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淮海战役 ——老父亲的故事之二十六

da55a7f059c8ab1e14b2acd98a169901_o8SLLJ_640x320_00

      淮海战役已经过去七十五周年,虽然硝烟早就散去,但那些感人的场景却留在当年那些参战老兵脑海里。老父亲说:淮海战役从11月6日开始,到1月10日结束,历时六十六天。
       淮海战役一开始打碾庄圩。陈士渠带三个纵队打了三天三夜没有打下来。伤亡非常大。接到粟裕的命令撤下来休整,谭震林、王建安接受任务,带着山东兵团的九纵、七纵,十三纵上去。经过指战员实地勘查,知道当地河流众多,敌人驻守的地方都被河围绕,明堡暗堡火力交叉,机枪封锁水面。靠猛打猛冲,强攻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反而招致大量伤亡。当地的水位高,用打潍坊挖坑道连续爆破的战法也行不通。决定调上三个炮群,对着敌人的阵地炮火猛轰三十分钟,先摧毁敌人的火力点。然后部队有架桥班搭建临时桥,大部队全面进攻。这里就诞生了《十人桥》的感人事迹。也是著名的:涉水打碾庄。

我作为警卫战士跟着谭震林副政委走进碾庄圩地区上圩黄百韬的指挥部,看到黄百韬趴在桌子上,头上太阳穴那里有一个抢眼,已经死了。桌子上放着一幅用毛笔写的“将帅无才,累死三军”八个大字。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走到这一步,不知道他是在何等的绝望下选择了这条路。也许是对上峰指挥的不满,也许是对蒋家王朝的绝望,更可能兼而有之。不知道这幅字现在还有没有了。审问俘虏时一个军长说:黄百韬司令说,你们还年轻,都走吧。刚出来,就听到一声枪响。这一仗消灭敌人十七万多人。

