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面饽饽:令我难以忘怀的童年美味

2022060823284520

孩提时代,不知道也不懂得那种整天为吃发愁的日子就叫贫困。在那充满童趣的岁月里,我们姐弟天真地享受着父情母爱的呵护和温馨,家里虽然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好饭,可苞面饽饽的香味去洋溢我的童年。

苞面饽饽也称为玉米面大饼子,苞面饽饽的说法更为贴切。在当时每天能吃上苞面饽饽的人家就算是富户了。苞面饽饽嚼起来很香甜,但必须趁热吃,吃起来不需有菜,佐上几根大葱就行,我和弟弟那时就爱吃苞面饽饽,中午在外玩时,口袋里揣几个,在外面的大地里掐几根葱叶就是一顿午饭。在那样的年代里,这样的口福也不是太多。更多的时候吃的还是玉米面大馇子。

大馇子是名副其实的粗粮,吃起来刺嗓子,可馇子容易加工,做起来又方便,所以大馇子才是我们的主粮。

t01117016a6621c6708

十二年那年,正赶上东辽河发大水,父母带着我们姐弟和乡亲们一道从洪水中逃出来。当我们来到村南头的山坡上时,我和弟弟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饿得直叫,因为走的仓促,母亲什么也没带出来,看着我和弟弟难过的样子,刚强的母亲掉下了眼泪,一向不求人的父亲硬着头皮向一位乡亲为我俩要了两个搀着菜叶的苞面饽饽,我和弟弟一顿狼吞虎咽,只觉得再没有比苞面饽饽更好吃的美味佳肴了。我忘记了父亲是怎样向那位乡亲启齿的,我只知道这是父亲一生唯一的一次向别人要食物。当时父母已经操劳了几昼夜,两个姐姐也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t01e4a13921755fc75a

在连苞面饽饽都没吃够的岁月里,我从没做过什么绚丽多彩的梦,更不会想到如今自己也能栖身城市一隅,每天无忧无虑地吃着大米白面。现在的人们比之过去,生活滋润多了,曾伴随了几代人成长的苞面饽饽,也已经淡出了人们食物的视线,告别了我们的饭桌,偶尔只能在农家饭庄,抑或是饭店的点心里,才能看到它的身影。虽然我有时也会品尝一下,可是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滋味了,也许,只有在当年的岁月里,苞面饽饽才是最香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958

(1)
沧海一粟的头像沧海一粟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11:22
下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上午7:46

相关推荐

  • 我们生活在笑话之中

    我们生活在笑话之中   我们生活在笑话之中 这话一点儿不假,我信   说出我信的这句话后 我成了笑话   笑话我的那些人 感觉里,他们也是笑话   保持沉默的也不例外 好像是更大的笑话   死了之后也不能幸免 悼辞把笑话演绎到极致

    2023年10月2日
    487240
  • 即事:之乎者也百爪挠心 素心若简自在清欢

                                          这阵子老闲扯些眼巴前的见闻与感知,心总是静不下来。                                 老了就是老了,难免东拉西扯,颠三倒四。自己个都弄不                                 明白,怎说个清楚?搅和的多少有点心绪不宁,…

    2024年4月11日
    232200
  • 三月,从田埂上走过……

            穿过长长冬的夜幕,在层层黎明的晨曦里,阳春三月,带着思辩的力,我从乡村田埂上走过……         田埂,漂浮在广阔无边田野的海洋上,似大江大河里航船的木浆,划出了耕夫道道跋涉的纹路;似发向明天的一支支飞箭,射出生活条条闪光的轨迹;又似长长的高铁动车,驭满了远方金黄的希冀;更似纤巧的笔,蘸着阳光、汗水、雨露,写着粒粒…

    2023年3月28日
    809260
  • 渴望

    – 在那旷野荒漠 我渴望一杯浊水 滋润干裂的口舌 不管它是苦涩的泥浆 – 在那寒冷的冬夜 我渴望一堆柴火 只要能取暖防寒 不管它散发刺鼻的浓烟 – 在那凄风苦雨的深秋 我渴望一把不漏的雨伞 只要能遮挡冰冷的雨水 不管它多么破旧不堪 – 在那赤日炎炎的盛夏 我渴望一处挡荫的丛林 只要能避开灼热的阳光 不管荆棘会把…

    2023年3月17日
    3.4K280
  • 平凡的母亲

    母亲和父亲是分不开的,我写了父亲,也得写写母亲。 在网易博客,我曾写过《爹妈,儿想您们了》,说有敏感词,未能发出,后转到新浪还是不能发出,心凉凉的,真不是滋味。我想,卯酉河博客是严谨的,也是实事求是的,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2005年4月29日,是农历3月21日,我的母亲因心肾肺功能衰竭离开了我们。没了母亲,家便空荡荡的,虽然父亲还健在。今年的农历3月21日(…

    2022年10月6日
    4.8K4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10日 上午11:33

    当年有玉米面食吃就是富户了,孩子们能否吃饱饭是父母最担心的事情,我也经历过那个年代,有长辈的呵护总算熬过来了。尽管现在好吃的东西很多,我还是喜欢自己蒸一些玉米发糕,并且与朋友们分享。不能忘记缺粮的时候,所以格外珍惜今天的生活。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