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金山的回忆(3)——走窗户

海金山的回忆(3) —— 走窗户

种牛场的场部,招待所,食堂,就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最上面是场部,中间是招待所,山坡下面平坦处是食堂。

我到场部找领导研究画稿时,就像爬楼梯似的爬一段山坡,吃饭就一溜小跑下山坡。

红砖红瓦的“苏式”招待所很大,长长的走廊两边有好几十间客房。现在外面的气候还滴水成冰的冷,里面没有几个客人入住,管理员让我随便挑房间,我就选了最里头的一间。

打开门一看,一铺小炕铺着厚厚的毡子,光溜的炕上摆着一个小木桌,地上架着铁皮炉子,管理员每天给我送来一筐干牛粪,这些燃料用来烧炕、烧炉子足够了。

许多城里汉族人,一听说烧牛粪,就会说,那不是牛屎吗?臭烘烘的能烧吗?

这是没到过牧区的人才有的思维。这远离城市的茫茫草原没有污染,晒干了的牛粪都散发着苜蓿草的缕缕清香,再冷的屋子,只要是烧上干牛粪,一会儿屋里就温暖如春。就是到了翁牛特旗政府所在地乌丹镇,旗委旗政府的办公室也烧牛粪,这地方离开牛粪根本过不了冬天。

种牛场招待所房间很怪,窗帘不是布做的,而是窗框上订了两个大铁钉,严严实实地挂着一床足有一拇指厚的黑毡子,小窗子本来就不大,再挂上这个东西,把个屋子憋的黑乎乎的,我马上把这个硬邦邦的黑家伙摘了下来卷到炕边。

管理员手脚麻利地为我铺好了棉褥子、棉被子,散发着烟熏火燎味道的行李看上去很新。用干牛粪生好了炉子,管理员笑着嘱咐我说,一会儿你睡觉前一定要挂上毡子,晚上风大!

我在班车上被乡间公路折腾了一天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觉得外面刮风动静很大,可累得睁不开眼,一觉到了天亮。

第二天睁开眼睛一看,被子上、褥子上铺满了一层黄沙,再摸一摸紧巴巴的脸颊,一撮细黄沙就掉了下来,再看窗台,沙子已经流进来了。

我到管理员那里借来铁锨,把沙子搓出去半筐。管理员拿把笤帚扫炕,他不紧不慢地瞅着我问:

“晚上没挂毡子吧?”

“你们这嘎达这大风沙可让我开眼了!”

“这哪到哪啊?还没到风季哪,若真刮起白毛风,那是飞沙走石,白天对面看不见人啊!”

收拾好屋里,推开窗子,窗台下的沙子已经堆满了,一步迈出窗户,抬眼就看见白主任向我打招呼摆手呢,我几步就跑了上去。

入乡随俗,后来的一个月我去场部办事儿,就不走招待所的长走廊和大门了,推开窗户往上走几步就妥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364

(1)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8:51
下一篇 2022年6月5日 上午12:38

相关推荐

  • 旧时挂画

    陈从周《梓室余墨》卷三有篇目《悬挂书画,因时而异》云,“我国旧时悬挂书画,于季节性甚重视。春节悬岁朝图,端阳(五月)悬钟进士(钟馗),中秋挂月宫图,夏季及梅雨季悬黑老虎(碑拓本),而朱拓本则夏季不悬。至于喜庆及寿辰所悬则内容亦因事而异,如和合二仙,麻姑献寿图之类。” 估计现在很多的人家,亦是早已没有这样的讲究了。悬挂书画,用以补壁,可以有美化环境、和合风水的…

    文化 2022年5月23日
    3.2K40
  • 怀念宋老师

      老师走了,走在今年初春。因疫情原因丧事简办,其子女没有通知我回乡参加葬礼。我是今天才听一位来自老家的朋友说的,心情非常沉痛。 老师名叫宋耀宗,生于1933年,江苏响水人。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师范毕业分配到大丰,起先当过学校教师、报社编辑,后来在县委工作二十多年,八十年代初“空投”到供销合作总社。 我是1984年底与老师相识的。那时我是一名基层社…

    2022年5月21日
    1.6K180
  • 我们的父亲母亲(一)

    老爸的文集终于问世了。这是老爸一辈子的心血,这也是老爸一辈子的心愿。

    2022年5月17日
    37480
  • 高中毕业三十年

    1992年到2022年,30年悠悠岁月,在无声无息中悄悄过去了。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年,曾经在30年前,在一个偏僻的小镇的最高学府,一起度过了最纯洁、最浪漫、最天真无邪的3年美好时光。 操场上、教室里,嬉戏逗乐的欢笑声犹响在耳;校园南面的小树林,同学们看书学习、娱乐休闲的身影还历历在目。将30年的一幕幕再次回放,有多少难忘的情景还栩栩如生:有同学们孜孜不…

    2022年6月8日
    1.2K40
  •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注】本书已于2022年4月底出版。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爱在瘟疫蔓延时》自序 2020年,真是叫人悲伤、沉重的一年。百般感受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要说的,要写的,都化成了文字。 2020年,我和另一半因为疫情,禁足、宅家、相守;首次自我封闭,静候天亮到来;2020年,我俩从焦虑、担忧、紧张,慢慢看开、放下、坦然安心地走出书斋。从不敢出门、…

    2022年5月25日
    27119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条)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6月5日 上午8:47

    光看标题我还以为您到了农场练成了飞檐走壁的绝技,看完全文才知道原来是吹来的风沙堆得跟窗一样高了。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气候,给了您特殊的体验,我们才能读到这篇很有特色的美文。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6月5日 上午9:03

      @情满乌江杨老师,那段年轻时的经历太有趣儿啦,现在想起来还印象深刻!问候老师安好!!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6月7日 下午6:42

    这样的风沙,让我开了眼界。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