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羡猫咪不羡仙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2022060800412734

 

2022年4月22日这一日有什么特别吗?别人我不知道,但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有些值得记录的。首先,我很喜欢2这个数字,更深一点说我这个人确实很二,那么多二加起来,我便可以沾沾自喜地解释为“大智若愚”般的睿智。后来“二”又有谐音“爱”的意思,总而言之,这个是又有爱又有深度的日子。

 

这一天早晨,我妈锻炼后早市回来,发现门口不远处有一对站都站不稳的流浪小,细长的腿,黑灰相间的皮毛,属于我们以前跑丢的一只叫“丢丢”猫一类,大概还没满月,皮包骨头般,只剩下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水盈盈的望着你。

 

我妈自然而然地认为,这是缘分。这么巧,它们在我们家附近出现;这么巧,与以前的丢丢那么像。又这么小,不收养,肯定活不成。她老人家一番忙活,给它们洗澡消毒,安排牛奶与笼子,给它们保暖。一开始还不怎么会自己吃,纤细的腿站着都有点颤抖,总怕它一个踉跄就会倒地不起。

 

第二天,喝起牛奶来已经很顺畅。一开始没有准备便盆,它们会在笼子里最边的地方方便,很是懂得卫生与讲究。我妈很高兴,缘分这东西,就是这么奇妙,让你觉得有缘的,你只会注意它的优点;那些不对眼的,你只会挑出它的毛病。

 

我起床的时候,她神秘兮兮地说:“今天家里来了两个小客人”

我的第一反应是:“又捡了两只小猫?”

瞧,这母女俩朝夕相处,不必说明,但懂得这话里之意。

 

然后,她老人家便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两只小猫的可爱可取之处。而且是逢人便说,首先是在微信里告诉在外谋生与求学的大小两个小子;然后是只要家里来了客人,便又把过程绘声绘色的又说一遍,重复多少遍,都能说得声情并茂,并且情绪激昂且饱满。

 

一开始一下子养两只小猫,怕有些麻烦,稍稍表达一下意见,她立即在面前筑起一面盾,备好短枪与长矛,若有谁露出想要抱走一只的矛头,便准备立马掐住。你不能发表一下对小猫的意见,你刚想开个头说小猫,她立马保持该有的警惕性,戒备森严,严阵以待地看着你,吓得你想说啥都差点忘记,反正要在心里掂量,是好话呢就照实说,不是中听的呢那就少说为妙。所有见过的亲戚朋友也都只捡我妈想听的说,谁也不愿意拂逆她老人家的拳拳爱猫之心。

 

一开始,白天在楼下玩耍,晚上又放到露台睡觉,以往爬一下楼梯就说脚酸,现在根本不嫌累。后来,就干脆放在露台了,一有空便到露台看它们,然后与之交流顺畅,不知道的,以为上面开了个幼儿园。

我妈说话,小猫喵喵,

“肚子饿了吧?”

“喵喵喵”

“别追着我,都挪不开腿了,哎哎,踩到了你就没命了”

“喵喵喵喵……”

“这是猪肝熬菜叶,助通便的,猪肝啊是你们猫类的灵药”

“……”这下没声了,两只小猫吃得欢。

“别抢啊,都有,都有,你这只太调皮了,霸占着地盘;你这只太老实了,就要受人欺负……”

吃过后,小猫颠颠的去便盆,因为吃得太饱,爬不进去,最后是滚进去的,把我妈她老人家逗得哈哈大笑。

一问一答,我妈自说自说,小猫自言自语,一人两猫,自得其乐。

 

过了二十天,小猫已经“判若两猫”,吃过饭后每天跳上窜下,东奔西跑,爬高钻低,东躲丁藏,甚是调皮活泼。平时一只静静地躺在椅子上,另一只便会趴在其身上,动时相互骚扰,静时一刻也不愿分开。偷偷拍了照片,有朋友说,乍看以为是连体猫。一开始我妈说是一雌一雄;后来又说两只都是男的,我估计过段时间又会说两只都是母的。但不管如何,它们玩耍时不分彼此,静下来时又腻在一起,谁也不忍心把它们分开了。

2022060800415668

我妈问我,给它们起个什么名字?我略略思考一下,说,一只叫“圆圆”一只叫“乳乳”只因那会它们太瘦小了,我希望它们都肥肥胖胖起来。可猫毕竟是猫,它们如何分清自己的名字呢?所以我妈统一叫它们“圆圆”。

 

一开始只要听见有人上露台,它们便使劲地朝你喵喵地叫,意思自然很明白,就如婴儿啼哭一样,肚子饿了。后来发现,除了我妈会喂养它,我们都无动于衷,以后眯眼睡觉时看到我妈上来,立马生龙活虎来个响亮的二重奏,此起彼伏,婉转迂回,拉长高音,配合默契。要多响亮有多响亮,要多高昂有多高昂。见到人,便抱手抱脚,一刻不放松。这露台立马便热闹起来,都说三个女人热闹如一菜市场,我看一人两猫有过之无不及也。若是看到我,它们拿眼瞅一下,顶多喵喵几声,跑前跑后献几个殷勤,然后你不投食,我也就不问路了。各就各位坐下,相安无事,相看两不厌。

