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二:夜沉沉

原创小说连载

二 、 夜沉沉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二:夜沉沉

蕙芹跟牛小成亲六年了。成亲那年,她虚岁十三。

“十三留头,十四娶,十五十六抱个毛小鬼。”就是按当时的成婚年龄,蕙芹也算是早的。

没有办法,她们家败落了。母亲给她说个婆家,是要给她寻个吃饭的地方。

蕙芹小的时候,她们家也是个大户。父亲和伯父在外地做买卖,小叔在村里经营着汞窑。不说别的,就是点灯用的洋油都是整桶整桶放着的。

那时候蕙芹家多热闹啊,一大家子近20口人,住在一个四进的大院子里。

院子里有花园、假山,还有一口甜水井——她们那地方缺水,家家有水窖,吃得是从地面流进去的雨水,雪水。那种水,吃起来又苦又涩,要吃甜水,需到20里外的山里接山泉。

她们家和伯父家的孩子们加起来有10来个,都在一锅吃饭。

祖父下世早,蕙芹对他没印象。祖母是家里的当家人。她是个既精明又厉害的老太太。粗通文墨,还懂点医道,会看小儿疾病。那时,经常有人抬了轿子来接祖母出去看病。

大家人家规矩多,祖母对子孙们要求很严格,晚上不许点灯熬夜,早上必须早早起床。

从记事起蕙芹就没睡过懒觉。总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大人喊醒了,起床后睡眼惺忪的抱着个笤帚去和比她小两岁的堂妹牡芹去扫院。

那时候祖母腰腿疼,走不了路。天气好的时候,人们给她搬把太师椅放在院子里,搀她出来坐在椅子上。

“把那夹夹缝缝都扫干净!”祖母一声断喝,把两个小人吓得一哆嗦。

牡芹年龄小,听不懂祖母的话,看着自己的小手纳闷:“这甲甲缝咋扫干净呢?”在我们这儿,管“指甲”叫“甲甲”。

扫着扫着到了祖母跟前了,她抡起拐杖就打了下来。挨了打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泪含在眼里,不敢哭,也不敢问。

祖母自有她的道理。女孩子迟早是要出嫁的。没眼色,手里没活儿,娶出去是会受气的。她常说:“自己家人的气好受,婆家的挫磨难挨。”那时候,媳妇因受不了婆婆的气而寻死上吊的也不鲜见。

每天,女孩子们要跟着祖母背一会儿《女儿经》、《女三字经》之类的书。更多的时候是跟着伯母学做女红。

祖母行走不便,又爱热闹。她们就守着她,一边做针线,一边听她讲些节妇烈女的故事。

在蕙芹的记忆里,好日子也没过了几天。先是堂姐芸芹嫁给表姑的儿子春生——表姑是祖母的亲侄女。

芸芹是祖母最得意的孙女,她的品貌性格,那是百里挑一。提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在祖母看来,个个都配不上她的孙女。长到18岁,许给自己亲侄女的儿子春生——她要亲上加亲。可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她的这个决定会要了芸芹的命。

芸芹的婆家也是大户人家。她的婆婆妯娌仨,上面老婆婆还在,她婆婆是老大。

平日里,老妯娌仨轮流值日。轮到谁,早上要早早起床,开大门,给老婆婆倒尿锅,做饭,晚上关大门,最后睡觉。

轮到婆婆值日时,芸芹就去替她。婆婆有媳妇使唤,自是得意,那时两个婶婆还没媳妇。

芸芹想,自己是晚辈,怎好意思自己睡着让长辈干活儿。于是,她也替两个婶婆值日。她的婆婆没了优越性,不高兴了,就跟芸芹找茬,无端的在人前侮辱她。依照那时的规矩,媳妇不能跟婆婆顶嘴,无论她说的对错你都得听着。

