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顶太阳帽

六月阳光明晃晃的。

六月阳光

明晃晃的。我回忆一顶太阳帽

白色,可折叠

花朵一般

 

想起多年前

我骑行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

去寄长长短短的信

 

密集的阳光倾泻而下

重重叠叠的时光里

那走下台阶的人

得到拥抱

1

阳光落在水泥地上,明晃晃的。

不远处的芝麻地冒出的新绿,明媚、动人。不知怎地,我想起从前的一顶太阳帽,圆形,白色,可折叠。散开、折起,都像一朵花。

那时,我十五六岁。

我戴着那顶白色的太阳帽骑辆破自行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中午的太阳很大,我因为有了这顶帽子,感觉阳光离我很远,热离我很远。

其实,我浑身汗津津的,脸庞红扑扑的。

我总是趁中午爸妈休息,偷偷揣一封信溜出家门,骑七八里路去邮局。

邮局的台阶很高。我一级一级踏上去,再一级一级走下来。

走下来的心情是轻松的、愉悦的,仿佛得到心灵的拥抱、亲吻。

通常,我在邮局买一毛钱一张的邮票,然后站在那里刮一点浆糊把邮票贴在信封上。

天很热,那时又没有空调,我的可折叠的帽子可以当一会儿扇子扇风。

片刻之后,我踏上自行车,奋力向前。我得赶在爸妈去地里之前回到家。

那是一辆二八自行车,男式的。我个矮,坐座板上踏半转,然后用力蹬一下,那半转即便吊着但因为有了惯性也能把自行车的踏板稳稳地送到我脚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659

(2)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3:39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5:04

相关推荐

  • 新雨堂书事(三一 一)

    辛德勇先生来陕,陕煤建宁总邀约,有幸共进午餐。“辛神”很为健谈,大致触及半点学术,都能迅疾做出反应,展拓而论之。他是受西北大学之邀,晚上有一个关于岳飞《满江红》词真伪的讲座。稍后几天,即见到当晚的演讲稿的全文发布,篇幅是相当地长。午餐时,晚上的讲座内容只是稍为提及,此话题应是与电影《满江红》相关。回想起来,辛教授午间的一席谈,涉及到文学、书法等好几个方面的话…

    2023年3月7日
    1.5K10
  • 长相思 · 抽象——我的自创装饰画《愕》

    – 长相思 · 抽象    —-  我的自创装饰画《愕》 雲游原创 – 五彩油,画布愁, 色舞眉飞异念留,无非变态求。 不觉羞,上高楼, 臭脚何得香味稠,丑图誉满牛。

    2022年10月20日
    94880
  • 博客伴我陶然行(三)

    博客伴我陶然行 (三)赋彩课堂——做文本和学生的知音 我在翠园中学高中部任教期间,经常承担市区语文教研示范课的教学和为全国各地到访的考察团队上交流课,这两类课都叫“公开课”,一般人避之不及,能不上尽量不上;我却不然,有令必遵有求必应照单全收还乐此不疲。于是得了个“公开课专业户”雅号。有同事背地议论我:才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哦,说起上公开课当过年。某老大姐用诊断的…

    2022年7月13日
    2.3K341
  • 鹧鸪天,夏日

    – 鹧鸪天 · 夏日 – 夏日熙风花正盈,堤边垂柳绿荫浓。 黎明唤醒枝头露,夜幕收回月下星。 梅雨细,麦风轻,千般好景酿丰登。 农家赶制香囊袋,待得秋来恣意撑。

    2022年5月26日
    18.4K10
  • 【小说节选】夜行路上

    杨柳坪分上坪和下坪,上坪桃花湾是桃园大队,下坪是杨柳大队,一条弯弯曲曲的杨柳河从十里长坪中间穿过,又流到下游。杨柳河的源头在云雾山,杨柳河上游的施家寨是云雾大队的一个生产队。 从公社通往施家寨的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河边小路,原本是马帮行走的道路,当然也是人畜行走的路,这路多年失修,坎坷不平,各种不知名的疯长的草几乎掩盖了路面,草里赶得出蛇来。 石秀菊拿着手电…

    2022年8月24日
    959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7日 下午6:12

    去过通讯方式都是书信,有时候一封信要走好久,所以如果准备回家乡让家人接站,起码要提前一周就把信发出去。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