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视频忆往事——老父亲的故事之二十九

164be5dc07d65b29cfa43126eab2b626_shanshui-tianyuanfengguangtupian-08737263_1

       中午我正在做饭,就听走廊里传来拖沓拖沓的声音,随着声音我家帅哥拖沓进门。一进门直奔手机,坐下就拿着手机刷小视频。当我把炸的茄盒,煎的鸡蛋馒头片,抄的醋烹绿豆芽,煮的小米绿豆稀饭盛好、摆好自己腌的小黄瓜咸菜,油炸花生米,放好碗筷。我家老兵已经迈着侦察兵的步伐,悄然无声的走过来坐在他的转椅上。帅哥吃着饭,也舍不得关上手机。
       手机的小视频播报什么漂亮国早在音乐会惨案前就通知它在大鹅的国民,不要去人群聚集的地方,不要去娱乐场所。帅哥说:“他们能掐会算啊,怎么提前就预料会出事呢?”老兵接话“看来这里面有故事。”帅哥说“又能有什么故事,总不能是它编导的吧。”我一看不好不妙,吃着饭,千万别再抬起杠来。赶紧接过话:“咱们以前就出了几个预测大师,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还留下四本奇书,《万年歌》《马前课》《烧饼歌》《推背图》。就不兴人家也出个什么预言家。吃饭,吃饭。吃好饭再讨论”
       我家老兵吃饭干净利索快,保持军人吃饭风格。一个茄盒,一片煎馒头,一小碗小米稀饭,几分钟解决战斗。帅哥是慢条丝礼,一边看着手机里的小视频,一边数着绿豆芽一根一根往嘴里送。一个茄盒咬了十几口喝还没有消灭,小米粥都要在嘴里倒腾好几个来回,还叨叨着“小米没煮烂,一个米粒一个米粒的。”早些时候我还给他解释,喝小米粥要一口吞,在嘴里来回拌拉,当然觉得小米有形。小米再煮也不可能像大米那样煮成粉状。时间长了,我也懒得解释,就好好好,是是是的应对。老兵吃好饭,放下碗筷,讲起当年禹城发生的一个惨案。
       济南战役前夕,有一天我党潜伏在济南的工作人员,从报纸上发现一条关于禹城土改工作队被全部屠杀的新闻,马上回报给上级领导,结合敌人内部的庆功大会,立刻将情报转到解放区领导那里。咱们马上派部队到禹城调查。当时我党在德州解放地区开始土地改革,派了多个土改工作队进驻禹城好几个村子。部队到达禹城后到每一个派出土改工作队的村调查。
       有一个村询问当地老乡,找到土改工作队的住处。推开虚掩的院门,一个人也没有,还没有走到屋子就闻到一股血腥味。推开房门,看到满地的血迹,一个人倒在桌子旁边,其余都在炕上躺着,头部被砍的血肉模糊,炕上的被子都被血水浸透,顺着炕沿流的血把地下都变成了红色,这个土改工作队有二十一名工作人员已经全部遇难。只有另外一名队员被派出去送信还没有回来,才免遭毒手。
       经过走访调查,这是济南抗八路小组所犯下的罪行。提起这个组织,当地老百姓恨得牙痒痒,背地里都叫他们小卒子。当时是王耀武手下的一个特务性质的组织,抗战时期就秘密杀害抗日志士,破坏抗日统一战线,是地地道道的汉奸组织。抗战胜利后又投入到王耀武手下,暗杀是他们主要的手段。
       我们安排人抓获了几个抗八小组的成员,审问后才搞清楚真相。抗八小组提前通过当地的地主知道土改工作队进驻村子,人员,住处等情况。当天晚上半夜他们先到村长家,只有一个人敲开村长家门,说是上级派来找工作组有事,村长就带他来到工作组敲门。院里有个站岗的,听敲门的是已经认识的村长,也没有多问就打开院门。一看门口有两个人,说是领导找工作组有任务。就让进屋谈,村长一看工作队打开院门,就说;“你们谈,我就不陪了。”说完就回家了。走到屋门口站岗的队员说:“你等一下,我先进去点上灯,把组长叫起来。”
       就在他进屋点灯这个时候,抗八小组几个人拥进屋子,抽出准备好的大刀。他刚把灯点好,就稀里糊涂的被砍死,抗八小组挥刀对着炕上一顿乱砍,可怜这些劳累了一天的工作人员,在睡梦里就都被乱刀砍死。后来村长回忆说:“出来时发现街上有几个黑影,当时想问一声,可一想这应该是上级派来那个人带的人,就没有开口。”
       老兵说:当年土改工作队惨遭毒手的不少,有一段时间部队派战士去保护土改工作队。还有新成立的地方政府工作人员,也经常有被还乡团杀害的。建立一个新政权不容易,保住新政权更不容易。
      我家帅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嘴巴已经停止了运动,拿着筷子的手还举着,听到这里,咽下嘴里的东西,开口说:“土改工作队去夺人家的土地和财产,人家当然要报复。”我赶紧转移话题:这都是私有制造的孽。难怪都说:钱是魔鬼。为了钱亲兄弟姐妹都能反目为仇。看看现在多少为了家产闹到法庭上。老兵说:是啊。当家里没钱时,一个馒头兄弟们分着吃,还能亲亲热热。有了钱,就互相算计,你多了,我少了。甚至打的头破血流。老兵说着站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我家帅哥这才把筷子伸到盘子里,继续数着绿豆芽慢条丝礼享受美食。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9015

