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男人老汤

2023070602501538

老汤名连璋,上海男人。当初在技术部门工作时的称谓是 “汤工” 。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这批学徒进厂的时候,老汤虽属前辈,却也同住在单身筒子楼里。所以,早、中、晚一日里,不定几次三番能与他相遇。譬如锅炉房去打开水,饭堂去打饭,又譬如上下班路上……
  老汤的引人注目,因为行走很慢,拖着一条僵硬的残腿,快不起来。残腿的原因说出来很沉重,也惨烈,好几年前知识分子被称为 “老九” 时候的事,老辈子人都懂。老汤属高度近视还散光,眼镜片子后边的眼窝深凹,黑眼仁子像是被放大了,有点“虚”。抬眼向去,眼神又似乎总透着惊诧和剩余着的惶惶然,令人不忍或不好意思与其对视太久。每逢秋冬季,老汤头上那顶带帽檐儿的方格子呢帽,配上总是浆洗的清清爽爽又板正的工服,有点儿不搭界却独特,满厂子找不出另外一个。
  不幸中万幸,“残腿”事故之后,老汤的宿舍从顶楼被调整至二楼,一楼是办公区域,所以,论被照顾,也算是已经到位。但工作岗位则不然,调整到配件库房做了仓管员。要说库房有库房的好,交集面多是车间的工人。经世事颠簸后,老汤人变得语迟,所以多的辰光,来领料的工友,照工单领了料就走人,没多少寒暄。面对那些不会说三道四的物件,不怕寡言少语,不怕斗心眼子,省多少事体!至于那些曾经拥有的,学历啦、资质啦,经验什么的,于他反正也用不太着了。汤工这个称谓也逐渐淡出,由“汤师傅” 或 “老汤” 取代。再者说,库房里时不时可以悄悄儿地用电炉子煮饭。每年探亲假从上海带回来的大米、小香肠什么的,午饭、晚饭一并蒸煮了吃。下班走路上,饭勺儿在铝制的饭盒里时或当啷啷地敲几声,那节奏,透着点儿说不出的意味。
  听和老汤一起在库房工作的同事说,老汤仅就着一小截香肠和半饭盒子米饭,就能滋滋有味儿地解决一顿午餐。比起他人生的大跌落,这传说并无太多的恶意,不过是些“小挤兑”,但这并非全是恶意的“小”,往往也有杀伤力!于是老汤多了一条标签叫“抠门儿”,而抠门儿的人最会被别人拉开“人间距离”。实际上,那辰光,大米在西北地方“配给”不多,确实是稀罕物,不俭省着吃又哪弄唻?一年一次探亲假啊。论说,怎么也不曾见着过汤工有家人或亲友来探访过他?这也还能说得过去,一年一度的探亲假,老汤得留着回上海的家。有家就有盼头唻!
  据说汤工管理的库房台账清晰,配件摆放分门别类,井井有条,绝对够得上标准化。大大小小配件的标签,设计得很规整完备。一码儿仿宋体,字字行行亲手写上去的。某种程度上来讲,标签这东西,很能说明问题。恢复高考那两年,有知根底的年轻人业余时间都去寻老汤请教复习数理化,老汤不推辞,也不多话,刷、刷、刷提笔一统验算,奇了,不懂的,立马懂了。这我可是当面见识过的……
  记忆中的汤工一直是那样慢慢腾腾、小心翼翼的,艰难地拖着一条僵直的腿,伴着当啷啷、当啷啷的声响,卑微地向前挪,仍然不像是个“汤工”,也仍然不像是个有勇气从楼上跳下去的!

这些日子,电视上热播王家卫的电影连续剧《繁花》,满目明明暗暗的光影,满耳膜的上海话,于是,想起自己工作过的工厂里那些寄寓在西北的上海人,他们也是一批从插队的地方抽调上来的老知青,为数不少,厂子里人统称他们为“上海阿拉”。这些上海阿拉,在 “改开” 的前奏曲中,都运用不同方式,离开西北返回上海或上海的周边地区,最不济的也是采取办理 “病退” 方式“落叶归根”了。老汤也是那里厢一员,单不知,他是如何离开的……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1455

(8)
上一篇 2024年1月16日 上午10:25
下一篇 2024年1月16日 下午1:25

相关推荐

  • 姑苏城里祭亡人,如此这般

    前天是表哥的五七日辰,表弟提前几天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去,我说家里闲着也闲着,没什么事当然要去啦!从小和表哥一块儿长大,一块儿经历很多事,回味起来有痛处也有欢笑,留住笑,舍去哭。笑一笑,十年少。 还有什么人去呀?他说:你妹妹说:姐姐去,我也去,姐姐不去,我也不去。心里暗喜有点像跟屁虫个呀!苏州话有点勿好听,不好意思哈! 如约而至少了点悲伤。肾衰竭前列腺癌不大…

    2022年10月7日
    988130
  • 坚持做俯卧撑,脊椎痛不治自愈

    有人问,50岁以上的男人,一次可以做多少个俯卧撑?关于这个问题,我有故事可讲。其实,这个问题有些笼统,因为不同的人体质也不通,能做多少俯卧撑,完全是因人而异,没有标准答案。 不过,我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在50多岁的时候做过一段俯卧撑,而且自以为做得还不错,所以我愿意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我个人做俯卧撑的经历。 由于我长期伏案工作,很年轻的时候就常常脊背痛。为…

