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过年记趣(2)赶年集

2024020500100451

所谓年集,是指老家腊月二十七的县城大集。这是离年节最近、亦即新年到来之前的最后一个集日。

在儿时的记忆中,过了腊八节,我们一帮小孩子嘴里叨念着“新年到!新年到!闺女要花儿,小子要炮儿;老婆儿要块大年糕,老头儿要顶新毡帽!”的歌谣,心里最期盼的就是赶年集了。

与平时集日相比,年集有两方面不同:一是新增了两处较大的带有专业性的市场——年画市场和烟花爆竹市场。这两个市场在平时的集日是没有的;二是年集的时间要延长到一整天。而平时的集日,都是过午就散了。

这一天,为把过大年所必需的年货购置齐全,常常是一户人家要安排两三个人去赶集,有的甚至是举家出动。动身前要明确分工,购买年货各有侧重,恐有疏漏。

那时候,对年少的我来说,年集,有一种巨大的魔力;赶年集,则是一件无比欢欣快乐的美事儿。

印象最深的一次赶年集,是上世纪的1972年。那年的1月中旬,才刚刚进入农历辛亥年的腊月。

记得有一天,父亲从生产队的队部回到家,脸色沉郁,很不开心的样子。母亲问:“结算清了?一个工合多少?”

父亲叹口气,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卷零零碎碎的钱,递给母亲,说:“每个工值仅合6分钱。这不,才分得20多块钱。原指望能分个四头五十块的,痛痛快快过个像样的年。这下好了,还得‘穷过’呀!”

母亲接过那些钱,仔细数一遍,笑笑说:“尽管工值低,按‘人八劳二’的结算法子,那些孩子多、劳力少的主儿还得往外拿钱呢!咱能分到这些就不错了。”母亲一边把钱收好,一边又说,“想想法儿,年还得像模像样地过!”

父亲回道:“有什么好法子?总不能为过年去借钱拉饥荒吧!”……

但很快,还真得想出了办法——我家有一段粗大的杜梨木,让我姑家的大表哥(他那时刚刚学成了木匠手艺)帮忙,做了三块案板。一块我们自己家用,另外两块卖了32元。这样一来,我家过年就显得从容多了。当即,母亲便到村合作社,给我和妹妹各扯了一身新布料,交给了开裁缝店的金涛娘,让其为我们做过年穿的新衣服。又买了黑条绒布和洋布,准备给我和妹妹各做一双新棉鞋。

到了腊月二十七这天,我们很早就吃了早饭。父亲背上一个筐子,又拿了一个空布袋,招呼我说:“咱出发吧!”

母亲嘱咐道:“把该买的买齐,就赶紧往回赶。别磨黑儿恋晌的!”稍一思索,又说,“遇上好的板油,就买些回来。熬成大油,能吃小半年呢!”母亲不去赶年集。她在家照看我的妹妹,还要为我们赶做棉鞋。

我和父亲很快就踏上了通往县城的路。赶年集的人们大都和我们一样,是步行着的。有推车的,有挑担的,有背筐的,有㧟篮的,有拎着布袋的,也有什么都不带、空手利落脚的。那长长的行进着的人流,就像羊粪蛋子一样,沥沥拉拉,络绎不绝。放眼望去,地面上厚厚的积雪,一直铺展到远方。白皑皑的雪野是那样的辽阔和空旷;路两旁的树木,满带着晶莹的树挂,一棵棵都成了玲珑剔透的玉树琼枝。路上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累。我们一路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县城。嚯!县城里面,已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拥街塞巷。

父亲拉住我,用商量的口吻说:“咱先去年画市场,买完年画,再去肉市;最后去炮仗市。怎么样?”一边说着,父亲走向街边一个卖大串(糖葫芦)的摊位跟前,给我买了一根用麻山药蘸的大串,递到我手中。

我咬一口甜甜糯糯的大串,点点头,说:“真甜啊!”想想刚刚父亲与我商量的话,又说,“行啊爹,就按你说的!只是,只是我想,咱在炮仗市那儿多看会儿,那儿有意思!”

父亲拍拍我后脑勺,笑着说:“知道你最爱去那儿!看人家放烟花爆竹,自己也觉得过瘾,是不是?”

