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老苑

1ce3-5ec1549005a9ce1e375c2437ae0239aa

 一

乡人老苑,大号苑朝相。其从十几岁开始喝酒,年纪轻轻便有酒名。因在酒场上颇具豪气,而且从来没有喝醉过,人送外号“酒篓”。随着年龄不断增长,酒量也越来越大。常常是,一瓶两瓶酒下肚,他自己平静如初,稳如泰山,而一同喝酒的其他人,或倒或跑,早已溃不成军了。慢慢的,十里八乡的人们,皆知老苑“酒篓”的赫赫威名,其大名倒很少有人提及了。

老苑二十来岁的时候,父母去世。他便与哥弟分了家,单立门户,在生产队挣工分过活。

却说老苑二十三岁那年初冬的一天,邻村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后生找到他,说,我叫勺子,北面池村的。久闻“酒篓”大名,很是敬仰,愿当面领教!话说得恳切,但也流露出明显不服气的意味。

老苑盯着来人看了片刻,点点头,痛快地答应了,说,可以!但,请问怎么个喝法?

那人见老苑应允,便很高兴,说,邀你到我家,酒、菜、饭我备。咱每人两瓶算是底数。喝完两瓶,咱俩爬我家院里那棵两人合抱的大椿树。倘若都能爬上去,咱接着喝;再喝干一瓶后,接着爬,直到有一个爬不上去为止。

老苑点点头,又问,输赢怎么说?

勺子道,若我输,我家院里那棵大椿树归你。你刨下来拉回家,或做家具或直接卖钱,随你;若你输,你撂下30块钱走人。如何?

老苑又点了点头。但那头点得有些迟缓,而且面露难色。略一思忖,说,30块钱我拿不出,不过我家圈里有一头80来斤的壳郎猪。我若输了,那头猪归你,行不?

好!那咱就明儿中午了。一言为定!两人击掌。

第二天上午,老苑按生产队长指派,套着两匹骡子,“秋耕”了五亩多棉花地。快到晌午时,老苑赶着牲口,把犁杖、耙卸到生产队的场院,又叫上两个好友,便直奔池村而去。带上两个人,一来为自己助阵,二来能当证人。

由于两村距离较近,只一袋烟工夫就到了勺子家。进了院门,首先看到的是院中央长着的那棵粗壮高大的老椿树。

同老苑一样,勺子家也有两个好哥们在场。简单寒暄着进了屋。就见炕上放着炕桌,桌上摆着两只碗、两双筷子,还有两个碟子。碟子里分别是咸萝卜条和清炒白菜。靠着北墙的躺柜上,放着一拉溜六瓶酒。

勺子伸手示意老苑坐在里边炕沿上。又指着躺柜旁一条长板凳,朝另外四人说,你们坐那儿,一会儿比完了咱吃贴饼子。说着,从躺柜上拎过来四瓶酒,两瓶放在了自己面前,另两瓶推到了老苑面前,然后坐在了老苑对面。接下来,便直奔主题——各自开瓶,各自斟酒,你一碗我一碗地喝起来。

酒不是好酒,是四毛二一瓶的山芋干酒,62度,略带苦味。一般人二两下肚就会血撞脑门儿。此刻,坐在板凳上的四个看客一言不发,直勾勾盯着眼前这两个拼酒的年轻人。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老苑和勺子同样也是一言不发,自顾自地斟酒、喝酒、夹菜、吃菜……

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人各自两瓶酒也见底了。两人放下筷子,抹抹嘴,起身往外走。那四个人也跟着走出了屋子。来到大椿树下,老苑和勺子相互谦让一下,勺子便先爬。“噌噌、噌噌”,十几米高的大椿树勺子很快就上去了。在几个人的叫好声中,勺子从树上滑了下来,拱拱手,伸手示意老苑爬。老苑一脸平静,轻轻点点头,仰头望望树冠,“啪啪”在手掌上吐了两口吐沫,“噌噌噌”眨眼间就爬到了树冠的枝桠。同样,在人们的叫好声里滑落到地上。

这个回合难分伯仲,只能再比!

