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们饥寒交迫

706d02346c7c4b969f5033eafac5eb13_th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家农村还没有电视,更没有互联网,文化生活非常匮乏。村里偶尔放一场露天电影,便成了我们这些十几岁孩子精神生活的饕餮盛宴。平日里,我们也时刻关注周边村放电影的消息。只要听说哪个村放电影,不管多远的路,也不管放什么电影,我们都会兴高采烈地步行前去观看。
       说起那时到外村看电影,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那个时候,交通条件差,乡村全是土路,连自行车也很少;通讯条件同样也很落后,固定电话很少见,更别说手机了。但周边村放电影的消息总能及时地传递给我们,而且都是准确无误。那个时候,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什么方式传递消息呢?我始终百思不得其解——呵呵,扯远了,还是说正事吧!
       我要说的这件事儿,发生在1976年。
       记得是3月初的一天,我们得到消息,当晚,距我们村3里地的西甘河村演电影。我们几个平时要好的同学相约,下午放学后,赶紧回家放书包,然后带上干粮,在村南桥头打齐儿,一起去西甘河看电影。
       那天,我和小庄、欢、勇、小振、虎等六个伙伴在桥头集合后,便朝西甘河村出发了。由于距离西甘河村不算太远,所以我们走得并不急。一边吃着自己带的干粮,一边说笑打闹着,很快就到了西甘河村。在大队部所在的大院里,已经挂好了银幕,安上了放映机,机器旁边亮着一盏电灯。当时那里已是人头攒动,非常热闹了。在那儿,我们打听到,当天晚上只放一部电影《周恩来总理永垂不朽》,是一部新闻记录片。还听说,是几个村同一晚上放这部影片,因为只有一个拷贝,只能轮流传片放映。西甘河村是最后一个放映的村。
       我们觉得,只要能看上电影,晚点儿也无所谓!当时,我们这些十几岁的孩子,知道周恩来是国家总理,也知道他老人家刚刚去世不久。对他的尊崇和敬仰,使我们对看到这部记录他逝世的影片,充满了真诚的渴望。那晚,我们找到合适的位置后,便安静地等待着。而那些当村的孩子们却在那里肆无忌惮地追逐打闹着。
       一直等到将近午夜的时候,电影也没有要放映的迹象。银幕依然挂着,放映机依然摆放着,机器旁的那盏电灯也依然亮着。气温越来越低。大人们都陆续回家了,剩下的都是像我们这样的孩子,依然在说笑着,追逐打闹着……
       我们一同来的几个人中,小庄是老大哥。他说:“咱们别这样干熬着了。北面是个生产队的场院,那里有柴火垛,咱到那儿边歇边等。只要这里一开演,咱立马赶过来看,耽误不了!”
       对这个主意,我们都表示赞同,便来到了生产队的场院。这个场院,北面有六七间正房,那是队部、库房、牲口棚什么的。偌大的场院里,除了靠近墙边放着些犁、耙、耧、砘子等农具外,还有一大堆小山似的棒子秸、谷子秸混放着的柴垛,大概是给牲口储备的秸秆饲料吧!
       我们在柴垛的南侧,扒拉开秸秆钻到里面,半躺半坐着,再用秸秆盖住身体,只露出脑袋。片刻,便觉得像是进了温暖的房间,周身通泰、惬意。望着南边几十米外高高挂着的银幕,不知谁小声嘟囔一句,唉,等着吧!
       不知不觉间,在舒适的柴窝儿里,我们都昏昏睡去了……
       后半夜,起风了。风虽然不大,但正值早春时节,料峭的西南风仍像冬天的北风一样刺骨般寒冷。我们被冷风吹醒了,而且都觉得肚里空空的,有一种难以忍受的饥饿感。伸着脖子望望南面,银幕依然挂着,只是那儿早已空无一人。虎“哗啦,哗啦”扒开盖在身上的秸秆,站起身,走到一边去撒尿。撒完尿,抱着肚子来回转圈,嘴里骂道:“他妈的,这鬼电影也不知还演不演,我都快饿死了!”
       小庄伸着脖子说道:“你以为光你饿啊?俺们都饿!快回来躺下吧,越溜达不越饿吗?”
       听了这话,虎赶忙抱着肚子回到了自己先前的柴窝儿,扒拉着秸秆盖住身体,不再说话。我们几个忍着饥饿,忍着寒冷,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被尿憋醒的小庄,一边“稀里哗啦”地扒开身上的秸秆,一边高声吆喝着:“擦!天都亮了,赶紧回家吧!”
       我们几个人从柴垛里面爬出来,打着寒战,痛快淋漓地撒了泡尿,扭头看一眼在风中不停抖动的银幕,满怀失望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863