我点点头,笑了。

我们穿梭在密密匝匝的人流里,很快到了年画市场。这个市场单独设在了一段避风、安静的街巷上。那个时候,年画的种类不是很丰富。以《样板戏》剧照印制的年画最多。也有以杂技演出剧照印制的和山水画黄山风景、漓江风景以及农业大丰收内容的。还有套色木板雕刻印制的杨柳青年画,以福寿图、庆丰收、年年有余等内容为主。大大小小的年画,都色彩鲜艳,带有浓浓的喜庆意味。

除了年画外,这儿还有卖春联的,也有卖历书和月份牌的。

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年画,父亲朝我努努嘴,说:“尽着你喜欢的挑吧!买四五张就得。”

我快速地在年画摊位前浏览着,很快便选了五幅。记得有一幅叫“保卫祖国边疆”,画面是一名解放军和一名民兵,背着乌黑锃亮的钢枪,骑着高大的骏马,在大草原上巡逻。还有一套由电影《红灯记》剧照印制的四扇屏年画。那时的年画很便宜,每幅大都是毛儿八分的,最贵的也不超过两角。最后,在我坚持下,又买了一本薄薄的历书,花了一角二分钱。那书上除了阴阳历对照,还有很多关于节令习俗的传说故事,非常有趣。

我抱着新买的年画和历书,跟着父亲一路拥挤着来到了肉市。父亲先是买了一个不算太大的猪头,又割了七斤“后座”肉,便开始逐摊位寻找质量好的板油。转了好大一会儿,终于在一个摊位前发现了又白又厚的大块板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父亲买了六斤板油。

此刻,我的心早已飞到了烟花爆竹市场。

我们从肉市出来,很快又汇入了挤挤挨挨的人流中。我们循着“哔哔啵啵”“嘭嘭嘎嘎”的鞭炮声,直奔烟花爆竹市场而去。

那时候,烟花爆竹市场不在县城里面,也并不固定在某一处,而是每年选一个地方。往往是在城区边上,找一处远离住户人家、空旷平整的大洼,足有几十亩大。那是年集上最火腾热闹、人气最旺的地方。

很快,我和父亲便赶到了城北小白河北岸的烟花爆竹市场。就见那些卖烟花爆竹的摊主,用大车或排子车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圈子里面是各家摊位的试放区,不允许赶集人进入。赶集人只能在圈子外观赏、问价、购买。那些大车、排子车上,是整箱整箱的各种类型的烟花爆竹,除了整挂整盘的个头大小不同、数量多少不等的鞭炮外,还有雷子、二踢脚等“大家伙”,也有小孩子玩的滴滴金、钻天猴、摔炮,更有各式各样的烟花、起火等。所有的烟花爆竹,都用厚厚的棉被,严严实实地盖着。

卖烟花爆竹的摊主们为招揽生意,没有高声大嗓吆喝叫嚷的,而是直接用产品说话,都相互比试着燃放自家的烟花爆竹。你放“连珠炮”,我放“单打一”;你放大雷子,我放二踢脚;你放“龙摆尾”,我放“满天星”。鞭声似裂帛,炮响如惊雷;起火若彗星掠空,烟花像落英坠地。那烟花爆竹市场,如战场一般,烟雾升腾,震耳耀目,弥漫着浓浓的硫磺味儿。圈子外,人们蜂拥蝶簇,逐声而动,趋之若鹜,人声鼎沸。那情景,令人感到无比激动和振奋。

我们随着人流围着圈子走走停停,也不时打问价格。说来也真巧,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们遇上了同村的我的玩伴小刚和他的父亲煦叔。小刚已经买了几把起火和几挂小鞭,煦叔说再转转两响(二踢脚)。我们四人合在了一处。在煦叔的参谋建议下,我买了几乎与小刚相同的起火和小鞭。父亲和煦叔也都买了几箍二踢脚。这时,两个大人便商量着准备回家。我和小刚执意不肯这么快就回家,因为那不停燃放烟花爆竹的场面,深深地吸引着我们。父亲抬头望望快要转到正南方的太阳,说:“快晌午了。大人们回去还有好多活儿等着忙呢!要不这样,你俩吃完午饭再回来,该看接着看,该买还可以再买些。今儿的年集一整天呢!”

煦叔也说:“这样好!不耽误吃午饭,下午还能再来这里,看、买都行。就这样吧!”

于是,我和小刚十分不情愿地跟着大人往回走。

回到家,我们匆匆忙忙吃了午饭,便又踏上了返回县城的路。记得临行前母亲很大方地给了我三块钱,并反复嘱咐说:“钱能少花就少花,炮仗已经买得不算少了。”又叮嘱我和小刚,“记着早些往回走。路远,等天黑了容易迷路。大年下的,迷了路可不是闹着玩的!”

