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棨的故事(5)成为“烈士”

00300202669_370c5c9c

憨棨与众战俘登船离开韩国后,究竟用了多长时间,才到了台湾,他始终说不清楚。因为在船上他和他的很多战俘弟兄晕船,直吐得七荤八素,乱七八糟,一塌糊涂,甚至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就这样一路昏天黑地地飘摇着,呕吐着,终于在1954年的春节前抵达了基隆港。

憨棨清楚地记得,他们刚刚到达台湾时的情景。彼时,到处是青天白日旗,到处是红红绿绿的欢迎标语,到处是手持彩旗的欢迎人群,到处都有锣鼓鞭炮声。那礼遇,就像是迎接凯旋的将士一般。

由于被新鲜感包围着,所以,到台湾的第一个春节憨棨并没有感到寂寞。

0731_425352

     (被裹挟到台湾的志愿军战俘)

 很快,到了台湾的憨棨,被编到国军部队的炊事班,还是干老本行——烧火的伙夫。他们部队的营盘就在台北市郊。在以后的日子里,憨棨和他的弟兄们被反复灌输着“三民主义救中国”的思想,“积极备战,反攻大陆”的口号喊得震天响。

那些年,到了清明节,憨棨在年龄大的弟兄带领下,买些香烛、纸钱,爬到高高的山顶上燃香焚纸,朝着大陆方向跪拜。到了旧历年节,这些人便凑在一起喝酒,喝多了便一同哭号,以发泄思乡之苦。憨棨倒是滴酒不沾,也不和他们哭号,只是在一边默默流泪。他想家,想他的娘、爹、哥、弟,也想他的本儿哥。本儿哥的手应该早好了,只是不知他讨老婆了没有。

渐渐地,憨棨身边的弟兄们陆续成家了,但憨棨依然形只影单。他似乎根本没有成家的想法,他的那副憨傻模样也不会有哪个女人看上。

日子就像淡水河里的水,不舍昼夜地流淌着。不经意间,憨棨在国军的队伍里呆了21年,于1975年退役。之后,又在一家农场干了10年,到1986年正式退休,住进了台北一家养老院。那一年憨棨55岁。

回过头来再说说憨棨当兵后家里的情况吧!

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憨棨离开家后, 娘常常因为想念憨儿子而哭泣,边哭边数唠,要不是因为日子过得太恓惶,过年时连肉和馒头也吃不上,孩子怎会走上当兵的路?

父亲犟驴子听到媳妇的哭诉,也懊恼不已,赧颜无语。但媳妇哭诉的次数多了,犟驴子便心烦,就红脖子涨脸地大声呵斥:“哭!哭!就知道哭!还有完没完?憨棨能哭回来?”

憨棨娘止住了唠叨,却止不住泪水。看到媳妇默默流泪,憨棨爹一改犟驴子脾气,柔声细气地劝慰媳妇:“你就是说哑了嗓子、哭破了天,憨棨听不到也看不到啊!甭哭了,把心放宽些吧!咱孩儿命大,死不了。说不定哪天,他突然就回来了。”

但是,他们的儿子憨棨一直没有回来,倒是远房侄子书申突然间回了家。

刘书申是在离开家的第二年,刚交小满时回到家的。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那样子跟逃荒的叫花子没有区别。在人们惊疑的神色里,刘书申解释说,打完太原后,一天夜里急行军,他内急去一旁方便,便与队伍失去了联系。虽多方打听、奋力追赶,终于无果,这才辗转上千里地、一路乞讨着回了家。

刚刚回到家的书申,异常低调,连家门也不出。但好事的人们纷纷找上门来,打探他外出当兵这一年多的情况。人们让他讲打太原的经过,向他打听阎锡山的队伍是不是都背着醋葫芦,还问他打下太原后进到城里下没下馆子……那几个与他一起去当兵的同伴的家人,更是急切地打听自家孩子的情况。书申回答人们的问话,惜字如金,多一个字不讲,多一句话不说。被问到一同去的伙伴,他说与憨棨是一个连队,知道憨棨的情况,当伙夫的憨棨很好,个子长高了,也长胖了。至于另外几个同去的伙伴,因为不是一个连队,根本见不到面,所以情况一概不知。

在书申家,憨棨的爹娘从书申嘴里听说自己的孩子在队伍上长高长胖了,自然非常高兴,憨棨娘喜得又抹起眼泪来。回到自己家,犟驴子刘富泰对媳妇说:“老话说得对啊,‘是灰就比土热’!书申能把憨棨的情况明明白白告诉咱,却对其他人一概不知,这终究是沾了同族同宗的光。咱把书申叫到家来吃顿接风饭吧!”憨棨娘点头赞同。

于是,憨棨娘和书德媳妇婆媳俩炒了几个菜,把书申叫过来,由刘富泰和儿子书德、书尧作陪,先喝了些散酒,又吃了打卤面,算是为刘书申接风洗尘。

饭桌上,几杯酒下肚,书申便把打完太原后,他如何动员憨棨回家、却被憨棨坚拒的过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一家人听了很是吃惊,随后又都唏嘘感慨不已。憨棨娘躲在一边涕泪长流。犟驴子刘富泰则沉默良久,叹口气,说:“唉!这个憨儿子真是个实性子!”苦笑一声,又说,“他娘的!他就是当兵吃粮的命啊!”