(8)
上一篇 2024年1月11日 上午8:35
下一篇 2024年1月11日 上午10:07

相关推荐

  • 转调

    一首诗, 或一篇文字, 除了某种感想, 什么都没有…… 当为人发光, 或张开怀抱时, 任何文字, 都无法表达……

    2023年10月25日
    38990
  • 卯酉河畔春潮涌

        岁月匆匆,年味浓浓。 人间烟火轻描淡写中, 天上星河繁星闪耀红。 抬头观云品酒茶,垂首听雨赏春花。 去年紧箍咒,今宵狭路逢。 除夕夜半盼天亮,今朝旭日分外红。 古有李清照,今与君又逢。 舞文弄墨谈笑中,卯酉河畔春潮涌。      

    2024年2月18日
    309220
  • 生如夏花

    岁月如歌 那是一支千年万代写不完的歌 人生如烟飘渺中 易聚易散似轻风 有过灿烂辉煌的瞬间 总会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生如夏花   圣洁无瑕 夏花绚烂   秋叶静美 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夏花开得绚烂而短暂 短暂才常有深沉的忧伤 忧伤和短暂才更显绚烂 生命的终结 就像绚烂的夏花一样

    2023年5月29日
    509250
  • 袖舞霓裳

        袖舞霓裳诗成行,繁花似锦伴夕阳。 悠悠漫步红尘路,处处醉美闻花香。 蜂飞蝶舞逛花海,蝉鸣蛙唱青溪旁。 满脸喜气任张狂,美人都是俏模样。   落寞思绪随风去,遁隐素身看月光。  初恋姑娘张双臂,情窦洞开向远方。    

  • 春雨如丝

      春雨如丝映云霞,千树桃枝花怒放。 花娇叶茂春色好,柳绿阑珊偷看花。 旧时堂前双飞燕,今朝归来到谁家? 凭栏纵目心怡悦,别梦依稀诗成行。 红楼春梦瑶池远,岁月静好人无恙。 春雨随风归何处?芳草早已绿天涯。  

    2023年4月6日
    64717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50条)

  • 川明
    川明 2024年1月11日 上午9:23

    先做沙发再说。

  • 川明
    川明 2024年1月11日 上午9:35

    一块银幕挂在那,六七亿人发感叹。
    三战一叫看多番,其中内容早背遍。
    连夜等着没瞅着,往事历历在眼前。
    三战一叫: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半夜鸡叫。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上午11:36

      @川明所言极是!那时还有那八出样板戏拍成的电影,反复看,唱词、道白都能背下来!哈哈,共同的记忆!感谢留评,祝好!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下午4:54

      @鸣虫我记得《半夜鸡叫》那个电影是木偶的吧?

    • 川明
      川明 2024年1月12日 下午6:07

      @鸣虫是木偶剧,老家不知道什么原因,当时看了好多遍。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11日 上午9:39

    乡镇看露天电影,我们在城里也看过露天电影,虽然没有像你们那样饥寒交迫,但有一次看到一半就下起瓢泼大雨,观众都成了落汤鸡。我们旁边坐的一位大人,他非常幽默的说:嗨,应该带块肥皂来,顺便可洗个澡。把狼狈不堪的我们都笑滚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上午11:40

      @四格格被雨浇散的情景,我也赶上过。那种不舍、无奈,难以言说。您说的那位幽默的老者厉害,把尴尬狼狈化为哈哈一笑!感谢您有趣的留评,祝好!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11日 上午9:42

    类似的经历,我也曾有过。那时候,我们这儿把放映电影时用的发电机叫狗娃子。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上午11:40

      @祁俊清尽管我们年龄有差距,但却有相同的经历!感谢留评,祝好!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1日 上午9:51

    看露天电影,我们都有类似的经历。灵动抒写,声情并茂,一无所获,刻骨铭心。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上午11:42

      @锦瑟黎燕是啊,都经历过那个文化荒漠化的时代!感谢您的美评鼓励,祝好!

