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面饽饽:令我难以忘怀的童年美味

2022060823284520

孩提时代,不知道也不懂得那种整天为吃发愁的日子就叫贫困。在那充满童趣的岁月里,我们姐弟天真地享受着父情母爱的呵护和温馨,家里虽然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好饭,可苞面饽饽的香味去洋溢我的童年。

苞面饽饽也称为玉米面大饼子,苞面饽饽的说法更为贴切。在当时每天能吃上苞面饽饽的人家就算是富户了。苞面饽饽嚼起来很香甜,但必须趁热吃,吃起来不需有菜,佐上几根大葱就行,我和弟弟那时就爱吃苞面饽饽,中午在外玩时,口袋里揣几个,在外面的大地里掐几根葱叶就是一顿午饭。在那样的年代里,这样的口福也不是太多。更多的时候吃的还是玉米面大馇子。

大馇子是名副其实的粗粮,吃起来刺嗓子,可馇子容易加工,做起来又方便,所以大馇子才是我们的主粮。

t01117016a6621c6708

十二年那年,正赶上东辽河发大水,父母带着我们姐弟和乡亲们一道从洪水中逃出来。当我们来到村南头的山坡上时,我和弟弟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饿得直叫,因为走的仓促,母亲什么也没带出来,看着我和弟弟难过的样子,刚强的母亲掉下了眼泪,一向不求人的父亲硬着头皮向一位乡亲为我俩要了两个搀着菜叶的苞面饽饽,我和弟弟一顿狼吞虎咽,只觉得再没有比苞面饽饽更好吃的美味佳肴了。我忘记了父亲是怎样向那位乡亲启齿的,我只知道这是父亲一生唯一的一次向别人要食物。当时父母已经操劳了几昼夜,两个姐姐也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t01e4a13921755fc75a

在连苞面饽饽都没吃够的岁月里,我从没做过什么绚丽多彩的梦,更不会想到如今自己也能栖身城市一隅,每天无忧无虑地吃着大米白面。现在的人们比之过去,生活滋润多了,曾伴随了几代人成长的苞面饽饽,也已经淡出了人们食物的视线,告别了我们的饭桌,偶尔只能在农家饭庄,抑或是饭店的点心里,才能看到它的身影。虽然我有时也会品尝一下,可是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滋味了,也许,只有在当年的岁月里,苞面饽饽才是最香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958

(1)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11:22
下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上午7:46

相关推荐

  • 家乡的雪

    人在江湖,游走半生,看多了异域风情,习惯了安之若素。一场大雪到来,平添了些许回忆。 在孩提时代,家乡的雪又多又大。一个冬天,基本上被大雪覆盖,到处都是白雪皑皑。曾记得有一年夜晚降雪,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母亲推不开门,大雪足有半米厚。大雪中断了交通,压倒了电线,全村停电。在晚上我们只能点蜡烛照明,蜡烛微弱的光亮,在漆黑的夜里给我们带来些许的暖意。 因为大雪,导致外…

    2022年11月8日
    623100
  • 心灵独白:转角处,遇见

    从没想过,在不经意间会再次相遇。十多年,或者更久?已经记不起了。 那是一个炙热的夏天的早晨,单薄的裙和薄薄的丝袜已经遮不住来空调的寒气。走出办公室,感受一下夏日的阳光驱驱寒气。在办公楼前,和同事聊的甚欢,不时的手舞足蹈,时而哈哈大笑,全无优雅。 忽然,一种别样的感觉传来,住了声。抬头远望:一个身影浅笑、驻足、静静地看向这边。斯文的摸样,原来是你。慢慢的走过去…

    2022年5月14日
    859220
  • 三方篆刻印

    宋英达和我是中学老校友,都是家乡胡同土生土长的“土著”同学。 小学,他在县城的回民小学,和我的几个小学发小儿一个班。 在中学,我俩一个年级但没在同一个班级读过书。 多种渠道,我知道宋英达同学一直是品学兼优类型的好学生。 我和宋同学一比,那就捎色(读shai音)啦,呵呵,学习跟不上实验班的趟儿,在初二就被五年一贯制的班儿淘汰出局,到了普通班,还是那个学校最乱的…

    2022年6月11日
    4.9K70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兄妹四人,母亲排行老三。外公家还算殷实,我的大舅和小舅都读了书,在那个时代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建国后,大舅做了窑厂的厂长,小舅做了生产队长。旧时代偏见,女孩子读书无用,况且女孩是要嫁出去的,因而我的母亲和姨母没有进过学堂,大字不识一个。 我爷爷在我父亲五岁时就去世了,孤儿寡母守着三亩薄田艰难度日。我的太外婆做主,让她的两个女儿亲上…

    2022年5月13日
    1.1K241
  • 路过市一中

    今朝屋里厢有人生日,17日预先订好的生日蛋糕,讲好今下半天去蛋糕房拿。 吃好中饭,洗好碗哉家什,修筑梳齐,勿打中觉,顶着稍许有点热的秋天的阳光跨出并不低的木头门槛出去。向老年纪看齐,明明关了还要轻轻的推三下,一二不过三,绕口令似的安全模式。有点强迫症呀!谁人瞎讲?对自己不放心,一点都没自信,明明关上了!检验有啥个错?细心总比粗心说得过去。 关好哉!走吧!勿耐…

    2022年10月20日
    3721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0日 上午11:33

    当年有玉米面食吃就是富户了,孩子们能否吃饱饭是父母最担心的事情,我也经历过那个年代,有长辈的呵护总算熬过来了。尽管现在好吃的东西很多,我还是喜欢自己蒸一些玉米发糕,并且与朋友们分享。不能忘记缺粮的时候,所以格外珍惜今天的生活。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