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二)

2022060700552527

二、

五年,三霸熬了五年,灰暗的小学阶段终于结束了。暑假7月25日那天,三霸约隔壁的周扒皮去龙王山游泳池游泳。

周扒皮,本名周卫东,和三霸是同一年级隔壁班的同学。他们两家都住在地委院内,三霸的爸爸是组织部副部长,周卫东的爸爸是宣传部的副部长。那时候,姓周的男生,几乎都逃脱不了“周扒皮”这个外号的命运。各个年级,各个班级,都有一个“周扒皮”。女生跳橡皮筋时,一边跳,一边唱,“地主恶霸周扒皮,半夜三更lao(四声,黄州话偷的意思)鸡qi(黄州话吃的发音)。我们正在玩游戏,一把抓住,周!扒!皮!”

不打不成交。三霸和周扒皮上小学一年级,打了一场“死架”后,也可能是三霸的霸字和周扒皮相关联,也可能是因为三霸和周扒皮家住一排房子,也可能是三霸爸和周扒皮的爸爸是“打升级”的老搭档,三霸和周扒皮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

黄州城,除了野塘、野湖,有两个正规一点游泳的地方。一个是位于龙王山七一水库大坝东边的“黄州游泳池”,一个就是“黄州游泳池”西边的“七一水库”。黄州游泳池是人工修建的水泥池子,分浅水区、深水区,还有一个三米跳台,旁边是两人合抱不了的古老的梧桐树。和游泳池一路相隔的七一水库,水很深,靠东边,一个巨大的赤色砂砾石,成了一个天然的跳台。敢在七一水库游泳的,一般都是游得非常好的人。七一水库水很深,且有旋涡。大部分人都是沿着七一水库边缘,环游。一般不敢横渡或者游到水库中间去。

到了夏季游泳季节,一个魔咒就在黄州城的上空盘旋。每年,游泳池或者七一水库,都有一个且只有一个人淹死。大家流传是上一个死去的人拖ta下去当替身,好投生。说起来也是蹊跷得很。黄州游泳池浅的地方五十公分,深的地方三米。浅水区,一米五以内,占游泳池的五分之四。深水区一米五到三米的区域不到五米,深水区平时很少有人玩,一眼看得透穿。就是这样,到了晚上大家都离开时,游泳池的工作人员打捞梧桐树掉下的树叶,就看到一具尸体浮上来。白天,游泳池密密麻麻的人,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身边有人溺亡。

那时候,家家孩子挺多的,家长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顾每个孩子,都是放养。游泳都是和小伙伴,或者大孩子带小孩子,自己在游泳池搭熟的。

在“那个”(魔咒)之前,家长、学校都防着孩子去游泳,怕孩子成为“替身”。每年6月1日,游泳池开始放水。小孩子就借口到学校去睡午觉,跟老师说在家里睡午觉,其实就是偷偷跑去游泳。下午上课前,老师端只板凳在教室门口坐着,在学生手臂上滑一下,如果有白痕迹,那就是偷偷跑出游泳了,那是水里呆过的痕迹。就罚站,告诉家长。家长到学校,当着老师和全班同学的面,将孩子一顿死打。

在“那个”之后,家长和老师们大吐一口气,默契地防松对孩子的监督。

那一年到了7月末,还没有出事。这时候已经放暑假了,家长们都提心吊胆地防止孩子去游泳。三霸趁父母午觉,约卫东去游泳,说:快去快回,赶在父母午觉醒前,回家。

中午,太阳大,晒得游泳池边的梧桐树,像要起火一般。三霸和卫东匆匆在水里搭了几下,太阳就把皮肤晒得生痛。两人就起来,把大裤衩套在游泳裤上。反正,走回去,游泳裤就干了。

走到七一水库堤坝上,就听见水库里有哗哗水响。两人朝下一看,一个人在水里扑腾,正在往下沉。三霸和卫东一对视,知道是有人溺水了,两人飞快往堤下跑,跳到水里,将溺水的拖到水库边,那块赤色砂砾石上。周卫东说:这不是胡汉三家的三丫。三霸说:废话少说,我给她“接气”,你给她压(肚子里)水。

两个少年,三霸给三丫做人工呼吸,卫东给她压水。三丫连吐几口水,卡白的脸上恢复了血色,看到三霸和卫东,本能地去推他们。接着,三丫就起身,哇哇大哭,穿着游泳衣就跑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637

(2)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上午8:35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上午10:25

相关推荐

  • 在那梨花盛开的坨坳

    4月20日,谷雨。52年前逢谷雨的那一天,三舅舅在沿河县黑水公社梨子坨设帐课徒,招收黑水场、梨子坨、双树坝、杨家坪一带因文革停课失学的农家子弟。我随三舅舅去梨子坨,和这批农家子弟同学了几个月。 当时那群同学中,最优秀的是杨家坪的田世高,可惜生在那个年代,要是在今天,绝对是上重点大学的料。 那年端午节前,干旱近一个月。田世高在作文中写到:天干半月,田土枯焦,贫…

    2022年5月26日
    356161
  • 阴差阳错

    诗歌

    文化 2022年5月23日
    3.1K0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五:女丈夫

    五、  女丈夫 那年秋天,和牛小一块儿卖菜的那些人相约去帮蕙芹收秋。 蕙芹走得早,她正在地里干着呢,忽听的人声喧阗,一群人哗啦一声涌进了她的庄稼地。 蕙芹心里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她让他们干着,自己跑回了家里,和婆婆商量,把留着过年吃的小麦磨成面,晌午留大家吃顿饭。 蕙芹家里没多少地,她已收回了一些。人多,不到一个上午就全部收割完了。大家又帮她把收割的庄稼运…

    2022年6月14日
    12460
  • 散文:闻香

    当温暖里夹裹着咖啡的醇香,就像把阳光融到了心底,静好伴随着自己,一天都舒心。

    2022年6月4日
    4.1K100
  • 七律·入卯酉河博客园

    七律·入卯酉河博客园文/雷泽风新浪经营逾十年,畅游瀚海乐无边。为文三月磨一剑,交友八方舞九番。闻报关门辞旧地,欣看开博辟新园。山穷喜遇花明路,卯酉河边一梦圆。

    2022年6月7日
    2679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6月7日 上午11:21

    两个臭小子这回做了一件好事,救命之恩,三丫应该感恩一辈子的。我们小时候也常常背着家长去河里游泳,等衣服干了在回家。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