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二九九)

2022060203224682

书事继续。大抵十多年,陆续所记,已至三百篇。某浪博客板块想必不久即作鸟兽散,对于很多写手,颇是有些影响。实际上,这种影响,自五、六年前网络自媒体发达以来,就有明显的表现,博客是确实凋零很多了,诸多的围绕于博客的群体,联系亦减少了不少,这都为社会变化的结果。

约是五月中旬某日,因为要送青女士至小寨办事,她离开之后,自己即至万邦古旧书店滞留。店里此时并无几人,看魏总独自在品茶,青姐殷勤招呼,巡视书架一番之后,方坐下喝茶,与魏总稍有对谈。问青姐小魏总到哪里去了,回说领着孩子去大兴善寺了。恍惚中觉得就在隔壁,实际上是几年前的印象。稍后即见小魏总领着孩子进店了,孩子跑来跑去,兴奋着要吃要喝。

万邦旧书店自大兴善寺隔壁搬至小寨以后,是很少光顾的。与小魏总多日不见,加上他的视力不好,我是坐了好久才主动与他打招呼,他惊讶着说,理洵老师过来了,都没看见。随后即大致绍介书店最近都上了哪些好书。我选了两本书,朱光潜著《欣慨室中国文学论集》,此为中华书局新编朱氏全集之一种,此前曾购得一册《欣慨室随笔集》。其实其他几种之中西方文艺论集、美学散论、杂著等亦颇有可读之处。另一册为龙榆生选注《苏黄尺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二〇一六年六月出版。《苏黄题跋》是很有名的本子,一直涵泳多年,虽为短章片羽,但魅力是吸引人的。《尺牍》文字亦颇类之,很为喜欢。

小魏总又拿出一册《北京苦住庵记:日中战争时代的周作人》的书,作者为日人木山英雄,赵京华翻译,三联书店二〇〇八年八月出版。近年读书,于苦住庵委实下了不少功夫,无论是他的文字,还是有关他的文字,大抵阅读很多了,《铁未销集》中即收录有很多篇目的心得文章。小魏通达,他知道读书人的心思。说此书淘得两本,这一本是特为送与知者的。这当然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不知道前边的书事中记过没有,在孔网上还购得一册《舒芜文学评论选》。一直以为,舒芜的文字,读起来“很有料”,思想性强、态度明朗是其文字特色,这在他们那一拨人中是很突出的特点。他读书是较真的,做事亦是如此,为刘应争编选《知堂小品》所写的那篇序文,卡片就做了数百张,实在是让人敬佩的。那篇关于知堂的文字,亦成为名文,在知堂研究文字中是风骨独立的。读舒芜文字,大致起于辽教社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出版的那册《串味读书》,后来有幸在新浪博客中遇见作者,即关注起来,二〇〇八年年中作者停博,次年八月即去世,不久即有人把他的博客文字汇编出版了,记得有两册,其中一册为《牺牲的享与供》。

这篇书事,应该是博客搬家之后所写的第一篇,想说的是,书事是要坚持着记下去的,写作亦如此,都为个人的私事。有人读亦可,无人读亦罢,都为自娱自乐,聊以遣兴而已。再说,写作已为自己带来了不少的声名,真是何堪如此。毕竟都为过眼烟云,无须强求太多,镇日间心地平和、轻松愉悦,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真正的生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82

(5)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9:29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11:56

相关推荐

  •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注】本书已于2022年4月底出版。 那些年,我与我小说人物同哭笑 ——《爱在瘟疫蔓延时》自序 2020年,真是叫人悲伤、沉重的一年。百般感受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说起?要说的,要写的,都化成了文字。 2020年,我和另一半因为疫情,禁足、宅家、相守;首次自我封闭,静候天亮到来;2020年,我俩从焦虑、担忧、紧张,慢慢看开、放下、坦然安心地走出书斋。从不敢出门、…

    2022年5月25日
    569210
  • 境界从心美,诗情逐梦香

    诗歌 抒情

    2022年5月21日
    79251
  • 新雨堂书事(三〇三)

    何事慌张?中秋期间跑了一个长途,核酸查验时间为二十四小时,来去都是掐着指头计算时间的。高速路上车辆倒不是太多,只是在出口时因为核检会有很长的车辆拥堵在收费站前后,须耽误太长的时间。假期最后一天还须上半天班,要赶时间,改材料,联系些虚头巴脑的事情,心情总不好,脸色亦难看,搞得周围的人亦觉得气氛不好。要说年龄大了,应是有些修养的,但哪里顾及得上? 节前收到在孔网…

    2022年9月15日
    53020
  • 蒲公英之眸(小小说)

    傅红英纵身一跃、离开最高天台那一刻,以为会像一颗重型炸弹自由落体迅速直坠下去,原来并非如此。不知什么原因,空气浮力太大,她刹那间竟然“飘”起,像超人翱翔,又像一朵巨大的蒲公英,慢慢地向下方旋转,旋转,直线降落变成了缓缓飘落。于是她有充分的时间瞧清这二十九层高大厦的某些层窗内的情景。     正是黄昏时分,儿女们放学了,打工的家人…

    2022年9月1日
    68550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五)

    五、 李剃头以前可是个红人。他家祖传几代剃头的,在原魏街有间临街铺面,狭窄的过道后面,就是他家住处。魏街是古城黄州手艺人住的街区,篾匠、铁匠、裁缝、收粪水的、浆洗衣物的。。。都在这个社区。理发店国营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剃头家没有国营进去。后来机会来了,李剃头会唱湖北大鼓,站在地委门口,唱了三天三夜,唱他爷和他奶当年,怎么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把肠子挑出来,惨死…

    2022年6月19日
    475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