返回屋里,二人各自又开了一瓶,便接着喝起来。 很快,第三瓶又干了。他们又一次来到了树下。这次是老苑先爬,他没有费力就爬上去了。轮到勺子爬了。只见勺子紧闭着嘴,运运气,开始往上爬。但只爬了两米多高,便滑落下来,而且没站稳,坐在了地上。勺子显然不甘心,他站起身嘟囔一句,怎么闹的这是?便又开始爬。但依然只爬了两米多就滑落下来。勺子有些恼怒,他沉着脸,在手心吐口唾沫,搓搓手掌,再一次往上爬。但这次仅仅爬了一米就掉下来了,一落地就闹了个仰巴脚。而且,就在勺子躺倒在地的一刹那,“呼”地一口酒从嘴里喷了出来。吐出一口酒,勺子咧咧嘴,眼珠子红了。他坐在地上,两只胳膊从身子后面拄着地,看看那棵大椿树,看看老苑,又看看另外的四个人,不再说话,只是在那儿“呼呼”地喘气。

老苑走上前,扳着勺子的胳膊往起拽,说,快回屋喝点水吧!站起身的勺子,冲老苑拱拱手,说,服了!服了!咱——吃——吃饭!吃了啊——饭,你——回家,套车——来刨树。勺子拍着自己的胸膛,啊咱——说话,算——数!

老苑三个人没再耽搁,各自拿了个饼子就往回走,一路上边走边吃。俩好友很是兴奋,说老苑真是好命,一场酒赢回一棵大椿树。老苑的嘴,打从勺子家出来就始终咧着。听到好友的夸赞,那兴奋劲更是溢于言表,应道,哈哈,没想到喝酒还能置家业,以后咱就靠喝酒过日子了!

回到家,老苑跟生产队长请了假,并借了生产队的大车,又叫上一个木匠,连同那两个好友,带着铁锨、斧头、锯,回到了勺子家。等把大椿树放倒了,勺子央求说,能不能把那树帽给我留下?我好歹能当柴火烧。老苑爽快地答应了。于是,硕大的树冠留给了勺子。临走时,老苑从衣兜里又掏出两块钱,递给勺子,说,不能在你家白吃白喝啊,这是三瓶酒和三个饼子的钱,你收好!

看看老苑他们远去的背影,又看看眼前这一片狼藉的院子,再看看手里的两块钱,勺子“咚”地在地上跺了一脚,又“啪”地吐口唾沫,不无懊恼地说道,擦!一棵大椿树,外加三瓶酒、三个饼子,就换回两块钱,这事儿闹的!

老苑请木匠用那棵大椿树做了一个大躺柜、两个小座柜,还有一个梳头匣子。

就在那年的腊月,老苑把媳妇娶回了家。

那一年是1962年。

老苑婚后两三年,一双儿女便相继出生。在农村,儿女双全的人被称作“全可人”。村里人家聘姑娘、娶媳妇这样的喜事,往往要用“全可人”,图吉利。老苑是“全可人”,还是名震四方的“酒篓”,所以村里人嫁娶之事,总少不了老苑。有时是送亲,被人陪;有时则担任陪客的差事。无论是被人陪还是陪别人,每次老苑都应付自如,而对方总有几个喝倒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苑喝酒海量的实力依然未减,而他的酒瘾也变得越来越大。偶尔一次的嫁娶酒宴,已经远远不能满足老苑对酒的需求。但那年月,家里的日子一直过得比较紧巴,根本拿不出闲钱打酒喝。于是,老苑挖空心思想出了法子——他百般讨好生产队长,谋得了一份在生产队喂牲口兼做仓库保管员的差事。自打干上这个差事,老苑几乎天天有酒喝了,而且早晨、中午、晚上都带着浓浓的酒气。一些脑子灵光的社员便觉得不可思议:就凭老苑的家底,他能天天打酒喝?鬼都不信!便把这些怀疑告诉了队长。队长也觉得蹊跷,就暗中观察,并安排人设下埋伏。终于在一天晚上的子夜时分,把蹑足潜踪、刚刚走出生产队场院的老苑拦住了。在他的两条裤腿里,搜出了足足十余斤黍子。

经过连夜突审,老苑把利用当保管员的便利,经常夜间往家里偷豆子、花生、芝麻、谷子、高粱等东西,再择机到集上卖掉换回酒的事实,全都交代了。老苑当保管员监守自盗,生产队遭受了损失,不处罚是不行的。但是罚老苑钱肯定罚不了,他家里没钱。最后商定,撤销老苑饲养员兼保管员的差事,让他在全队社员批斗会上做检查,同时扣除老苑三个月的工分。

