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篆刻印

宋英达和我是中学老校友,都是家乡胡同土生土长的“土著”同学。

小学,他在县城的回民小学,和我的几个小学发小儿一个班。

在中学,我俩一个年级但没在同一个班级读过书。

多种渠道,我知道宋英达同学一直是品学兼优类型的好学生。

我和宋同学一比,那就捎色(读shai音)啦,呵呵,学习跟不上实验班的趟儿,在初二就被五年一贯制的班儿淘汰出局,到了普通班,还是那个学校最乱的普通班。

但这些都不耽误我们互相接近,由于彼此兴趣爱好的接近,半个世纪以来相互走动的特别勤并逐渐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

他在家乡骑兵营当骑兵时,有军营限制,咱没法接近。可这小子一提了干有了办公室,我们的来往就频繁起来,不管是军分区的参谋办公室、政治部主任官邸、内蒙古军区国防办还是他转业到地方的市人大办公室……只要是宋同学足迹所到之处,我都会随时随地的拜访——每次都是突然袭击式的破门而入,从来不打招呼。

他对我也是惺惺相惜,经常骑自行车来到我的少年宫办公室哨一会儿。

少年宫地处街区中心,迈过一楼大厅前几个台阶就是我的画室。

白天没课,宽敞明亮的画室很寂静,只要是路过的同学、朋友隔着玻璃看我在那儿闲着喝水嘬咕烟儿,都会停下脚步到我这里说会儿话喝杯茶。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这时的宋军官顿时放下军人的“范儿”,和我这不修边幅的闲散之人喝茶抽烟儿扯闲篇儿,想哪说到哪儿,我们话题信马由缰:谈天说地、国家大事、儿女前途……好多时候都是把话说透了,他才骑车扬长而去。这还不算,英达同学临走前还得拍着我的肩膀哨你、撂下几句话:

“大家经常到你老小子这里来说话聊天,说明你人缘不错,继续努力!”

这话多温暖啊,我喜欢!

宋同学是赤峰著名书法家和篆刻家,这为我们的同学交流有了更多的话题。

24年前的春天,我为大女儿联系大学保送,那时候社会风气还很正派,求人办事儿不时兴送礼尤其是送钱送物,谁那样整,事情办不成不说,还得挨一顿扥(den)。

女儿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发到学校,咱当爹的咋也得感谢一下帮过忙的学校领导吧?

听说大学教务长喜欢书法,在内蒙古军区国防办任职的英达同学厚道的打电话对我说:

“你不用作难了,文人雅趣,我给教务长治两方印章表示一下吧!”

“明天回家的车票我都买好了,赶趟儿吗?”

“你别着急,我这个当叔叔的就为大侄女熬一宿吧!”

就这样宋老同学连夜刻了两方名章,第二天早晨以我的名义送了出去,让教务长非常感动。教务长真是内行,一看就明白两方印的价值,当着我的面就摩挲着两方巴林石印不撒手并连声赞叹印刻得好,说篆刻印治出“精气神”三味不容易。

此事宋同学一直在幕后,连名字都没有露一下。

现在宋英达同学在艺术界已经大名鼎鼎了,他是内蒙古自治区首届书法家协会理事、篆刻委员会副主任,赤峰巴林印社社长,赤峰市首届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所刻印章流传于海内外,为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费孝通等众多国家领导人及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际友人收藏;

咱也不是社会名流,咱就是宋英达同学的发小。咱非常自豪和幸福的是,咱这几十年珍藏了多幅老同学的书法精品和多方篆刻珍品,今天发一方宋同学给我治的“境由心造”篆刻印在这里展示。

这方大气磅礴的印章,也是英达在2002年为我读研究生的女儿刻的,女儿毕业到南方工作嫁人之后,我就把这方印收为己有,放在案头随时欣赏把玩。

画画时,只有自己最满意的中国画作品我才用这方印。

“境由心造”这方印见证了我和宋英达同学五十多年的友谊。

3EABDB0A4528A70947415182BBBCBDF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7197

(10)
上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下午10:46
下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上午6:55

相关推荐

  • 岁月拾遗:幼时邻居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正所谓百万买宅,千万买邻。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邻居实际上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成长几十年,邻居一大堆。以前小时和父母住,邻居相对固定。长大后成家立业,由于工作的变动,住处变动频繁,邻居自然也更换的频繁。 现回想之,把一些有意义的事记下来。 小时的邻居,是贺三奶一家。 贺三爷还是父母的媒人。当年正是贺三爷作媒,父母结缘,但贺三爷…

    2022年8月12日
    60580
  • 流金岁月:感恩我的大学

        算来,我的大学生活已经过去了二十六年。 说起大学,我的记忆已不再新鲜也不再连续。破碎的记忆散落在那段巨变的历史上,显得那么无足轻重,激起的渺小涟漪也只有当事人能够识别。毕竟,漫长的时间里,无数被感知的事件夜以继日地被不断演绎,形成主观的自我意识。有多少是“是”,有多少是“非”,我自己都无从考证。我也只能就一些碎片用主观的对与错原则…

    2022年10月11日
    22960
  • 凡人痕迹

    父母去世以后,有关他们的人和事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包括我们的亲友,就好像他们从未来到这个世界。 这并不奇怪,其实不只是父母,其他过世的平凡的人们也是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曾经留存于这个世界的痕迹渐渐消无,如同过眼烟云,稀释在岁月的长河中。 父亲留下很多书法作品、珠算专著、摄影作品,向这个世界显示他曾经的人生。母亲给我们留下她的音容笑貌,留下她无尽的爱,但…

    2022年7月4日
    1.4K40
  • 母亲王明元小传

                         (后排左一为母亲,时年20岁,1965年摄) 我的母亲王明元女士,生于1945年3月17日,卒于2012年6月7日,享年68岁。 母亲出生在梨树县刘家馆镇大力虎村董家街,爷爷王维秀是晚清秀才,父亲(也就是我的…

    2022年7月27日
    3.0K100
  • 书信,奢侈的浪漫

        科技的进步给人们日常通讯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日益快捷。     都说“从前车马慢,书信很遥远”,至于是不是“一生只够爱一人”终究还是因人而异的。慢,确实是慢!看现如今,慢说火车提速,飞机瞬达,就连等电话铃响后接通起都不必等——微信上一个消息,只需手指轻轻点上然后再一松,讯息便嗖的一声发了出去。     快,实在是太快了,也实在是太便捷了!快到常常不假思…

    2022年6月25日
    2.3K1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7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1日 下午4:40

    一辈子能够有这么一位知己好友真的不容易!祝福您们友谊长存!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1日 下午6:17

    分享精彩,周六愉快,问候[喝彩][喝彩][喝彩]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6日 上午10:19

    真是罕见的好文章 让我不得不五体投地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7月29日 上午10:58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可您不止一位知己呀。快意快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