  • ch雪梅
    ch雪梅 2024年1月11日 上午11:18

    等看电影条件艰苦,不乏机灵鬼的快活啊!苦中作乐,一种精神状态。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上午11:46

      @ch雪梅哈哈,苦中作乐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感谢留评,祝好!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11日 下午1:36

    这也是一件刻骨铭心的事了, 当时的饥寒交迫, 现在回想起来都温暖! 全杖那是少年时!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下午4:56

      @轻品慢尝是啊,又冷又饿,白白挨了一宿,能不刻骨铭心吗[笑哭][笑哭]
      感谢您留评,祝好!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11日 下午4:42

    难忘那个年代,身同感受,看过那种露天电视,,没有饥寒交迫过,只是欢欣鼓舞,度过愉快的夜晚!

  • 周旭才
    周旭才 2024年1月11日 下午4:53

    多么纯真的童年!看了这篇文章,我仿佛又看到鲁迅笔下的《社戏》,而且你们的经历比鲁迅小时候看社戏更刻骨铭心!你们走了那么远的路,冻得要死,饿得要命,最后还没有看到电影![笑哭]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下午4:59

      @周旭才是啊,挨饿挨冻,白白等一宿,那时真是倒霉透了[大笑][大笑]
      谢谢周总来访留评!祝好!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4年1月11日 下午5:11

    是不是你们的路透社消息不准啊,在秸秆垜睡到天亮电影都没看着。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下午8:51

      @清河君应该还算是准的,银幕挂着,放映机都放好了!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那晚没有放映!这样的经历稀有,也难得!感谢留评,祝好!

  • 雪花漫舞
    雪花漫舞 2024年1月11日 下午6:28

    难忘那个年代,每每村里放电影,父亲就顶着我,看三战一叫,看样板戏,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是昨天。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下午8:52

      @雪花漫舞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有同感!感谢您留评,祝好!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11日 下午8:44

    饥寒交迫在柴垛里等了一夜,也没有看上电影。
    现在电视机,手机都能随时看电影,真是今非昔比啊。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1日 下午8:54

      @地质之花今非昔比!那时,能看一场电影就觉得太幸福了!感谢您留评!祝好!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12日 上午5:55

    电影没看成,还冻饿一宿,记忆深刻啊!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4年1月12日 上午10:36

    那个年代几个小伙伴去看露天电影,电影没看到,却在外面玉米躲里睡了一宿,又冷又饿,记忆犹新。没看成的原因,可能当时跑片的人给忘了,或者是太晚了就取消了放映,也有可能是取消了放映。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2日 下午1:34

      @悠扬琴声68那天晚上放电影的设备都备齐了,但却没有放,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一直也没搞清楚。白白让我们饥寒交迫挨了一宿!可能是因为时间太晚了,取消了。但也应该告诉人们啊!感谢您留评,祝好!

  • 莺
    2024年1月12日 上午11:05

    从“我们在柴垛的南侧”这里到末尾,写得绝了。
    还是白描。
    除了盐,什么调料都不添加的羊肉汤是上等的美味,最清鲜醇美。
    看过鸣虫老师几篇文章,有一个感觉:您的童年——不如说您的每一个阶段,童年、少年、青壮——一天也没有白过。
    是像天、地、清风、明月一样的一个人。我的直觉。很羡慕你。

    我是70后,评论中所言及的三战一叫、样板戏,是长大后通过书籍听说过的,从未得见。
    我幼时也极爱看电影。姥姥村和我们村放电影的遭数,一年大概能有个五六次。
    看电影前要先“占场儿”。就是先抢滩登陆,划占势力范围——傍晚把自家板凳摆到有利地形,再回家吃饭,那样吃完饭去看才有座位。否则,要么站着,要么被人挡着,要么到电影背面后看反字幕。我们家除了我几乎没有人爱看电影。孤零零一个小孩子,也不敢去占场儿。
    我看的电影一般都是反字幕的。有的时候,邻家一个嫂子也去看,我央求她领着我,这样看完走夜路不害怕。
    至今留有美好印象的电影有《甜蜜的事业》《孔雀公主》《神秘的大佛》《咱们的牛百岁》《高山下的花环》和《姊妹易嫁》《打金枝》《皇亲国戚》等戏曲电影。
    《甜蜜的事业》里有慢镜头,姑娘在前面跑,小伙在后面追,跑着追着,俩人忽然神仙一样腾了空,半空中踩着云彩漫步起来,有人叫:“电催的!电催起来了!“另有见识广的小快嘴喊:慢镜头!人家那是慢镜头!于是知道这叫慢镜头。于淑珍甜美的歌声也在电催起来的那一刻嘤然而作:幸福的花儿……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直到今天,独自一人时,我还常把儿时这一段拿出来,象吮咂一截神奇的甘蔗,细细回味,兴味从来没减少过一分,永远都那么甜。
    高一时我因这首歌儿写了一篇作文,老师拿着在级部三个班诵读传阅。男生自那以后都喊我“甜蜜的嘎儿”(作文里写的那个小男孩把“歌儿”讹成了“嘎儿”)
    小子到底比闺女自由,天地更广,还能上外村看电影。我幼时特别巴望有个哥哥,这样就有人领着你到外村看电影、捉鱼(我虽然农村生农村长,捉鱼摸虾什么滋味却从无由得尝),也没有人敢打你。