在社员批斗会上做检查,让老苑脸面全无,孩子老婆也跟着丢人现眼。但扣除仨月工分的处罚,最终却没能落实。因为又过了一个月,生产队解散了,工分不工分的都没啥用了。

       那一年是1981年,老苑四十二岁。

偷窃生产队粮食换酒喝的事暴露出来后,老苑闹了个灰头土脸,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了。好在地都分了,平日里各顾各的庄稼,不用大伙凑在一起干活,这就避免了更多的尴尬。

老苑四十五岁那年,他家大姑娘出嫁了。转过年来的腊月里,儿子也娶回了媳妇。

就在儿子娶亲那天,一向海量的“酒篓”老苑却喝高了。喝高了的老苑两眼通红,情绪激动,大嚷大叫着骂人,还连着掀翻了两桌酒席,任谁也劝不住。一场欢快喜兴的婚礼在老苑的搅闹下草草收场。

从那以后,老苑的酒量一落千丈,而且逢喝必醉。醉酒后的老苑哭天抢地,打人摔东西,没完没了地折腾。老苑“酒篓”的名号彻底丢掉了,而“酒鬼”成了老苑的新名号。

成了“酒鬼”的老苑,自然很少再有送亲、陪客的机会。但他喝酒的次数并没减少。毕竟分田单干以后,粮食打得多了,收人自然也多了,平日里在家喝点小酒已不成问题。只是喝酒超过半斤,便哭闹不已,骂街撩巷,到处惹是生非,搞得人人讨嫌。家里人便严格限制他喝酒,每次不准超过三两;老苑也深知自己酒后无德的毛病,便也自我控制,尽可能不再喝多惹事。

慢慢地老苑发现一个现象:如果自己连着两天不喝酒,便茶饭不思,也根本不觉得饿;到第三天,别说下地干活了,自己想站起身都难,腿打颤,手发抖。此刻,如果喝上二两酒,立马神清气爽,精神百倍,体力大增。于是,老苑便跟家人说,酒对他来说真真切切是个好东西。他说酒是他的“还魂液”,是他的“大力琼浆”。

开始唠叨这些话的时候,家人只当是酒后的醉话。渐渐地,家人发现老苑可以真得不吃饭,但却不可以不喝酒。而且酒瘾上来就像犯了大烟瘾一样,百爪挠心,痛苦难忍。家人感觉不妙,便带着老苑直接去了省城的大医院。结果让家人大吃一惊,老苑得的是重度酒精依赖症,已经严重损害了神经。如不强行戒酒,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从医院回到家,一家人赶紧商量对策。最后决定,老苑必须强行把酒戒掉,不许再沾一滴。

从此,老苑不用再干农活,只在家呆着,或看电视,或听半导体。酒瘾上来难受时,可以抽烟,也可以吃糖,吃瓜子,但就是不许喝酒。家里人,时刻监督着老苑;家里人不在家时,就把老苑单独锁在屋里。

就这样,刚满五十岁的老苑,为了强行戒酒,便从家里的劳力中解脱出来,成了真正的“闲人”。

时光在忙忙碌碌和平平淡淡中如流水般淌着。

一晃又一个农历新年来到了。大年二十九这天,老伴儿在刷洗案板、盖帘,老苑手托收音机在院子里溜达着听着广播。忽听有人敲大门。老苑打开大门,见自己的外甥刚刚停好摩托车,拎着两条大鲤鱼、两瓶酒,笑吟吟地走进了院子。老苑伸手接过那两瓶酒,一边高声嚷着外甥来了,一边让着快屋里去!快屋里去!老苑说着话,随手往自己的棉袄袖子里塞了一瓶酒。老伴儿迎上前来,接过外甥手里的鱼和老苑手里的另一瓶酒,回到屋里,便赶忙倒水、上烟。一阵寒暄过后,外甥说临年傍节的,家里还有很多活儿等着呢,要马上回去。老苑说是啊是啊,正是忙活时候。便对老伴儿说,你接着刷洗,我送送外甥!

