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叶随笔:朴素的日子

包了满满一屉饺子,白胖胖的

朴素的日子

 

左边耳后跟被扯得一阵阵疼。疼得厉害了,我用手用力按住一会儿,感觉会好一点。

以前也疼过,很快就会好。

大约是感冒引起喉咙不适,然后耳朵也遭殃了。

 

医院里这几日天天检查。护士小姐说是换领导了。

我们今天过去看婆婆的时候刚上楼,就被要求下去,想着上都上来了,我们还是进去了一下。但不过两分钟,就又有人来催我们走,说检查团马上上来。

婆婆看起来比前几日精神好了许多,但她说医生还在调整用药,估计还得几天。

是姑妹与公公替换着照顾她。我照看了大半日,当时想着姑妹接连几天,该回家多呆一会,透透气。

生病了,老了,才知道儿女的重要。

 

邹先生今天收了今年来最大的一条鳝鱼。它力气大,头一伸,就可以从大桶里出来,邹先生在上面罩紧了菜网子。马上端午,不知还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那样就可以做个火锅,算是一个硬菜吧。

 

弟弟钓鱼,宝刀未老。他还和小时候一样,很是厉害。一寸两寸的鲫鱼,他个把小时,居然钓了两斤。(妈妈目测。)

屋后的河沟,今年没有了污染,水质变得好了很多,再加上今年雨水足,没想到还有那么多鱼了。

大家都说明年会更多。

我相信。

 

栀子花开了很多。昨安安问,中考后还有没有栀子花,我说肯定有,只是没现在多了。有一年栀子花到中秋都还有,去年国庆节也还有。当然,到后来是零零碎碎的,不一定每天开,但如音乐一般,不绝如缕。

 

包了满满一屉饺子,白胖胖的。

 

门前的桃子红了。才两个。

也太少了吧?安安说。

小桃子倒不少,只是看起来蔫蔫的,长不大的样子。

 

荷叶似乎要漫溢出来了。小池太小,那么多的荷叶,华丽丽的招摇着,忍不住低头嗅它,是与栀子完全不一样的香。

闲翻米芾的《苕溪帖》,只觉那字灵动又厚实,温润又风流,不禁去触摸,那“松”,那“竹”,那“夏”,那“溪”,每一个字都像一朵花,落在我心里,那么可亲、可爱。相传米芾的《蜀素帖》用的“蜀素”放置了上百年,无人敢下笔,米芾艺高人胆大,一口气在上面作了八首诗。我前些年临过,这几年没提笔,估计忘得一干二净了。

 

二爷家的狗狗,又做妈妈了。这次,它把它的孩子藏在极隐蔽的柴垛缝里,真不知它是怎么想到的?

 

腊肉炖小土豆,这是今日的主菜。另拍了黄瓜,炒了蚕豆。

2022-5-3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164

(3)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下午10:18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下午11:00

相关推荐

  • 我们的父亲母亲(一)

    老爸的文集终于问世了。这是老爸一辈子的心血,这也是老爸一辈子的心愿。

    2022年5月17日
    38580
  • 诗评:在感情大海中泅渡

    .诗评  在感情大海中泅渡 ——关于我的《读某挚友(外一首)》诗歌自评      我己经写过好多篇诗评,都是写给别人的,可是我今天要为自己写上一篇。      我的《读某挚友(外一首)》发布之后,在博友之间引起了较强烈的反响。尽管我发布时加…

    6天前
    210140
  • 鹊桥仙 轻舟行

    沙汀野鹤

    文化 2022年5月17日
    6.1K20
  • 黎燕散文:槐花往事之校园篇

    槐花往事之校园篇 黎燕   潜意识里,生命与生命的莫逆相知,必有神秘渊源。 我对植物情有独钟,偏爱花草树木。岁月无法淡化的记忆里,弥散着槐花动人的香味儿。 多年居住在北国钢城,春天总是姗姗来迟。槐花开时,已是春末夏初了。幸运的是,我与槐林毗邻而居,步行七、八分钟,步入公寓附近的小山,便与晶莹剔透的槐花,面对面了。 连日来,漫山槐花汹涌怒放,如流如瀑…

    2022年5月16日
    252131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二)

    二、 五年,三霸熬了五年,灰暗的小学阶段终于结束了。暑假7月25日那天,三霸约隔壁的周扒皮去龙王山游泳池游泳。 周扒皮,本名周卫东,和三霸是同一年级隔壁班的同学。他们两家都住在地委院内,三霸的爸爸是组织部副部长,周卫东的爸爸是宣传部的副部长。那时候,姓周的男生,几乎都逃脱不了“周扒皮”这个外号的命运。各个年级,各个班级,都有一个“周扒皮”。女生跳橡皮筋时,一…

    2022年6月7日
    1.5K1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