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少年伙伴曾凡金

5e1bcd44gw1dh332l7damj

那是一个热火朝天的时代。土墙上刷着白石灰水的标语,地头飘着红旗;生产队里的男女一齐上阵,村子里除了下不了田的老头老太太,基本没有了闲人。

在铁矿厂急须赶工的日子里,学校组织学生去背铁矿石。这时,便可以看到一个小男子汉正背着半竹背篓的铁矿石,走向第一号炼铁炉。炉火映得他的脸红彤彤的,小锅铲形的头发里,正沁出豆粒大的汗珠。一双大脚“蹬!蹬!”地爬上石级,小手紧紧地抓着背篓系,第一个登上倒矿石的平台,倒掉了背篓里矿石。

他就是曾凡金,那时,他才十一岁,读小学四年级。

大办钢铁那阵子,我们学校从小学三年级起,有时就会被临时抽调去就给铁厂背矿,曾凡金是班上的劳动委员,也是全校的劳动积极分子,他是个处处都带头的人,所以,我对他的印象特别的深。

秋收时节,学校又会组织我们去帮生产队扯黄豆,那也是个力气活。收工时,只有他的手磨的打泡、破皮,右手都有些血肉模糊了。别人都戴了父母给的自己缝制的手套,只有他是裸着手扯的。老师常表扬他,夸他人小志气大,什么困难都不怕。他只是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红着脸,打个抿笑。当学校开表彰会,给他颁发奖状和奖品时,我就特别的崇拜他。

曾凡金是一位能干的孩子,也是一位有孝心的儿子。他的父亲腿子有风湿的毛病,走路有点不方便,母亲心脏不好,累不得,他的哥哥曾凡新那时在部队服役,家里只有他行动利索,算得上是个硬劳动力了,所以,他小学没毕业,就退学了。一是要帮着料理家务,一是要到田里去挣工分,以便帮大人减轻负担。同队的社员见着他,总称赞他勤快,干活踏实,对人心眼好。

我进入初中以后,听说他学手艺去了,学的是篾匠活。因为聪明,学了半年,师傅就打发他走了。因为师傅再也没有什么绝招可保留的,该教的都教了,自己还要留条生路,就让曾凡金提前出师了。那时,师徒之间,没有什么协议,学徒比师傅的手艺还好,师傅自然不高兴,“你走吧!”就给打发出门了。

于是,人们开始议论曾凡金的手艺学得如何了得,我是听生产队里的人议论他好悟性,才知道他提前出师的,起初,我还有点不信,放假回家,我真的亲眼看见他给人家织过米筛、簸箕、背篓,尤其是那女人放针线的鞋笸子,那工艺水平确实不像出自一个十四五岁的娃子之手,就像一个老师傅做出来的工艺品。

因为曾凡金的聪明,很多做父母的常拿他作教材来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次,我在厨房做饭,把苞谷面放开水里,用筷子搅动时,没把火退小点,结果锅巴烧胡了,父亲回来狠狠地把我吵了一顿,他说:“你呀!什么时侯能学得聪明一点!合得到半个曾凡金也好啊!”当时,我并不感到委屈,因为我的确不及曾凡金的聪明、能干。

我和曾凡金的友情,是在劳动中建立的。孩提时代的事记得不太真切,而少年时代的交往,更使人难以忘怀。

大概是一九六三年,学校放了几天“农忙假”,我回到家的第二天,就到队里劳动,帮大人挣工分,于是,有机会和曾凡金一起在田里做活了。

这个时候,正是收获洋芋的季节。人们把洋芋从地里刨出来,先捡进竹篓里,再倒进背篓背回保管室过秤,按斤两记工分。

我与曾凡金在一块田里刨洋芋,他的手脚很麻利,一边刨,一边捡,不时还回过头,帮我扒拉几锄头,又捡几窝洋芋扔进我的竹篓里,以便我们两人前后一致,同时完工或休息。每到要秤洋芋时,他背回的洋芋数量总会超过我一大截,而我背回的洋芋斤数也不比别人少多少,正好抵得上一个大人的劳动额(一个整劳动力的工额)。

初中没有读完,我也下学了,因为供我读书的大哥在另一个区的供销社工作,因为大嫂家姊妹多,供不了太多的学生上学,我只好去减轻大哥的负担,退学了。为了谋生,也由人介绍我去学手艺。这时的曾凡金,不仅是远近闻名的篾匠师傅,还是大队的一个民兵干部了!

一九六五年夏天,我从外地回来,手艺没学到手,把脾气学坏了,师傅的刻薄让我难以忍受,我回到家,垂头丧气的,我辜负了父母的期望。我要去找我儿时的朋友倒倒苦水,我母亲知道我的心思,以很低沉的语调对我说:“修高,别去找了,你的同学曾凡金已经死了。”我当时犹如五雷轰顶,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后来,我打听到,他是在一次防敌特破坏的夜间训练中死的,死在一个哨位的青石板上,死时,七孔出血,人们说他是得了一种不知名的急症死的,死时,他还没满十八岁。

一个英俊的少年民兵,一个聪明的小手艺师傅,一个勤奋的农家子,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走在一次民兵防特的活动中,走得很无辜,也走得很蹊翘,定性为突发疾病,医治无效而死。(后来我听说,那是因为他太困了,在青石板上睡着了,因过度受凉造成了心血管破裂。)

