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血与信仰

2024010715144767

昨天,我们40余名义工参加无偿献血,在抽血化验的时候,我经历了人生中一段微妙的历程。

血站肖主任拿了一个刺手指的针头,我知道那针头将会快速刺入我的手指,刹那间恐惧与担忧交织在心头。果然一声轻微的响声,手指瞬间疼痛了一下。当肖主任将中指尖殷红的血液挤出时,我反而不感觉到疼痛和恐惧了。我估计伙伴们如果注意,应该能看到我被突然刺到产生的夸张的疼痛表情。

接下来,到献血车上献血,我想到了那些被敌人抓住的忠于信仰的烈士,他们面对酷刑,坦然无畏,我也是共产党员,现在护士抽我这么一点血我就害怕针管刺破皮肤的疼痛,假如,我被敌人捉住,他们抽我的血,甚至砍我一刀,我能做到不怕疼痛吗?什么是信仰?当心中无我的时候,肉体不是我,只有精神属于我,这才是真正的信仰。

我当下就换了一个念头:身体不是我,由护士操作吧,于是放下了恐惧,坦然地看护士用粗大的针管刺入皮肤,我想象着那只是一个肉身,然后看护士释放橡胶管,接着是看血从皮管里静静地流淌。这个过程,我清清楚楚地注视着,没有一丝疼痛感。或许,是信仰给了我力量,让我超越了肉体的束缚。

电影里常有佛教高僧,面对歹徒的逼迫,安然坐在木柴堆中任烈火将自己焚烧,一点没有怕痛喊疼;共产党员江竹筠、许建业、何雪松、罗世文等被国民党反动派抓到渣滓洞,任毒打、烙铁烫、被强奸,永远守口如瓶,这就是信仰的力量!敌人伤害的只是肉体,如果我们执着于一个强大坚定的“我”存在,那么便会无限爱惜我们的肉体,便会在乎自己的名声、金钱、豪宅,于是敌人便能找到突破口。当我们“无我”了,敌人还会找到突破口吗?

2024010715151523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602

(8)
上一篇 2024年1月7日 下午9:54
下一篇 2024年1月8日 上午4:23

相关推荐

  • 基调

    天色变幻,莫测高深。13°/2°,厚衣、裤、鞋,有点不配合,脚底心走出汗来了!冬天里的春暖,花开不败。轮生冬青红艳艳,形色识花求答案。香水茉莉初雪奶茶【温热、500ml、七分糖】、紫薯芋泥双料包、蔓越莓贝果,吃过中饭出来,再好吃的花色面包,哪哼吃的落呢?热饮、热空调,热量超标,可否来杯冷茶搭搭话? ​享受生活的悠闲与惬意~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且行且珍惜,自…

    2023年12月28日
    477100
  • 卧具越来越返古了

    小时候的我们家里的床铺都是木板床,铺上棕垫或草席,这个草席有用成熟的玉米包皮编成的,上面铺一床薄棉洗(劣质的棉絮做的,省钱),铺上花布床单,枕头有荞壳枕头、老鼠豆枕头,我们家的是棉絮枕头,被子是好的棉絮内胎做的,后来有工作有工资后,就觉得软床垫睡着舒服,买来席梦思铺垫,这软床垫可不能睡久,腰椎会发生问题,现在很多人家又返用偏硬的山棕床垫了,有的人还时不时的要…

    2022年8月21日
    3.3K30
  • 新加坡作家尤今:香蕉里的爱与恨

    香蕉里的爱与恨  尤今 著名作家蔡珠儿在散文“香蕉之死”说了一则触动人心的故事。 这个真实的故事,是希腊朋友瓦西勒斯告诉她的。 以前在希腊,香蕉是异国风味的昂贵水果,只有克里特岛产一点,大部分从非洲老远运来,等辗转运抵他所住的小城,蕉皮早已乌黑瘀伤,价格却毫不疲软。有一天他父亲发薪水,买了一串香蕉回来,很快就被分光,最后剩下一条,他和妹妹追着抢,不…

    2022年6月20日
    1.6K150
  • 难忘,大姐

    她,没有花容月貌,也不雍容华贵;她年逾古稀,身材高大,穿一件黑底白点的衣服,胖乎乎的脸上洋溢着和蔼、纯真的微笑。她是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航天之父和火箭之王钱学森的儿媳妇,北京军区领导傅崇碧的女儿。钱姓朋友家和我的钱姓家人都叫她“大嫂”,唯我叫她“大姐”。 这位大姐不仅出身显赫,自身也是非凡的优秀,她当过知青,18岁当兵,至今仍在北京301解放军…

    2023年6月9日
    1.1K180
  • 每天都有好时光

    早晨起来先做花式水煎饺。我喜欢吃饺子,尤其是煎饺子。小的时候是用油煎饺子,现在从养生角度,我改成用不粘锅的水煎方法,我觉得比油炸的好吃。颜色形状还可以做成各种花样,我称之为花式水煎饺。 做花式水煎饺的方法:用南瓜煮熟和白面揉在一起做饺子皮,用青菜粉条香菇鸡蛋做饺子馅。包好的饺子两边捏在一起,然后再水煎。之所以捏在一起成圆筒状,是为了可以更好的利用平底锅的空间…

    2023年5月26日
    6341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2条)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4年1月7日 下午11:32

    这个想法,我也有过。不过,没你想的那么高尚。
    那年做胆囊手术,我躺在那里是这么想的:战争年代,那是面对敌人摧残,痛苦。现在,是我花了钱请医生救我的,为我好,我不应该怕。[微笑]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8日 上午5:17

    周老师与义工献血,令人钦佩。期间,思绪游动,联想到战争年代,如果面对严刑拷打,自己会怎样。。。这样的念想,让我深度共鸣。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8日 上午6:55

    因为心中有信仰,所以献血的时候就有了与信仰有关的联想,就有了对献血这件事的心态的坦然。向您学习,向您致敬!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4年1月8日 上午8:04

    一次献血,引起了对信仰的感悟和自勉。义务献血本身就是一种崇高信仰的体现。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8日 上午8:50

    哈哈,有趣!周总参与一次义务献血,把细微的心理活动生动地展示出来,这是真实的心路历程,高大上,激励人!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8日 上午9:09

    我献过两次血,很坦然,很平静,也没有不适。适量的献血可以刺激骨髓的造血功能。理解了这个,就没了恐惧。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8日 下午3:57

    在艰难困苦时, 就想想革命前辈, 这似乎已经成为我们这代人的思维方式了!

  • ch雪梅
    ch雪梅 2024年1月8日 下午4:55

    我贫血,没献过血。血的延伸,深的境界。

  • 风雨
    风雨 2024年1月8日 下午5:58

    分享精彩,周一愉快!
    问侯[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4年1月8日 下午9:08

    我没有献过血,只是每年体检抽血。疼不疼主要看护士的水平。有一次抽血,针头在肉里搅来搅去,两个胳膊都扎的淤青一大片,还是没有抽够数,疼的我头上直冒汗。换了一个护士,一针下去,在手上就抽够了,没有疼的感觉。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4年1月26日 上午10:09

    义务献血也是一种信仰,有信仰才会去义务献血。[赞][花]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