(43)
地质之花的头像地质之花
上一篇 2024年4月23日 下午9:27
下一篇 2024年4月23日 下午10:04

相关推荐

  • 沾了儿子的光

            老婆昨天在铺子上被晾衣服的挂杆刺伤了大脚趾,她到就近的一家药店去消毒包扎。我今天想想还是不放心,带她去第一人民医院的急诊科挂号再看看,给儿子打了招呼,让他自己在家复习功课。       到了急诊科,两个外科医生都随120出诊了,分诊护士让我们坐等一会儿。老婆就抱怨:“直接挂门诊外科的号就行了,到了急诊科还要等。”我说:“门诊外科病人…

    2022年8月2日
    10.5K150
  • 嵌字古风 · 勿以善小而不为  ,勿以恶小而为之  

      勿以善小而不为  勿以恶小而为之  (嵌字古风) 勿】因欲望行罪孽, 以】德报怨阳光中。 善】良信实乃底线, 小】必见大畅惠风。 而】今良善远污秽, 不】可动摇正气弘。 为】人品格施博爱, 勿】忘在莒感恩声。 以】汤沃雪扫雾霭, 恶】乃祸国殃民惊。 小】事积累燃烈火, 而】步邪恶伤害浓。 为】谋私利无公义, 之】者…

    2023年8月7日
    1.2K500
  • 老父亲的故事之十——见识大将风度

           陈毅主政大上海,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我父亲作为警卫人员,见证了一些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今天讲两个小故事。 – 道   歉 –       有一次召开会议,邀请了上海市的很多知名人士。警卫人员的保卫工作也做了详细布置。并且提前告诉警卫人员汽车号码,规划好停车场。快到时间了,一辆汽车开过来,警卫战士查看证件后进入大门,直奔…

    2023年1月10日
    3.3K180
  • 都是马大哈

    – 上周日是吱吱妈的生日,周六的时候我还记得这件事,不过因为还差一天就暂且没送上问候,想着转过天来正日子了再说。岂料,一觉睡醒就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了,直到周日晚上看到她女儿吱吱发了朋友圈祝妈妈生日快乐才猛然惊醒,赶紧补上了祝福,连连检讨:“看我这记性!”吱吱妈笑曰:“正常,符合年龄特点!”哈哈哈哈,算不算老年单说,离老年痴呆估计已经不远了。 其实…

