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山试剑

2022060614105120

不知多少年前,大别山一跃千里,在鄂东蕲南地区甩一个响指,一头威武的雄狮,对天长啸,就势蹲在了横车镇北部地区。岁月更迭,到了东汉末年,东吴太守孙坚之长子,史称“小霸王”的孙策,见此地山势奇伟如一头雄狮,狮头有啸天之势,狮尾有席卷之威,狮身巨石林立,遂在此筑寨屯兵,留下试剑石、镇国寺等诸多遗迹。

山因人名,人因山而千古,从此策山的名字包括它的传说,就永久地留在了这一方山水。

因这一支山脉而庇佑的乡村,有横车镇策山村、富冲村、张冲村等,生民们与山为邻,靠山取荫,山水相和,田舍井然有如桃源胜境。而绵延近五千亩的山林,古树林立,古藤郁密,林中时有小鸟唱和,初夏时节凉风习习,荫蓊蔽日,身在此山中,犹如置身于一片原始森林。

然而,这片富有良好林相的原生态山林,一直以来寂寥而又落寞。

直到时光进入到2012年的春天,蕲春县正在奋力落实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这项于2008年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的决定,通过层层办点试点,这一年该县已进入全面落实阶段。

曹文清,富冲村土生土长的中年汉子,彼时已在云南昆明等地创业,拿下了人生的多桶金。他的目光敏锐地投向了家乡沉寂多年的山林。策山,这座儿时无数次爬过、玩过的山,听过无数次神秘而又刺激传说的山,特别是那块至今犹在的孙策“试剑石”,勾起了他无限的情思与关注。他跃跃欲试,要让它在发挥巨大的生态效益同时,又能带动乡村,创造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有一项重大的政策红利,就是在土地所有权归集体不变的情况下,个体可以通过承包、租赁、出让等多种形式,在不改变林地用途的前提下,享有林地使用权、经营权。

说干就干,曹文清于2012年12月承包富冲村集体山林1200亩,承包期50年,一次性付租金40万元,以后每年按一定的比例,向村集体支付林地租金。

饱满的激情往往会被现实击得粉碎。在外创业多年的他,重新走近儿时的天堂——策山时,发现通过几十年的封山育林,茂密如斯、郁郁如斯的山林,犹如一块混沌而又神秘的宝玉,不知从哪里能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开始的几年,曹文清一直处于懵懂不知所向的状态,大量的投入投进山林,犹如石头投进幽深的大海,毫无动静。

站在“试剑石”旁,那传说中被“小霸王”孙策试剑劈开的大裂缝,似乎在暗示着、提示着曹文清要怎么做。连儿时爬山的小路,都已很难寻觅,如果想要做森林大文章,没有路怎么行?

有时候的豁然开朗,能让人在迷津中找到希望。

在县林业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曹文清通过申请森林防火隔离带建设项目,自己投资近700万元,修通了进入林区6.2公里的水泥路面,林区各种活动总算可以顺利进行。

策山离县城只有14公里,车程不足20分钟,交通便捷。借助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曹文清将山林开发总体定位为森林康养区、中小学学生学教体验区来分类经营。将原生态林区规划成森林康养范围,对林木严格看管,不动一树一木,辅以台级式的林间小道,尽量维持其原生态状态;在其周边坡耕地、小水库,佐以樟树、桂花、美国红枫、紫薇等园林绿化树木栽培,建设桑葚、桃李、葡萄采摘园,小水库打造成垂钓休闲中心,让游客充分体验沉浸式森林康养的原生态氛围,中小学生在采摘、游玩的过程中,既放松了学习的疲劳,又亲近了大自然,还学习到了不少的生活和劳动常识。

有规划就有目标,有目标就有动力,曹文清累计投入2000多万元,山林开发基本进入有序轨道。

他没有忘记承包时的初心,山林投入所有的用工,全部都是策山范围内三个村的村民,连续十年来,每年固定有长期工20多个,临时用工根据工期安排,每年支付用工开支都在50万元上下。月结月清,村民们非常高兴,自称“做半个月,玩半个月,每个月能有两三千块钱收入,人轻松,家里农活又照做,挺划得来的。”

