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第一次照相

476e75d46c392d93464992c28a551e3c_1000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内容无关)

       我第一次照相的经历发生在1976年的春天,距今已经40多年了。

那时,我刚从小学升入初中一年级。在新的班级里,我很快就与拴庄、永良、小欢和新盛结成了好朋友。每天,我们五个人聚齐后一起去上学,放学后又结伴一起往家走,晚上写作业也要凑到一起。可以说,除了吃饭、睡觉,我们五个人几乎形影不离。

那个时候,尚属那个“十年”的后期,磕头拜把子这类“封建主义”的东西是不允许的。但我们五个小男生这种纯洁而友好的情感,让我们都觉得无比快乐,彼此间倍加小心地珍视着这份友谊。突然有一天,我们五人中年龄最小的小欢提议说:“咱们到关里的照相馆去照张相吧,五个人在一起的,怎么样?”——在我的老家,一直把县城叫做关里。

这一提议立刻得到了我们四个人的一致赞同。在当时,实在是没有比照合影能更好地表达我们关系密切的方式了。而且,我们从小到大都没有照过相,那种神秘和新奇也深深地吸引着我们。于是,在一个星期天,我们换上了过年时的穿戴,各自带上一两块钱,迈着轻快的步伐,意气风发地奔向了县城。

到达县城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在县邮电局的西侧,我们找到了县照相馆。进到里面,和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要照相。其实,我们对照相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身、半身,标准大小等等,更是无从谈起。在工作人员的解释帮助下,我们确定了照半身、四寸,每人一张。然后交钱,开票。记得当时每人花了三毛六分钱。

接下来,在照相师傅的安排下,我们开始照相。在一个支着三角架、蒙着一块黑布的机器前,照相师傅让我们前三人、后两人错位站好,便转回到机器后面。他把头钻到黑布下面,调试好角度,站起身,左手握着一个橡皮囊一样的东西,举起右手示意我们:“注意啦,不要眨眼——一、二、三!”就见师傅的左手使劲一捏,“噗”一声响,师傅说声“好了!”照相就算完成了。师傅又嘱咐一句:“记住日子,一个月后来取相片!”我们点点头,满心欢喜地走出了照相馆。

照相的兴奋,使我们忘记了饥饿。我们一路说笑着,到下午两点才走回了家。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一如从前,一同上学读书,一起写作业。那段时间,我们之间的话题,总是围绕着即将拿到手的照片展开。我们想象着,照片上谁的帽子戴得最端正,谁的脸上漾着笑容。我们还几次按照当时照相师傅给我们摆弄的位置,重新站在一起,比试着彼此间的远近。在等待取照片的日子里,我们度日如年。被这种急切地渴望煎熬了整整一个月后,我们终于又踏上了去县城的路。

无论如何我们也没有想到,这次照相陷入了“好事多磨”的魔咒——当我们满怀喜悦地再次走进照相馆,递上取相片的小票,工作人员拿出了一个白色纸袋,抽出照片,“啪”地拍在我们面前说:“照坏了,得重新照!”

一听这话,我们顿时怔住了,满脸的兴奋一扫而光。赶紧看那照片,只见照片上的永良左胳膊抬起,那只左手在嘴角那儿搭着,很滑稽的样子。哦,我们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永良的一个不该有的动作,使我们这次照相失败了。

这时,年龄最大的拴庄弱弱地问了一句;“那,还要钱吗?”

“不用,重新照一张就是了。”说话的还是上次给我们照相的那个师傅。他让我们按上次的位置站好,指着永良嘱咐道:“上次说了不让乱动,你偏动,白白浪费一个胶片。这次可得注意,啊!”

永良小声嘟囔着说:“你没说不让动,只说了不要眨眼!”……

再一次照完相,我们又苦等了一个月,终于把照片取到了手。拿到了照片,我们都异常高兴。回到家后,家人们也都争着看,边看边议论哪个自然,哪个呆板,哪个笑得好看……

那张照片上的我们,都是十三四岁的年龄,穿着蓝黑布裤褂,每人还戴着一顶帽子,满是呆气和土气,也透着寒酸。

非常惋惜的是,那张记录着我们青涩和友谊的照片,不经意间,被我们五个人遗失在了时光之中,再也找不见它的影子了。

这些年,我们五个人时常相聚。把酒言欢、共叙情长间,那第一次照相的经历,成了我们总也落不下的话题。说起那次照相的波折,说起我们照相时的穿戴,说起那时照相使用的笨重的老式相机,说起那时的青涩、寒酸,说起那时的清纯和天真烂漫,总是令人不胜唏嘘,感慨万端,仿佛又回到了那难忘的少年时代……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9929

(10)
上一篇 2024年1月1日 上午4:32
下一篇 2024年1月1日 上午8:24

相关推荐

  • 忘不了乡恋,思不尽乡愁

    儿时成长的地方,总是那么难以忘怀。无论与人聊天说起,还是梦中依稀相见,几十年前的故乡情景,宛若又在眼前,依然感到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记忆里,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家乡庄户人家的房屋,大多是按自然状态分布的,有的靠路,有的近河,更多的则是垒在便于耕种庄稼的田间地头。平原上的庄稼地,一望无际,农舍星星点点散落在青钞帐里,不时炊烟袅袅鸡鸣狗吠,那真是一幅天然的田园风…