书申借着酒劲儿说出了实情后,马上便后悔了。他一脸的诚惶诚恐,忐忑地望着刘富泰一家人,嗫嚅道:“叔、婶,哥哥、弟,还有嫂子,俺可是把实话都给你们讲了。求你们千万莫往外说呀!这些话说出去,俺就难以为人了,还有得活?”……

打那以后,每逢旧历初一、十五,憨棨娘都要虔诚地为菩萨上香。上香时,她只祝告一个内容,那就是祈求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她的儿子憨棨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性命无虞,长命百岁!过年时,年三十中午吃大菜,憨棨娘会在饭桌上多放一只盛满肉菜的碗,上面横上一双筷子,再摆上两个馒头。说是为憨棨备的,随时盼着他能回家吃上肉菜和馒头。

时间到了1951年立秋时节,村里突然来了两个县上的人,给两户人家送来了烈士证书。成为烈士的那两位便是与憨棨同时当兵的后生。憨棨娘和爹一下子张皇失措起来,一路跑着到村部找见了那两个县上的人,向他们询问自己的儿子现在怎么样了?说新中国都成立两年了,为什么儿子还不回来?那两个人和蔼地问他们,儿子在哪个部队?他们摇摇头说不知道,只说当初他们几个是一同当兵走的。县上来的人给他们解释说,若是一同参军走的,那应该是一个部队,你们儿子估计也去参加抗美援朝了。县上的人热情地握着犟驴子刘富泰的手说,您二位放心,等抗美援朝胜利了,你们的儿子就回来了。老乡,你们有一位保家卫国、在朝鲜战场英勇杀敌的好儿子,是你们全家的光荣啊!……

憨棨娘给菩萨上香、祷告得越发虔诚了!

1951年春节前的一天,村干部陪同县上的人来到了憨棨家。当时,憨棨娘正端着盛泔水的瓦盆在猪圈边喂猪,听来人说是送烈士证书,手中的瓦盆当即掉在地上碎成了几瓣儿,眼泪也随之断线珠子般滚落下来。犟驴子刘富泰从来人手中接过那张红纸时,两只手像寒风中的秫秸篱笆一样,簌簌地抖个不停。来人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又给他们详细介绍了烈属优抚条款,但他们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来人从包里又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牌牌,让村干部钉在了憨棨家大门门楣的右侧。

那牌牌上面是四个红色的大字——光荣烈属。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8285

(15)
鸣虫的头像鸣虫
上一篇 2024年4月14日 下午1:41
下一篇 2024年4月14日 下午3:17

相关推荐

  • 新雨堂书事(三二一)

    初秋时节,休年假一周,与青女士赴成都旅游。交通很为便利,自西安北站乘高铁至成都东站,也就四个小时左右。成都市内亦无非武侯祠、杜甫草堂、文殊院、金沙遗址等,春熙路太古里、宽窄巷子自然亦需凑个热闹的,但都是傍晚时分去的,人山人海,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出奇之处,不过却偏偏是网红之地。安排一天时间去过安仁古镇,到刘文辉、刘文彩等刘氏庄园、公馆区看看,觉得很是值得,可以颠…

    2023年8月30日
    1.5K70
  • 博客伴我陶然行(一)

    博客伴我陶然行 (一)学海导航 2006年11月,罗湖区教育局决定,由区教育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在罗湖教育信息网上为全区中小学师生开通博客,只要是在罗湖区中小学任教的教师或就读的学生,都可以申请注册属于自己的博客账号。各中小学在第一时间做了传达,要求老师们率先行动。教育局这一决定深得人心,因为之前,我们只听说过成都市教育局为本市获得优秀教师荣誉称号的教师开…

    2022年7月11日
    2.3K291
  • 课堂微波(二)

    7.给学困生(现在不能说“差生”,有聪明人发明了一个婉词:学习困难的学生,简称学困生)讲“曲笔”(一种委婉的写作技巧): 先展示诗一首: 芙蓉花开满江红,尽道芙蓉胜妾容。 昨日妾从堤上过,如何人不看芙蓉? ——浣花女《潭畔芙蓉》 问学困生:“为什么游人不看芙蓉?”意在引出浣花女比芙蓉花美,游人的眼球都被浣花女吸引住了。进而引导学困生们领悟曲笔之美:做人要直,…

    2023年3月23日
    1.7K181
  • 【小说节选】在油印室里

    油印室里,陆云山老师的双手被油墨糊得黑黢黢的,印完最后一张《一课一测》,便从油印机上取下蜡纸,把它平铺在一张旧报纸上,褶成的皱纹像水面吹过了一阵轻风。桌子上堆着刚油印好的《自学提纲》和《一课一测》,这是陆老师“独家经营”的一种教学模式中的自制教辅资料。陆老师是一个不那么本分的人,虽然年过五十,但工作热情还相当于一个四十左右的壮年汉子,有一股求新,求异,求实的…