初夏的薰风,轻拂着境内小水库边的杨柳,嫩绿如丝绦般垂摇;远山如黛,微雨中若隐若现,神秘而又真实。近处的山坡,整齐的桂花、红枫、红叶石楠修剪成各自所需的形状,直干形、伞形、圆球形,各呈异彩;桃、李、葡萄采摘园,正迎风而生。好一处洗尘涤浊之所。

五十年的承包期,已过十年。试剑策山,曹文清信心很足。他说,还有四十年的承包期,尽管困难远比想像的多且重,但是剑已拔,必将落石有痕,掷地有声。(2022.6.4日写于流眄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606

(6)
霁月的头像霁月
上一篇 2022年6月6日 下午10:09
下一篇 2022年6月6日 下午11:44

相关推荐

  • 早安时光

    大地复苏,南方已是繁花似锦,而北方天气干燥、气温忽高忽低,干枯的树枝、植被还在沉睡。 三月,大弟辞工,接手照顾母亲。我跟丫头沟通,问她们有什么想法和打算,丫头理解我照顾姥姥的辛苦,说不急,休息休息吧。也好,我可延迟返回南京,用心在西宁整修,再多陪陪母亲。 卸了担子的我提起精气神开启了晨练,每天沿着熟悉的环境“夏都大道”徒步,我自知自个是个方向感差的人,自信不…

    2023年3月20日
    1.9K210
  • 青海西宁除夕夜,举杯三个未羊人

    – 青海西宁市城东。除夕夜,因疫情原因,老母亲身边没了往年的热闹。 今年与往年大不同,染新冠在第一波的亲戚朋友太多太多了。阳了的妹子在天津,全家阳,只好放弃返乡;阳了的小兄弟一家更是不走亲不访友,自觉居家不远行。 年夜饭摆上桌子了,老母亲是看着不动筷,望着一桌子好菜不住叹息:“唉,他们都不能回来过年了。”一向喜欢把酒言欢的我大弟,摇头,也说没有过…

    2023年1月22日
    3.0K40
  • 浑浑噩噩

    公公已经熬了一个多月了。不会咀嚼,不睁眼,不会动,有时候呼吸也不匀。但他确确实实的活着。小婆婆和儿子们无言的围坐,来探望的朋友们都嘀咕:他是不是有什么放不下的心思? 应该没有!这老爷子一生并没有走的太远。也就在不到一百里的运河两岸出生长大至工作。他为人处世老练娴熟,没有和谁结下深厚的友谊,也没有与人结下刻骨的仇怨。比较注重自我,为家庭和子女也不肯太用心。恢复…

    2024年4月10日
    800250
  • 教“国际友人”做宫廷菜 

    “国际友人”,是先生的同事,又是好朋友,十年前先生给他取的外号。初识时,发现他虽然生就一副十足的洋鬼子面孔,其实很帅。身高1米8,皮肤很白,眼眶下凹,眼球墨亮,大嘴巴,厚唇,鼻梁在两眼间奇峰突起,如瘦削挺拔的山脊,头发自然卷,有点儿任性。 去年,“国际友人”的儿子谈了个外省的女朋友,瓜熟蒂落,准备今年五一结婚。这女婿岳母喜欢,亲家又怎样呢?女方父母不放心,想…

    2024年4月11日
    419140
  • 勿吝啬赞美

           世界上的东西,并非到了巅峰才可赞美 勿吝啬我们的赞美,只要我们是凭着我们的真实感觉,诚心诚意地表达。赞美就只是我们对客观事物一种正常的反应而已。当久别多年的朋友重逢,因为他事业顺心,劳逸结合,心想事成,我们不但没有岁月催人老的观感,相反,她(她)容光焕发、精神奕奕而令我们惊喜,很自然,「妳一点没变」就脱口而出。「没变」也许稍嫌夸大,但「青春常驻…

    2022年8月8日
    7.2K3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9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