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除夕夜,我从地质队赶往胶东小村探亲

2024020911073640

又到了大年三十。我记忆里有一幅永生难忘的画:一个高高瘦瘦的老人,拄着棍子,迎着数九寒天的北风,站在空旷的河边,眉毛被霜染的雪白,胡子上挂满冰凌,被风吹的叮当响。那是一九七五年二月十一日,农历乙卯年大年初一的上午,在胶东一个小村旁河边的一幅画面。

大年三十,我在从济南去烟台的火车上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一阵吵杂声惊醒,听不到火车轮子的咣当声,只听几个大嗓门的男人吵吵嚷嚷,带着一股股凉气从我身边走过,我赶紧坐了起来,睁开眼睛扫视一圈,看不到列车员的身影。不由感到恐怖阵阵袭来,看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现在应该是大年初一了。整节车厢好像就我一个人,与我一起上车的那十来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下车了。他们应该已经与家人团聚了吧。我一个女孩子,那几个大嗓门的男人不会欺负我吧?如果他们来抢我的东西怎么办?我侧身望望车窗外,外面黑乎乎的,看不清外面是村庄还是农田,听不到鞭炮声,好像一切都在酣睡。

火车晃动一下,听到了火车轮子与钢轨的碰击声。车窗外偶尔有闪过的灯火,就如同鬼火一样飘忽不定,更增加了我的恐惧。心里一阵阵发冷,赶紧把眼睛收回来,再也不敢往窗外看。就着车厢里暗淡的灯光,看着我带的两个大提包,那里面有我给姥姥买的烧纸,那可是我求了好几个人才买到的。那时候烧纸属于四旧,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还有我给姥爷买的点心,那是我用了好几斤粮票花钱到商店里买的。还有给舅舅舅母,表弟表妹买的礼物。他们如果抢走了,我身上还有粮票和钱,到烟台我再想办法买,可是烧纸上哪里去买?唉,不对,今天是大年初一,商店开不开门?如果都不开门可怎么办?越想越怕,睡意全消。

应该说昨天晚上,我赶到济南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平时人满为患的大厅,已经变得冷冷清清,昨天还是人山人海,今天就成了寥寥数人。几个小时,差别就是这么大。我坐在椅子上,身边放着两个手提包。那时候还没有拉杆箱,出门都是手提包。听到服务员一声检票了,我赶紧提起提包,检票进站上车。到了车上,找到座号,放下东西。那时候始发车都是提前半个小时检票。

济南到烟台的火车在济南始发。等到开车,一共上来只有十来个人。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老同志,穿着铁路服,问我上哪里去,我说:去烟台。他问我:怎么今天才走,我告诉她:我值班,今天还是同事发扬风格替我值班,让我提前两天走的。我问他去那里,他说:下班了,回家过年,几站就到了。那时候过年放假都是初一开始。开车了,那位老同志告诉我,你躺下休息吧,今天不会有多少人,空座位很多。我穿着棉猴,就是连着帽子的棉大衣。那时候车里没有空调,取暖只有各个车厢烧的小锅炉,人多还行,人少了,车里还真冷。我把一个提包当枕头,裹紧了棉猴,就在三人的座椅上躺下。随着火车有节奏的咣当声,摇摇晃晃,就像躺在摇篮里,慢慢睡着了。

那时候的火车座位比现在的宽最少三分之一,椅背是一个直板,没有弧形。椅面比硬卧少不了多少。我去新疆坐火车是四天四夜,如果大家都是长途,只要准备一个旧床单,晚上拿拖把把地下檫擦干净,铺上床单,可以睡两个人,靠窗户可以趴在桌子上睡,还有两个最享受的的是躺在椅子上睡。那时候的长途列车里都是人满为患,有时候连厕所里面都是人。人挤人时觉得怎么那么多人,现在人少了,又好生害怕。不知道这会上来的几个人是干什么的。我看看自己的穿着,脚下是登山鞋,裤子是工作服,棉猴包着头,不仔细看还真辨别不出是男是女。心里不禁有点窃喜。就像变色龙,靠这身打扮也会安全许多。

