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顶太阳帽

六月阳光明晃晃的。

六月阳光

明晃晃的。我回忆一顶太阳帽

白色,可折叠

花朵一般

 

想起多年前

我骑行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

去寄长长短短的信

 

密集的阳光倾泻而下

重重叠叠的时光里

那走下台阶的人

得到拥抱

1

阳光落在水泥地上,明晃晃的。

不远处的芝麻地冒出的新绿,明媚、动人。不知怎地,我想起从前的一顶太阳帽,圆形,白色,可折叠。散开、折起,都像一朵花。

那时,我十五六岁。

我戴着那顶白色的太阳帽骑辆破自行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中午的太阳很大,我因为有了这顶帽子,感觉阳光离我很远,热离我很远。

其实,我浑身汗津津的,脸庞红扑扑的。

我总是趁中午爸妈休息,偷偷揣一封信溜出家门,骑七八里路去邮局。

邮局的台阶很高。我一级一级踏上去,再一级一级走下来。

走下来的心情是轻松的、愉悦的,仿佛得到心灵的拥抱、亲吻。

通常,我在邮局买一毛钱一张的邮票,然后站在那里刮一点浆糊把邮票贴在信封上。

天很热,那时又没有空调,我的可折叠的帽子可以当一会儿扇子扇风。

片刻之后,我踏上自行车,奋力向前。我得赶在爸妈去地里之前回到家。

那是一辆二八自行车,男式的。我个矮,坐座板上踏半转,然后用力蹬一下,那半转即便吊着但因为有了惯性也能把自行车的踏板稳稳地送到我脚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659

(1)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3:39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5:04

相关推荐

  •  梅花引 · 雨雪青松绽梅俏

     梅花引 · 雨雪青松绽梅俏 (新韵) 阡陌路。凄风处。红尘艰辛越千步。 雾薄纱。晚观霞。 漫漫旅程,仁爱平凡家。 拼搏坎坷人生道。雨雪青松绽梅俏。 摇婆娑。墨挥歌。 谈笑春秋,月煜影清波。

    2022年11月13日
    24960
  • 好看

    于右任手书千字文据说有好多本,我前几天看到的应该是其中的一本,白宣已有些泛黄了,不是特别的干净,最大的心事还在于于体草书的右旁有行体的释文,后人加的,行书也写得不一般的好,颜书的底子,何绍基的味道,相信没有一定自信心的人是不敢弄斧班门的,后来就果然听说是从长安书坛四老之一的陈少默先生家里流传出来的本子,文革期间陈家被抄,这本子再也没有回去过。老先生二零零六年…

    2022年6月30日
    3.4K30
  • 五律 • 绣鸳鸯

    一树木兰开,娇颜迓女魁。 绣棚擎玉指,戴日映桃腮。 细谨穿针走,温柔引线来。 慕求天地对,巧手出新裁。

    2022年11月15日
    30660
  • 九月,愿所有的付出都有收获

    图文 似水若烟 长夏逝去,浅秋悄来 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 随着夏天渐行渐远而成为过去 九月的南方,依然逼热 只能遥望不久的前来,会有凉风来袭 想象那 清溪流过碧山头 空水澄鲜一色秋 跫音未响,秋蝉疏引, 季节的轻舟摇曳 在满天星河的清溪 于滟滟秋光中静静停泊。 秋的序章曲远而益清,   九月,清秋 荷渐枯,露似珍珠 叶渐黄,北风乍起 天湛蓝,云卷云舒…

    2022年8月29日
    563230
  • 黄河谷的风

    整理电脑资料的时候,发现被自己遗忘太久的一篇未曾发出的关于文友万老先生诗歌的读后感。暗暗责怪自己的不敬和怠慢,遂以检讨自己的疏懒。 (1)蝶儿蝶儿,飞…… 那年,万先生的邮件,俺期待了有些日子才到。那是他的沥血之作——《多梦的黄土》。酝酿诗集题名的时候,听说俺有幸和西部诗人马兆玉先生一起被老先生征求过意见。届时,俺也在某文学网站丫丫趋步,傻傻地驻扎着。遇有佳…

    2022年11月9日
    5792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7日 下午6:12

    去过通讯方式都是书信,有时候一封信要走好久,所以如果准备回家乡让家人接站,起码要提前一周就把信发出去。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