    2022年9月20日
    907110
  • 耀旭:读周小芳的散文

    – 编者按:这是湖北作家耀旭先生写的一篇人物介绍文章。文中主人公周小芳,是卯酉河博客里的主力写手霁月,也是“晓舟同志博友团队”中的骨干成员拂晓。晓舟同志昨日在网上读到这篇文章非常兴奋,如此才女,是博友团队的骄傲、博客平台的荣耀啊,遂将此文推荐给编辑部阅处。现由编辑部指定,在霁月博客上发布,平台予以推荐阅读。 – 读周小芳的散文 耀旭 …

    2022年6月20日
    1.1K1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2条)

  • 雪花漫舞的头像
    雪花漫舞 2024年4月14日 下午2:47

    坐沙发,有茶喝吗?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4年4月14日 下午3:00

    可怜天下父母心,再傻气,再憨厚的儿子也是自家的宝贝,血肉相连,心心相连。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4月14日 下午3:43

    保家卫国, 不怕牺牲,英勇杀敌,全家光荣!
    血肉相连,心心相连。可敬天下父母心!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4月14日 下午3:44

    跌宕起伏的情节,在灵动深邃的抒写之中,将一个人的命运,家庭的境况,自如呈现,直入人心。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4年4月14日 下午3:46

    憨棨的故事(5)成为“烈士”
    [难过][难过][难过][难过][难过]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4年4月14日 下午4:23

    读到这里,心里不好受……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4年4月14日 下午4:59

    “光荣烈属”的牌匾,让天天盼望儿子回来的憨棨娘断了念想,只有痛不欲生伴陪着憨棨父母。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4年4月14日 下午5:46

    憨棨的家人虽然当时很痛苦,但也是很幸运。如果知道他去了台湾,那一家人都要跟着吃瓜捞。那可是叛国罪啊。那时候农村是人民公社,烈属家,政府会给荣誉,待遇。家人出门都被高看一眼,比有个活着的叛国儿子好过多了。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4日 下午6:31

      @地质之花您看得很清楚,分析得有道理,所言极是!祝好!

  • 清河君的头像
    清河君 2024年4月14日 下午5:50

    憨棨成为烈士,以后他回来怎么办?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4日 下午6:33

      @清河君哈哈,以后他回来就翻过那一章了,身份变了,没人管那以前的事了。谢谢您留评,祝好!

  • 漫言华语的头像
    漫言华语 2024年4月14日 下午8:56

    我有一个熟人,他的哥哥也是这样,跟部队走了,多少年后说死了。至于什么时候在哪死的一律不知。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5日 上午7:59

      @漫言华语那个年代这样的事可是不少。很多享受多年烈士待遇,到后来活蹦乱跳地回家了!

  • 惑矣的头像
    惑矣 2024年4月14日 下午9:08

    期待下一篇,憨啓能回家。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4月14日 下午9:20

    被烈士, 是荣光? 是悲壮? 是无奈? 不要战争, 要和平!

  • 祁俊清的头像
    祁俊清 2024年4月15日 上午6:56

    命运弄人,能奈其何!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4月15日 上午7:51

    憨棨多舛的命运,牵动着我的心。

  • 陌上梦落的头像
    陌上梦落 2024年4月15日 下午2:25

    出去的几个后生,没有一个结局好的,一声叹息。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5日 下午2:33

      @陌上梦落相比较而言,憨棨的结局不算最好,也不算太差,其后半生虽依然落寞,好歹能善终!感谢您的的点评,祝好!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4年4月15日 下午3:35

    憨棨也算是死里逃生,有了个归宿; 家里有了这块烈属牌子,也能得到政府的优抚待遇。这都是不幸中的幸运了。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6日 上午8:49

      @华章秋韵确实是不幸中的万幸!所言极是!感谢精到美评,祝好!

  • 一池烟雨的头像
    一池烟雨 2024年4月15日 下午5:58

    一场乌龙,令人费解。咋会这样?无语!静候续篇解疑。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6日 上午8:51

      @一池烟雨在战场上,失踪是很寻常的事,失踪后往往进行甄别,无果后便按战死对待了。这样的事太多了!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4年4月16日 上午8:48

    憨棨还是有“福”,成为“烈士”家庭待遇就不一样了。书申心理压力恐怕是一辈子的。战场上天天在打仗,没法了解具体情况,失踪了只能当牺牲了。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6日 上午8:52

      @诚厚很是!您的解读精到、准确!感谢老师!

  • 皓月蓝空的头像
    皓月蓝空 2024年4月16日 上午11:52

    这样的故事,读来好心酸啊!乱世中的小人物,如风中飘零的树叶,命运沉浮万般不由人!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6日 下午2:06

      @皓月蓝空您的点评可谓精准!在那样的年代,一个憨傻的人,怎么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呢?但比较起来,憨棨比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人还算好些!感谢你的美评,祝好!

  • 玉梅的头像
    玉梅 2024年5月8日 下午12:36

    一个无法左右的命运,随波逐流到哪里哪里就是家吧!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5月8日 下午4:27

      @玉梅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只能如此啊!感谢美评!祝好!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