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年(癸卯)

2024020811252589

实际上严谨一点说,前几天立春,就应该是农历龙年了,而不是只有过了腊月三十,初一便是过年了,因为立春是一年的第一个节气,年从立春始。这是古人的算法。举个例子,立春这天到腊月三十,倘有孩子出生,要论属相,是属龙而不是属猪。

年前的这些天,刻意地让自己闲一些,再闲一些,以一种放松的姿态,辞年。每天就多少写一些文字,随意地写,想些什么就写什么。原来打算每章节都不加标题,就接龙一般地写,写一个所谓的长散文,万字朝上,写到三十便停下来,写了一两篇之后,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驾驭的,于是,就依了平时书写的习惯,千字左右,写一个主题,好不容易坚持下来了,这样,便有了七、八篇文字。写完这篇辞年,就不写了,过年。

写这七、八篇文字,还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就是,尽量自话自说,不引录他人字句,能写成什么样子就写成什么样子。看来做得还是比较好的,偶尔忍不住了,会有一半句引文,但已经是极个别的情形了。这个是有缘由的,多少年来,以书袋自居,几乎所有的文章中,都有掉书袋的情形,反思一下,便想革新,于是就这样做了,亦能算是辞旧迎新罢。

以上是这些天写作情况的一个交待,下来便说些别的话题。说绿皮车。就是说以前运行速度很慢的那种绿色的火车。高铁出现以后,这种火车作为濒临淘汰的大型运输工具,因为车票便宜,便成为一部分人群的首选。过年返乡,这种车是很慢的,因而有人早早就出发了。但今年的一个特殊情况是,大部分地区雨雪加降温,高铁运行受阻,而这种绿皮车却能畅通无阻,因而原以为较晚回家的人,却早早地回到家了。这似乎是一种返祖现象,科技越发达,有时受限的因素却较多。因而有人就提倡过一种慢生活,过一种不须科技赋能的淳朴生活,但似乎太难了。

是的,这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不想被打扰。多年来我的脑子已经死了,已经经不起人事的纠缠与折磨,我只想简单地过一点单纯而质朴的生活。我有时都在想,能不能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就像晚年张爱玲一样过一种神龙首尾都不见的生活。我是惧怕生活中的人,生活中的事,生活中的超能纠缠与切割,面对现实,我确实是无能与弱智的,我不能适应它,但也丝毫不想依赖它。我觉得我的生活的花儿,是枯萎的。

原以为很多重要的事情,现在忽然觉得没有那么重要了。我们有时对于生命,对于生活,赋予的东西太多了,有很多的成分,都超出了我们的能力与本分,我们拼力地挣扎着、争取着,最终到手的,却是一地鸡毛。冥冥苍穹,个体的我们,是微乎其微的,但有时我们却高看自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实际上却是自不量力。有时想,倘若可以选择生命的维度,我宁愿成为一株小草,即使它只能生长在高高的大树之下,但它是质朴的。

心中也不再能盛装太多的爱与恨,觉得大多的爱与恨,相比放下的自己,都是冗长而多余的。这实际上是一种解脱,一种与自己的和解。上午无缘无故地去敲门,有的门已经关闭了,有的门敲开却无人,这都无关紧要,心中爱与恨的天平不会再向左或者向右倾斜了,我的所有爱憎,都是苍白而无力的,空虚塞满了衣袖。

这一段时间,总是觉得很累,睡不够,我想,倘若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和时段,让人能够完全放松下来,沉沉地睡去,睡个天昏地暗,那自然是好的。有时也会轻声地问自己,是不是因为身闲而心忙,才有了焦虑情绪,让自己失眠多梦,身心受到了伤害,才卧榻无眠?是的,辞年,春节期间便有了可以自由支配的大把的时光,任由自己自由挥洒,那一定也是好的。所以,对于年,似乎也有一些特别的情感寄托了。

