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奶茶

2024011313594433

我这个人爱附庸风雅。

比如早饭时我喝的一种茶,我叫它是“钱钟书奶茶”。我一说“钱钟书茶”,我对象立马就明白了,立马就帮我泡(此处用“沏”才是标准汉语,可既然此文欲按口语习惯行文,“泡”更自然)起来。

所谓的“钱钟书茶”,就是普通红茶加普通牛奶和白糖。单喝红茶,涩;单喝牛奶,太饱人,难消化;两样一结合,只剩下了香和滑。

为什么叫“钱钟书奶茶”呢?因为这是我跟钱钟书学的。

杨绛有一篇文章[不是《我们仨》就是《将饮茶》里的一篇。他们家(晚年的他俩和他们女儿钱媛组成的三人之家。他们的女婿文革时上吊自杀)早餐只有一种,面包配前面我说的这种茶(好像在他们家叫“红茶”还是“奶茶”的)。

杨绛先生说这项家务活专门由钱钟(其实人家不用“钟”,用“锺”字)书负责。好像钱先生就会做这一种家务活儿。

不用说,杨绛那篇文章的笔端溢着说不出的情味——女性对男性、大人对孩童,妻子对丈夫、母亲对幼子。《红楼梦》里有一句“王熙凤对贾琏如弄小儿”。如“弄”小儿,这一“弄”,两对夫妇的境界相去天渊。

闲话休提,回头还说茶。杨绛说他们一结婚就去了欧洲(哪个国家忘了)留学,在那里养成了这种口味,或曰饮食习惯。

杨先生提到他们刚到欧洲时,有一次,她生病住院,担心钱钟书饿肚子,因为他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干,连火柴都不会划。可是钱钟书送饭来了,说是自己点火做的。杨绛又喜又异。过了会儿钱先生才不好意思地告诉杨绛,因为学着划火柴,他把桌上的墨水瓶打翻了,桌布染黑一大片,他知道那是杨先生极珍爱的……

我和我对象打架常常因为他手脚笨——用错家什,划破了手或打碎碗碟等等,每当这时候,我就在脑子里过这个故事让自己压压火,可是好像没有一次管用。道行浅呵。

说起这些大学者手脚笨拙,不会干活,还有一个人。文革期间,俞平伯(很多“家”,反正是个大学者,我就记得最主要是红学家,最早研究《红楼梦》,和胡适一起开了研究《红楼梦》的先河)被罚扫院子。他不会扫,不会使扫帚,扫落叶是追着落叶满院子跑,结果让红W兵好一顿打。

真够笨的,还有不会使扫帚、不会扫院子的人。

钱钟书和俞平伯都出身名门(无锡钱家是望族;俞平伯家也是。俞樾,忘记是俞平伯的父亲还是爷爷的了,其书斋“春在堂”名气很大),不是我们这样的平头百姓;又是男性。旧社会高门大户的男子不干活,正经事是读书或做官两条路,比如鲁迅三兄弟;不正经的就是抽鸦片娶姨太太,像张爱玲的父亲、《金锁记》里七巧的儿子和三爷那样儿的。所以,难怪钱钟书和俞平伯不会划火柴不会使扫帚。

旧社会大户人家的女性也不干活,长大了也不上班干工作;社会不给女性提供工作岗位。女孩长大了就一件事:嫁人,生孩子。穷人就不分男女了,都要干活。烧火做饭,买菜洗衣,这是穷人女儿的营生。所以,杨绛和钱钟书在上海时,杨绛说他们家当时雇不起佣人,只好自己当“灶下婢”。她是官宦人家出身,自己又是知识女性,知识小姐当灶既浪费人才,在那个时代又颇为罕见,当然不能不抱屈。

前几天,一个朋友发了条朋友圈,说她在车站擦玻璃窗时,一位包钢的退休大姨由衷夸她:“你一定是党员。” 我给她朋友圈留了言,大意是我也热爱党感谢党,虽然我不是党员。我也是由衷之言。

试想,如果不是新中国,像我们这样家庭出身的女孩,压根儿就捞不着读书啊!我的父亲不喜欢我们姐妹仨,自然也不关心我们的学业,就因为是女孩。社会发展到了这里,父亲不能不顺应历史潮流送我们去学堂,如此而已。所以,这首歌,《党啊,亲爱的妈妈》,都是我们的肺腑之言。小学五年级时老师教唱过,今日才深深懂得。

跑题了。开头说“附庸风雅”——好像是董桥说过,附庸总比不附好啊!(大意。人家说得漂亮)。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1113

(9)
上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7:22
下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0:56

相关推荐

  • 诗歌:《访友不遇》

    – 诗歌:《访友不遇》 按语:这首诗是接着上次那首写的,还是写的那个人。 – 雪很深 但留有脚印 要不真的无法去找她 – 这些年敬慕她的人 很多  直到现在 还有几个人在暗恋她 – 可是谁也没有特意 给她带来什么 她也无所求 – 不过又难找到她了  因 找着找着她脚印又没了  雪原里 她潜写着远方 …

    2022年12月23日
    83018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十:回首

    十  回首 光阴荏苒,转眼间蕙芹已是个80多岁的老人。她的孙儿孙女都已成家,孙女的儿子都6岁了。 这个女人象一棵老槐,几十年的岁月,风雨雷电都没能把她击垮,反倒锻造了她豁达、开朗、乐观的性格。 苦难是有价值的。经过时间的发酵,苦难就酿造成醇香的美酒。 老年的蕙芹,常常会回到过去的岁月里去。 人老了就这样,刚发生的事记不起,久远的事反倒记得清。如果你发现她目视…

