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些担水的日子

U92P28T3D1248834F326DT20060915121753

上世纪80年代以前,老家的乡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一口盛水的大缸、一条扁担和两只水桶(再以前是木质的水筲)。那时候,人们的生活用水是用水桶从水井里提上来,担回家,贮存在水缸里面的。水缸里的水除供一家人洗漱、做饭、刷锅洗碗外,还要管猪狗的吃喝。担满一缸水,大概能维持三到五天的样子。因此,担水成了那些年居家过日子不可或缺的一项内容。

我是从13岁开始为家里担水的。

       那时候,遇到农忙时节,父母披星戴月地在生产队干活,很难顾得上担水;或者到了秋后、春天的时候,父亲随河工外出挖河,体力较差的母亲担水显得非常吃力。我作为家里的长子,自然就把担水的活儿揽了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我年龄小、个子矮,担水时只能把一桶水分倒在两只水桶里,而且还要把扁担两端的带钩的链子往扁担上绕一圈,才能把两半桶的水担起来。即便是这样,途中还要歇息两次。好在那时的水井很浅,用手拎着水桶探下身子就能打满水。

当我摇摇晃晃把两半桶水担回家,倒进水缸中,心中便生发出一种自豪感,觉得能为父母分担些生活的担子,自己不再是小孩子,已经长大了。而父母对我担水则是既爱怜又无奈,只是反复叮嘱我,在井边提水要小心,途中不可强撑着,该歇息就歇息。

担水是很锻炼人的,既能提升体力,也能增强耐力。担水一段时间后,我便试着减少途中歇息次数。从水井处往回走时,就暗下决心,不到一半路途决不歇息。然后找定参照物,尽量加快步伐。快到目标时,便暗自鼓劲儿,到最后那一小段,咬紧牙,屏住呼吸,等到了预定目标,放下水桶,才长出一口气。三五分钟后,担起水桶,又是一鼓作气回到家中。大概四个月以后,我居然能担起满满的两桶水了,只是途中还得歇息一次。

到我14岁的时候,地下水位开始急剧下降,水井里的水距地面有十几米深了。汲水时,扁担的一端挂着水桶,而另一端则需要连着一条长长的绳索。在这样的情况下,担水可就不单单需要体力和耐力了,还得需要技巧。因为在十几米深的水井里汲水,把挂在扁担另一端的水桶送到井下的水面,要摆动绳索,把水桶拉倒,在这一瞬间还要把绳索再往下一送,把水桶灌满。这“一摆”、“一送”最关键,动作的幅度和力度稍有差池水桶就会脱钩下沉。那时候,一个熟练地掌握了汲水技巧的人,汲水时异常轻松自如,闭着眼睛都能把水桶灌满而不会脱钩;生手就不行了,往往越是精心,就会越发紧张。一紧张,不是水桶在水面上摆来摆去摆不倒,就是水桶一倒便脱钩沉底儿。

在深深的水井里汲水的技巧,我那时是着实经历了几次水桶脱钩的教训后,才慢慢掌握的。好在那时水井周边的人家,都会给那些汲水技巧差的人备有打捞水桶的“捞筲钩”。“捞筲钩”并不复杂,就是在几个大小不一的用8号硬铁丝盘成的铁环上,缀满密密麻麻的小铁钩。“捞筲钩”系着长长的绳索,送到井底后,就如同手拿“洛阳铲”探宝一样,一下一下往下“砸”,触到异物、感到手沉便往上提,察看挂上的是不是脱钩的水桶。用“捞筲钩”在深深的井底打捞水桶,完全凭手感。运气好的话,很快就能把水桶捞上来;如果沉到井底的水桶“姿势”稍差,水桶的提梁在侧下方,或是干脆水桶倒扣着,那就费时间了,往往需要几十分钟或个把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捞上水桶。

在那些担水的日子里,我对仅有的几次水桶脱钩的经历,记忆深刻。那时一般都是在早晨担水,时间非常紧张。一旦水桶脱钩沉底儿,便觉沮丧之极;若捞水桶时间再长一些,就更加懊恼。母亲有时看出我的坏情绪,便开解道:“担水掉桶不比丢失,总能打捞上来,犯不着怄气!多精心些,熟能生巧,慢慢就好了。”

在母亲的劝慰声里,很快我汲水的技巧就精熟了,后来一直再没有让水桶脱过钩。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老家的人们陆续用上了自来水。原来的砖井都废弃填埋了,各家各户担水用的扁担、水桶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担水的日子却没有淡出记忆,依然清晰如昨,时常在脑海中浮现。那时候的井水,是那样的清冽、甘甜;那时候的父母,是那样的年轻;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充满朝气的活泼少年……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629