我姥姥去世的那年春节,我也是准备回老家过年,因为单位过年不放假,没有回去,没想到让我再也没有机会与姥姥过年,不能在姥姥跟前撒娇,给我留下永远的痛。我决定春节放假一定想办法回老家,去看望姥爷,给姥姥烧烧纸。我的探亲假我是安排在夏天,我父母弟妹都在新疆裕民县,冬天老风口经常风雪堵路。十天半月不通车都不是新闻。我们单位一般都是在春节前后集体放探亲假,我因为情况特殊,单位也是特别照顾。放假了,我们几个没有休探亲假的就安排值班。

我是安排到初二早上交班。同事知道我姥姥去世我非常痛心,一心想回老家,苦苦盼了将近一年,就主动把我安排在年前值班。又在年三十早上提前来接班,让我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就这么想东想西的,听到传来了呼噜声。我悄悄走过去看到那几个男人都躺在椅子上,打起了呼噜。我想,他们也许是刚下班的铁路工人,赶着回家过年吧。我回来裹紧棉猴又躺下来,使劲闭上眼睛。随着列车有节奏的咣当,慢慢进入了梦乡。朦朦胧胧听到一声喊;起来了,起来了,烟台马上就到了。我使劲睁开眼睛,看看窗外,还是黑乎乎的,好在车站还有几个灯亮着。

下了火车,稀稀拉拉几个人,出站没有验票的。出了站一头雾水,不知道该往那里走。以前那么多拉客的三轮车,都回家过年去了,冷冷清清的车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车站工作人员,问好去汽车客运站怎么走,就自己一手一个大包,在大年初一没有行人的早上,走几步歇一歇,好在不是很远,好不容易挨到了汽车客运站。一问当天还有到龙泉的车,心里好高兴。原来准备如果实在没有车,我就再回到火车站。买到去龙泉的车票,时间不长,就上了车,车上也是寥寥几人,天蒙蒙亮,公交客车出了站。

我在车上又睡了一觉。到了龙泉前一站,我就下车,我姥爷来信告诉我,提前一站下车回村里的路近。下了车,我不知道该怎么走,看到路边几个十来岁的小朋友,正围着一辆自行车玩,就问:“小同学,去神童怎么走”。那几个小同学指着一条路说:“一直走,过了河就到了”我就提着两个大提包上路。没走几步,那几个小同学又追了过了,说:“老师,你拿的东西太多,我们送送你。”几个孩子把包放在自行车后座上一个,挂在车把上一个,几个孩子前呼后拥,跑的好快,我在后面追,快到河边,远远的我就看到河边一个”塑像”,迎风站着。

忽然”塑像”动了起来,慢慢的向这边移动。那几个孩子围着自行车站着,看到我就问:”老师,往那里走,我们给你送到家里。”我追的呼哧呼哧喘粗气,感动的一个劲说谢谢。这时候,我看到走近的那个“塑像”,原来是我姥爷,眉毛变成雪白的霜花,胡子上挂满冰凌,拄着棍子,嘴唇蠕动着,说不出话来,能听到冰凌碰击的叮当声。不知道是嘴冻僵了,说不出话来,还是见到我高兴的。我喊了一声“姥爷”再也忍不住,眼睛一下模糊了,眼泪争先恐后的跑出来。就这样傻傻的流泪。那几个小学生什么时候,怎么走的,我也不知道。感到粗糙的大手檫我的脸,我才看到是姥爷帮我擦眼泪。姥爷弯腰提起地上的一个大提包,我也赶紧提起另一个,跟在姥爷后面,走进村里,到了家门。姥爷却不进家,直接把我带到我舅舅家。

进了舅舅家,舅妈一边笑着迎出来一边说:“你姥爷真神了,昨天就说你明天一定回来,我们都说这个时候不回来,可能就不回来了,这几天,你姥爷天天到河边去,我们不让去,一个看不到,就又跑去了”这时候也到了中午,舅妈忙安排吃午饭,我就连早饭带午饭一起吃了。吃饱了,我把提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把给姥姥的烧纸拿着,要给姥姥去烧纸。姥爷说:“年前已经去坟上烧过了,今天就不去了。”我非要跟着姥爷回姥爷自己的家。到了姥爷家,看到半橱上摆着姥姥的遗像,姥姥还是那么慈祥的微笑着,我忙把带来的点心摆上,又在地上磕头,烧了烧纸。姥爷嘴里念叨着:“咱们的芳回来看咱们了。”

