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二:夜沉沉

原创小说连载

二 、 夜沉沉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二:夜沉沉

蕙芹跟牛小成亲六年了。成亲那年,她虚岁十三。

“十三留头,十四娶,十五十六抱个毛小鬼。”就是按当时的成婚年龄,蕙芹也算是早的。

没有办法,她们家败落了。母亲给她说个婆家,是要给她寻个吃饭的地方。

蕙芹小的时候,她们家也是个大户。父亲和伯父在外地做买卖,小叔在村里经营着汞窑。不说别的,就是点灯用的洋油都是整桶整桶放着的。

那时候蕙芹家多热闹啊,一大家子近20口人,住在一个四进的大院子里。

院子里有花园、假山,还有一口甜水井——她们那地方缺水,家家有水窖,吃得是从地面流进去的雨水,雪水。那种水,吃起来又苦又涩,要吃甜水,需到20里外的山里接山泉。

她们家和伯父家的孩子们加起来有10来个,都在一锅吃饭。

祖父下世早,蕙芹对他没印象。祖母是家里的当家人。她是个既精明又厉害的老太太。粗通文墨,还懂点医道,会看小儿疾病。那时,经常有人抬了轿子来接祖母出去看病。

大家人家规矩多,祖母对子孙们要求很严格,晚上不许点灯熬夜,早上必须早早起床。

从记事起蕙芹就没睡过懒觉。总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大人喊醒了,起床后睡眼惺忪的抱着个笤帚去和比她小两岁的堂妹牡芹去扫院。

那时候祖母腰腿疼,走不了路。天气好的时候,人们给她搬把太师椅放在院子里,搀她出来坐在椅子上。

“把那夹夹缝缝都扫干净!”祖母一声断喝,把两个小人吓得一哆嗦。

牡芹年龄小,听不懂祖母的话,看着自己的小手纳闷:“这甲甲缝咋扫干净呢?”在我们这儿,管“指甲”叫“甲甲”。

扫着扫着到了祖母跟前了,她抡起拐杖就打了下来。挨了打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泪含在眼里,不敢哭,也不敢问。

祖母自有她的道理。女孩子迟早是要出嫁的。没眼色,手里没活儿,娶出去是会受气的。她常说:“自己家人的气好受,婆家的挫磨难挨。”那时候,媳妇因受不了婆婆的气而寻死上吊的也不鲜见。

每天,女孩子们要跟着祖母背一会儿《女儿经》、《女三字经》之类的书。更多的时候是跟着伯母学做女红。

祖母行走不便,又爱热闹。她们就守着她,一边做针线,一边听她讲些节妇烈女的故事。

在蕙芹的记忆里,好日子也没过了几天。先是堂姐芸芹嫁给表姑的儿子春生——表姑是祖母的亲侄女。

芸芹是祖母最得意的孙女,她的品貌性格,那是百里挑一。提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在祖母看来,个个都配不上她的孙女。长到18岁,许给自己亲侄女的儿子春生——她要亲上加亲。可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她的这个决定会要了芸芹的命。

芸芹的婆家也是大户人家。她的婆婆妯娌仨,上面老婆婆还在,她婆婆是老大。

平日里,老妯娌仨轮流值日。轮到谁,早上要早早起床,开大门,给老婆婆倒尿锅,做饭,晚上关大门,最后睡觉。

轮到婆婆值日时,芸芹就去替她。婆婆有媳妇使唤,自是得意,那时两个婶婆还没媳妇。

芸芹想,自己是晚辈,怎好意思自己睡着让长辈干活儿。于是,她也替两个婶婆值日。她的婆婆没了优越性,不高兴了,就跟芸芹找茬,无端的在人前侮辱她。依照那时的规矩,媳妇不能跟婆婆顶嘴,无论她说的对错你都得听着。

芸芹那么钢,受了几次羞辱,气闷在心里,就得了干血痨,不到一年就去了。

接着叔叔得了肺痨不治而亡。

心爱的孙女和最小的儿子相继离世,把祖母击倒了,不久老人就撒手人环。

灾难还没有完。连年的战乱,外面的买卖已是很难做。伯父和父亲又一个得了肾病,一个得了肝病。

买卖倒塌了,家里的积蓄都送进了药铺也没能挽回伯父和父亲的命。

象多米诺骨牌,这个家,两年间老少死了四口,成年男子一个不剩。只留了伯母和母亲两个小脚女人带着八个未成年的孩子。

没了经济来源只好卖家产。她们家院子大,单是卖院子里的石头就让他们吃了一年。

但是十口人每天张着嘴吃,就是座金山也会吃平。不得已,就给女孩子们找婆家,就连六岁的堂妹芳芹也送人当了童养媳。

再后来,十六岁的哥哥带着母亲和两个弟弟到外地讨生活。跟着,日本人打进来了,蕙芹和家人就再没见过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40

(1)
上一篇 2022年6月1日 下午8:25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1:53

相关推荐

  • 美丽的误会

    小小说

    2022年6月6日
    3.3K10
  • 【随笔】雨中重访永兴桥

    雨中重访永兴桥 一 驱车去清水湾,事先没有作细致的规划,是临时决定的。 请了小车,车到南区时是上午九点,这时,小河两岸,阳光朗照。车上了牛颈崁,山上有薄薄的雾,牛颈崁共十三道拐,到了天堰顶上,感觉我们乘坐的车像是在云中穿行。好在这行驶的路是241国道,道路平坦宽阔,安全无虞。 车朝清水湾方向行驶着,云雾遮掩着车旁的山崖和田野,远处的樱桃山和黄岭山,在云上飘浮…

    2022年6月15日
    45060
  • 河光山色

    2022年高考的第一天 衷心祝福莘莘学子们首考成功

    2022年6月8日
    2.0K20
  • 一本面目全非的书

    我至今记得,那本书很特别,厚厚的,旧旧的,没有封面,也没有封底,书页已经泛黄,书角有些卷曲。可以说,那是一本面目全非的书。

    文化 2022年5月14日
    435270
  •  五花八门的粽子和端午节其他美食

    粽子名目繁多,制法花样百出。兹择若干种介绍于下。 俗以菰叶裹黍米,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烂熟。一名粽,一名角黍。因为粽子大多有角,所以,“角黍”也就成了粽子的别称。这样的煮粽子的方法,宋代许多地方仍盛行,还有人用艾草灰汁煮粽子。 用菰叶或芦叶包米成粽子,可包成各种形状。南宋京师杭州制作粽子的店家,往往把粽子做成楼阁、亭子、车辆等等的精美造型。美其名曰“巧粽”,多…

    2022年6月1日
    28922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0日 下午7:39

    欣赏佳作,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54

    蕙芹的命也够苦的,虽然生在大户人家,也没享过福。继续欣赏。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14日 下午8:30

      @悠扬琴声68是啊。那时候的人就是苦。女人更是苦上加苦,我这个姨,挺佩服她的。

  • 地质队员
    地质队员 2022年6月25日 下午8:30

    一个家族说败落就败落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