曾凡金是一个很受村里的人喜欢的人,他的手艺在这一方首屈一指,他的为人被人们称道。据说为他说媒的婆子往他家跑的,也有三四个,都被他回绝了。他的回复是,还没满十八岁,二十岁以后再说,婉言拒绝了那些前来说亲的人。然而,还没等到满十八岁,他却为公而殤。

我,一个笨人,读书,混不到初中毕业,学手艺没有天赋,半道开溜,找朋友说话,朋友没了,我在一片茫然中,于这年的八月,毅然决然地穿上了军装,去了南疆。

(说明:图片来自网络,并非主人公画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675

(6)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5:28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6:57

相关推荐

  • 红色社员报

      在小时,我没有机会阅读《人民日报》、《吉林日报》、《红旗》杂志等党报党刊,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吉林农村,任何一个生产队,都会有一份《红色社员报》。母亲当时是妇女队长,经常能拿回这份报纸,而我也每次都爱不释手,认真阅读。那里面的诗歌、小说、插图,还有评书连载,最早种下了我喜欢文学的种子。 《红色社员报》是《吉林日报》的农村版,但独立办报,在吉林农…

    2022年6月24日
    1.6K30
  • 静好度岁月

           夏日里,沉淀着一颗心,去翻阅着岁月的静好。        阳光明媚,和煦的风正暖,过着宁静的日子,体会人间清欢。        原谅那些曾经的争执,放弃那些曾经的烦恼,        寻一处僻静的地方,树荫荫花簇簇,聆听鸟儿的啾鸣,        踏溪水,赏繁花,嗅草香,徜徉其间,        你会发现,自在沁心,风儿也静了,心也静了。   …

    2022年6月18日
    2.9K150
  • 博客伴我陶然行(四)

    博客伴我陶然行 (四)赋彩课堂——导入: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元代文学家乔吉认为:一篇好文章的结构应是凤头、猪肚、豹尾,即开头要美丽,主体要丰腴,结尾要有力。愚以为,一篇好文章的结构如此,一堂好课的结构也应如此。导入就是整个课堂教学的“凤头”,对课堂教学的顺利进行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一堂课成功与否的关键。 能否在一开始上课便将学生课…

    2022年7月15日
    1.1K221
  • 黎燕散文:梨花朵朵

                    梨花朵朵 黎燕   因与钢铁结缘,我是1973年9月起开始在鞍山生活的,至今有40多个年头了。无论我是否认同,我的生命之根扎在这里很深了,它已成了我的第二个故乡。鞍山拥有国内最丰富的矿产资源,拥有千朵莲花、叠嶂涌翠的千山,尤其是余脉延伸到市区,形成“十里青山半入城”的特色生态。对于当下到处都是繁华喧嚣世态,堪为上苍给…

    2022年5月15日
    635160
  • 待莲开

    十余年前街头流行过一回钱锺书热,钱氏还为他的著作权打过一回官司,就在这当儿我看到了施蜇存先生的一篇文章《钱锺书打官司》,精短,很逻辑,很智慧,很扎实,行文风格让人喜欢,于是就找寻他的集子,其实他是五四时期走出来的老人手,鲁迅先生也曾骂过他“洋场恶少”的,只是自己没有关注他罢了。 先是买回一本浙江文艺的《施蜇存散文》,后来就还有辽宁教育“书趣文丛”中的《沙上的…

    2022年7月25日
    943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0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6月7日 下午6:36

    一个英俊少年早早地夭亡,令人叹惜!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6月12日 下午8:16

      @难诉相思谢谢访读与留评,我的少年伙伴,我永远记得住他。
      祝博友夏日福安。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7日 下午7:21

    天妒英才,可惜了这个聪明的孩子!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6月12日 下午8:14

      @蓓蕾含香真的让人感到可惜,一个天资聪颖的人,竟十八岁未满,就因公而殁。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8日 下午4:18

    作品直奔主题,直抒胸臆,笔墨生动,引人入胜。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6月12日 下午8:10

      @悠扬琴声68谢谢访读与雅赞,因为是真实生活的记载,所以不苍白。
      顺祝朋友夏日福安。

  • 飞花如雪
    飞花如雪 2022年8月26日 上午9:59

    一个英俊的少年民兵,一个聪明的小手艺师傅,一个勤奋的农家子,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
    ——读来实在令人痛惜,一个多好的孩子,若成年一定会有更大作为的,就这样殒命了,太可惜了!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8月26日 下午12:09

      @飞花如雪谢谢如花老师的访读,老天妒才,真的可惜,我只能写点文字,以表祭奠。

  • 雷泽风
    雷泽风 2022年10月10日 下午3:07

    我是带着极大的兴趣读完周老师这篇文章的,因为我们都是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经历感同身受,往事缥缈如烟。现在的孩子哪有那种人生修养?除了玩个电脑手机电子游戏,什么也不会做,什么也不懂。一个个沦为低头族。
    但本文结尾却有些拉色。一个笨人,读书初中没毕业,学手艺没天赋,找朋友又不在了,在茫然中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毅然决然穿上军装去了南疆。未免太低调了吧。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那保家卫国的雄风哪去了?[大笑][大笑][大笑]

    • 周修高
      周修高 2022年10月10日 下午7:47

      @雷泽风谢谢老师的访读与雅评,我这人,一辈子高调不起来,尽管后来吃皇粮当了孩子王,但始终处在庶民的位置上,一生饿不死,胀不死;当兵那阵子,处在wenge期间,也没英雄到哪里去,后来更加碌碌。让朋友见笑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