送出院门,外甥挥挥手骑上摩托车走了。老苑来到房子后面的一个大大的棒秸垛跟前,从袖筒里拿出那瓶酒,塞进了棒秸垛里面。

年三十这天,家家都要包饺子。中午自然是吃熬大菜。这一天的大菜是非常讲究的,大白菜洗净切碎,带皮的五花肉切成小方子,绿豆片粉、山芋干粉、黑山蘑、鲜豆腐、冻豆腐等等,一应俱全,在大锅里熬炖半个小时。就着带红点的大白馒头,吃起来那叫一个爽!这顿大菜还有一个俗规,就是必须做得要多,够吃两三天最好,预示着年年有余。

晚饭后,同往年一样,一家人挤在一起,其乐融融地看央视的春晚。到十点多的时候,儿媳最先发现不见了公爹,便问婆婆,俺爹哪去了?两眼紧盯着电视的婆婆,根本没在意,说道,我哪知道老东西去哪了?是不是回俺们屋喝水去了?扭头对儿子说,去找找,多好看的节目啊,快让他来看!

儿子不情愿地答应一声,站起身走了。转了几个屋,没有;又到院子里的茅房去喊,依然没有答应。儿子有些气恼,回到屋里,嘟囔道,大年下介,跑哪儿串门去了?

那个时候,固定电话还没有普及,更没有手机。一家人边看电视边等着老苑回来。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仍不见老苑的踪影。这下一家人慌了神,拿着手电筒在屋里屋外、犄角旮旯仔细找寻起来。最后,终于在屋后的棒秸垛边上发现了已经冰凉的老苑的尸体。在尸体的旁边,有一个残留着大菜的空碗、一双筷子、一个空酒瓶子……

一家人哭喊着把老苑抬回家。停放在灵床上的时候,正是午夜新旧岁交接时分。远处、近处传来了“哔哔啵啵”的鞭炮声。

大年初一,听闻老苑死讯的亲朋好友,把拜年变成了吊丧。村红白理事会的负责人,把村里有名的“老学究”、快80岁的杜二爷派来,作老苑丧事的账房。

前来吊丧的乡亲一拨接着一拨。快晌午的时候,村里小卖部的小老板也哭丧着脸来了。他拿着一个翻得很破旧的小本本,说,俺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要账的时候,可俺叔说走就走了,俺寻思着还是把俺叔欠账的事告诉你们——他一页页翻着小本本,说,这是俺叔在俺的小卖部赊的酒账,一共一千三百二十六。小老板摆摆手,那二十六的零头就拉倒吧!

家人一听,都很吃惊,说,他什么时候赊的?怎么会这么多?

小老板也很吃惊,说,怎么?你们家人都不知道?俺叔几乎每个礼拜都要去俺那儿两次,有时去三次;每次都要二两酒,多时也不超三两。酒不是什么好酒,就是十四五块钱一斤的散酒。他不用就菜,分两口、三口,喝下就自己记上,然后走人。已经快四年了,他一直赊着从来没有还过账。看,这些都是俺叔自己写的!

儿子没去看那小本本,而是细细地查看起自家的屋门。发现其中一扇门的上下门轴松动得厉害,只需稍微用力便可拆下。儿子拍拍那扇门,说道,爹啊,让你戒酒原来你一直没戒啊?你这纯粹是自己把自己糟蹋死啦!说着便大放了悲声。

众人都明白了,这几年老苑的强行戒酒,其实都是假的。大家都被老苑骗了个严严实实。

杜二爷看着眼前的情景,沉思片刻,裁出一沓宽宽的白纸,用他擅长的赵体榜书,为老苑写了一副挽联。

上联:明修栈道。说戒饮,只求阎君久延岁。想想一生岁月,仅享五十零四载。呜呼!真真可叹;

下联:暗度陈仓。屡破门,却效雪芹常赊酒。算算四年酒资,高达一千三百元。哀哉!确确堪怜。

横批:醉生梦死

人们看着这副契合老苑生平的挽联,点点头,又摇摇头;想笑,却又笑不出。

在子女的哭声中,老苑的老伴儿平静地说,这老东西不听人家医生的,也不听家里人的,最后还是喝着酒走的!他死得该,也死得值!