       打下碾庄,在徐州杜聿明指挥的李弥、邱清泉、孙元良三个兵团就放弃徐州逃跑。卧底在国民党内部的共产党员送来的情报,会议决定往东面跑,粟裕综合各种情况分析后说:东面是水网地带,大部队行动很难行进。跑到连云港那里背靠大海,这是兵家大忌,敌人不会选择这个方向。应该往西南方向跑。这样决定了我们部队的追击方向。我记得我们是三十万,敌人也是三十万。我们除了武器弹药,别的东西都放下,后面有人收集。一开始我们警卫部队坐着中吉普,跟着谭震林的小吉普。但路上人员拥挤,我们就弃车跟着谭震林步行。当时路上有不少宣传队战士打着竹板给战士们加油。还有唱着:
       追上去,追上去,别让敌人喘气。
       追上去,追上去,别让敌人跑掉。
       在追击的路上有很多传奇故事。晚上在信号弹的光照下,战士们发现旁边有一个骑在马上的人带着大盖帽,咱们的部队都没有大盖帽,战士们判断一定是敌人逃跑掉队的。一位战士悄悄走到马旁边,伸手一下把那个人拉了下来。只听那个人喊着:瞎了眼,我是你们的副军长。战士直接说:睁开眼睛看看,我们是谁,你是那家的副军长。这才是:
        追击路上行军急,信号弹光露猫腻,
        战士俘虏敌军长,成就佳话说传奇。
        在追击的关键时刻,敌人停了一天,我们追上了敌人,并且把敌人包围了起来。用参谋长何义祥的一句话:感谢委员长,每当关键时刻委员长都来帮助咱们。打孟良崮时没有炮弹,他派飞机给咱送来。今天又是他下命令让他的部队等了咱们一天,帮助咱们追上。后来知道是蒋介石给部队下命令,让他们停止往西南跑,调头救黄维。敌人犹豫不决,停下一天,成了瓮中之鳖,被围困在永城陈官庄地带。
       完成对敌人的包围,从整个战局部署,遵照的毛主席的指示;围而不打,隔而不为。我们九纵借机休整了大约一个月左右。十二月我们警卫团跟着谭震林去蔡凹村,为前委会议做保卫工作。会议结束后刘伯承司令员、陈毅司令员就带着前委的意见,去西柏坡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陈毅司令员带了两条缴获的三五牌香烟,有一位连长带着一个排的战士警卫。前面一辆敞篷指挥车,中间一辆中吉普,后面一辆大吉普车。送走司令员,我们跟着谭震林准备参加最后的决战。
       当时那么多的部队聚集,还有大批民夫,吃喝居住都是大问题。粮食是解放区老百姓推着小车送到的,可柴火却成了最难解决的问题。当地老乡为了支援部队,把自己家能作为燃料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淮北的冬天很冷,又下了几场雨夹雪,老乡家房子不够用,很多连队都居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那个季节本来菜就少,这也成了一大难题。我记得我们很长时间用咸糊糊当菜,听说有的连队连盐都没有,更别说油了。那时候咸菜都成了宝贝。战士们长时间缺盐缺油,损害战士身体体质,对战斗力影响很大。粟裕、张震、陈士渠、钟启光联合打报告给中央,说明现状,要求为战士们每人想办法解决半斤猪肉。报告很快得到批准,由中原军区、华东军区解决资金,加上解放区老百姓全力支援。很快每个战士吃上了肉,应该远远超过半斤。还给每个战士发了五盒烟,不抽烟的发袜子,毛巾。
       我们困难,被我们包围的敌人更困难。我们有解放区老百姓与当地老百姓的全力支援。敌人只能靠飞机给空投,可空投的大米里掺了很多沙子石头。敌人把老乡的房子都拆了当柴烧,僧多粥少,怎么也填不饱肚子。加上敌人当官的压榨当兵的,很多当兵的吃不到粮食,饿的胡乱找东西填肚子。关键时刻,大米饭比炮弹更有威力,围困期间大约有一万多国民党官兵跑了过来。一开始跑过来的见到大米饭就拼命吃,造成死亡。后来过来的人就先给他们喝稀饭,有的喝多了就吐,吐出来的树木,草根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等他们喝几次稀饭,肠胃功能恢复以后才给他们正常吃饭。
       在我们追击敌人,围而不打,借机休整的时候,二纵、七纵、十二纵、十三纵消灭了黄维兵团。我们在一月六日开始收拾被我们围起来的杜聿明带的三个兵团,消灭敌人二十多万。十日取得淮海战役的完全胜利。淮海战役共消灭敌人五十五万五千人。后来听陈毅司令员说起,毛主席听到这个战果时说:我早就知道这个战果,陈毅带来的烟已经把消息透漏给我了。
       战斗结束,警卫团参加打扫战场,掩埋尸体。这也是警卫部队经常担任的任务。战斗结束,部队马上就开始做战斗总结,整编俘虏,补充人员,休整学习。一般情况下警卫部队不是主要参战部队,人员补充又要经过严格政治审查,一般从连队抽调,绝大部分都是干部,烈士子弟。这些战场扫尾工作经常落在警卫部队肩上。掩埋自己战友,大家都非常认真的清洗。对于国民党的尸体,大家都不愿意整理。陈毅司令员教育我们:在战场上,他是国民党的部队,是我们的敌人,现在他死了,我们活着,关系发生了变化。这就是活人对死人,我们活人要给死人最后的尊严。必须一视同仁。那时候说是消毒,其实根本没有消毒药水。只有白酒。手上缠上纱布,用清水冲洗后,再用白酒擦洗面部。受伤的地方都包扎好,整理好衣服,再用白布包裹好。淮海战役后,我与一位小王一起给邱清泉做的整容、清理、消毒工作。一开始并不知道被清洗的尸体是谁。只见一个大盖帽与尸体相距十来米,脸上都被血与泥沙糊满,根本辨别不出本来面目。身上好几个抢眼,看样子是被机枪打死的。我两人忙活了好一阵才看清脸面,经过辨认,与身上的军装,旁边的帽子,最后确定是邱清泉。
       转眼七十五年过去了,不知道还有多少参加过那场战役的老兵健在。有没有人能帮助健在的老兵整理一下亲身经历,留给后人仔细品味。那位与我一起清理尸体的小王如果还健在,现在也是耄耋老人,不知道他生活的如何。我想念他们。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当年并肩战斗的战友。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1098

(102)
上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5:50
下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0:03

相关推荐

  • 七言:三八快乐博上花

    喜迎国际三八节,难忘数年博客行。   祝福朵朵博上花:节日快乐半边天。  

    2023年3月7日
    670240
  • 一个平底锅

      在父亲四十多年的执教生涯中,大部分时间是在农村学校度过的。 父亲的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胃病,大多的时候都是带病工作,我记得小时候曾写过一篇作文是我的父亲,描述过一个父亲病倒在讲台上的真实故事,当时我的语文老师还在课堂上作为范文讲读,但我印象最深的是伴随父亲的一个平底锅。 早时的乡村学校,学校都有土地,老师都不脱离生产,父亲作为学校的主要负责人,…

    2022年9月4日
    2.2K30
  • 诗歌: 快来吧……

    诗歌: 快来吧…… 时不时出现在阳光下 那么多情  那么会挑逗人 想带给我一个奇迹是不 我知道你知道 我很怕冷 怕冰怕雪 尤其在这寒冷的冬季 我当然最喜欢你 但我不敢奢望谁能带给我鲜花 有笑脸就行 笑脸胜过太阳  快来吧  为了你 为了这一天 我心中的冰雪全化了……