    2022年7月5日
    891100
  • 小说:不怕鬼神 (下)

    , 难能忘呵,相爱却在分别时。 那是王秋生参军之前,他去尤华家里看望尤华。尤华家里住在深山中一座小山上,王秋生费了好大气力,才找到尤华她们家所住的那座村子。 那时已是傍晚时分,尤华是在放暑假第二天就回到家中的。但王秋生见到尤华时,不是在她家中,而是在很多人都在看热闹的大街上。 山村里一向缺少娱乐活动,人们的心情常常很寂寞,巴不得有个什么热闹看一看。那一天尤华…

    2022年11月8日
    1.1K320
  • 新加坡有根魔术棒

    新加坡有根魔术棒 尤  今 – 夜晚一来,克拉码头就变成了一个华丽而又辉煌的梦,一个让人咋舌的梦。 古色古香的店铺、别具情调的餐馆,一家一家,相依相偎,迤逦而去。密集而灿烂的灯火,像一条金色的火龙,神气活现地划破了寂黑的天幕,延伸到极远极远的地方。夜色啊,妩媚得近乎妖娆。 比克拉码头更像梦的,是那一条静静地卧着的河。 新加坡河。 三公里…

    2022年8月9日
    4.9K130
  • 心歌——情寄卯酉河(之一)

    心歌(遊仙) ——情寄卯酉河之一 有一条河 流在我心上 它不会断流 也不会干涸 河水好明净 泛着银辉色的光…… 它是从月亮泉流来的吗 它是采撷着月光流来的吗 在光灿的水面上 只见嫦娥抒着广袖 还端着桂花酒 她带着一群美女 在河面上飘 河畔四处生辉 突然  梦幻发生了 嫦娥好像在喊我的名字 是感谢我写下了这首诗吗 有人说  他病了&nbsp…

    2022年9月16日
    1.2K4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5条)

  • 风雨
    风雨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0:29

    分享精彩,问候,周六愉快!
    [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4年1月14日 上午12:46

    我一说“钱钟书茶”,我对象立马就明白了,立马就帮我泡。
    —— 挺会讨好滴,哈哈。
    我给她朋友圈留了言,大意是我也热爱党感谢党,虽然我不是党员。我也是由衷之言。
    —— 你被挡在门外,还是爱挡。痴情啊。

    • 莺
      2024年1月14日 上午7:24

      @晓舟同志哈哈,不能看出这两口子还有点子默契吗?
      人家没挡,是咱觉悟得晚啊!有所觉悟时,都快退耕林下了。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14日 上午6:33

    钱钟书奶茶了,在一个有着博雅食趣的“吃货”看来,蜜蜂的广采群芳,适可以成就独特的蜜味,以“吃货”比蜜蜂,可算雅正。蜜蜂采花酿蜜以比学问著述,则可算饮食的又一贡献。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14日 上午7:05

    钱钟书奶茶挺好!在杨绛先生的《我们仨》中讲到,钱钟书与她赴英国牛津大学留学,自杨绛自身怀女儿钱媛起,钱钟书一生都包办了他们的英式早餐,一定有奶茶,煮得恰好的鸡蛋,烤香的面包,黄油果酱蜂蜜也一样不少。杨绛笑说,默存(钱钟书的号)虽别的做不好,可是奶茶却是最正宗的。

    • 莺
      2024年1月14日 上午7:27

      @阳光笙箫支剑笙对对,应该就是这一段给我留下的印象。我懒,没去找原文。谢谢支医生。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14日 上午8:10

    我好像品到了钱钟书奶茶的味道,那味道萦绕在舌尖上,千回百转,久久不肯散去。读好文,尝美味,真是人间一大幸事。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4日 上午8:29

    这就是散文啊!生活琐碎中,有着名家、大家的影子,俗中带雅,雅里还有俗!很耐读,欣赏!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4日 上午9:49

    思维灵动,飘逸抒写,颇有情致。

  • 川明
    川明 2024年1月14日 上午10:55

    精彩的世界,万花筒般的人生,扫地、问挡、泡茶等画面过目难忘。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14日 下午7:10

    我和你“物”以类聚了, 我也喜欢自己做奶茶, 奶让茶不涩, 茶解了奶的油腻, 我曾纠结是茶兑奶, 还是奶兑茶, 多次尝试后认定了茶兑奶, 奶要加热, 泡好的红茶或普洱茶,放到有嘴的壶中,茶从壶嘴出转圈兑奶, 能出薄薄的奶泡, 味道也绵厚, 你的方法是啥? 想知道呀!

    • 莺
      2024年1月16日 下午11:17

      @轻品慢尝其实我一点也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奶茶,也不讲究。
      您说的那些我压根儿就没听说过。某次我看到妹妹弄了杯红茶,往里加了点凉牛奶和白糖,便和钱钟书奶茶联系上了。我的奶茶是写意不是写实派。
      回复得晚哈!致歉致歉!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15日 上午8:33

    不禁想起文蛤期间医院一个老右派,被剥夺了行医资格,让其干杂活,扫地倒痰盂。他出生书香门第,受过高等教育,他的手是给人做手术、让人起死回生的手。那些正经勤杂工总是拦住他不让他干杂活,说:“这哪是您干的事儿啊?”老天爷是给人分工好的,谁适合干啥活。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