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的菜园

 

IMG_20180618_063640

 

小时因为条件有限,母亲几乎从不上外买菜,家里吃菜就要靠老屋前后的园子。

老屋前的园子大约有一亩,后面有五分左右。每到开春以后,母亲就找来生产队的犁杖,求人把园子里的地翻一遍。然后过了五月份,就在村子里找些菜苗,有的是别人给的,有的是花钱买的,当然那时的菜苗很便宜。

我们在放学后,就在母亲的指挥下栽下菜苗,其中主要是黄瓜、豆角、土豆、茄子、柿子、南瓜、梢瓜等,这是主要的蔬菜,然后母亲在地头再种些菇娘、甜杆、小菜,这是专门给我们吃的。然后每天定时浇水,松土,待黄瓜和豆角长的够高时,母亲就开始用高梁杆搭架,供枝蔓攀爬。

记得放学后,吃过晚饭,母亲就叫我开始压水,水顺着抠好的水沟流进菜园的龚沟里,灌溉这些正在生长的蔬菜。那时总觉得水流的好慢,压了半天,水也没有完全淌到菜地里。我一边压水,一边唱歌,压水的声音和歌声混在一起,不一会就被夜色吞没。

当然,我不是干活的主力,随母亲干活的主力是两个姐姐。我只是配角,但是我愿意干。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到园子里看看,菜长的有多高了,苗是否又壮了,是否开花结果了。每天都有盼头,盼着能吃到自己种的菜。

园子的菜在七月末左右才下来。我最惬意的时光就是在园子里吃自己喜欢吃的菇娘、柿子、甜杆,还有黄瓜、梢瓜等。有些大菜是不能动的,只有母亲同意了才能吃,因为那是准备待客用的。

我最悲伤的时候就是到了秋天,菜园罢园了。园子里只剩下光秃秃的秸杆,一场秋霜过后,园子里再没有了生机,只能等到来年春天才能恢复。这时母亲会把没有吃过完的蔬菜晒起来,然后做咸菜,把地豆和白菜放进地窖里面,做为冬储菜。

菜园也如原野的小草一样,一岁一枯荣。但是菜园是童年的回忆,也是岁月的珍珠。现在吃菜方便了,有的农户已经把菜园变了猪舍,鸡舍,搞起了养殖业。

但是无论现在的菜怎么好吃,也吃不出我小时在菜园那种味道。因为那种味道,不仅是菜的味道,还有饱含着浓浓的亲情、乡情。而这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成了奢望,我只能在回忆中去品味当年的味道了。

sdr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801

(3)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2:19
下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3:32

相关推荐

  • 义工吴兰为长期卧床的大姐洗澡

    这次吴兰去帮她洗澡,为她开导,既没有算义工联的公益活动,又没有一分钱报酬,吴兰做的其实是不折不扣的义工,但义工联组织没有统计,这种不图名不图利的行善,才是真正的公益。

    2022年5月24日
    15900
  • 心底深处的那抹微光

    模糊的身影渐行渐远,往事的思念日渐深沉,如山的父爱曾有忽视,心灵的呼唤在岁月深处。

    2022年6月14日
    278140
  • 父亲的老宅

           一九九二年腊月二十六日,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如果父亲健在,正好一百零五岁!      父亲一生平凡,是社会底层最普通的一个老百姓,然而,在我的心中,在我们兄妹的心中,他是最高尚的,最伟岸的。他伟岸的如一座山峰,令我们以及他周围的人景仰与敬重!   我的老家在现在宁江区的团结街,我小的时候,那个地方叫西三家子,名字的来由大概是这样吧,方圆几十公里…

    2天前
    84740
  • 同窗情怀

    贵州省沿河中学1975届同学会会歌

    4天前
    1.4K201
  • 诗歌:月光下的希望

    诗歌:月光下的希望 心中无月 不可为诗 但有的人 只喜欢弯月 像只船 尤其是初生的月 细细的 如弯弯的眉毛 用温馨  暖着她的心坎 而我却喜欢圆月 光芒四射 圆圆满满  即便月不圆时 也无妨 静待它再生再长 抱着希望在等待中企盼……

    5天前
    27016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8日 下午5:52

    老屋的菜园,绿色环保,堪比山珍。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8日 下午10:06

    最喜欢自己种些菜,养点花,有一个自己的小院子。每天看着这些植物长大,开花结果,这是一种享受。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6月23日 下午8:14

      @蓓蕾含香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菜养花、自给自足、与世无争、远离喧嚣。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