    2022年6月26日
    6.0K130
  • 沉痛悼念老领导——高孝卿

    元旦过后,收到一个噩耗,我最敬重的老领导、朋友、贵人离开了人世,高孝卿生于1937年,85岁在老会战中算是高寿,却让我悲痛不已。假如不被疫情感染,他还会多活几年,不幸却降临到他身上,痛惜痛惜! 1968年8月16日,我和35名建工六局子弟一起走进了大庆石油工人的行列,在采油四部维修大队工作了12年,结识了我生命中的贵人高孝卿,成为陪伴一生的亦师亦友,我参加过…

    2023年1月15日
    96760
  • 为了爱我才来

      为了爱我才来 才来到这个世界 为了爱我才来 才来到你身边坐坐 来和你双目相望   无声交流 向你倾诉 胸中装不下的无限的真爱 同你唠叨 谈这个多彩的看不清的世界 来了  有你在 就有说不完的心里话 就赖皮得不想离开 因为这里有我一生追求的美和爱 因为美加爱 我才来到这个世界           

    2023年3月9日
    9251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2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13日 下午7:29

    淮海战役是国共战略决战的三大战役之一,也是解放军牺牲最重,歼敌数量最多,政治影响最大、战争样式最复杂的战役。
    战斗英雄,革命先烈,人民不会忘记,国家不会忘记,历史不会忘记!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13日 下午7:41

      @阳光笙箫支剑笙是的,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之一。不同的连队有不同的战斗经历。我父亲那时候主要是做警卫工作,对领导的事情知道的多一点,具体的战斗场面知道的就不是很多。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3日 下午7:46

    硝烟虽然淡去,但后人的记忆不能淡化!这样的红色历史应该永远铭记!向那些革命前辈致敬!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13日 下午8:31

      @鸣虫今天的和平来之不易,前辈的那种牺牲精神我们应该永远铭记。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13日 下午8:34

    向老兵致敬!向革命前辈们致敬!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13日 下午9:18

    向革命前辈致敬!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4年1月14日 上午8:05

    解放战争中,参加了国军死的军人连个名份都没有。向家里老革命老兵致敬![赞][赞][爱心][爱心][花][花]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14日 下午8:44

      @解世权怎么说呢。我陪老父亲去台湾,台北有个忠烈祠,咱们的旅游团队一般不安排这个地方。里面有东西两个大厅,里面供着很多牌位。听说连长以上的都有。还有一个长廊,好多雕塑,战死的高级军官基本都有。我父亲看后说:老蒋还没有忘记跟着他的兵。这也许就是:谁的孩子谁疼,谁的兵谁带吧。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4年1月14日 下午11:33

      @地质之花您说的是!谁的孩子谁知道!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4日 上午9:52

    和平年代,我们幸福安康,不能忘记老革命们的赴汤蹈火,流血牺牲,为共和国翻天覆地,日新月异做出的贡献。向老革命致敬!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14日 下午3:07

    你父亲的记忆力真好,老革命的回忆就是宝贵的财富,虽然三大战役有历史记录,但在战场上像你父亲亲身经历后,叙述出有血有肉的生动例子对那些记录有更好的补充,所寻找老战友,寻找更多的实例是非常有意义的事。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14日 下午8:35

      @四格格是的。影视作品怎么说也是艺术作品,不是史记。
      老父亲断断续续说了很多故事,我需要慢慢整理。这些他经历过的事情,比影视作品真实。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15日 上午8:23

    老父亲戎马一生,为全国解放立下汗马功劳,值得景仰。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4年1月15日 下午8:34

    你父亲近百岁,记忆力还这么好,他叙述你写下来,让我们能了解淮海战役的实况,这比影视作品中真实详细多了。老父亲可是为全国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向革命老前辈致敬!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16日 下午7:00

      @豫莲芳草老父亲记忆是超好,我是真服气。那些以前的首长,敌人,他都能背下来。大概意思好记,有的人名我怎么也记不住,就写在小纸条上。时间,地点也记在纸条上,或者手机上。再插入文章里。

  • 川明
    川明 2024年1月16日 上午10:59

    震撼。借英雄的亲身经历走入了淮海战役残酷细致的深处。战争烟火更为惊人。

    • 川明
      川明 2024年1月16日 上午11:02

      @川明更为无奈。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16日 下午7:02

      @川明和平是幸福的,也是来之不易。我们感谢为争取和平牺牲的前辈,感谢为保卫和平牺牲自我的军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