家里没有小姨的相伴,没有姥姥温暖的手,我感到家里是那么冷清。坐到炕上,炕也是冰冰凉。我问姥爷晚上冷不冷,姥爷说不冷。我怎么能相信,这么凉的炕,晚上怎么能不冷。我掏出十块钱,塞到姥爷手里,让姥爷买点柴火烧烧炕。姥爷说,舅舅给他柴火,不用买。说着他抱来一些树根,烧起了炕。烧了一会炕就不凉了。我告诉姥爷:“过了年,天气暖和了,就去我妈妈家吧”。姥爷说:“听说新疆非常冷。”我告诉姥爷:“新疆冬天外面很冷,家里可很暖和。”又问了问姥爷在舅舅家能不能吃饱,生活有什么困难等等。姥爷说舅妈从来不限制他吃多少,而且都是吃一样的饭。生活过的还不错。说着话天黑下来。姥爷说,“你住到你舅舅家里吧,这里太冷清,你小姨又不在家。舅舅家还有你妹妹与你作伴。”就这样晚上回舅舅家吃饭,一家人说说笑笑,天晚了,姥爷回自己家去,把我留在舅舅家。

晚上我与三个表妹睡在里屋的炕上,拉着些家长里短的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好像又与小姨睡在了一个炕上。梦里又到了河边,河边那尊“塑像”慢慢的移动、移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眉毛上挂满雪白的霜花,胡子上的冰凌叮叮当当………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3609

(80)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下午6:06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下午11:49

相关推荐

  • 满怀亲情送 “仙桃”

    友人送我两只原生态的桃子,既大又漂亮,我戏称这是仙桃。今天回老家将“仙桃”赠送给哥哥嫂嫂,夫人跟我说,两只桃子都送给哥哥吧,他身体虚弱,可能更需要。子昂开车送我去了三圩,到了哥哥家,邻居学付正好也在帮忙,哥哥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刚做过的手术,皮管还没摘掉。 我把桃子切成薄薄的小片,每一片白里透红,摆在盘里端给哥哥嫂子他们吃,哥哥已经起来,吃了一片,忍不住称赞:…

    2022年11月21日
    723140
  • 远离城市的喧嚣

        题记 我静静地看着,美美的想着, 心中的烦恼不见了, 只有初恋时的样子, 在脸上悠闲地画句号。 我撸一撸乱发,整理一下衣角, 把往日的烦躁全盘丢掉, 让平静如水的心,与风幸福地拥抱。   远离城市少喧嚣,万般烦恼全丟掉。 山河无恙天高远,凭栏远眺独处好。 初恋样子永难忘,不想从此画句号。 轻抚新生含羞草,羞答妩媚学阿娇。…

    2023年11月30日
    549180
  • 葱与大酱

    东北人的餐桌上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少两样东西,那就是葱与大酱。 葱与大酱会一直伴随着东北人走东闯西,伴随着从孩提走到中年,从中年走向老年。东北人口重,喜欢吃咸的东西,这样的习惯并不好,有研究表明,东北人一上年纪,就容易得脑血栓,就与这种饮食习惯有关。人们虽然知道这样的道理,但还是对葱与大酱乐此不疲,喜欢依旧。 小时候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我和弟弟经常是一根大葱…

    2022年7月5日
    5.1K40
  • 邻家叔婶为啥走得这么快

    回家看妈,妈说下屋里德叔地坪大,方便停车也好倒车。我说不麻烦别人的好,再说他家儿女若回来,不也得有地方停几辆车吗。妈叹了一口气说:“德叔德婶都没了,他家已是一座空窝,那个家差不多等于散了!”我很吃惊,德叔去世我是知道的,但德婶咋那么快就没了呢? 妈告诉我,德叔走了后,儿媳妇不想伺候中风偏瘫的婆婆德婶,惦记着自己去城里做水果生意,想和德叔的女儿商量轮流赡养婆婆…

    4天前
    1.5K300
  • 转调

    渊博或辽阔, 都不足以惊诧到他; 挺拔或妩媚, 也不足以惊艳到他。 他讶异的, 是一片芦苇… 当风吹起, 那一片茅草, 都朝着同一个方向, 弯下了腰; 犹如一群抱团取暖的人, 向着斑驳陆离的生活, 虔诚地祈祷……

