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当年的春游趣事

16pic_9201138_b

                                                                  遥想当年的春游趣事

早上,我在公交车站等车时,看到陆续有幼儿园的家长送孩子到植物园。家长说是“春游”。孩子立马纠正说是“研学”。我在车上又看到茅盾中学的高中生们正排着长龙似的队伍,大张旗鼓、浩浩荡荡地在马路边前行。一个年长的乘客说“他们去春游”。我纠正说“他们去研学”。他问“什么叫研学?”他读一年级的孙女也告诉他近日学校要组织活动,去研学。

我笑着告诉他:说春游,那是传统说法,是让孩子们走出校门,到春天里快乐地游玩,增长知识;说研学,那是如今的新说法、新教育形式,也是与国际统称的探究性学习接了轨。其实就是让孩子们到大自然中发现、探究那些植物、动物等知识。“哦哦……”乘车的大多是老年人,他们恍然大悟。

春游与研学,其实意思与目的是一样的。不管是以前的学生,还是现在的学生,走出校门去活动,肯定是让学生既快乐又长知识的事。这使我想起30多年前,我们乡村中学每年春天都带着学生外出春游杭州、苏州的事。

那时,交通不便,我们到县城还没有公路,只有走水路乘轮船。但几乎每年春天,我们学校领导就会到桐乡航运公司联系学生春游的轮船,包括拖船。我们带着学生一年苏州,一年杭州轮流着去。学校组织春游都在清明前后。家长们为孩子准备的大多只是饱肚的食品,或三四元零钱;没水,没零食,也没夜里御寒的衣物。懂事的孩子自己也舍不得花钱,大多孩子会买点零食,比如:苏州的盒装香豆腐干、杭州的散装动物饼干等,回家与家人共享。饱肚的食品一般都是清明时节自家做的甜麦塌饼与粽子。

我们出发的时间都定在晚饭后。学生们在家提早吃好晚饭,自己步行到学校,然后由各班班主任与其他任课老师带队到轮船或拖船里。轮船里有长座椅可坐,但躺不下;拖船里没座椅,但船舱里垫一层草包,能席草而坐,也能倒下就睡。所以不管班级被分在轮船上,还是拖船上,大家都毫无怨言。我们桐乡在苏杭之间,不管到杭州还是到苏州,水道路程差不多——天黑开船,第二天天亮到达目的地。

学生们每年都一样,第一夜全都兴奋、激动得睡不着觉,要知道他们的爷爷、奶奶很多都没去过苏杭呢。所以尽管老师们苦口婆心叫他们晚上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才有精神痛痛快快地玩,并软硬兼施催促,甚至逼迫他们睡觉,可都起不了任何作用。上半夜老师们也睡不着,后半夜也只半眯半睡一下。

后来几年,老师们都有了经验,上半夜干脆任由学生们尽情聊天、唱歌、吃带去的食品,只要不吵架。后半夜严厉警告一下,也就由他们去了。有的老师则带条薄被子或毯子睡在学生之间。校长则睡在轮船头两边进门处踏步中间高一步的板上。他睡在这地方,相当于守在这里,夜里谁也别想出去啦!

第二天,天刚拂晓,轮船就到达目的地了。那时的老师管得宽,学生野性足,尤其是平时顽皮的男生们。他们上岸后像脱缰的野马,不管三七廿一向前冲,把自己的老师远远地甩在后面。老师们跟不上,身边只剩下几个软弱的女生跟着,也就由他们去了,只是让他们记住停船的地方。

我记得有一次到杭州,天亮上岸后,我班的学生兵分两路,一路向南一口气跑到六和塔,另一路向西一口气跑到灵隐寺。我与其他几位老师只是带着几个女生在西湖边逛逛。他们回来见到我们时,都说玩了一圈回出来,那里还没卖门票呢。那神态,那气概仿佛凯旋而归的战士。此时,我们当老师的少不了被他们一番嘲笑。但我们也不会批评指责他们没礼貌、没纪律,反而还夸赞他们勇敢、厉害呢。因为此时的师生关系、师道尊严全被快乐融化啦!

我们回家的时间也是天黑时,轮船开一夜,天亮时回到学校,学生再自行回家。

但无一例外,学生们一夜无眠,又马不停蹄赶来赶去疯玩,到下午三点左右,都不用“扬鞭”,就乖乖回圈——到船里了。等老师们回到船里时,看到拖船里满舱横七竖八的学生都在呼呼大睡了。轮船上的长椅上早已挤得水泄不通。

等到天黑开船时,除了轮船发动机发出的有节奏的“突突”声与学生们此起彼伏的轻鼾声外,已无其他声响。船出市河,同样累了一夜、一天的老师们也都安然入睡。

到苏州春游也差不多,都是天亮后,师生上岸,学生冲在前,老师殿其后。什么虎丘山、狮子林,什么拙政园、沧浪亭,还有姑苏城外寒山寺,全都留下了师生们的足迹与欢声笑语。

只是20多年后,在一次同学会上有个女生对我说,她到苏州旅游时,上岸后就掉队了,一个人不敢走远,在轮船码头附近玩到了下午同学们回来……我大惊:“我一点不知道。你怎么从来没对我说过,对你爸妈说过吗?”她说“没有,不敢说。”此时其他同学听了,都说那女生“软脚蟹”(软弱无能),几十个老师、几百号人,怎么会一个人也不见呢?怎么不到那些有名的景区去找老师,找同学呢?可没有一个学生说我不负责任。