    2022年9月18日
    2.8K170
  • 【谷雨】春暮夏初,雨生百谷

    谷雨是二十四节气的第六个节气,也是春季最后一个节气。“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过了谷雨,便把春辞了,与初夏遥遥相望。谷雨是“雨生百谷”南方地区“杨花落尽子规啼”柳絮飞落,杜鹃夜啼,牡丹吐蕊,樱桃红熟,时至暮春。 记得年少时,特别喜欢杨柳,对于柳絮更是想象里如雪如梦的美好。当年还曾有一本杂志叫《柳絮》也是喜欢看的刊物之一。或许是因为内容,或许是因其刊名叫柳絮。但对…

    2023年4月20日
    2.3K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2条)

  • 雪花漫舞的头像
    雪花漫舞 2024年4月23日 下午10:30

    又抢到了沙发,好开心。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4月24日 上午4:59

    建立一个新政权不容易,保住新政权更不容易。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4月24日 上午5:23

    现实与往事交相辉映,深情回望父亲的红色过往,让人对老革命敬佩有加。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4月24日 下午1:58

      @锦瑟黎燕生活的真实写照。那些打江山的老兵值得尊敬,咱们能为建设新中国流血流汗,也感到自豪。

  • 解世权的头像
    解世权 2024年4月24日 上午5:33

    打江山难,保江山更难![赞][赞][爱心][爱心][花][花]
    还想听老兵讲故事!!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4月24日 上午7:39

    老兵是国家的财富,他脑袋里的那么多历史,要是整理起来该是多么宝贵的一手资料啊!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4月24日 下午8:56

      @难诉相思是的,老兵经历过的事情,还有当年看到,听到的故事,确实应该整理整理。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4年4月24日 上午9:19

    刚解放的时候确实很乱,各种反动势力对解放军恨之入骨,双方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您说的工作组20人遇难这件事,确实令人震惊,可能是警惕性不够吧。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4月24日 下午9:07

      @清河君我也提出这个问题,最起码村头应该有个暗哨。老兵说当时人手少,再说村里还有民兵布防,敌人出动咱们都能提前得到情报。就是这种特务组织,还有还乡团组织防不胜防。有些新解放区土改,部队派战士保护土改工作队。
      前面我写的:土改见闻。就是我父亲他们一个班去执行保护土改工作队的任务,看到听到的事情。开完宣判大会,那个恶霸地主被枪毙,土地,农具,房产,浮财都分给了贫困农民后他们就完成任务,回到部队上。

  • 祁俊清的头像
    祁俊清 2024年4月24日 上午10:00

    不忘过去,铭记历史,砥砺前行。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4月24日 下午2:32

    现实和往事交汇, 不忘历史,珍惜当下![赞][赞][赞]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4年4月25日 上午10:37

    老父亲心里有无数的故事,已经讲过的和还没有讲的,整理出来,印成一本书。留给后人。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4月25日 下午3:13

    难得的瞬间。轻言慢语中移入当年的血腥战争场面。革命不易,方识老英雄们偌大能力。

  • 玉梅的头像
    玉梅 2024年4月26日 上午9:38

    老父亲的故事读过多篇,老父亲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的故事就是一部历史呢!
    你家帅哥和老兵看来经常抬杠吧,老父亲正方,帅哥反方,你是调解员,一家人很有意思啊,活跃气氛呢!
    你很不容易啊!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4月26日 下午1:07

      @玉梅我家老兵与帅哥是两种不同家庭出来的,政治观点截然相反。说实话,我与帅哥说话特费劲,帅哥抱着老黄历,留恋四十年代他过的大少爷生活。原来经常出去写字画画,很少交流。从口罩开始,出不去门,又都开始生病,就暴漏出观点的天地之差。到了这个年纪,我只能糊弄着过。
      帅哥说的是他心里话,只可惜,他再也不可能回孔府做少爷、老爷,一肚子怨气时不时发泄一顿。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