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

2024021405162735

幼时,年初四是我们一家五口去姥娘家“出门儿”拜年的日子。

那天姥姥家人很多:三姨小姨两家六口,大舅二舅两家七口,姥姥姥爷和光棍小舅三口,再加上我们一家。

人到齐了,一番笑语喧哗,问好不迭后,女人上灶,男人孩子上院子。屋窄炕小,坐不开。

亲戚里只有三姨姨夫两口子是双职工,城里人。其余都是庄稼汉。我爸算半个庄稼汉。他是公办教师,城市户口,在县城上班。妈和我们仨是农民,住在村里。

三姨家的表妹燕妮念幼儿园,学了不少玩意儿。她把院子当舞台,晾在绳上的棉被和被单当幕布,给我们表演节目。

我们这些乡下人觉着新鲜,大人小孩密密环绕,看得津津有味。

燕妮掀开幕布站到台前,鞠躬如仪,模仿报幕员报幕:“下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歌曲,《种太阳》,请欣赏。”再跑到被单后,比划两下假装化妆,重新出台亮相,又唱又跳。一曲歌罢,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暗暗艳羡钦佩,大人则叫好鼓掌不迭。尤其是我爸,像导演探到一棵文艺苗子,激赏有加,大奖大夸。

爸长得端正体面,形貌魁伟,黑面白牙,衣履新洁,一看就是个“工作人儿”。表妹一谢幕下台,我爸老远就伸出一副大手掌,满面含笑,像接一枚刚下出来的热乎凤凰蛋,赶紧接住太阳花似的小表妹。国家队教练拥抱拿奥运奖牌的高足也没有他那么殷勤情热。然后,摸摸小脑袋,牵牵小手,朗声高赞:“啊!太棒了!真棒!唱得真好,吐字清晰,字正腔圆!”听得那些庄稼人简直一愣一愣。父亲把燕妮的小脑袋连着胖身躯拔起放下、拔起放下来回逗着:“来,拔个萝卜头儿,长一长,哈,长一长!”他的白牙齿在太阳地里闪光,笑声在院子里回荡。谁见了都会说:“瞧这个人,多么亲切,多么和气。这么亲小孩儿,一定是个好人,在家一定是个好父亲。”

才不呢。

回到家,父亲是个卸了妆的演员。他的精力在外面已耗尽,力困神疲,暴躁易怒。亲切的话、夸奖的话?摸脑袋、牵小手、拔萝卜头儿?没有那一套。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他尽量避免和女儿们有肢体碰触,并不喜欢亲密关系;从没牵过我的小手。在家要么默不作声,要么讽刺挖苦,要么雷霆震怒。

五口之家是父亲的家天下。母亲是苦洗苦作的笨人,我们是三个累赘的丫头片子,父亲是供给我们衣食的君王,高高在上,功德无量。可想而知,伴君如伴虎,你惴惴然,惶惶然,愧怍惑然,然而却不能不感其隆恩戴其盛德。

冰雪聪明的张爱玲女士认为儿童可敬又可怖,对儿童的态度是尊重与恐惧。她认为小孩子并不像大人想象的那么无知;父母大多不懂得子女,子女却往往看穿父母的为人。

父亲在外面似乎颇有令名。他很看重“孝顺”这项品质,常常忍不住自夸:“在街面上,谁不说我是个孝顺的儿子?”邻居和父亲的朋友也时常有意无意在父亲面前训诫我们:“老于是个大孝子,是个好人;你们仨长大了可要孝顺你爸呀。”父亲很高兴。

然而,我却看到,父亲的“孝顺”主要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像老莱子彩衣娱亲一样肉麻不自然。他不体贴妻儿的感受,罔顾五口之家的经营生计,反倒疏离了人心,离间了亲情,也不过是一场个人表演秀。

儿童并不是讨厌的小傻瓜、小累赘。他们并没有要求来到这个世界,只是被凭空制造出来;然而他们天生具有评判力,天生一双可怕的眼睛——那么认真的眼睛,像末日审判的时候,天使的眼睛。

儿时的我有这样一双冷冷的、毒辣的心灵之眼。然而,我被催了眠。本真本色,本相本我,像备受冷落的丑小鸭,一度被远远驱逐到了九霄云外。很多时候,我不也像父亲那样戴着假面过活?