我想想年轻时的我啊,真是个马大哈;想想那时的老师啊,对学生真是粗浅教育、挫折教育:外出春游岂止是放羊式,简直是放马式,甚至是战斗式。那时,学校及家长的安全意识都非常淡薄,也没有“万一”这个概念。幸运的是,我们组织外出从未出过安全事故。

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年春游回来那天半夜里,我被浓烈的臭气惊醒。在轮船昏暗的灯光中,我睡眼朦胧环顾四周,看到轮船里的学生都在酣睡。我转向背后,发现我班一个与我背靠背坐着的男生,一双手正在屁股后面乱摸,此时臭气熏天。我仔细一看,大喊:“啊呀,拉肚子啦!”大概这男生上一夜与白天冷粽子或冷甜麦塌饼吃多了,玩得太累了,睡得也太沉了,居然睡梦中拉下裤子在大便。他的手上都是大便,衣服、裤子上更不用说了。我这一声喊,惊醒了正副两位校长与其他轮船里的老师;此时的学生除了那个睡得迷迷糊糊的男生外,没一个醒来。其他老师也都迷迷糊糊,看到自己身边的学生没事,就又睡着了。两位校长大概到船梢拿拖把,船上的船员知道了,就来把那男生拉走了。

轮船舱里两边各是一排相对的长座椅,中间是两排背靠背的长座椅。学生、老师坐着都挤得紧紧的。那男生被拉走了,我也挤到了对面的长椅上。只空出这么两小块地方。只见两位校长轮流用湿淋淋的拖把往那空座位上用力一推,粪水四溅;再把脏拖把拿到船头,大概把拖把往河里提拉提拉,拿到船舱又是湿淋淋地往那座位上一推……如此循环几次,冷水溅得周围的同学都在朦胧、迷糊中缩紧身子。背靠背的两边座位各空出了条凳长湿漉漉的一段。

天亮时,船到校外河埠头。我醒来一看,呵,那空座位不知何时,已挤满了学生。那男生倒好,轮船上有热水,船员不但给他洗干净身子,让他在他们的被窝里舒舒服服地睡到了天亮,还给他洗干净衣服、把衣服烘干。他起来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回家了。

我想:这事不但其他老师不清楚,所有同学们都不知道;即便校长知道,也不认识他,至于他父母肯定永远不知道。只是我进城买了房子,在装修时,木匠师傅来带了个徒弟。我一看就是那男生,此时的男生已是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为师的怎可提起这糗事?

不过那时春天带学生外出,我也是胆大妄为。记得有一次,我带着我们初二50多个学生骑着自行车到桐乡电视台参观。那时,我们到桐乡还只是一条毛石子公路。大多数学生有自行车,没自行车的就让有自行车的带着。我与学生组成的自行车队,在坑坑洼洼的毛石子公路上,颠簸着弯弯扭扭前行,不住引来好奇的路人驻足观望。我们到达电视台后,不但参观了电视台,还请一位工程师向学生们介绍了有关电视台成立的时间,电视塔的高度,电视的制作、播出过程等。这次参观让学生们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激发了学习文化知识及科学知识的热情。回来后这几天里,他们在其他班级同学面前自豪得津津乐道了好多天呢。

30多年前春游中的那些糗事、轶事、开心事,我仍历历在目,相信学生们也会永远铭记在心。至于收获嘛,应该不亚于现在风靡全球的研学——研学旅行吧!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8264

(11)
华章秋韵的头像华章秋韵
上一篇 2024年4月13日 下午4:20
下一篇 2024年4月14日 上午4:09

相关推荐

  • 走起,去千年古镇游埠吃早茶

    距市区以西二十公里的游埠镇,虽然去了好多回,可这次去,却只是心血来潮想吃个早茶,也算是奢侈了一把。搬来新小区很大的好处是交通便捷,家对面就是客运中心。早晨六点坐上了去游埠的城乡公交。第一次在支付宝上用上了“云交通卡”。车子一路停靠了数不清的站点,不到七点到了游埠老街站。 老街和外界有一条千年古河道相隔,河面上架着五座古桥,分别是永济桥、永福桥、永安桥、太平桥…

    2023年8月23日
    1.8K310
  • 万里寻白夜:去北冰洋看不落的太阳

    – 万里奔波寻白夜 黃梅麟 在欧洲北端,挪威马格尔岛北角,北冰洋边,我们以地球模型作背景留影 时间是2015年7月20日盛夏的午夜十二时,天空是亮的,风是寒冷的 小时候听大人说,世界上有个地方,在那里大阳是不落山的,我听了感到很奇怪,并且想那就可以一直玩耍不必睡觉,多好啊。後来在学校里知道了在南丶北极地,夏天有一段时间太阳是不落山的,冬天有一段时…

