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闻茶香,不谈悲喜;晒晒阳光,浇浇菜园

_cuva

图文 似水若烟

今早录得十年来一月份最冷的气温记录。还好,有了阳光。先生打来电话的时候,是下午我刚好睡好午觉起来,问要不要出去晒太阳,想想,每到最冷的冬天,家里总比外面感觉更冷,觉得出去也好。

因为已近三点,远的是去不成了,看来今年想要赶在青梅花谢之前去看是不可能实现了。既然只是想找个地方晒会太阳喝喝茶,索性就不带相机了。原本也没什么目的,一旦没有目标的时候,我们便会想去大衙的田园看看,曾经想要在那里租一块地,搭一间茅屋,种几畦青菜,后来自然也不了了之,但在心里,那里多少与别处不同,毕竟是想过要呆上一呆的地方。

到了那里一看,发现原来很是雅致的景观,有一种无人打理的荒芜感,就连原来被我们大为赞赏的一棵孤独的树,不知怎么的也没了踪迹。想来,可能有更大的规划也说不准,但归属感却忽然找不到了,既然如此,那就离此不远的南社村吧,毕竟上次去的时候,大池边在建亭子,这一次说不定已经建好了,如果运气更好,或许还有早开的油菜花呢。

_cuva

果然,阳光下稀稀落落开了几点油菜花,我们沿着大池绕半圈,寻找一处适合喝茶的地方。亭子都建好了,有的还留有桌椅,甚至后来听村民说,还有可供插电烧水的插座呢。本来打算在亭子里面喝茶,发现过池风还是挺冷,便又找回我们第一次喝茶的地方,阳光刚好照在背面,大池里的残荷已经打捞干净,清澈的水面映着周围的景观,有如天空之镜。

因为没带相机,便用手机拍了几张,录了几段视频,然后便安安心心地晒着太阳喝着茶了。周围闲逛的村民总是很好奇地瞧瞧我们看这一套户外工夫茶,觉得又方便又神奇。边感叹现在的生活真是又便捷又美好,我们也对村委会如此便民的措施还有整治得如此优美的环境表示赞赏。还有村民特意过来跟我们说,亭子里有插座可以烧水,亲切得很。

喝完茶去拍了几张油菜花,再到对面的菜地看看。现在菜园子,用现成的石板围成菜地,省工又美观,刚好碰到村民在浇水,挑了两个水箱,然后通过水箱下面的莲篷,把水浇给菜园。小时候是经常看父亲这样浇水的,忽然有些怀念这样的画面,静静地等待他在旁边的水池里灌满水桶,然后再走到想浇的地方,打开开关,水便均匀地洒在菜园里,如此来来回回,直到把所有的地方都浇上了水。

_cuva

我注意到菜园子里有一座坟墓,应该是这个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这座坟既不是葬在高山,也不是在山脚,而是在人来人往,村口的菜园地。没有忌讳,也没有人害怕,就如祖先一直都在这里庇佑着一方,而村民也早与习惯,与先祖彼此依存。

小时候觉得坟墓是一个可怖又敬畏的所在,里面通往黑暗且未知的另一头,总是被世人无限扩大对它的害怕,畏惧。明明觉得恐怖,却又非常喜欢听老一辈的人讲家里的长辈去世的画面,还有各种道听途说的离奇故事,甚至是故意吓唬小孩的恐怖版本。但越害怕越有吸引力,越想听就又越害怕。

我还记得我五岁那年,第一次知道人是会死的,一个人在那个寒冷的冬季每天早早地躺在被窝里想着死亡这件对我来说大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事。边想边哭,边流泪边拼命地想,想要用五六年的认知来抵抗死亡对我的打击,可每一次总是绕不出来,最后停留在我为什么是‘我“?所有的难过,悲伤,体会的这个”我“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其他人?那么深奥的问题,哪怕到了五十岁我都没想明白的事情,却在那个五六岁的冬天想要自己搞清楚。

_cuva

后来有一天,听到奶奶说,人死后是到另一个世界的,叫地狱,我们叫“那边”。在那边你可以遇见那些死去的亲人啊朋友啊,和这边的生活是一样的。当时,瞬间治好我对死亡的恐怖症。原来人死不是结束,不是未知,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换一个空间重复着同样的生活,是另一种开始,那死亡有什么可怕的呢?幼小的我,就这样抛开了心里对死亡的种种杂念,若换作现在,说不定,我那时就叫“问题小孩”成天脑海里是与同龄人完全不同的念头。

只是人到中年,人生过了大半,觉得如果人死后又要遇见这一生碰见的人,遭遇的事,只觉得好累,如此反复轮回,何时才是了结?其实就算是现在,我对死亡依然心存敬畏,人这一生努力打拼,其实想想,不过是希望可以安享晚年,得一个善终。可是许多人连生的那个问题都没有想明白,那就是“这辈子我们来人间的使命是什么?“想明白了,这一生就没有白来。所谓“未知生,焉知死?“把生的问题搞明白了,或者后面的问题也就能一目了然了。

_cuva

我站在坟墓旁边的一块草地上,想着生生死死的问题,那边先生与当地村民闲聊,后来先生说,刚才有一位大姐拔了地里的一棵鼠曲草,另一位大姐有些不满地说:“这鼠曲草是我昨天发现,我都没拔,你今天却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它拔了。“先生觉得好笑,都是当奶奶的年纪,怎么这话听起来有点像幼儿园小朋友?