    您的生命是完足的。透过文字我能感觉到您品格的清馨。这就好比,发于丰饶沃土的碧草尤其芬芳,是一样的。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2日 下午1:40

      @莺感谢您写了这么长的点评!您的夸赞令我汗颜,过奖了!我只不过把儿时经历过的事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罢了。您虽然年纪略轻,但从您列出的电影名字,看出您也曾经痴迷于露天电影。肯定也经历过一些趣事、乐事吧?也应该写出来与大家 分享!盼望读到您更多的美文!祝好!

  • 一池烟雨
    一池烟雨 2024年1月12日 下午2:20

    65年下乡搞四清时,我才领会到露天电影的风味,感受到何为期盼。[咧嘴笑]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2日 下午3:02

      @一池烟雨那些年的露天电影,是几代人的共同经历!感谢您的点评!祝好!

  • 霁月
    霁月 2024年1月12日 下午2:38

    哈哈哈,熬一夜,电影竟然没有看啦。有趣~~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2日 下午3:03

      @霁月是啊,白白熬一夜,却没能看上电影,所以记忆深刻!感谢您留评,祝好!

  • 李宗宾19481957
    李宗宾19481957 2024年1月12日 下午4:12

    儿时的记忆,很真实,也很感人!!为了一场电影,几个小伙伴儿熬了一宿,在寒夜熬了一宿,冻得一泡尿接着一泡尿……读来感同身受!谢谢您的好文章!!

  • 梦菊
    梦菊 2024年1月12日 下午7:41

    我比你大一些,70年代已经是成人了,在生产队劳动。
    那时候,我们一群年轻人也是,一部电影,就是在临近的村子里追着看好多遍。奇怪的是,无论看几遍都全神贯注,津津有味。
    要说是怎样知道下一天在哪儿演,也简单啊,问问电影放映员就知道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2日 下午8:09

      @梦菊看露天电影,成了我们相同的经历!感谢您的留评,祝好!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3日 上午9:41

    我在此篇佳作的评论中,看见了迄今我在卯酉河看见的最长的评论。莺的精美品评,堪为一篇读人读文的美文。我受到了震撼,感受到卯酉河越来越美,魅力无穷。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2:46

    饥寒交迫还没什么,关键是没看到电影让人伤心。我下乡时也像你们一样跑好远去邻村看露天电影,甚至有一次下午收工后,我们几个知青没给队长请假,沿河边偷偷溜岀村庄,步行去15里远的县城看电影《青松岭》,看完又连夜跑回来,不耽误第二天早上岀工,怕挨队长批评。主要是那个年代娱乐活动贫乏。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3日 下午2:55

      @豫莲芳草差不多算是一样的经历!这也是共鸣!感谢!祝好!

  • 诚厚
    诚厚 2024年1月13日 下午8:36

    露天电影,农村差不多年龄的都看过。不过,饥寒交迫大半夜还没看到,这就不多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3日 下午9:05

      @诚厚因为那个经历比较特殊,所以记忆深刻!感谢!祝好!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14日 上午8:47

    假如现在还有露天电影,纵然有饥寒交迫,我想大家还是愿意再去体验一下那种儿时的乐趣。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4日 上午9:21

      @四格格哈哈,毕竟今非昔比,现在的孩子们愿体验这种乐趣的不多了。他们宁愿宅在家里上网,也不愿出去挨饿受冻的。只有经历过文化荒漠时代的人才有那样的兴致。感谢您再次留评,祝好!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