这一年是1993年,老苑54岁。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1316

(12)
上一篇 2024年1月15日 上午7:40
下一篇 2024年1月15日 下午4:31

相关推荐

  • 《故乡的女儿》令我读中哭又读中笑

    边读边哭,边读边笑 ——陈艳萍《故乡的女儿》味道扫描  吊脚楼 坦白交待,这题目是从陈艳萍的一篇文章中衍生出来的。她的这本散文集出版之际,她用《边写边笑,边写边哭》表达了成书过程的心路历程。恰好,它妥妥贴贴地契合了我读这本书的情态。她是边写边笑,边写边哭,我呢?读中笑,读中哭。 我从来没有把一本散文集读两遍的经历,好多年了,也没有在读书时,做腰批和…

    2022年7月19日
    1.8K120
  • “难诉相思”网名之由来

    有些博友不明白我为啥给自己取的网名叫“难诉相思”,说来话长,容我细细道来。 我虽没看过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据说颇有些轰动的电视剧《鹊桥仙》,然而该剧的主题歌《难诉相思》却一直萦绕于心头,成了我今生最爱的几首歌之一。我喜欢它的哀怨缠绵,如泣如诉;喜欢它的情真意切,荡气回肠。在这优美的旋律中,秦少游和苏小妹的千古爱情故事就悄悄地进驻到我的心田。由霍达作词、高潮谱曲,…

    2022年7月10日
    2.7K370
  • 浣溪沙.端午感怀(新韵)

    薄雾林深罗袖凉,撷来碧艾挂檐廊,粽籺香气溢厅堂。蒲酒佩帏偕岁老,芳心素手捻丝长,相隔万里共安康。

    2023年6月22日
    50360
  • 声声慢

    一 女儿壮硕的虎躯往地上一戳,鼓胀胀的行囊撒手一撂,巨象入蛇腹,我们家这70平米的小屋陡为之色变;如同貂蝉的樱桃小口迎来一只孙二娘的人肉大包,雅而静的美风姿顿失,从此添了一段西子捧心的愁容。 女儿就学期间,丈夫在她的房间起居坐卧。游子归来,老候鸟只好搬出金闺绣阁,来就老妻的素榻寒舍。 柴米夫妻半世,我俩却修得一个只愿同船渡不愿共枕眠的啼笑姻缘。在天在地,为比…

    2024年1月29日
    1.2K200
  • 待莲开

    十余年前街头流行过一回钱锺书热,钱氏还为他的著作权打过一回官司,就在这当儿我看到了施蜇存先生的一篇文章《钱锺书打官司》,精短,很逻辑,很智慧,很扎实,行文风格让人喜欢,于是就找寻他的集子,其实他是五四时期走出来的老人手,鲁迅先生也曾骂过他“洋场恶少”的,只是自己没有关注他罢了。 先是买回一本浙江文艺的《施蜇存散文》,后来就还有辽宁教育“书趣文丛”中的《沙上的…

    2022年7月25日
    3.6K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2条)

  • 川明
    川明 2024年1月15日 上午9:51

    好文章,大道理。
    坐上沙发,就不敢要酒了。
    这些年见过许多事,其中之一就是:酒量大的人,很少有寿命长的。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5日 下午2:50

      @川明现实中,那些发视频拼酒的英雄们,都是早早枯萎!此篇东西也是有原型的,就是身边人,所以很熟悉。感谢您留评鼓励!祝好!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15日 上午11:03

    老远爱酒如命,最后死于酒,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5日 下午2:51

      @祁俊清酒鬼的下场大抵如此!感谢留评,祝好!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15日 上午11:06

    小酌怡情,醉酒伤身啊!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4年1月15日 上午11:11

    绘声绘声,引人入胜,主席同志展示真功夫了,喜欢![赞][赞]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5日 下午3:01

      @晓舟同志周老师过奖了!身边有这样的人,而且非常熟识,其悲惨结局令人唏嘘。杜二爷写挽联的情节,我是着实费了些脑筋。其他的,几乎都是现成的东西。也感谢您能喜欢!非常佩服您的手力、眼力,真真可与大牌编辑比高下:文中稍有不顺的字、词,您立马就给理顺;还有该加黑的,也是当即加黑,使整体文面更加美观。文章经您的手,确有画龙点睛之妙!非常感谢!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5日 上午11:20

    3虫将酒徒老苑的酒人生灵犀抒写,跌宕起伏,声情并茂,画面一幅幅,次第展开,十分传神,好有功力。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5日 下午3:04