上面关于儿童的论断有24岁时的张爱玲女士的意思。我年过半百才有勇气冲破伦理的藩篱,吐露幼年隐秘鲜明的印象。大概,积云终究会凝结成雨,淋漓泼洒以降。只是这场雨降得未免太晚了。

唉唉,斯人于世,营营役役,熙来攘往,为名为利。随俗俯仰,醉生梦死,囿于陋识,不能自知。如今,你可改了罢!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3936

(5)
莺的头像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下午9:44
下一篇 2024年2月14日 下午1:54

相关推荐

  • 正月十二日记

    从甲辰龙年正月初三起,平常马马虎虎过得去的小姐或老爷身体就开始变卦了!算算平时不烧不弄不买,最多搞搞屋里厢的卫生工作,洗洗刷刷碗碟,衣服机洗,换的很勤快,人工晾晾衣架而已。 前脚在讲:今年小娘鱼的扁桃腺发炎,支气管炎还算争气勿激滚,前两趟喉咙痛感冒都是被传染的,空气中接触难免,在家补太阳都戴口罩,人家嬉笑见鬼活生也勿搭界。 感冒咳嗽到药房里配了强力枇杷止咳糖…

    2024年2月22日
    521100
  • 诗歌:天又雪

    – 诗歌:天又雪 – 我与老天有个约定 有雪时告诉我   可是老天根本不理我 我梦中有雪它不下   我梦中无雪 它铺天盖地   冰封了北国 后来我不做梦了   它愿下就下 若不愿下我也无可奈何 就如昨天晚上   天又雪 我半夜从床上爬起来 给雪以微笑   并且 捧着梅花   唱了 一支夜之歌 –  2024-01-16 1…

    2024年1月18日
    385370
  • 湖州馆驿河头一瞥

    大慨是昨天傍晚下的一场中等阵雨的缘故,早晨(5:30)漫步于馆驿河头,穿件短袖汗衫,还感觉一丝丝凉意。 从新开河的河岸边一直向东北方向走,月河桥就在眼前。我没有过多的停留。穿过甘棠桥小区,看到大渡口河埠头,一个约50开外年纪的美女,正在拍抖音。向该美女询问在拍些什么?她说,她喜欢拍这些古色古香的民宿,和一些幽静的环境。看她全神贯注的样子,没有过多与她交谈,我…

    2023年8月23日
    469110
  • 我的月季花儿

    入秋以来,家里阳台上的月季花越开越娇媚了。每天早上起来,推开书房的门,来到前阳台,总有几朵鲜艳的月季花儿向我点头微笑,似在向我问候,“我的美丽的小主,早上好啊”! 哈哈,早上好! 每一个崭新的今天就在这默默的问候中开启。我的心田顿时充盈了清新、淡雅、陶然,这样美好的时光,我有什么理由荒废掉,有什么理由感觉无聊,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呢。 这几盆大小不一的月季花,是…

    2022年10月22日
    4.7K200
  • 夸夸我的老东堂弟

    清明前夕回老家,我和哥哥与堂弟们相见,最开心的是见到老东堂弟。老东是我唯一亲叔的最小的儿子,小我8岁,也奔五了,只要跟我的大哥在一起,就能听到大哥夸奖老东堂弟,夸奖过多次,我也听了多次。 大哥与叔叔投缘最亲最聊得来,甚至与我们的父亲在一起更聊得来,大哥爱自己的叔父,我看着胜于爱他自己的父亲,连叔叔的孩子他也关怀关爱,稍出彩的他能夸奖都夸奖。 记得老叔的最小的…

    2023年3月30日
    829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2月14日 下午2:06

    前世回眸,今生结缘,滚滚红尘,谁人可依!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凭窗独倚,月洒憔颜。
    情丝难剪,相思难断,怎堪蹉跎?怎奈流觞?

