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二九九)

2022060203224682

书事继续。大抵十多年,陆续所记,已至三百篇。某浪博客板块想必不久即作鸟兽散,对于很多写手,颇是有些影响。实际上,这种影响,自五、六年前网络自媒体发达以来,就有明显的表现,博客是确实凋零很多了,诸多的围绕于博客的群体,联系亦减少了不少,这都为社会变化的结果。

约是五月中旬某日,因为要送青女士至小寨办事,她离开之后,自己即至万邦古旧书店滞留。店里此时并无几人,看魏总独自在品茶,青姐殷勤招呼,巡视书架一番之后,方坐下喝茶,与魏总稍有对谈。问青姐小魏总到哪里去了,回说领着孩子去大兴善寺了。恍惚中觉得就在隔壁,实际上是几年前的印象。稍后即见小魏总领着孩子进店了,孩子跑来跑去,兴奋着要吃要喝。

万邦旧书店自大兴善寺隔壁搬至小寨以后,是很少光顾的。与小魏总多日不见,加上他的视力不好,我是坐了好久才主动与他打招呼,他惊讶着说,理洵老师过来了,都没看见。随后即大致绍介书店最近都上了哪些好书。我选了两本书,朱光潜著《欣慨室中国文学论集》,此为中华书局新编朱氏全集之一种,此前曾购得一册《欣慨室随笔集》。其实其他几种之中西方文艺论集、美学散论、杂著等亦颇有可读之处。另一册为龙榆生选注《苏黄尺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二〇一六年六月出版。《苏黄题跋》是很有名的本子,一直涵泳多年,虽为短章片羽,但魅力是吸引人的。《尺牍》文字亦颇类之,很为喜欢。

小魏总又拿出一册《北京苦住庵记:日中战争时代的周作人》的书,作者为日人木山英雄,赵京华翻译,三联书店二〇〇八年八月出版。近年读书,于苦住庵委实下了不少功夫,无论是他的文字,还是有关他的文字,大抵阅读很多了,《铁未销集》中即收录有很多篇目的心得文章。小魏通达,他知道读书人的心思。说此书淘得两本,这一本是特为送与知者的。这当然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不知道前边的书事中记过没有,在孔网上还购得一册《舒芜文学评论选》。一直以为,舒芜的文字,读起来“很有料”,思想性强、态度明朗是其文字特色,这在他们那一拨人中是很突出的特点。他读书是较真的,做事亦是如此,为刘应争编选《知堂小品》所写的那篇序文,卡片就做了数百张,实在是让人敬佩的。那篇关于知堂的文字,亦成为名文,在知堂研究文字中是风骨独立的。读舒芜文字,大致起于辽教社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出版的那册《串味读书》,后来有幸在新浪博客中遇见作者,即关注起来,二〇〇八年年中作者停博,次年八月即去世,不久即有人把他的博客文字汇编出版了,记得有两册,其中一册为《牺牲的享与供》。

这篇书事,应该是博客搬家之后所写的第一篇,想说的是,书事是要坚持着记下去的,写作亦如此,都为个人的私事。有人读亦可,无人读亦罢,都为自娱自乐,聊以遣兴而已。再说,写作已为自己带来了不少的声名,真是何堪如此。毕竟都为过眼烟云,无须强求太多,镇日间心地平和、轻松愉悦,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真正的生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82

(6)
理洵的头像理洵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9:29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11:56

相关推荐

  • 咱们老百姓

                                                   咱们是老百姓。 咱们的队伍里,包括了工人、农民、普通知识分子。现今,有称咱们平民的,有称咱们人民群众的。 咱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老百姓,是当上国家主人的老百姓。这可不是咱们的自吹,是《宪法》规定的。咱们学法、懂法,知道《宪法》是根本大法。 称咱们老百姓是平民的,是说…

    2023年7月17日
    2.2K360
  • 齐长城怀古

    – 戚氏 · 齐长城怀古 岁寒天。层冰霜雪覆峰峦。断壁成墟,败墉长卧夕阳寒。巍然。锦阳关。楼台雄峙锁荒烟。喉襟阻断南北,不教荆楚过关山。高墙营垒,谯楼雉堞,迄今都作颓垣。见龙蛇起陆,千里迤逦,九曲蜿蜒。 回首一望千年。诸侯九合,伯业在齐桓。葵丘会、一匡天下,息燧三边。戢戈鋋。以险制塞,沿山甃石,御敌中原。断崖锁钥,百二金汤,赢得国祚绵延。 故国河…

    2024年1月24日
    1.7K130
  • 小镇夏晨

         因事早起,出门天空星尚存。 小镇睡眼朦胧,裹一层薄薄的疲惫,无一点表情。街道两旁经浓密技叶的过滤,湮灭了昨日火爆的烟尘。无声无息的晨风,凛列清新……如烈日下一杯冰啤下肚,清除了五脏六腑的泥垢,神爽骨朗,偶有一两声特别清脆的汽车喇叭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懒洋洋地把尾音拖得老长老长…… 放目纵览,无遮无挡。…

    2023年7月17日
    2.0K160
  • 随笔:贴“花黄”

    –                                                               贴 “花 黄”-     那年,大概为合乎某项礼数的往来,母亲将家中的黄花菜送过给街坊邻居的王伯。清晨散步时,遇王伯。一见我就说:“你妈妈送我的黄花菜很好吃啦,煲在汤里味道很鲜啦,听说是你从西北老家带过来的,谢谢你啦!”…

    2024年4月29日
    1.2K230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二)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二)        人的生命大约都有极值,也有低潮。        但我的极值太短了,就像流星一样,很快殒灭了。        我的诗集是1965年冬开始整理的,到了1966年春夏之交准备付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诗集的小样都打印出来的时候,却被叫停了。        不过,我还算坚强,并没有受到多大打击。我以我旺盛的精力,继续从事我的业…

    2022年7月2日
    1.2K2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