      @锦瑟黎燕写自己熟悉的东西,往往就显得真实,也好读。感谢您总是给予鼓励夸赞!祝好!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15日 上午11:44

    喝酒醉酒,醉生梦死。酒瘾难戒,弄假成真。
    酒宜少量,多则伤身。酒量若大,寿命不长。
    酒徒老苑,妙手文章。灵犀抒写,起伏跌宕。
    声情并茂,活龙活现。劝世佳作,莫失莫忘。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4年1月15日 下午12:05

    极具传奇色彩,名副其实酒徒。

  • 理洵
    理洵 2024年1月15日 下午4:08

    酒徒。现实中确有其类。活灵活现的描写。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15日 下午5:01

    这是生为酒,死为酒;在别人看来不值,而于老苑自己,他一定认为值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5日 下午8:50

      @四格格您的留评有深意,感谢!这样的人毕竟是极特殊的人,不会入主流!老苑本身,对自己的结局可能满意吧!但世俗中不认可!感谢您的留评!祝好!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4年1月15日 下午5:50

    好一个害人害己滴“酒蒙子”……

  • 一池烟雨
    一池烟雨 2024年1月15日 下午6:09

    杜二爷的挽联,一语中的,一语成谶。那酒徒难得同情,一失足成千古恨哟。

  • 东北老太太
    漫言华语 2024年1月15日 下午6:33

    故事引人入胜,人物鲜活生动。这幅挽联全面准确概括逝者一生,写得好。

  • 惑矣
    惑矣 2024年1月15日 下午10:37

    活灵活现的大酒徒。喝大酒伤身。老先生两个哥们儿,都身材魁梧健壮,但好拼酒。都是五十多岁就死了。因一个红脸,一个脸黑,酒场人送外号红桃尖、黑桃尖。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6日 上午8:28

      @惑矣从古到今,这样的人一直不少。估计是酒的魔力使然吧?在酒上能够自律,把握好度最重要!感谢您的美评,祝好!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15日 下午10:56

    民间人、事, 在你心中装得满满当当, 一经书写出来, 就是一幅幅浮世绘, 活灵活现的人世悲喜剧!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4年1月16日 下午4:13

    酒篓子被酒淹死,害己,害家人,远离酒精啊!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6日 下午4:40

      @清河君酒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喝酒也成为一种文化。但是,把握好度最重要,小饮怡情,大饮肯定伤身,酗酒可恶可恨而且要命!感谢您的留评!祝好!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4年1月17日 下午4:21

    我的公公也爱酒如命,最后死于酒。我也写过类似的文章纪念他。

  • 梦菊
    梦菊 2024年1月17日 下午8:45

    喜欢你的文字。
    清新、隽永,如春风扑面,似溪水潺潺。
    人物塑造朴实灵动,故事情节跌宕起伏。
    大赞!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8日 下午5:08

      @梦菊感谢您的美评鼓励!腊八节快乐!

  • 陌上梦落
    陌上梦落 2024年1月18日 下午2:38

    从“酒篓”到“酒鬼”,人生大喜大悲!老苑和勺子斗酒的场面写得真好![赞][赞]

  • 李和平
    李和平 2024年1月18日 下午7:03

    文章就是好。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博友们纷纷点赞留言。说出了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我喜欢“卯酉河”的氛围,在其他平台感受不到,热爱这里的朋友,遇见“卯酉河”真好!

  • 诚厚
    诚厚 2024年1月20日 下午4:29

    酒喝到这份境界,也是难得。挽联说的是现象,老伴儿说的是境界。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20日 下午4:49

      @诚厚所言极是!如同娱乐至死一样,这是喝酒美死!感谢您的美评,祝好!

  • 莺
    2024年1月28日 下午4:48

    我只能说:绝了!

    看了评论区才知道是小说,我读的时候以为是纪实呢。尤其最后那对联儿,我以为真是你们村人写的呢!心想:你们那的人儿怎么那么有文化啊!前些日子,因为歌谣,我查到了《史记》,寻思,你们那的人比我们这儿有文化,要不,怎么你们那么有那么多而我们这儿几乎都听不到呢?——原来,这对联是作者自己编的啊!

    您故事真多啊!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