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去,青山依旧

2024041910395428

 

昨天中午,侄儿打电话请我和先生,在龙脉楼前的红辣椒餐饮共进晚餐。红辣椒餐饮位于风景旖旎的南岳山下,山清水秀。从包房窗明几净的窗口望去,远处青山松柏,郁郁葱葱;近处青竹环抱,鸟语啁啾,清香扑鼻。这美丽的风景一下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二十多年前的一次游南岳山。

记得世纪之交的4月18日,二嫂从荆州回石首,就住在我家里。我和城区的亲友轮流作东,请她在这里吃饭打牌。有天早上,她边吃边对我说,她想去爬爬后面的这座山。她显然是在试探我今天能不能不打麻将,换个玩法,陪她去爬山。那时,我下了岗,心情不好,每天用打牌来消磨富有的时光。

“好哇!”我没有半点犹豫,破天荒地应承下来。二嫂见我答应得这么爽快,十分开心。其实,我答应得爽快,心里却存疑惑。二嫂又不信教,何以选择游南岳山呢?

市治绣林是一座山城,绵延着“东岳山”“南岳山”“笔架山”“绣林山”;九曲长江穿城而过,奔流不息,绘就一幅山水相依的优美画卷,被誉为省级的后花园,称得上人间天堂!

再说绣林满城都是景点,还冠有诗一样的名字,什么绣林晚照、龙盖朝岚、刘郎浦渡;什么文峰晓塔、鄂南耀珠、界山龙脉;还有远一点的芦荡麋鹿、故道江豚等等。可南岳山除了树,就是近些年复修的一些庙宇,香火倒是旺盛,没什么风景可观。

我在这座城生活了多年,说实话城对我而言,不在于风景,而在于情结。不在于有无名,而在于历史。想三国刘备成婚,结彩如林,故事蔓城乡,遗香绕山川。

生于斯的年轻人不一定清楚,濒临长江的绣林山原名为阳岐山。三国时,刘备“挂锦在山,锦绣如林,纳孙夫人于此。”其迎亲队伍张灯结彩,沿途锦幛如林,数千将士和四周老百姓手持彩旗、锦幛赶来祝贺。孙夫人见此,脱口而出:“阳岐山,锦绣如林也!”自此,后人便把阳岐山改为绣林山,城为绣林城。在山上建有蜀先生与孙夫人合祠,孙夫人雕塑。如今牌楼壁画,遗迹千年,斯人已去,青山依旧在。

我思我想,思绪游离于话题之外。打住,还是说说南岳山。南岳山原本是一座很美的山。据史志记载,曾被称之为小武当山。是可恨的日本鬼子在这里犯下了滔天罪行,烧杀掳抢,杀害我中华儿女两万多人,放火烧毁了山上的树木与佛、道、儒三教建筑。

我们在去南岳山的路上,年近70的二嫂兴致勃勃,叨叨不绝,比平日多了许多话语。我默默地跟在二嫂身边,不善言词的我,时不时“嗯”“哦”地随意应付一下。但我从二嫂话语里能悟出,她对这座山和这山上的树情有独钟,可说是有一种让我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的特殊情感。这时,她浓厚的情感已经影响到我,愉悦着我。

我打起十二分精神,跑步到售票窗口买了两张门票,以一名导游的身份满腔热情地领着她穿过公园游乐场,绕过佛教场所,径直向观景步道奔去。山上的观景步道此时游人不多,感觉真好!

正是,山野的气息激活了我每一个细胞,让我感到新奇、兴奋和激动。幽僻的山道,陡峭的悬崖,倾圮的古寺,悠远的石刻,奇诡壮丽的美景,一切都是那么迷人,充满磁石般的诱惑,让我在体验辛苦、惊险、刺激的同时,释放出心中的不快,享受山野的乐趣,感悟人生的真谛。

我们沿观景步道而行,步道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树丛里开着一些无名小花和名花杜鹃。二嫂对花似乎不感兴趣,她抚模着路旁的树,时而用脸亲亲,时而伸臂抱抱,好像见了久别重逢的孩子一样,揉着抱着,狠不得含到嘴里。这是怎样一种情感,我不禁在心底问。

几十春秋如逝水,少年犹在昨天归。我看她那毫无顾忌地翩翩起舞的姿态,是那般优雅那般可爱,忍不住扑嚇一下笑出了声。她侧过头来见我一脸的惊讶,一脸的猎奇,便主动地揭开了迷底。自豪地对我说,这满山的树呀浸透着她的老师她的同学们的汗水。

此刻,二嫂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她哽咽地讲起了当年的植树情景:那年,我读初二,在春暖花开的春季,学校组织全校师生连续十多天上山植树。山上栽树比平原栽树要困难得多,树坑特别难挖。