(24)
上一篇 2024年1月8日 上午8:22
下一篇 2024年1月8日 上午9:56

相关推荐

  • 儿子在上海当志愿者

    上海,离内蒙古很远,可儿子一家三口在那里生活工作学习,那里的风吹草动都牵动我的心,尤其是最近上海这波疫情。 疫情爆发时,儿子一家都封控在小区,我每天晚上8时和儿子准时通电话,每次半小时一小时不等,这电话一打就是两个月,也算是我对儿子的心理支持。 电话中知道儿子响应学校党委的号召 ,在社区主动报名当了志愿者,每天忙里忙外的很不容易,既要为小区居民的防疫服好务,…

    2022年6月21日
    1.3K140
  • 儿童眼中的人群分类

    人是社会的人,社会的人是可以分类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人类的群分五花八门。以种族分类,以民族分类,以肤色分类,以国籍分类,以性别分类,以年龄分类,以职业分类,以政治分类,以品德分类,以信仰分类,以财富分类,以受教育年限分类,等等。 有些属于基础性的分类在任何时候都存在,都不会改变。有些属于社会性的分类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或强调,或淡化。 儿童是单纯的…

    2023年11月28日
    2.3K340
  • 老顽童:喜相逢 莫搅局

                                      (借用博友图片。谢谢。)                                                咱耳背白内障都很严重,已无法正常交流沟通。                                        怎办?好办,扮个乐呵呵的老顽童呗。 &n…

    2023年8月28日
    425250
  • 今非昔比话鞭笋  

                                                                       周末,有个老同事来我家。我从冰箱里拿出一袋乡下朋友送的鞭笋,剥了笋壳想烧一只鞭笋蕃茄蛋花汤。她大惊;“啊,这么多鞭笋!你土豪啊,这一袋鞭笋可是老价钱。我儿子家前天有客人来,买一把鞭笋80元呢”。 这下,我大惊:“什么,一把鞭笋…

    2022年9月26日
    2.3K150
  • 5月27日 . 今日记

      5月27日 . 今日记   早晨天阴,出门去上形体课是步行去的。打算好如果上完课太阳出来,就坐公交回。结果,上完课,天还是阴的,便又步行回来。 最近很少步行去上课。天一热,真是不想走路,去上课都是开车去开车回,有些放松自己了。   午睡起来,天晴了,大太阳出来了,太阳光白花花的,特刺眼。 嗯,这样的天气,哪儿也不想去,宁可在阴凉的房间…

    2022年5月27日
    6.1K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7条)

  • 雪花漫舞
    雪花漫舞 2024年1月8日 上午9:11

    坐沙发!看美文!就一个字,爽!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8日 上午9:44

    当时觉得辛苦,现在回忆感慨。此一时,彼一时,世事变迁,一言难尽啊!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上午9:52

      @祁俊清回味过往,一言难尽。所言极是!感谢美评!顺祝安好!

  • ch雪梅
    ch雪梅 2024年1月8日 上午10:03

    “捞筲钩”南方也有用的呢!姑苏城百年老井很多,用根链条牵着上面盖个深井盖安全些。13岁担水,为家付出,点个赞👍🏻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上午10:20

      @ch雪梅感谢您的美评!看来有水井的地方,就有“捞筲钩”,这东西南北通用!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4年1月8日 下午12:05

    小时我身小力薄,最怕干的活就是担水。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4年1月8日 下午2:02

    挑水还好吧,干自家活,没人比没人催。最是那生产队挖沟挑泥的农活要命,大家比着看着呢,晚上评工分时还被大劳力压着。我最怕假期里干农活,也至今记恨那些评工分时压我的酸嘴大劳力。在我看来,世上最苦的工作就是干农活,这也成了我参加工作后从不敢犯错误的一个动力。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下午2:50

      @晓舟同志很对,小时候在队里干活,被那些大人看不起,心里很是不服气的,但也没办法!周老师也深有体验[咧嘴笑][咧嘴笑][咧嘴笑]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8日 下午2:16

    少年为自家担水的经历,情景交融,活灵活现,十分传神。这样的磨砺,有益于成长成材。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下午2:51

      @锦瑟黎燕确实那时担水很锻炼人。感谢您美评鼓励,祝好!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4年1月8日 下午2:26

    你的文让我回忆起自己小时候担水的日子,虽然说是女孩儿,母亲忙,自己是老大,父亲在外边工作,也不得不学担水,开始是妹妹我们俩抬水桶,后来我大些了才开始学挑水。但我们不是喝井水。我家住的离河近,那些年河水清澈见底,很干净的,老人们讲,河水甜好喝,我们都趁早上去河里挑水,因为一早没有洗衣服的人,水更干净。我是早都把挑水的事忘了,看你的文章才想起来。从担水到现在一拧水管,清水哗哗流,也折射岀时代的变迁和老百姓生活的变化。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下午2:53

