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三三二)

2024041104413035

今年第三、四期《开卷》杂志,是纪念《开卷》创始人之一蔡玉洗先生的。两期杂志收录了师友的纪念文章以及蔡先生的一些谈话、序言文字。蔡先生去年年末辞世,享年七十四岁。蔡先生生前曾主理过江苏文艺出版社和译林出版社,当年这两家出版社声名鹊起的时候,多与蔡先生相关。后来蔡先生主政南京凤凰台大酒店,主打文化招牌,于酒店顶层办起了著名的书吧开有益斋,《开卷》杂志亦应运而生,到现在亦有二十多年了。

《开卷》杂志的创办与坚持,有社会意义。它团结了国内较多的文化人士,为书香社会的营建鼓与呼,在推进全民阅读事业上功不可没;它为民间读书活动的组织和开展拓开了思路与模式,二十多届的民间读书年会在不同城市举办,促进了各地阅读与文化交流,提升了城市形象;它组织开卷文丛的出版,稳固了“开卷”文化的影响力,延伸了《开卷》杂志的文化深度。蔡先生能力超群,视野开阔,有平台则积极作为,无平台则顺势而为,不与人事相纠缠,只与事业较高低,实在是读书人的典范了。阅读《开卷》两期杂志中的纪念文字,对《开卷》杂志的韧性坚持精神,更为钦佩,同时亦应感谢宁文老兄数十年来的辛苦劳作和赠阅,真是让人感激之至。

马治权新著长篇小说《鹜岛》三月份利用两周时间读竟,厚厚一大册,四十余万字,读起来竟然不觉吃力。要找一个错别字,要找一个不通顺的句子,都很难。四月上旬,在马先生的工作室,利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开了一个小型的品读会,见到了刘炜评、周燕芬、赵倚平、马建飞、杨华玲诸位师友,对马先生的小说作进一步评读,以马先生的意思,主要是批评,提修改意见。中午用餐,还是在上次吃饭的陕北餐馆。又吃了羊肉面。就是不能喝酒,多少就少了些热闹的气氛,但亦好,却能多说一些清醒的、知己的体贴话。马先生这部长篇,创作用了好些年,非电脑写作,定稿、修改、再改,腾挪多地,费时三年,都是用钢笔一字一字写成,这是一般常人所不具备的素养,亦为人所钦佩。好事都是难事,名人都是苦人,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记得是年前,到万邦古旧书店还买过四册有关张爱玲的书籍,把其中的一本陈子善选编的《私语张爱玲》带至单位阅读。写这篇文章时书不在手头,只好翻翻魏南坡微信查找,其他三本是《作别张爱玲》、《永远的张爱玲》、《传奇文学与流言人生》。好些好些年前,姑且还能算是年轻罢,赶时潮,有一阵子颇为喜欢张爱玲,但不一定是在喜欢她的作品,舍本求末,觉得她什么都好,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是有些意思的。时过境迁,再买这些书,真不知还想干些什么。也许是重温一份念想罢。她是孤独中死去的。这周带至单位的,是一本《陶渊明诗文鉴赏辞典》,年纪大了,却亲近了这类书。

春三月,与青女士去过一回昆明池。二期修好了,但却有时开放有时不开放。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就是沿着湖畔修了一条路,人只能在步道上走。那天也不开放,所以几乎没有游人到这边来。门口遇见一位男士,附近居民,说经常走二期。有保安装模作样地说不开放,但不理他径直往进走他又不管,就进来了。但走二期湖堤路确实是太长了,要十三公里,且一旦走进去,就没有回头路。还是坚持着走了下来。三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亦并不觉得生分和累。走至中途,上了一高台,整个昆明池尽收眼底。再往东看,则是斗门水库南池工地,渣土车正在施工,远观则小如三轮车大小。这是要把汉水引进来的水库,供给日常用水的,昆明池的用途则是改善生态环境的。它的面积比昆明池小得多,但深度却是它的三倍左右,体量是很大的。约是在三个小时以后,才走出池地。

收《向度》刊物两期。刊物创刊,忽然间就十年了,酸枣策划着做一期纪念专刊,多少事,可拾取,让人感喟。觉得可以写就一篇征文文字了。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同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8123

(2)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4年4月11日 上午11:58
下一篇 2024年4月11日 下午1:0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4年4月11日 下午3:57

    风轻云淡的语言,趣谈文人雅事!欣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