    新年快乐,龙年吉祥,身体健康,春日快乐!
    阖家欢乐,万事顺遂,幸福安康,龙年同庆!

    • 莺的头像
      2024年2月20日 上午6:49

      @阳光笙箫支剑笙玉树临风,倚剑歌啸,喉清嗓嫩,稀世难求,唯所咏者谁,所歌者何,懵懵难辨耳。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4年2月14日 下午2:47

    感同身受。我们的父亲太相像。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4年2月14日 下午4:47

    快人说快语, 情面都不留, 不像我等庸人顾忌这顾忌那的! 新年快乐!

    • 莺的头像
      2024年2月20日 上午7:01

      @轻品慢尝给刘教授拜年,过年好呵。
      有两条原则:一、家丑不可外扬;二、写作要诚实。存一则失二,守二则悖一呵。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2月16日 下午5:55

    太相像了,甚至人口数目。我们家也五口,只是小辈清一色是男的。我经常为此也困惑,似乎是时代的产物。
    有人称他们是“泛爱主义”,其实他们真没读懂国学,孟子称这种现象为“悖亲”。

    • 莺的头像
      2024年2月20日 上午7:06

      @川明啊,原来贵处也有这情形。
      哦,悖亲,孟子对此有论断。更说明这并非我家的个例。
      西谚有云:诚实是最上策。又听说,在艺术上,诚实不但是最上策,也是唯一的策略。拙文虽谈不上艺术,但我想原则应该是同一的。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2月20日 下午8:58

      @莺感谢新时代,能触及一些深度的社会问题。
      亮家丑应该说允许,最精彩的是大作家王蒙亮的家丑:寄居在他家的姥姥和姨,不仅不感激当家人蒙爸的辛苦,动不动两个人一起来向蒙爸兴师问罪。每次急不可耐,蒙爸就脱裤子。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2月20日 下午8:59

      @莺感谢新时代,能触及一些深度的社会问题。
      亮家丑应该说允许,最精彩的是大作家王蒙亮家丑:寄居在他家的姥姥和姨,不仅不感激当家人蒙爸的辛苦,动不动两个人一起来向蒙爸兴师问罪。每次急不可耐,蒙爸就脱裤子。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2月20日 下午9:00

      @莺乱了。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2月20日 下午8:57

      @川明感谢新时代,能触及一些深度的社会问题。
      亮家丑应该说允许,最精彩的是大作家王蒙亮的家丑:寄居在他家的姥姥和姨,不仅不感激当家人蒙爸的辛苦,动不动两个人一起来向蒙爸兴师问罪。每次急不可耐,蒙爸就脱裤子。

    • 莺的头像
      2024年3月3日 上午8:39

      @川明家人亲戚,彼此之间往往是熟悉的陌生人。只是大多数人不愿意跟外人说,或者不知道怎么说。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4年2月20日 下午9:02

    以人为镜。亮亮家丑,减少长辈们的戾气,造福后代。

    • 莺的头像
      2024年3月3日 上午8:31

      @川明我根据我所接触到的那一点知识推断,孔子和孟子在家庭伦理上是精明通达的人。后世的二十四孝故事,我想他们听了其中的大部分是要批判的。
      孟子的文章,我只零零星星接触过其中片言只语,已是叹赏不已。记得苏轼好象非常崇拜他的文章。可惜余知也晚而生涯无多,叹恨不已也!

  • 豫莲芳草的头像
    豫莲芳草 2024年2月23日 上午8:34

    我猜想,你父亲是不是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才对你们三个那样的态度?

    • 莺的头像
      2024年3月3日 上午8:34

      @豫莲芳草我的父亲口头上从来没有明白说出来。成年以后,我慢慢私下琢磨,嗯,重男轻女,就是这么回事。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