 

每天最闹腾的时刻,是我们各自饭后,在露台纳凉时,它们负责奔跑消耗,我们负责拍照记录。我妈为鱼儿在鱼池上盖了层层防晒网,防晒网弹性柔软,它们在上面蹦跶,累了就猫在上面睡觉;另一层有些坡度,它们就当滑梯玩。爬上,滑下,乐此不疲。

 

我笑说:“你这弄得满头大汗的遮阳设施,没几天就会被它们给弄破了。”

我妈双眼一瞪,说:“破了就再弄,它们开心就好。”

得,我还是少说多看为妙。

 

整日里它们扑蝴蝶,抓蟑螂,揪尾巴,舔脸蛋,叠着睡。一只想消停会,坐在地上休憩,小尾巴一动一翘,另一只便会在它身后,抓住尾巴玩,那个认真劲,别提有多开心。待到玩累了,想要躺一会,另一只便会百般阻挠,或趴在其身上,或咬其项背,俩猫或摔跤,或翻滚,要好得不得了。待到彼此都累了,一只趴着,另一只把头搁在其背上,脸挨着脸,身子叠着身子,呼呼大睡。它们就这样相亲相杀,相依相偎,腻腻歪歪,大秀恩爱,让人无端想起元代江南大才子赵孟頫的妻子管道升写的那首诗: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真是让人只羡猫咪不羡仙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758

(5)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上午8:24
下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上午8:54

相关推荐

  • 再拍荷包牡丹

    再拍荷包牡丹   还是大前天从市医院前面经过,看到市医院外墙绿化带里开满了荷包牡丹,才忽的想起五月正是荷包牡丹盛开的季节。   荷包牡丹的花朵玲珑,形似荷包,色彩也很绚丽,十分的好看。 荷包牡丹的由来也很有趣,据说,古时候有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叫玉女,天生聪慧,且绣花织布技艺精湛,尤其绣在荷包上的各种花卉图案,竟常招惹蜂蝶落之上面,可见功夫之…

    2022年5月19日
    37640
  • 睡莲,你静悄悄的开

    漂亮

    2022年6月16日
    13340
  • 走访香港寻常巷陌人家

    东瑞     以前有一位女文友知道我在家常负责洗碗,非常惊讶。我说,这有什么奇怪,我们没请女佣,什么家务事还不是两公婆分头来做。后来才知道,她二婚,嫁给了一个四肢不勤的大男人,难怪她会这么说了。 男人做点劳力活,如买菜、吸尘、拖地板、晒衣服之类也很正常。我们是锻炼过来人,能吃点苦。大学读书年代下乡,插秧、挑土、割稻、打谷、踩水等…

  • 献给你,尊敬的自考生

    今天把李天道老师二十多年前留给我做纪念的这首诗歌在我的博客上贴出来,为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到这首诗,也希望天道老师能够看到它,从而取得联系,我们再续前缘。                  献给你,尊敬的自考生 李天道 夜幕降临,霓虹灯在闪耀, 有的人在酒店享受,有的人在歌舞厅逍遥; 可是你,刚刚放下提包—— 又背起了书包! 看得出,你脸上还挂着疲劳, 猜…

    5天前
    373231
  • 我家乡的特色小吃——冷蒸

    家乡特色小吃

    2022年5月16日
    61512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8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8日 上午8:47

    第一只猫咪很厉害,[瞪眼][瞪眼][瞪眼]

    • 似水若烟
      似水若烟 2022年6月8日 上午11:21

      @风雨拍了近镜头,它应该是看到小蜜蜂之类的[咧嘴笑]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8日 上午8:49

    第二张图片,很温馨,温暖[可爱][可爱][可爱]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6月8日 上午9:04

    很可爱的小小猫星人。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6月8日 上午9:16

    把两只小猫描述得如此生动有趣,我也跟着爱了。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8日 下午5:04

    两个可爱的小家伙,真是有福啦!老妈妈是把它们当孩子养起来了,善人啊!小家伙或动或静,打斗调皮,老师写得活灵活现,仿佛就在眼前,恨不能上去抱抱它们。

  • 会飞的鱼儿
    会飞的鱼儿 2022年6月8日 下午11:52

    若烟描绘得活灵活现,羡慕这对猫咪!老人家最擅长的就是“照顾”,真是无微不至。这也是老人的寄托,只要老人开心就好了。。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9日 下午1:28

    若烟之文笔,让我好羡慕,让我看了好几遍:爱有几何 情有几多 留连忘返 美哉卯酉河!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6月12日 下午9:48

    小猫咪们活泼又可爱[赞][赞][赞]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13日 下午6:10

    若烟 读过你 还想读 又来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