吃掉她。”“打了她几下子。”“这个女的也不识相,自己眼…

    2022年5月23日
    8.0K190
  • 回家的路

    小时厌倦家乡的破旧和落后,厌倦了家乡一成不变的山水,厌倦了家乡土里土气的人。总觉得故乡配不上我的梦想,总想冲出贫困的家乡,去闯荡外面的世界。年轻的我们总觉得自己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落后的故乡是困住我的牢笼。离开家时,踌躇满志,左手梦想,右手世界,立下誓言,不衣锦决不还乡。 现在的我们终于明白,他乡放不下灵魂,故乡容不下肉身。时过境迁,洗尽铅华,多年以后,我们才…

    4天前
    95750
  • 思乡

    诗歌

    2022年6月5日
    2.4K30
  • 三方篆刻印

    宋英达和我是中学老校友,都是家乡胡同土生土长的“土著”同学。 小学,他在县城的回民小学,和我的几个小学发小儿一个班。 在中学,我俩一个年级但没在同一个班级读过书。 多种渠道,我知道宋英达同学一直是品学兼优类型的好学生。 我和宋同学一比,那就捎色(读shai音)啦,呵呵,学习跟不上实验班的趟儿,在初二就被五年一贯制的班儿淘汰出局,到了普通班,还是那个学校最乱的…

    2022年6月11日
    2.4K60
  • 他心中那“一亩田”

            四月初,我清理书房时发现一封28年前贴好邮票却忘记寄出一封信,信是写给我的好友铜仁地委党校教师匡建华先生的,内容是谈我南下深圳后的生存状态和感受以及对他和家乡亲友的惦念。由于我的疏忽,这封信竟然未寄出,于是将信封、两页信纸拍成照片发给了他和我们二人的共同好友——亦师亦兄的吴义荣先生。吴先生看了感慨不已,…

    15小时前
    6348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