我说:“其实人老了,跟小时候是差不多的。也可以理解的,就像你与某某同学先认识,你都没向她要电话号码,后面那个经过你认识的人,却先要到号码,你心里肯定也不爽的。你看到的是一棵野生的不值钱的鼠曲草,但在大姐心里,那是已经贴了”我的“标签的私人物品了,不是价值的多少,而是先到先得的规矩。“

先生有些恍然:“这样说,好像也有些道理。“

看看天色将晚,太阳光线弱了些,寒冷的感觉便多了一分,日夜交替,此消彼长,寒冷的天气,最温暖的便是家里热气腾腾的晚饭了。

_cuva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3838

(6)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下午10:04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上午8:26

相关推荐

  • 七言:明日立秋笑消愁

    明日立秋笑咪咪,国人早盼这一天。 此话为何这样讲,无疑今夏太酷热! 酷热爱抱冷飕飕,落叶萧萧似画绸。 退净衣衫迎风站,裸卧秋池笑消愁。

    2023年8月7日
    634250
  • 难忘,大姐

    她,没有花容月貌,也不雍容华贵;她年逾古稀,身材高大,穿一件黑底白点的衣服,胖乎乎的脸上洋溢着和蔼、纯真的微笑。她是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航天之父和火箭之王钱学森的儿媳妇,北京军区领导傅崇碧的女儿。钱姓朋友家和我的钱姓家人都叫她“大嫂”,唯我叫她“大姐”。 这位大姐不仅出身显赫,自身也是非凡的优秀,她当过知青,18岁当兵,至今仍在北京301解放军…

    2023年6月9日
    1.1K180
  • 杀鸡故事

    打小的记忆,每逢过年,杀鸡就是一项大工程。 我一直自认是个杀鸡能手,这也得到全家上下的一致公认。自从17岁读大学以后,由于上了生物课和解剖课,我自恃已经亲手解剖过兔子、蟾蜍,甚至人体标本,觉得区区杀一只鸡根本不在话下。于是从那时起家里屠宰活口的事情皆由我经手。嫁为人妇之后,又逢先生是个不杀生的主,于是这杀生的活儿依然是本人当仁不让。这一晃就过了数十年。 也不…

    2023年1月24日
    5.9K310
  • 父亲二字,重比责任,爱一肩挑

    每年,总是轰轰烈烈的母亲节,清清淡淡的父亲节。 未到母亲节,总是各种煽情各种温情,各种亲情泛滥。 可是父亲节,很奇怪,仿如故意冷落一般。 而我,对于这个节日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   其实,我还是不敢面对心底的父亲 这么多年,我才发现我依然无法放下 别人的文章写得越感人 我越发不敢看 只因随着年龄的增长 终于懂得父亲二字重如泰山 他不只是肩负一家人的…

    2022年6月18日
    993140
  • 郊外野钓一日游

    鄙人除了喜欢棋牌活动以外,也酷爱钓鱼这项运动。但由于种种原因,我起码有15年~16年没有钓过鱼了。不是没有兴趣,而是不好“钓”。一则,近郊的小河流,水质太差,几乎无鱼可钓了;其二,zf有关部门明文规定:在某些水域,严格实行捕捞(鱼)的禁令。比如,地域好一点河泊。这里,也包括野外垂钓。既然如此,干脆不凑这个闹猛了。免得刚下“窝”,还没有下杆,就被人呼来唤去的,…

    2022年10月2日
    2.2K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2月13日 上午5:20

    只闻茶香青梅下,不谈悲喜日月长。
    晒晒阳光能补钙,浇浇菜园心欢畅。
    稀稀落落油菜花,点点滴滴细品茶。
    大池有如天空镜,残荷打捞已尽光。
    菜园浇水好风光,挥洒自如全浇上。
    人到中年存敬畏,生死有命皆正常。
    天色将晚赶回家,还是家庭最温暖。
    热气腾腾吃晚饭,兴致勃勃写华章。

    新年快乐,龙年吉祥,身体健康,春日快乐!
    阖家欢乐,万事顺遂,幸福安康,龙年同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13日 上午8:17

    北方还一片冰天雪地,您那里油菜花已开!真是春来早啊!祝新春吉祥!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4年2月13日 上午11:22

    人勤春来早,笑饮茶一杯。[赞][赞][赞][花][花][花]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2月14日 上午6:23

    若烟的正月也是过得如此雅致![赞][赞][赞]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2月14日 下午4:54

    茶香! 阳光! 菜园! 自然、人文风景大交融! 新年好!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4年2月16日 上午10:32

    新春晒太阳,极好!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