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的菜园

 

IMG_20180618_063640

 

小时因为条件有限,母亲几乎从不上外买菜,家里吃菜就要靠老屋前后的园子。

老屋前的园子大约有一亩,后面有五分左右。每到开春以后,母亲就找来生产队的犁杖,求人把园子里的地翻一遍。然后过了五月份,就在村子里找些菜苗,有的是别人给的,有的是花钱买的,当然那时的菜苗很便宜。

我们在放学后,就在母亲的指挥下栽下菜苗,其中主要是黄瓜、豆角、土豆、茄子、柿子、南瓜、梢瓜等,这是主要的蔬菜,然后母亲在地头再种些菇娘、甜杆、小菜,这是专门给我们吃的。然后每天定时浇水,松土,待黄瓜和豆角长的够高时,母亲就开始用高梁杆搭架,供枝蔓攀爬。

记得放学后,吃过晚饭,母亲就叫我开始压水,水顺着抠好的水沟流进菜园的龚沟里,灌溉这些正在生长的蔬菜。那时总觉得水流的好慢,压了半天,水也没有完全淌到菜地里。我一边压水,一边唱歌,压水的声音和歌声混在一起,不一会就被夜色吞没。

当然,我不是干活的主力,随母亲干活的主力是两个姐姐。我只是配角,但是我愿意干。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到园子里看看,菜长的有多高了,苗是否又壮了,是否开花结果了。每天都有盼头,盼着能吃到自己种的菜。

园子的菜在七月末左右才下来。我最惬意的时光就是在园子里吃自己喜欢吃的菇娘、柿子、甜杆,还有黄瓜、梢瓜等。有些大菜是不能动的,只有母亲同意了才能吃,因为那是准备待客用的。

我最悲伤的时候就是到了秋天,菜园罢园了。园子里只剩下光秃秃的秸杆,一场秋霜过后,园子里再没有了生机,只能等到来年春天才能恢复。这时母亲会把没有吃过完的蔬菜晒起来,然后做咸菜,把地豆和白菜放进地窖里面,做为冬储菜。

菜园也如原野的小草一样,一岁一枯荣。但是菜园是童年的回忆,也是岁月的珍珠。现在吃菜方便了,有的农户已经把菜园变了猪舍,鸡舍,搞起了养殖业。

但是无论现在的菜怎么好吃,也吃不出我小时在菜园那种味道。因为那种味道,不仅是菜的味道,还有饱含着浓浓的亲情、乡情。而这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成了奢望,我只能在回忆中去品味当年的味道了。

sdr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801

(3)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2:19
下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3:32

相关推荐

  • 零星雨 :那天绿叶望着我 (外一首)

    零星雨 :那天绿叶望着我 (外一首) 那天绿叶望着我  很真心地对我说 你们人太复杂了  想事情太多  不好…… 我不屑地回它  你太简单了  也很笨 所以连花儿都不会开一朵…… 绿叶觉得我不可理喻  和阳光春风说话去了 数天以后  花都落了  叶还很青                  2022-06-25 写于河南新乡 笑与不笑 有人问我  你从哪里来 …

    2022年6月25日
    414120
  • 父亲的风骨

      父亲的一生,光明磊落,铁骨铮铮。 在刘家馆子第一中学、中心校工作时,父亲就以性格倔强、坚持原则就闻名于世。父亲不会阿谀奉承,更不会见风使舵,所以始终不得有些领导的待见,在仕途上屡屡受挫,但父亲并不在意。他总是说,人活得坦荡才好。 父亲在学校任教期间和退休以后,从不畏惧强权,喜欢打抱不平,经常为同事和百姓争取合法权益。在勿兰小学当校长时,父亲顶撞…

    2022年6月19日
    3.8K40
  • 青春记忆:两瓶“二锅头”的故事

    大学毕业二十多年了,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有些往事竟然还是那么清晰,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那是夏日周末的一个晚上,同宿舍的哥几个上完晚自习后,因为一些事情,心情多有不爽,也是闲来没啥事。阿群提议,出去买点酒喝点。大家一拍即合,分头行头。买酒的买酒,弄菜的弄菜。 但当时天色已晚,宿舍大门已经关闭。按照学校当时的宿舍管理规定,在熄灯之后是不允许外出的。但这难不倒…

    2022年7月30日
    52160
  • 芳草赏俊叶

    芳草和俊叶,是两个人的微信名字,全称是豫莲芳草和树中俊叶,一个在河南许昌,一个在福建龙岩。她们都是新浪博客网友。起先在香港著名作家东瑞组织的博友沙龙“文字舞会”里相识,是舞友,后来互加微信成了微友,再后来加入阿明同志组织的“文字之友联谊群”又是群友了。没有退休之前 ,她们都是从事教育工作的,有共同的话题可聊,所以自然就成了现实中朋友。 树的叶子很多,但从许多…

    2022年5月17日
    1.5K291
  • 青草的味道

    百度“青草”,是一群绿色草本植物,是牛、羊、猪等食草动物一年四季最常用的食物。“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应该说的就是这种青草吧。 若是在夏秋季回农村老家,行走在乡间小道,会不经意嗅到一股淡淡的草香,那味道沁入我的鼻息,那是久违的味道,那是多么亲切的味道,那是惊醒我心魄的味道,那味道随即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读小学和中学阶段,每年从青草生长…

    2022年6月13日
    3.9K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8日 下午5:52

    老屋的菜园,绿色环保,堪比山珍。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8日 下午10:06

    最喜欢自己种些菜,养点花,有一个自己的小院子。每天看着这些植物长大,开花结果,这是一种享受。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6月23日 下午8:14

      @蓓蕾含香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菜养花、自给自足、与世无争、远离喧嚣。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