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金山的回忆(3)——走窗户

海金山的回忆(3) —— 走窗户

种牛场的场部,招待所,食堂,就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最上面是场部,中间是招待所,山坡下面平坦处是食堂。

我到场部找领导研究画稿时,就像爬楼梯似的爬一段山坡,吃饭就一溜小跑下山坡。

红砖红瓦的“苏式”招待所很大,长长的走廊两边有好几十间客房。现在外面的气候还滴水成冰的冷,里面没有几个客人入住,管理员让我随便挑房间,我就选了最里头的一间。

打开门一看,一铺小炕铺着厚厚的毡子,光溜的炕上摆着一个小木桌,地上架着铁皮炉子,管理员每天给我送来一筐干牛粪,这些燃料用来烧炕、烧炉子足够了。

许多城里汉族人,一听说烧牛粪,就会说,那不是牛屎吗?臭烘烘的能烧吗?

这是没到过牧区的人才有的思维。这远离城市的茫茫草原没有污染,晒干了的牛粪都散发着苜蓿草的缕缕清香,再冷的屋子,只要是烧上干牛粪,一会儿屋里就温暖如春。就是到了翁牛特旗政府所在地乌丹镇,旗委旗政府的办公室也烧牛粪,这地方离开牛粪根本过不了冬天。

种牛场招待所房间很怪,窗帘不是布做的,而是窗框上订了两个大铁钉,严严实实地挂着一床足有一拇指厚的黑毡子,小窗子本来就不大,再挂上这个东西,把个屋子憋的黑乎乎的,我马上把这个硬邦邦的黑家伙摘了下来卷到炕边。

管理员手脚麻利地为我铺好了棉褥子、棉被子,散发着烟熏火燎味道的行李看上去很新。用干牛粪生好了炉子,管理员笑着嘱咐我说,一会儿你睡觉前一定要挂上毡子,晚上风大!

我在班车上被乡间公路折腾了一天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觉得外面刮风动静很大,可累得睁不开眼,一觉到了天亮。

第二天睁开眼睛一看,被子上、褥子上铺满了一层黄沙,再摸一摸紧巴巴的脸颊,一撮细黄沙就掉了下来,再看窗台,沙子已经流进来了。

我到管理员那里借来铁锨,把沙子搓出去半筐。管理员拿把笤帚扫炕,他不紧不慢地瞅着我问:

“晚上没挂毡子吧?”

“你们这嘎达这大风沙可让我开眼了!”

“这哪到哪啊?还没到风季哪,若真刮起白毛风,那是飞沙走石,白天对面看不见人啊!”

收拾好屋里,推开窗子,窗台下的沙子已经堆满了,一步迈出窗户,抬眼就看见白主任向我打招呼摆手呢,我几步就跑了上去。

入乡随俗,后来的一个月我去场部办事儿,就不走招待所的长走廊和大门了,推开窗户往上走几步就妥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364

(1)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8:51
下一篇 2022年6月5日 上午12:38

相关推荐

  • 萍 聚(小说)

    当一个人年老失偶的时候……

    2022年5月26日
    4.9K300
  • 老贾的字

    这是在五星街天主教堂对面一家餐馆中见到的贾平凹的一幅字,着于东墙之上,靠里,几乎与操作间距离最近了。墙面上还有几幅字与画,当然都与老贾无关。 老贾的字在西安很常见,但以假的为多,尤其是书院门的字画店中,大多兜售老贾的假字。有人说有与老贾的合影为证,仍不可信。字都可以做假,合影有什么不能做假的。 老贾的字贵,这是人们都知道的,而且从不讲价,即使讲价,看你面子,…

    2023年1月29日
    2.8K30
  • 【短篇小说】圆满(四)

    九峰山薛家湾,这里正在改修公路,县公路局要把原来从小镇到县城的弯弯曲曲的公路改成直线路,并把原来的双车道加宽成四车道。 路要从薛家湾过,薛家湾原来的单车道,要拓宽,工程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薛运祥从镇上下了车,回薛家湾的路被临时封了,只定时开通单面车道。原先的水泥路面挖去了半边,还挖成了大坑小坑,旁边的排水沟填了,有的路段在向外打垱修驳岸,有的路段是朝里凿山…

    2023年4月26日
    1.3K80
  • 你若自明,等待成莲

    喜欢“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诗句。 扑面而来,充满哲思禅意的画面,让我感知等待的境界,在于此。异乎寻常的超然,悠然,淡然,静然,将人生的内在之光,开阔的胸襟,丰厚的积淀,高远的视野,具象呈现,给人无尽的陶冶与启迪。 然,一旦遇到了过不去的沟沟坎坎,我们真地有这样的气度和举止—— 无论怎样的冰霜雨雪,都会自带阳光,以淡淡的微笑,坦然面对突如其来,猝不及防的…

    2023年11月25日
    2.5K680
  • 【小说节选】为的是造“炮弹”

    回到公社,宋晓冬撇开那份黄秘书的初稿,另起炉灶,按自己的思路整理出了一篇调查报告,交给了黄秘书。 在基本情况这个小题里,他主要是根据刘明章的介绍,根据自己所见所闻铺陈开来。关于生产资源,他认为自家自留地竹园里的竹子,自己砍伐,自己利用,合乎情理。关于生产规模,他认为是家庭规模,是小作坊,做的是小生意。在价格方面,认真地看过李师傅家的竹器价格,他认为同一种物品…

    2022年9月9日
    806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5日 上午8:47

    光看标题我还以为您到了农场练成了飞檐走壁的绝技,看完全文才知道原来是吹来的风沙堆得跟窗一样高了。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气候,给了您特殊的体验,我们才能读到这篇很有特色的美文。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6月5日 上午9:03

      @情满乌江杨老师,那段年轻时的经历太有趣儿啦,现在想起来还印象深刻!问候老师安好!!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6月7日 下午6:42

    这样的风沙,让我开了眼界。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10月17日 下午9:37

    好熟悉的景色啊。我小时候在新疆生活八年,烧牛粪,飞沙,都有切身体会。新疆有个老风口,风大时能把汽车刮走。冬天更是经常把雪刮到路上,那就是大雪封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