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不胜惋惜

一壶一盏岁月留香
诗歌:不胜惋惜
 
昨天做了一个梦
花开了   开得像过去一样好
今天也做了一个梦
花落了   落得无声又无息
花开花落   本是寻常事
但有人会哭   有人会笑
我携着朋友的手   虽无懊悔
不胜惋惜   一年又完了
    2023-12-31 22:30 写于新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9914

(8)
上一篇 2023年12月31日 下午12:12
下一篇 2024年1月1日 上午1:02

相关推荐

  • 难得去那条 僻静幽深的小巷子 老宅子 喜欢晃悠的那种风格 无法表达 什么样感觉好难说清 哦 这个幼儿园蛮熟悉 倷啊 谁人呢 允我脑袋转个弯 想不起来 再想一下吧 常去钮家巷买菜 轮廓还在 亲昵的眼神儿 岁月不饶人 缕缕白发 在青丝里穿梭 卖菜的阿姨依旧 慈眉善目 称呼漂亮坚韧 二十年后又重逢了    

    2022年7月24日
    8.4K80
  • 狗眼看人低(组诗)

      狗眼看人低(组诗) – 狗 – 贬义是骨子里的,只要有奶 就是娘,摇尾的媚态 露齿的凶相,那一副 丑陋无比的嘴脸 我的赞美无从说起 有的只是鄙夷、蔑视和讨厌 – 眼 – 青眼,或者白眼 狗的脸上 都是势利眼 把小人的心态 演绎到极致 我不会被你迷惑 无论讨厌,还是喜欢 – 看 &#82…

    2023年10月30日
    454270
  • 老宋这辈子

    · 老宋是87年从某乡镇卫生院调来我们医院的,在我们科担任儿科副主任。他比我大了整整二十岁。当年,四十多岁的他长得魁梧挺拔,颇有男子汉的阳刚之气。 由于学历不高,只是中专,加上在乡镇卫生院当院长多年,老宋的业务水平不是十分精湛,不过他有较强的实践技能,动手能力很强。我们那会儿年轻,经验不足,如果做腰穿失败肯定把他搬来当救兵。老宋肯定一扎一个准。 自打老宋来了…

    2024年1月5日
    1.6K311
  • 无奈的內涝

    四十多度的高温,炽热如火的炙烤终于结束了!华北也进入了潮湿粘腻的雨季。一个登陆福建的台风杜苏芮,没头没脑的在陆地窜行,撞在太行山东坡,阴魂不散,带来一场场反复泼洒的大雨。京津告急,于是我们“冀”又光荣的承担起了“行洪”“泛区”的国家责任。大小媒体都在报道疏散群众、开闸放水的壮观场面。 壮观这词不太适合此时此事。但这次泄洪,感觉不像1996年那次那么严峻,很多…

    2023年8月2日
    495170
  • 俺也到过吴江

    昨天看了晓舟同志精彩的《菀坪印象(上)》。上篇看完,感觉他脚踏实地的把菀坪踏勘个遍,民风加市井,待客之道和营商环境,更有自己的判断和思考。但凡扎根一个地方,需要做的各种探访他都细细的访遍,仿佛我们也跟着他走了一遍菀坪。再看下篇,太湖沿岸景色风物,恍然觉得我真的见过似得,直到吴江地名出现,我确定我确实到过那一带。 那是一次有点迷糊的游历。大约是九十年代末一个中…

    2023年9月4日
    1.7K39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