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甜蜜的“嘎儿”——兼评鸣虫《那一夜,我们饥寒交迫》

2024011204040695

按:博友鸣虫老师是60后,河北退休教师。文章写他儿时到外村看电影没看成,白等一宿,受冻忍饿到天亮。

我的留评近千字之多,以敝帚自珍故,宁贻炫玉自售之讥,移旁枝成正木,插柳于卯酉河畔—

从“我们在柴垛的南侧”这里到末尾,是好文字。

还是白描(在《难忘上学第一天》里曾留评:“得益于成功地运用了白描手法”)。

除了盐,什么佐料都不添加的羊肉汤是上等美味,最清鲜醇美。

看过鸣虫老师几篇文章,有一个感觉:您的童年——不如说您的每一个阶段,童年、少年、青壮——一天也没有白过。

是像天、地、清风、明月一样的一个人。我的直觉。

很羡慕你。

我是70后,博友评论中所言及的三战一叫、样板戏,是长大后通过书籍听说的,从未得见。

我幼时也极爱看电影。

姥姥村和我们村放电影的遭数,一年大概能有个五六次。

看电影前要先“占场儿”。就是先抢滩登陆,划占势力范围——傍晚把自家板凳安置到有利地形,再回家吃饭,那样饭后去看才有座位。否则,要么站着,要么被人挡着,要么到幕布背面后看反字幕。

除了我,家里几乎没有人爱看电影。父亲看是看,但不领我。孤零零一个小孩子,也不敢去占场儿。

有时候,邻家一个嫂子也去看,我央她带我,这样看完走夜路不害怕。

我看的电影一般都是反字幕的。

至今留有美好印象的电影有《甜蜜的事业》《孔雀公主》《神秘的大佛》《咱们的牛百岁》《高山下的花环》和《姊妹易嫁》《打金枝》《皇亲国戚》等戏曲电影。

《甜蜜的事业》里有慢镜头。姑娘在前面跑,小伙在后面追,跑着追着,俩人忽然神仙一般腾了空,半空中踩着云朵漫起步来。有人叫:“电催的!电催起来了!“另有见识广的小快嘴喊:“慢镜头!人家那是慢镜头!”于是知道这叫慢镜头。于淑珍甜美的歌声也在电催起的那一刻嘤然响起:“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

直到今天,独自一人时,我还常把儿时这段拿出来,象吮咂一截神奇的甘蔗,细细回味,兴味从来没减少过一分,永远都那么甜。

高一时因这首歌我写了一篇作文,老师拿着在级部三个班诵读传阅。男生自那以后都喊我“甜蜜的嘎儿”(作文里写的那个小男孩把“甜蜜的歌儿”讹成了“甜蜜的嘎儿”)

小子到底比闺女天地更广,还能上外村看电影。我幼时深切企羡家里有个哥,这样就有人领着你到外村看电影、在野地烤玉米、捉泥鳅(我虽农村生农村长,这等野趣却无由得识),也没有人敢打你。

您的生命是完足的。透过文字我能感觉到您品格的清馨。这就好比,发长于丰饶沃土的碧草尤其芬芳——是一样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944

(4)
上一篇 2024年1月12日 上午9:45
下一篇 2024年1月12日 下午1:18

相关推荐

  • 小巷传来叫卖声:带你去品味苏州市井生活

    – 从来不烧不弄之人,今天心血来潮,想煮茶叶蛋吃。张望,牵记那常在我家门口经过的一个带有点郊区口音的吴语吆喝声。 “阿要买草鸡蛋,阿要买鸭蛋,阿要买鸡头米。”人未到,声音先到,尽管落雨天,这位阿婆还是踩着小黄鱼车过来了! “好婆,倷长远勿来哉!”我用尖尖脆脆刮辣松脆的苏腔招呼她,生怕她一溜烟走了。​她耳朵蛮灵光,一听到我喊便迎了过来:“谁人讲的呀…