    1天前
    1.2K130
  • 七绝 •为云雾山中题图

    – 梦幻仙庭落九瀛,半山云雾隐修名。 千峰点缀玄橙绿,涧水歌吟万种情。

    2022年10月21日
    891180
  • 千岛日报第66次发表了我的诗词

    千岛日报第66次发表了我的诗词2022年6月29日,印尼华文报纸《千岛日报》之《千岛诗页》第二六七期发表了我的诗一首《梦回故园》。自2016年2月5日以来,《千岛日报》连同其《千岛诗页》共66次累计146首发表了我的诗词作品。这也是今年第六次发表我的诗词。谢谢叶竹主编厚爱,谢谢作家东瑞老师关注指导! 梦回故园雷泽风茅檐滴水醉婆娑,老屋温柔意若何。秋雨丝丝慈母…

    2022年7月1日
    877140
  • 七绝·品味驼奶茶—和卢听雨

    七绝·品味驼奶茶—和卢听雨(苦觉)文/雷泽风驼奶茶香杯底盈,耳边响起驼铃声。雪山戈壁白云下,塞外风情到泰京。  附原玉: 驼奶茶文/ 苦觉驼铃声从奶茶中传来俘获了游子一早晨的想象沙滩戈壁雪山的故事都装满了热乎乎的杯子远方,在白云下茶香叫我向前走别停下(2O22/9/27早上6时于泰京听雨草堂。)

    2022年9月27日
    1.1K200
  • 【小说节选】一封书信

    水泥厂前的龙泉河涨了好几次水。冬春两季残留在田边路角的枯枝败叶,被几场大雨刷到了大沟小渠里,又被几次大水冲到了河里,冲到了远方。 连续晴了两天,龙泉河的水这个时候干干净净、清清亮亮,流速也平平缓缓,无波无澜,是厂里下班工人洗澡洗衣服的好场所。 施庚生在施家寨的时候,只见过有几眼山泉从岩缝里悄悄地淌出来,从杉木简沟里流到山民家的水缸里。施庚生在读书的时候,不知…

    2022年8月29日
    1.2K1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0条)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4年1月1日 上午8:31

    新年好!应该那两张照片都留下!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日 下午1:53

      @解世权那两张照片留下来会很好,但很可惜,没有踪迹了!感谢您留评,祝新年快乐!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4年1月1日 上午9:46

    深情回望,那年那月的第一次照相,情景交融,情深意浓,感人至深。元旦快乐!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4年1月1日 上午10:26

    第一次照像值得回忆,大多数人都会牢记。

  • ch雪梅
    ch雪梅 2024年1月1日 上午11:22

    那时照相便宜三毛六分钱,取照时间要一个月,拍坏了重照又要一个月,太长了吧!青涩年华。留不住。新年快乐!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4年1月1日 下午12:09

    少年往事,历历在目,想起来很美好!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日 下午1:55

      @祁俊清是啊,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美好!感谢您的美评,祝新年快乐!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4年1月1日 下午2:21

    欣赏老师精彩回首的美文。少年青葱时光,友谊纯洁情长。妙笔生花精彩,珠玑夺目凝香。遥祝老师和家人元旦快乐,幸福相伴。[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日 下午2:46

      @碧宇流云感谢您精到美妙的点评!祝您新年快乐,阖家幸福安康!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4年1月1日 下午3:40

    那时候,上照相馆拍合影是最高规格的仪式了,得是非常好的朋友才会一起完成这个仪式。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1日 下午4:00

      @难诉相思没错,说得很是!感谢您精到得美评!祝您新年快乐!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4年1月1日 下午10:14

    和同学一起照相那开心可不是一点半点呀! 记在心里,落在笔下,那照片就永存了! 新年好!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2日 上午8:06

      @轻品慢尝是啊,丢失了的那张照片,只能在心里珍藏了。感谢您的美评,恭祝安好!

  • 风雨
    风雨 2024年1月1日 下午11:56

    悄悄来到您的空间
    静静欣赏您的家园
    默默倾听您的故事
    细细品味您的情感!

  • 含羞荷
    含羞荷 2024年1月2日 下午7:22

    珍贵的照片,美好的回忆!问好新年快乐!

  • 诚厚
    诚厚 2024年1月3日 下午12:37

    第一次照相,又是五个好朋友的合影,确实是难忘的。如还有人保存着,就显得更珍贵了。建议以后五人聚会,按当时的排列,再拍一张。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3日 下午1:58

      @诚厚重新拍一张,确实是个不错的建议!感谢您的美评,祝好!

  • 陌上梦落
    陌上梦落 2024年1月3日 下午3:05

    76年,三毛六分钱也不少了。就是搞不懂为什么洗张照片需要一个月,那时基本上是120相机,一个胶卷大概能拍12–16张,要照完了才能取出来,看来是照相的人还是太少了。

    • 鸣虫
      鸣虫 2024年1月3日 下午3:31

      @陌上梦落那时,私人拥有相机的几乎是零,一个县只有一家照相馆。再加上照相馆工作人员也太少,所以一个月取相片算是正常了。感谢您阅读留评,祝好!

  • 诃痴快乐
    诃痴快乐 2024年1月3日 下午9:37

    难忘的事那张最珍贵的相片,留下了青葱岁月的模样,是充满青春的气息,是希望催动挣钱路上最美的腾飞,是时光的力量留下了这长的智能的笑脸。

  • 风雨
    风雨 2024年1月3日 下午10:32

    欣赏珍贵的老照片![喝彩][喝彩][喝彩][喝彩][喝彩]

  • 一池烟雨
    一池烟雨 2024年1月4日 上午8:33

    难忘的童年,珍贵的照片,一切都在不经意之间。呵呵。真够“经典”。[咧嘴笑][嘿嘿]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