    2022年8月24日
    1.5K330
  • 头发的那些事儿

      记忆中,母亲曾经说过,我小时候头发又稀又黄。母亲坚持用生姜擦我的头皮,于是我有了又黑双密的头发。 我十七八岁时,头发浓密又倔强。剪那种叔叔阿姨头,理发师通常先把我的头发抽剪掉许多。头发剪好了,我的座位四周的地上,凌乱的头发一堆一堆的。一直到我工作后谈了恋爱,我也想长发飘飘长发及腰了,意志坚决的忍过了长了不成发型又短得不能扎辫子的过渡期,扎起了马…

    2022年5月31日
    7.2K200
  • 回望那个年代的部队食堂

    看过电视剧《炊事班的故事》的人,都会被剧情里所展示的整洁的食堂,漂亮的桌椅,摆放有序的炊具以及餐桌上那丰盛的美食而惊叹,太美好太理想化太令人向往了,甚至有年轻人冲着这伙食也要去当兵,连我这有着十五年军龄的老兵也流口水了。 部队食堂这美好的一幕应该感谢改革开放,是改革开放让部队官兵伙食大大改善,不但吃饱还能吃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当兵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美好,今天…

    2024年1月23日
    1.9K320
  • 处处小心谨慎,也阳了

    没放开之前,天天去做核酸检测,走山,去超市买菜,都没事。放开后,尽量闭门不出,时时处处小心谨慎,还是中招了。 昨天起来,觉得喉咙有异物感,很轻微,今天早上依旧,但不敢掉以轻心,用买来的抗原试纸一测,一道杠:阴性。恰逢何老师(青衣、花旦)孙老师(京胡演奏家)一起讨论最近几首京歌的打磨事宜,与他们在微信上音频聊天,亮开嗓子唱了几句,自我感觉没有平时圆润嘹亮。又有…

    2022年12月27日
    84734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6条)

  • 雪花漫舞
    雪花漫舞 2024年1月16日 下午1:04

    沙发!坐沙发上欣赏美文,很爽啊!赞一个!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16日 下午1:34

    那会儿知识分子臭老九,夹着尾巴做人,老汤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他是如何离开的,目前还健在吗?或许永远成为悬念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6日 下午1:48

    通过一些琐碎的小事,把那年那月的一个上海男人刻画地栩栩如生!老汤,一个经受过苦难、身心受到过摧残的人,也是节俭生活、认真工作的人,一个尽量低调、平庸,甚至卑微的人,其实更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您的文章,如行云流水,娓娓道来,非常耐读!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4年1月16日 下午3:57

      @鸣虫在一个大企业里留下声名,就不是一般的人!您的概括更加到位,我是当时的旁观者,有眼无心啊!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16日 下午1:56

    人啊,人,
    一切为了生存,
    能生存
    才能做好人,
    好人应该有好报,
    病树前头万木春。
    团结起来是众人,
    生命需要互支撑,
    支撑的生命有力量,
    万众一心奔前程!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16日 下午2:01

    说不完的上海老汤,道不完的人间辛酸。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6日 下午2:18

    老汤在那年那月的境遇中,将上海男人精致生活的品味,一以贯之。灵动抒写,情景交融,颇有意蕴。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4年1月16日 下午4:07

    读得我好难受,但这就是历史。当年我从部队回来,因为父亲的寃假错案当了十多年工人,落实政策后我起先担任车间支部书记,后调任宣传部长,前前后后不堪一叙。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4年1月16日 下午8:15

      @2272 张英辅往事不堪回首啊!书记“可靠”,也算回了您的公道!
      还是要向前看!
      冬安!腊八记得煮粥哦!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4年1月16日 下午8:16

      @2272 张英辅往事不堪回首啊!
      还是要向前看!
      冬安!腊八记得煮粥哦!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4年1月16日 下午5:41

    知识分子“老汤”在老师的笔下——瘸着的腿,半截香肠就着一盒米饭,滴里当啷的饭盒,明明白白的宋体字铭牌,叽叽喳喳的闲言碎语,……这些细节描写把老汤写活了,写立体了,写出声音,写出味道,真好,学习啦!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4年1月16日 下午8:20

      @李宗宾19481957我都不忍心说他腿那个……唉!您不知道,他验算数学题那个场景,真有范儿!让人误以为“汤工”回来了!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4年1月16日 下午6:38

    老汤身上有两个标签,一个是“上海男人”,一个是“臭老九”,都很典型。描写的很到位。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16日 下午8:41

    特殊时期, 越是有知识有技术的人越落魄!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4年1月28日 下午9:28

    你观察力很强,用一个个细节栩栩如生地勾画出那年代上海一个知识分子的悲惨形象和遭遇,看后非常同情,如果他现在还活着,也有七八十岁了吧?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4年1月30日 上午6:59

      @豫莲芳草谢谢芳草老师的提读!
      您这样问,让我想起一句话:有的人……他还!就让他在这篇文字里活着吧!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30日 上午8:31

    一个人的缩影,看清了一个社会。由汤工变成了老汤,由工程师变成了残疾人,但他的知识没有变,有需要时就能发挥作用。相信回到上海,老汤仍能好好的胜任技术工作。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4年1月30日 上午9:06

      @四格格可叹可叹!据说老汤在太仓的外企找回了位置……
      谢谢格格![花][花][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