    2023年11月21日
    250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4条)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9日 下午9:12

    难忘的往事,浓浓的亲情!恭祝龙年大吉大利,阖家幸福安康!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2月10日 下午1:12

      @鸣虫是的,我姥爷站在河边的那一幕我终生难忘。与姥爷的团聚,那也是我与我姥爷最后的团聚。我回来不久,姥爷就去世了。

  • 含羞荷
    含羞荷 2024年2月9日 下午9:36

    拜读佳作,祝福老师,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4年2月10日 上午2:35

    浓浓的亲情难忘记!祝徐大姐、张院长及老兵新春快乐![赞][赞][爱心][爱心][花][花]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2月10日 下午1:15

      @解世权谢谢,忘不了的过去,让我明白更要好好珍惜今天。
      祝你龙年大吉,事事顺利,幸福满满。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2月10日 上午5:04

    新年快乐,龙年吉祥,身体健康,
    阖家欢乐,万事顺遂,幸福安康!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2月10日 上午7:27

    深情回望,灵动抒写,那年的除夕夜,情景交融,情深意长,感人至深。过年好,阖家欢乐,美好多多!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2月10日 下午1:19

      @锦瑟黎燕人一生有多少个除夕夜,能留下多少难忘的记忆。
      好好珍惜每一次的相聚,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

  • 李和平
    李和平 2024年2月10日 上午11:23

    永远难忘的画面:姥爷迎风站在河边,脸上挂着白霜,家人不让去,一个看不到,就又跑去了。老人坚信你一定会来的。难忘的往事,令人动容的亲情!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2月10日 下午1:22

      @李和平想起这一切,我眼泪就流出来。那一年是我与我姥爷最后的团聚。我回来不久,我姥爷就去世了。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2月10日 下午3:45

    那个时候,出一趟远门实在太不容易了,何况还是大年三十。你年轻时吃了好多苦。祝苦尽甘来,岁岁平安,龙年大吉!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2月10日 下午7:02

      @难诉相思确实,我去新疆探亲,坐四天四夜火车,还没有直达车,必须换一次车。可以在徐州换上海到乌鲁木齐的车。我是先买到北京的火车,在北京买直达乌鲁木齐的火车。因为过路车没有座位,长途旅行站着太辛苦了。到了乌鲁木齐再到长途汽车站买长途公交车票,需要三天。晚上车在旅馆停车,自己交住宿费。说好早上几点开车,一早去车上集合。回来一个月都歇不过来。
      不过夜行早达的火车还是不错的。济南到烟台,济南到北京,到上海都有。能买到卧铺票那就非常幸福了。睡一晚上,天亮就到了。

  • 霁月
    霁月 2024年2月10日 下午4:33

    芳姐新年快乐🎉🎉恭祝龙年大吉,万事如意!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4年2月10日 下午11:30

    温馨的回忆,满满的亲情。恭祝您新年快乐!吉祥如意![花][花][花][花][花][花]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4年2月14日 下午5:41

    梦里又到了河边,河边那尊“塑像”慢慢的移动、移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眉毛上挂满雪白的霜花,胡子上的冰凌叮叮当当………再看看[赞][赞][爱心][爱心][花][花]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2月14日 下午7:56

      @解世权这是印在我脑海里的画面,这个画面让我感到姥爷没有离开我,他还站在那个小河边。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2月14日 下午6:38

    往事一点不是烟 ,飘不走, 逝不去, 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那时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情愫! 新年快乐!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4年2月15日 上午9:33

    芳姐任何时候都是勤劳能干,吃苦耐劳的形象,那么远那么冷那么孤单寂寞无助独行千里去探亲,了不起啊!那走动的雪塑像和乐于助人的儿童们,令人感动!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2月15日 下午1:41

      @豫莲芳草那时候胶东老解放区保持了当年支前的热情与人情味。转眼将近五十年过去了,不知道现在胶东人还有没有保持住这种善良,质朴。有时候我回想我走过的路,感到我就如同漂浮在大海里的一片树叶,经历过狂风巨浪,被海浪推来卷起。我非常想寻找一个风平浪静的港湾,就是不知道这个港湾在那里。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