这时是下午三点钟的时光,太阳从南边的窗户照进来,照在墙上,照在书柜上,我的眼前是一片明亮。水养着的花烛与水竹长势都很好,可惜叶子落满了浮尘,我从桌几下取出喷壶,清理着叶面的尘土,晶莹的水滴附着在叶面,在阳光下便使绿叶很是活泛了,原来生命的琴弦竟是这么平易而知足,略为用力,便是满堂花醉了。窗外是行人与车辆的声音,让人觉得仍然是在人间,这当然是一贯的无奈的好。我知道自己的孤独,但我也知道,我的杯子很小,我还是在用它喝水。这是癸卯临近结束的一天,我在写字。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3507

(6)
上一篇 2024年2月8日 下午6:12
下一篇 2024年2月8日 下午7:45

相关推荐

  • 【小说节选】“围魏救赵”的法子

    宋晓冬在知青点逗留了一天,住了两夜,该回家看看了。早饭后,收拾完行李,准备去搭中午的那趟进城的班车。 同学肖筱从公社供销社回来,急吼吼地向大家报告了一个消息:“公社武装部的胡部长集合一个排的民兵要去李茂林家砍他自留竹园的竹子,正准备出发。我们得想法子阻止他们,否则,要出人命。” “得通知李茂林,让他有个应对的准备。”年龄最小的知青吴楚着急地说。 “我们要去帮…

    2022年9月11日
    86380
  • 风水就是和谐

    昨天睡到中午才醒来,简单地洗把脸就走出门去,到楼下才觉得雨下的大,不带伞不行,又折回去拿了把伞,住的地方离美院有两站路的样子。在网上看一位朋友的文章,说美院“后边”有一家书店,我竟然有些好奇,这地头混的熟了,想来想去觉得他应该说的意思是“里边的后边”了,在门口问了保安,果然说里边就有一家书店的。以艺术类为主,是一家档次较高的书店,环境清雅,累了还可以有凳子坐…

    2023年8月7日
    1.4K50
  • 诗歌: 读官春生《赏花》(修改稿)

    – 读官春生《赏花》(修改稿) – 不是诗 却似诗 那树那花 在前楼墙角 – 很不起眼的树 不见阳光 却开出了漂亮的花 功归谁家 – 正像一位陌生女子 属大家闺秀 还是小家碧玉 无可评说 – 而你却用精致的笔 短短的文 写出了一种情 写出了一颗心…… – 我   心动了 我   眼眶湿了…

    2023年9月25日
    355130
  • 记费秉勋先生

    二零零年左右费秉勋先生在书院门给市文史馆员们有过一次讲座,翟荣强先生带我去了,我是旁听,是慕名而至的。那时费先生也许退休不久,骑着一辆红色的儿童玩具模样的自行车,车的两个手把很夸张地勾出个马面形,很个性,车头挂一硬纸质的袋子,装了讲义。感觉他不爱说话,但讲座却讲了约有两个钟头。语气很舒缓,声音也不高,他只是讲他的,完全不管听众席的秩序。讲座的内容和舞蹈有关,…

    2023年2月27日
    3.7K30
  • 邛海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即使是一辈子为人师表的人,孜孜不卷辛勤耕耘一生,也未必能认识全部汉字。比如说这个邛字,虽然不属于生僻字,但对14亿中国人来说,不一定每个人都认识。当然,对于某个地方的人来说,却是天天要说,天天要用,这就是俗话中的一方水土一方人吧。    邛,与穷字同音。中国古代曾经有一个民族叫邛族,在历史的沧海桑田中,在恃强凌弱的族群争斗过程中,相对…

    2022年10月25日
    3.9K1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雪花漫舞
    雪花漫舞 2024年2月8日 下午7:51

    坐在沙发欣赏很爽!祝您龙年吉祥快乐!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8日 下午8:23

    坦然、舒然、畅然,从事自己喜欢的雅事,这样的老年生活,让神仙都羡慕啊!祝新春吉祥,万事如意!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4年2月8日 下午9:09

    过年啦!放自己一个假,好好休息,养精蓄锐,然后再接再厉!祝您新春快乐!

  • 霁月
    霁月 2024年2月10日 下午4:35

    正月初一读老师这样的文字,感觉很惬意,恭祝老师新年如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