再次返回烟花爆竹市场,整整一下午,我和小刚不仅享受了一场观看燃放烟花爆竹的饕餮盛宴,而且还都有另外的收获:小刚又买了一挂小红鞭和一挂个头很大的“单打一”,还买了10包小摔炮儿。我则买了两挂150头的大鞭,还有一把滴滴金。滴滴金是给妹妹买的,她喜欢玩。

那天我俩返程的情形大都忘记了。但有一件事儿印象非常深刻,那就是小刚买的小摔炮儿把他的衣兜儿崩破了。

记得我们往回走了大概一半路程,天就暗下来了。小刚有些着急,说:“快黑天了,咱俩跑吧!”于是我俩就开始跑起来。跑了没几步,小刚一下子滑倒了。他倒地的一刹那,就听“啪啦啦”一阵短促的爆响,小刚的褂子兜儿出现了几个大洞。原来是他装在口袋里的摔炮儿在他倒地时被挤爆了。好在没有伤到皮肉,更幸运的是爆响的摔炮儿,没有引燃他手中的其他炮仗。但小刚还是被吓哭了,而且是一直哭着回到了家……

印象中,那是我买炮仗最多的一个年集。那年的炮仗,一直到“二节二”那天我才放完。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3223

(19)
上一篇 2024年2月5日 上午6:57
下一篇 2024年2月5日 下午12:26

相关推荐

  • 大寒节气养生保健须知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的最后一个节气。斗指丑;太阳黄经达300°;于每年公历1月20-21日交节。大寒同小寒一样,也是表示天气寒冷程度的节气,大寒是天气寒冷到极致的意思。根据中国长期以来的气象记录,在北方地区大寒节气是没有小寒冷的;但对于南方大部地区来说,最冷是在大寒节气。 大寒在岁终,冬去春来,大寒一过,又开始新的一个轮回。在中国一些地方,每到大寒至立春这段…

    2024年1月19日
    1.4K220
  • 小贩之死

    本文是我的一篇早期文章,曾在北京青年报非常感受栏目发表        早上上交车之前,协管老王头说,卖水果的小贩跳楼自杀了。我上班一天都不舒服,因为我见这个小贩,高高瘦瘦有点像东北人,其实是河南人,有些面善。我把一次在他那买桃的经历写入博客,见《买桃》。但怎么也想不到半年多时间他会自杀! 下班一般我是从另一条路线回家,…

    2023年8月14日
    470330
  • 随记

        阳台窗开着。书房窗也开着。清凉的风从阳台窗进来,又轻盈的从书房窗出去。是的,清凉的,轻盈的,像仙女的纱裙一样,曼妙的从整个房间穿堂而过。 很享受这样的微风。但这样舒适的微风也只在初夏。再往后,穿堂而过的,就是灼热的热浪,也就是炎热的盛夏。   家里的温度舒服的一点都不想出门去,但一会儿又不得不出趟门去。冰箱里没菜了。水果也光光了。…

    2022年6月9日
    2.4K70
  • 今年冬天会是暖冬吗

    今天是立冬的第三天,邯郸下雨了,这是初冬的小雨。 走在小区里,看到天阴阴的,地湿湿的。再往远处看,能见度也不好,这两天,雾霾似乎又严重了。 但是,今天的气温却很好,不冷,不热,很舒服。要不是看到院内的树木有些枯败的景象,你也许会觉得这是在春天呢。 昨天看新闻,有专家预测说今年冬天的温度会比较高。也就是说,今年可能会是一个暖冬。我不知道这个估计准不准,但看到今…

    2022年11月9日
    908160
  • 梅县,我的 “唐山” 故乡

    – 苏门答腊,多么美丽的地方!她养育了我家几代人。但从我记事起,长辈们就告诉我, 我们家的”唐山”在广东梅县, 我是广东梅县正宗客家人。 可是,梅县在哪里呢?她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一无所知。问妈妈,她也回答不出,因为她也出生在印尼,从没去过梅县。 1923年8月,母亲出生于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棉兰市,祖籍广东梅县。至于梅…

    2023年8月28日
    2.4K1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4条)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2月5日 上午9:03

    坐上沙发,看放鞭炮。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2月5日 上午9:07

    乡村赶集这么有趣,你写得绘声绘色,让人想象那大集该有多吸引人。而你是个好哥哥,买鞭炮时还不忘妹妹喜欢什么,那个叫小刚的好危险,幸好只破了棉袄没伤人。

  • 一池烟雨
    一池烟雨 2024年2月5日 上午9:57

    农村大集就是热闹喜庆。我在四清工作队时逛过,那滋味终生不忘。[咧嘴笑]

  • 川明
    川明 2024年2月5日 上午10:24

    幸福的童年。我童年时期老爹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一只鞭炮,现在想想,可能我爷爷也没有这个经历。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5日 上午11:02

      @川明应该是风俗不同吧!我们这里那些年时兴春节放烟花爆竹。但现在不可了,管制烟花爆竹,过年没有了响动,淡化了年味!感谢留评,祝新春吉祥!