    2022年8月10日
    1.7K280
  • 黄土高坡有奇景,沟壑纵横现丹霞

    人类对于大自然,费尽心力与物力去探索去开发。但究竟认识了多少,实在是个未知数。自然之力无穷,总是不经意间布施给人一点惊喜,也会随时降下灭顶之灾教训人类的莽撞和无知。 在陕北,不仅仅只有直立的黄土和纵横的沟壑。亿万年前,某次地质运动活跃期,陕北曾发生剧烈的地震,随着隆隆的天崩地裂,陕北西部边缘地带出现许多巨大的裂缝。这些裂隙早于人类就存在于地球的表面了。 地质…

    2023年10月9日
    1.6K140
  • 该下凡了

    图文 似水若烟 春赏花,秋赏叶,而在南方的秋天,叶子是一如既往的绿,倒是花让分不清是春是还是秋,依然是一树深浅红。小城里也没有更多的秋色可赏,只要有一处花开啦,便足以倾城——全城的人都会去赏呀。   而深秋时节,开得最动人的便是异木棉与洋紫荆了。今年洋紫荆好似成了隐士,随处可见的倒是一排排的美人树,若在阳光下,那真真是艳若桃李,光彩照人。那些短视频…

    2022年11月8日
    7.2K70
  • 行走温州之走街串巷

    那天上午去了江心屿,下午就想去温州市区随意逛逛。寒寒网上查看了一下,觉得可以去解放街走走,那里是老温州的象征。从驻地(在府前街)过去不很远,步行十多分钟后,望见了谯楼,上悬“东瓯名镇”四个醒目大字的横匾。我们穿过城门往北而行,就到了解放街。 几乎每座城市都有解放街,而温州的解放街是温州古城中最长、也最古老的主街,南起古城瑞安门(俗称大南门),北至望江门(今朔…

    2022年6月2日
    1.1K1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4月14日 上午4:54

    我们的中小学年代,好像没有春游,秋游过。中学年代是个特殊的时代,所谓的大串连,也走过不少地方,可能不宜提起了吧,有的历史,似乎要尘封的。然而,历史就是历史,曾经的确发生过。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4年4月14日 上午10:29

      @阳光笙箫支剑笙那时,我们每年带着学生快乐春游,师生同乐。现在学校组织研学活动,当老师的肯定没有我们那时快乐。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4年4月14日 上午5:04

    深情回望,那年那月带学生春游,生动抒写,情景交融,直入人心。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4日 上午8:55

    优美的文字,温暖而美好的春游记忆!欣赏!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4年4月14日 上午10:33

      @鸣虫那时的春游,家长无要求,老师顾虑少,师生同乐,记忆美好。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4年4月14日 上午9:38

    好快乐的春游呀,那时的傻事、糗事,到现在都是回味无穷的乐事。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4月14日 上午9:49

    儿时的春游,是非常刻骨铭心的,因为一年到头就一回。头一天就激动得睡不着了。那时春游是穷游,自带干粮,自带铺盖,睡大教室打地铺,却开心的不得了,因为远离父母,不用读书,太放松了!

  • 祁俊清的头像
    祁俊清 2024年4月14日 上午10:21

    我们小时候的春游,就是老师带领我们去附近的山林里埋锅造饭,打平伙,游玩。早出晚归,只一天时间。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4年4月14日 上午10:43

      @祁俊清是啊,我们组织野炊,食材都由学生自带,家里有什么带什么,柴火都是捡来的,时新蔬菜,像大蒜、春笋等还是公然偷来的,传统说法:吃了健康。[偷笑][嘿嘿]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4月14日 上午10:31

    那时孩子多,不像现在这么娇贵。俺们那时写大字报很多。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4年4月14日 上午10:53

      @川明是啊,那时的孩子是放养,如今的孩子是精养。不说别的,就说现在每个孩子每天带水上学,每个班级还供水。假如外出没有水,后果会怎样?假如外出供水,数百学生穿梭似的上厕所,后果又会怎样?[偷笑][咧嘴笑]

  • 雪花漫舞的头像
    雪花漫舞 2024年4月14日 下午2:20

    儿时的春游,非常刻骨铭心的。说到旅游拉肚子,不仅有孩子,还有成年人。我记得那年到汉国旅游,有位年轻女士吃了汉国泡菜,就拉肚子。旅游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她别不住了,求司机停车。司机没办法只得停车,女同志下车围成圏,让她在花丛中解决难题。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4年4月14日 下午8:31

      @雪花漫舞是啊,这样的糗事永远忘不了。但那男生还是幸运的,同学都不知道。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4月14日 下午8:18

    把学生带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春游, 学生乐坏了, 现在学校老师根本不敢带学生走那么远, 也就是到户外活动活动!

  • 邯郸常跃进的头像
    邯郸常跃进 2024年4月15日 上午12:17

    带同学们春游,那真是难忘的记忆,快乐的时光。写的真好,为您点赞!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