    2023年9月22日
    1.9K230
  • 打卡,湖州仪凤桥农副产品展销会

    11月3日上午8:45,我路过南街。看到湖州市区仪凤桥(停车场临时搭建的展销会会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等到九点钟开门。我戴好口罩,扫码;随着人流进场。“昨天那筐黄鱼,挺好吃的。今天,我还想再买一筐送人。”市民宋阿姨携同老伴一道来现场,正与舟山海鲜产地直销的某摊位的营业员进行交易。有人挤上前去询价:“多少钱一斤?” 100元钱一筐,再送2条”,营业员对答如…

    2022年11月3日
    1.1K20
  • 伤筋痛骨一百天(下)

     –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是对人体肌腱、骨骼愈合的一种初步估计,虽然并不完全准确,但也反映了骨折或筋络受到损伤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这次车祸不堪回首。车祸瞬间,疼痛还有点麻木;在医院就诊,可以轮椅代步。但接下来在家的日子,手臂、脚踝就像无休…

    2023年11月22日
    422300
  • 我曾是腰缠万贯的穷小子

    一九七二年来到香港不久,经熟人介绍进入一家国产百货公司工作,那是当年香港规模数一数二的国货公司。 在那里我被分配到总店的出纳室。出纳室的主要工作是把收银员交来的现金点算清楚,然後交给邻街的南洋商业银行。负责运送这些现钞到银行的,就是我们出纳员。我们把点算好的现金装进特制的腰封里,我把腰封绑在腰上,再穿上当时国货公司的制服,也就是那个时代国内差不多全民穿的,蓝…

    2022年8月23日
    1.5K400
  • 上海表姐请吃饭

    昨晚,原本一口上海口音的表姐预订的姑苏家宴姊妹兄弟亲亲眷眷们聚餐的辰光是晚上5:00,后来由于我妹妹银行下班晚,预估下班后赶到餐馆要6:00了!前天晚上晚饭时间我妹妹打了我足足5个电话,我的手机搁在家的另个房间没听到她只得打给我表弟提前告知一下。因妹妹没表姐的微信和电话,表弟转告表姐后她马上决定改换昨日小聚后坐夜里9:20的去上海的火车。这样便于聚会时间宽裕…

    2023年12月7日
    4671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3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12日 下午12:34

    “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
    幸福就像花一样,
    人间处处有阳光。
    大海航约靠舵手,
    万物生长靠太阳。
    雨露滋润禾苗壮,
    快乐童年永不忘!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12日 下午1:47

    读完全文,我有一个最急迫的想法,这想法就是:我也想叫你一声“甜蜜的嘎儿”!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2日 下午2:01

    好美的视角与文字,极具个性化异彩。这样的作品好有艺术魅力,直入人心。

    • 莺
      2024年1月13日 下午3:19

      @锦瑟黎燕称拙作为“作品”是令人喜悦的赞美;或许,文章只有写成可不愧以“作品”称之的东西才能渐有起色,我这么想。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2日 下午2:09

    您的语言极具特色!只是您在我小文后的评论,如今当博文发出了,您的谬夸、过奖,让我更加羞赧。[汗][汗][汗]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12日 下午9:00

    我和你的感觉一样, 鸣虫的童年, 一天都没白过!

    • 莺
      2024年1月13日 下午3:24

      @轻品慢尝知道您有同感,真是欢欣。
      多谢您不吝留评,使我知道我的直觉也许是有道理的,感谢不尽。

    • 莺
      2024年1月13日 下午8:08

      @轻品慢尝“也许是有道理的”→_→“也许其来有自”[微笑]。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03

    鸣虫的这篇文我也看了,自然也读到了卯酉河博客园里,你这篇最长,最富于感情的留评,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莺儿的这个评论可以独立成为一篇精彩的博文。”循着足迹就来到了你的园地,果然看到了这篇文。

    • 莺
      2024年1月13日 下午3:37

      @豫莲芳草览文留评,少虚应,多真意,悦人也悦已。

      这便有了:借鸣虫之酒杯,诉自家之心曲。

      谢谢关注。

    • 莺
      2024年1月13日 下午8:09

      @豫莲芳草“悦人且益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