芸芹那么钢,受了几次羞辱,气闷在心里,就得了干血痨,不到一年就去了。

接着叔叔得了肺痨不治而亡。

心爱的孙女和最小的儿子相继离世,把祖母击倒了,不久老人就撒手人环。

灾难还没有完。连年的战乱,外面的买卖已是很难做。伯父和父亲又一个得了肾病,一个得了肝病。

买卖倒塌了,家里的积蓄都送进了药铺也没能挽回伯父和父亲的命。

象多米诺骨牌,这个家,两年间老少死了四口,成年男子一个不剩。只留了伯母和母亲两个小脚女人带着八个未成年的孩子。

没了经济来源只好卖家产。她们家院子大,单是卖院子里的石头就让他们吃了一年。

但是十口人每天张着嘴吃,就是座金山也会吃平。不得已,就给女孩子们找婆家,就连六岁的堂妹芳芹也送人当了童养媳。

再后来,十六岁的哥哥带着母亲和两个弟弟到外地讨生活。跟着,日本人打进来了,蕙芹和家人就再没见过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6040

(1)
上一篇 2022年6月1日 下午8:25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1:53

相关推荐

  • 好看

    于右任手书千字文据说有好多本,我前几天看到的应该是其中的一本,白宣已有些泛黄了,不是特别的干净,最大的心事还在于于体草书的右旁有行体的释文,后人加的,行书也写得不一般的好,颜书的底子,何绍基的味道,相信没有一定自信心的人是不敢弄斧班门的,后来就果然听说是从长安书坛四老之一的陈少默先生家里流传出来的本子,文革期间陈家被抄,这本子再也没有回去过。老先生二零零六年…

    2022年6月30日
    3.2K30
  • 散文:银杏叶的流金飘语

    银杏叶的流金飘语 黎燕 偏爱花草树木,由衷喜欢人们给树起的名字。许多的树名,贴切,自然,温和,亲切。诸如:丁香,青槐,白杨,梧桐,木棉,合欢……没见过银杏树之前,它,颇有诗意的名字与风采,在我的想象中星光闪烁。 从《现代汉语词典》得知,银杏树为落叶乔木,叶片扇形,又名公孙树,是我国的特产。想到一棵树,生长了数不清的小扇子,在风中翩翩起舞,多么妙曼而有趣! 渴…

    2022年9月24日
    285350
  • 我也想做一只雄鹰

    读好友:碧宇流云《雄鹰》 撕风展翅高云飞,乘雨穿云晓日寒。 纵越江河行万里,横穿沃野越千年。 平生鸟雀抓食饱,久在疏林俯视旋。 碧海惊涛迎日煜,文人墨客古琴弦。   《我的心得与感想》 我也想做一只雄鹰 高叫着冲进那滚滚的云层 看到了来临的暴风 依然翱翔在空中 我也想做一只雄鹰 有一双锐利的眼睛 看到了电闪雷鸣 依然俯冲雷霆之中 我也想做一只雄鹰 …

    2022年7月5日
    2.3K160
  • 进了城的乡下人(上)

    “乡下人”与“城里人”,不仅是生活环境和方式的概念,也是一种文化概念。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许多乡下人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乡下人”与“城里人”,作为文化概念更加突出。 在苏州读书和工作、生活累计超过30年了,户口也在苏州,说自己是苏州人,似乎没啥不妥,况且老家张家港也属于苏州的。但是,别人询问,我都回答是张家港人,从没敢把自己归于苏州人之列,至多是进了城的…

    2022年6月24日
    608300
  • 【小说节选】不敢顶替

    下午的课外活动,学校请来镇里的那家最上档次的影楼里的摄影师,为毕业班的学生照毕业合影。 陆云山老师觉得,若按先后顺序,他八班要拖到最后,吃晚饭会受到影响,甚至会影响第一节晚自习。于是他安排八班的几个大个子男生,从大礼堂搬来梯级板凳。这些梯级板凳是专为文艺汇演时大合唱准备的,今天要照班级的毕业合影,正用得着。几个男学生在摆弄这个笨重的大凳子的时候,陆云山老师于…

    6天前
    153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条)

  • 风雨
    风雨 2022年6月10日 下午7:39

    欣赏佳作,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6月14日 下午12:54

    蕙芹的命也够苦的,虽然生在大户人家,也没享过福。继续欣赏。

    • 梦菊
      梦菊 2022年6月14日 下午8:30

      @悠扬琴声68是啊。那时候的人就是苦。女人更是苦上加苦,我这个姨,挺佩服她的。

  • 地质队员
    地质之花 2022年6月25日 下午8:30

    一个家族说败落就败落了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