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车记

记梦

车钥匙悬赏之下失而复得,从此心里就多了一份紧张甚至一份负担,总觉得丢三落四的毛病在给俺挖坑,生怕冷不丁地又掉坑里去。

      后院车库足以容纳三四辆车。每天为了随时外出的方便,把车泊在车库外;家里请的师傅们每天都把车停库里免得整天晒太阳。忽然觉得车还是停树下去吧,少晒点太阳也好。这么想着,就把车开出去,咋一下就到了街上。看了看街边没有禁停标识,也没有摄像头,走动的行人都很少;就停在一排大树底下。前后看看,感觉这里有点陌生,怕自己等下找不到车,就随手拍了个照,然后回到我的阵地——厨房。一桌子人等着我上菜呢!
       忽然手机上有人微我,是一个年轻女人,似乎不认识,暗忖啥时加了个陌生人。她不客气地说我的车停得不对,要小心。我想客客气气告诉她做完饭就去把车开走,打出来的字却全是骂人的话;慌急忙火地删掉重新编辑,却还是粗话连篇甚至再也删不掉撤不回,急得我满头大汗恨不得摔了手机。把灶上的火熄了跑着去街上,却发现车已不见了!
      钥匙在我手里呀,车咋不见了?找错地方了?掏出手机查看先前拍的照,连路边的石头和房屋上的门牌号都能对得上,是这里啊!

      身边影影绰绰的,有人悄悄走近,附耳低语道:“那家男人开走了你的车,你当心,他很凶的!”——声音沉闷得令人恐惧。
       忽然路边那户人家走出来一个女人,直觉告诉我就是他的男人开走我的车,我上前去问她,停在这里的车呢,哪儿去了?女人一扬手:“滚!”我冲上去抓住她前胸的衣襟歇斯底里地吼道:“知不知道那是我们多少年的工资才买的车?以后的日子你让我们怎么办?你TM必须把车还给我!”……

       正扭成一团,滋啦滋啦刺耳的声音持久地撞着耳膜,忽意识到是楼下的切割机——两点多了,师傅们开始了下午的工作。我也该起床了。

       满头满背,汗水淋漓,仿佛真和什么人拼死搏斗了一场。

2022060507442797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455

(5)
上一篇 2022年6月5日 下午2:09
下一篇 2022年6月5日 下午5:10

相关推荐

  • 散文诗:口罩(配图)

             记忆犹新:以往一年四季时有感冒甚至偶尔发烧,而近两年,准确讲抗击新冠疫情这两年多,我无一次感冒;两年多,更别说发烧!          年岁长了,退休后身体抵抗力增强了?!不会吧?也不太可能!再细想想,那是因为有个“陪伴”名叫口罩:春夏秋冬,除了宅家,我出门就戴,还真挡住了流行病毒的侵扰!            口罩,薄薄的几层棉…

    2022年5月27日
    18140
  • 爱着我生活的地方

      爱着我生活的地方   今早醒的早,起的也早。 因为昨晚就想好的,今早天气要晴着,就出去飞下飞机去。 之所以想一大早出去飞飞机,一来是前两天看到山巅老师拍的湖水映照雪山的片子很壮美,二来是想让南方那些不了解大西北的博友们认识下大西北,哪怕只是一个小角角。   嗯,应该就是昨天,博友群里有南方博友转发过来的《阳关道.玉门风》的摄…

    2022年5月28日
    4.1K60
  • 生活中,总有一些人是忍不住要得罪

      昨儿中午,是让我特别生气的一个中午。好久都没有动那么大肝火了,昨儿居然让我忍不住爆发了。 有个女同学,大概是搞保险了,中午给我发信息,要我加一个免费的保险项目。我回复她,我不感兴趣。 女同学继续说,“你怎么误会了,我是好心的,一分钱保费不收,只是说在以前的保险基础上加上。”又说,“我不会给你做保单的。”接着还说,“这个是120万一针的卡体疗法,120万可…

    2022年6月13日
    196140
  • 岁月珍珠:小人书

    小人书是我儿时的最爱,而上小学时是看小人书最为痴迷的时候。 因为家境不宽裕,没有多余的钱买小人书,我只能借别人的看,勿兰村的同学付长仁有很多小人书,我就求他每天给我带几本看,有时还到公社的供销社的柜台前看看花花绿绿的封面,但是只能看封面,看不了里面的内容。有一次赶集,我央求母亲给我买了一本《新儿女英雄传》,拿到手后爱不释手,让我高兴得几天睡不好觉。 那时的学…

    5天前
    1.1K130
  • 暴雨.晚霞

    暴雨.晚霞 谢谢

    2022年6月24日
    1.6K2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