    • 川明
      川明 2024年2月5日 上午11:08

      @川明老家的风俗和你描述的很相似。因为没钱买,观看鞭炮市场至今记忆犹新,还抢来哑炮自己改制过。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5日 下午3:41

      @川明您说的境遇与我一样一样的,只是那一年买炮仗多些,更多时候,也是眼馋别人买很多鞭炮。所以记忆深刻!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4年2月5日 上午10:27

    写得很生动,写出了年味儿。

  • 诚厚
    诚厚 2024年2月5日 上午10:42

    农村赶集,我也有印象。集市一直延续到八十年代初。集市商品丰富,比供销社的多,而且可以讨价还价。鸣虫老师的儿时过年记趣,是中华传统春节文化的回味。赞赏!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5日 上午11:04

      @诚厚感谢诚厚老师美评鼓励!祝甲辰新春吉祥!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2月5日 上午11:47

    好灵慧的记忆力,绘声绘色地抒写赶年集的情境,将父子情深,兄妹情深灵动呈现。鸣虫的母亲好贤惠,乐观,开朗,让家里阳光明媚,暖意融融。

  • 惑矣
    惑矣 2024年2月5日 下午1:38

    栩栩如生的一幕幕。那时候的快乐终生难忘。男孩儿买炮,女孩买花,用蜡纸做的纸花。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5日 下午2:44

      @惑矣感谢您的美评!那时候所说的闺女要花、小子要炮,那花就是女孩戴的蜡纸花,那时时兴!再次谢谢您!新春快乐!

  • 陌上梦落
    陌上梦落 2024年2月5日 下午2:55

    我们有着形同的经历,我喜欢年集也是因为有爆仗市场,鞭炮声此起彼伏,让人目不暇接。

  • 雪花漫舞
    雪花漫舞 2024年2月5日 下午3:00

    赶大集就是热闹喜庆。儿时,我逛过,那兴奋终生不忘。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5日 下午3:39

      @雪花漫舞哈哈,看来我们对此有共鸣!感谢留评!祝新春快乐!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4年2月5日 下午3:08

    快过年了,想起儿时腊月二十七赶大集,也是一种美美的回忆。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4年2月5日 下午4:57

    农村的大集就是如此热闹,非常有仪式感。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2月5日 下午6:14

    过年趣事多,快意赶年集。
    爆竹烟花放,忙碌不停歇。
    中华好传统,春节文化节。

  • 东北老太太
    漫言华语 2024年2月5日 下午8:42

    这赶年集写得真热闹,如身临其境。那个年代不富裕家家捉襟见肘,仅有的一点钱得花在刀刃上,真的是这样。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6日 上午7:56

      @漫言华语所言极是,那个年代普遍不富裕,过年如过关!感谢您精到的美评!祝新春吉祥!

  • 风雨
    风雨 2024年2月5日 下午10:05

    过年赶集真好,热热闹闹!
    [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2月6日 上午7:37

    赶集,我们这边叫赶会场,也是很热闹的。只是,城里没有赶会场,因此小时候我无缘见到那种场景。老师的描述绘声绘色,好吸引人。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6日 上午7:59

      @难诉相思那个年代贫穷、简单,却热闹,年味浓浓。现在物质丰富了,几乎什么也不缺了,但年味却淡了!感谢留评!祝新春快乐!

  • ch雪梅
    ch雪梅 2024年2月6日 上午10:21

    我小时候和男孩一样,喜欢小鞭炮、小炮仗,过年放放噼里啪啦热闹喜庆蛮好玩的呢!赶集市细节描写细致美妙,实在是好啊!拜读,问好!

  • 王志学四连笔记
    王志学四连笔记 2024年2月6日 下午1:10

    年年喜庆年年集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6日 下午4:49

      @王志学四连笔记年年喜庆还真是,但年年集就今不如昔了。现在的年集,已经远远没有了当年的火爆和浓浓的年味。最主要的是鞭炮禁放,把年味禁没了!

  • 王志学四连笔记
    王志学四连笔记 2024年2月6日 下午4:44

    欢欢喜喜过大年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2月6日 下午10:45

    赶集,赶的是热闹, 赶的心愿, 赶的是希望! 这样的赶集, 我们现在很少见到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7日 上午8:11

      @轻品慢尝所言极是,那时赶年集就是赶的热闹、心愿和希望。现在已经没有那时的年味了!感谢精到的留评!遥祝甲辰新春吉祥!

  • 含羞荷
    含羞荷 2024年2月11日 下午8:33

    过年好!祝老师新春快乐!龙年吉祥!福暖四季顺遂安康!

    • 鸣虫
      鸣虫 2024年2月11日 下午9:21

      @含羞荷谢谢!也祝您龙年新春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