      @豫莲芳草哈哈,小的时候,有相同的经历,也就有一样的感受。时代进步了,但那时候的苦日子却在记忆中挥之不去。感谢您的美评,祝好!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8日 下午2:37

    看你娓娓道来,井里汲水不仅是个力气活,还是个技术活;一回生,三回熟,三回成了老师傅,这就是农村的孩子早当家。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8日 下午2:38

      @四格格哈,错了一字,应该是二回熟。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下午2:55

      @四格格没错,真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成了老师傅。熟能生巧!感谢您的美评!祝好!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8日 下午3:11

    我没有挑过水,小时候家附近有一口井,每天都要去那里汲水,再拎回来,也是蛮锻炼臂力的。二十几岁家里才有自来水。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下午4:37

      @难诉相思虽然没担过水,但拎水桶也很累的。那时候的生活都很艰辛。感谢留评,祝好!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8日 下午4:12

    小小少年去担水, 也担起了家庭责任, 了不起! 能记住并津津乐道的人, 一定是一辈子都有担当的人!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下午4:39

      @轻品慢尝感谢您的美评鼓励!那时艰辛的生活,确实锻炼人,也算是人生中的一种财富吧!感谢美评鼓励!祝好!

  • 东北老太太
    漫言华语 2024年1月8日 下午8:50

    那个年代,家里没有自来水,“担水”是个大活。大部分人都干过。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9日 上午8:02

      @漫言华语确实,担水是大人干的活,小孩子就显得太勉强了,所以记忆深刻!感谢您留评!祝好!

  • 惑矣
    惑矣 2024年1月8日 下午8:55

    把路程分段,捞桶,咬牙坚持,一样一样的经历,真是感慨万千!到现在,走路步履轻快,大概缘自那时的锻炼。就好比练轻功腿上绑沙袋。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9日 上午8:03

      @惑矣您说的非常有道理,那确实是一种锻炼!感谢精到的点评!祝好!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4年1月9日 上午9:35

    难忘那些担水的日子,那是疲惫不堪流大汗的日子。
    担水挑担子,也经历可过面朝黑土背朝天,春夏秋冬忙农活的漫长日子。
    从此学会挑担子,也有过体制内双肩挑的日子,管理业务双肩挑,奋斗拼搏也美好。
    世界在肩上,路在脚上,敢挑担子的日子才灿烂辉煌!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9日 下午1:19

    你十三岁开始挑水,我十三岁回到济南我爷爷家,暂时告别了挑水,用上了自来水。我从记事起就开始挑水,大约六七岁吧。水桶在扁担上都离不开地面,就把绳子饶在扁担上两圈。
    用扁担到井里打水,那是我工作以后,在一个小山村里,那里的井没有辘轳。掉下水桶就求房东帮助。后来我干脆拿着绳子去挑水。村里人还笑我。我就说;这样就不会掉下水桶,有什么不好。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9日 下午1:46

      @地质之花哈哈,您太了不起了!厉害,真是厉害!六七岁的时候,我连空桶也拎不起来!那个时候,条件普遍很差,您在西北,可能更差些了。不过,年轻时吃些苦,对整个人生来说,是不错的资本!谢谢您留评!祝好!

  • 一池烟雨
    一池烟雨 2024年1月10日 上午9:54

    经磨历练,你真是个小灵通。[喝彩][赞]

  • 陌上梦落
    陌上梦落 2024年1月10日 上午10:25

    小时候在学过一次,很难,担起来放到肩上左摇右晃,也许是因为年龄小,控制不住。后来有了压水井,就更不去学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0日 上午11:03

      @陌上梦落能够早早用上压水井,免去了担水的麻烦,真好!

  • 含羞荷
    含羞荷 2024年1月12日 下午8:14

    挑水的经历我也有过,小时候爸爸妈妈工作都很忙,我是家里的老大,挑水的任务就落在我的肩上了,刚开始挑的时候,总是双手抱着担仗,晃晃悠悠的,水桶里的水不停的往外溅,担仗压的肩膀还火辣辣的疼,好不容易挑到家,发现只剩下半桶水。
    如今,挑水的时代已渐渐的远去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2日 下午8:30

      @含羞荷相同的经历,都体会到了担水的艰辛与不易。还好,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感谢来访留评,祝好!

  • 诚厚
    诚厚 2024年1月13日 下午8:46

    那个年代,水源少丰富的地方,担水是个重活。江南河多,我不用扁担,两只手提两桶水。后来,家家户户在院子里打水井,水缸都可以不用了。有了自来水后,井水还可用。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3日 下午9:03

      @诚厚是,江南水乡不缺水。感谢您的点评,祝好!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