二嫂偷窥了我一眼,见我听得蛮认真,又继续往下讲:那次栽树男生挑大梁,轮换着挖树坑,女生栽树培土,浇水。挖树坑的难度大,那铁钎钻到石头上,火星直冒,只划了道浅浅的痕迹;一揪挖下去,臂膀酸疼酸疼的,好多同学手上打起一个一个的血泡。但是没有一个同学吭声,没有一个同学打退堂鼓,仍坚持挖的挖,栽的栽,饿了就啃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干粮。

二嫂啊二嫂,你这哪里是在讲挖坑栽树,这分明是向我向世人叙说一种精神,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一种渐行渐远的精神啊。

春风拈送满斜晖,汗洒云收出翠微。次年春,我们再次上山补树苗时,光秃秃的山已见绿了。当同学们看到自己亲手栽的树成活了,高兴得手拉着手载歌载舞,一路蹦着回校的。哈哈,印象深呢,恍如昨天。

今天,我再看当年老师和同学们亲手栽的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这心里就特别特别地开心,感觉很有成就感;也特别特别地怀念那个火红的年代。同时,特别特别地想念我的老师和同学们。那年,我们初中一毕业,就各奔东西。算算一去四十多年,未曾与老师和同学一通音讯,不知他们云游何处,还是否健在。二嫂长长地叹了口气,就陷入了沉默。

人啊人,正如小沈阳所说:“两眼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两眼一闭不睁,一辈子过去了。”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今,南岳山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奋斗下,建成了国家级森林公园,成了旅游之地。斯人已去,青山依旧在。

202403010613103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8717

(16)
雪花漫舞的头像雪花漫舞
上一篇 2024年4月19日 下午3:10
下一篇 2024年4月20日 上午4:1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3条)

  • 祁俊清的头像
    祁俊清 2024年4月19日 下午7:53

    秀林千年史话,二嫂植树故事,娓娓道来,往事历历在目,形象栩栩如生。您的笔墨太牛了!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4年4月19日 下午8:35

    重走当年植树的路,重温当年同学的情,火红的年代,炽热的青春,激情的奉献,无私的精神。你将它们归纳为:斯人已去,青山依旧在。恰当,又品味出几分诗情画意。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4年4月19日 下午10:48

    真的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二嫂亲手栽种,难怪她对这些树有这么深的情感。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4月20日 上午4:41

    激情歌吟植树人的情怀与精神,唯美抒写,意境高远,光照人心。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4月20日 上午4:41

    文图竞秀,精美纷呈,颇有意境与格调。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4月20日 上午6:27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饮水不忘掘井人。我们要感恩那些为后人创造美好生活的前辈。你陪二嫂爬南岳山是世纪之交,现在的二嫂如果健在的话应该九十多岁了。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20日 上午8:27

    当年的那些过往,是难忘的;当年的那种精神,至今也应该发扬光大!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4年4月20日 上午9:39

    文采飞扬,二嫂学生时代种下的树枝繁叶茂,见到后心情激动,那种情怀跃然纸上。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4月20日 上午9:42

    精彩动人。美丽的绣林山又多了一层厚重的文化记忆。这篇文章似乎可以刻在公园里石头上。
    青山依旧在,情思留悠长。

  • 杨自记的头像
    杨自记 2024年4月20日 下午2:09

    望景生情,满眼都是率,回忆当年植树故事,很有意境。祝好老师。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4月20日 下午2:17

    斯人已去也,青山依旧在。
    植树故事多,娓娓道过来。
    妙笔放光彩,挥洒人间爱。
    韶华长久在,火红那时代。
    无私多奉献,幸福用情栽。
    意境更高远,唯美诉情怀。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4年4月20日 下午4:28

    我们小时候也是春秋两季去荒山种树,读老师文章里您嫂子植树情节,很是感动!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话一点不假,老师的文章把我们代入那个火红的建设家园年代,谢谢您!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4年4月20日 下午5:18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承载着一个个动人心弦的光阴故事。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4月20日 下午7:25

    青山不老依旧在, 为青山披绿装的人, 其生命之树与青山长在!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4年4月20日 下午8:39

    植树造林是有益于千秋万代的大事,所以才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之说,和你的题目斯人已去,青山依旧在,是一致的。

  • 诃痴快乐的头像
    诃痴快乐 2024年4月20日 下午9:33

    一段精彩的故事,在这里蔓延成为大堤上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现金,感觉是那么的惬意,令人情不自禁跟随文笔一气呵成看下去,那是用记忆里的精彩编辑成一个现在的看点。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4年4月21日 下午11:34

    人往往这样,对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有感情,因为曾经付出过。二嫂对这座山,对这座山上的树有感情,因为这座山上的树是他们义务植的,看到这些树,比看到任何美景更美,更喜悦。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