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

2df6efc49dd9608bfea47e78b56ea7ee

那时候我大概24、5岁,下班以后的时间都泡在妹妹店,打下手或玩儿。

隔壁女店主30来岁,叫马越,卖传呼(BP机)、修传呼。某天一个人来她店,说想跟她学修传呼,给她当学徒,什么活儿都干,不要工资。

我们管他叫“小东北”;哈尔滨尚志人,跟我年龄相仿。

小东北暂住孤山村奶奶家。

他祖籍乳山,父辈闯关东到了尚志。个子不高;走起路来轻飘飘的,看起来不怎么壮实;皮肤黝黑,牙齿雪白;喊人名多带儿化音,爱笑。

不知是因为小东北轻滑的口音,还是他本就如此——很识逗,怎么打趣也不恼。我们四个相处得很融洽。

有一天,小东北说他手艺学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他想到哈尔滨开一家店,卖传呼,也卖手机。他建议马越不要疼惜本钱,该多进几部手机卖卖。

临行前一个星期天,我们没开店——夏天是淡季——带了火腿肠和啤酒,每人一辆自行车,去银滩玩儿。小东北来乳山,还没去过海边。

我们在海滩跑跳,玩沙,玩浪花。累了就抱起酒瓶往嘴里灌酒(我妹妹酒量微小,只喝了一点点;主要是我们仨灌)。到没什么话可说时,我们仨女的就轮番训诫小东北回去不准拿刀动枪跟人打架,跟我们山东人学学怎么挣钱过日子……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调头往回赶。

那时候我们又累又饿,已无力说笑,只顾埋头赶路。

有一个时刻,我们似乎确信绕过前面那个村庄,县城林立的高楼连亘的广厦一定会扑面而来,但结果迎头赶上的却又是一个小村;令人疲倦的羊肠小道总是在前方延伸。

再往后,你又以为真的会看到城市了——不,一座小山包,或一道荆棘林又挡住了去路;小路还在迤逦,在蜿蜒。

天黑了,我们两股发僵,屁股磨得生疼,真想下来多走走,或者一屁股坐下再也不起。可是不骑上去,行得更慢……被海浪打湿的裤腿儿挽着——放下吧,卤湿,干硬,贴着脚踝真难受;就那么挽着吧,蚊子咬……那个饿劲儿……

最后,当县城的灯火,宽阔的街道,疾驰的车辆,忽然展现在眼前,我们开心地大叫,肩膀上的大山豁然落地的声音简直都听得见……鼓鼓劲儿,各人朝着自己家的方向猛蹬……

这不就是那段内销工作的感受吗?

你以为面前堆积如山的活计只是暂时的——他们也这么说——解决掉就轻松了。

不,还有、还有……再解决,再有……

后来,终于,当抽身走人,新人接手,你的心在雀跃,美妙自由的感觉贯穿心胸,洞注肺腑——“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是这样的感觉啊!

很多年以后,和小东北通电话:他在哈尔滨定居了,有一个女儿,如今不再和人打架,也不喝很多酒了;店一直开着。

那次夜行的疲累极难忘;内销工作的辛劳使我在二者间起了联想。要不,我都快把小东北忘了。不知道50岁的他如今怎么样了。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9108

(5)
莺的头像
上一篇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12:33
下一篇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6:58

相关推荐

  • 好马也吃回头草

    – 静和霖是老三届高中同班同学,两人又都是班委会成员,为班上工作接触比较多,自然比一般同学熟悉了解,关系也就近一些。 静人如其名,真诚善良,性格柔和恬静,说话和风细雨,同学们从没见她发过脾气。霖相反,性格刚,脾气急,爱和人争论,还固执己见,当然他聪明能干,有魄力,点子多,每当遇事和人发生矛盾争执不下时,别人劝说无效,只要静上前劝解,一般都能化干戈…

    2022年12月15日
    6.4K180
  • 悠然:即兴吟唱 畅抒情怀

                                                    自读书始,心愿渐多。步入垂暮,依旧执着。                                           只是不再锐利,日趋温和;悠然处世,柔情咏歌。                                          …

    2023年11月28日
    324120
  • 朋友心语

    Do you also believe.<你相信吗》 诃痴心语: I believe! 我相信! 我相信云是雨的灵魂。 我是丑小鸭尽管没有白天鹅那样幸运, 我也生活得很开心。 我相信我们都在用心演绎着自己人生。   我相信某一次雨中的沐浴, 会洗刷掉我所有的悲哀。 阳光总会温暖着我这颗敏感苍凉的心 我相信,在某一个街口,会遇到我的爱, 我相信…

    2022年11月27日
    6.4K180
  • 粽香悠悠

    每年端午,氤氲着的粽叶清香,带给我的还有一种思念……

    2022年7月6日
    7.5K110
  • 一见钟情

    小杨和几个同学,在列日当空下,戴着笠帽走了十多公里的山路,翻过一座大山,向下走了近一千级的石阶,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终於到了M镇。问了镇上的人,很快就找到魏华龙的家,他住在M镇上的木造老平房,房子不大,光线也不足,但相当整洁。 魏华龙的妈妈见到他们很是兴奋,虽是初次见面,也叽哩哇啦地说个不停。魏华龙请他们坐下,拿了几个碗给他们倒凉水喝,这时有个年青女孩子手里…

    2022年9月23日
    5.4K4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祁俊清的头像
    祁俊清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3:36

    行路难,难不倒英雄好汉,柳暗花明又一村。

    • 莺的头像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6:49

      @祁俊清不过是拿陈年旧事发牢骚,表达“久处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庆幸。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3:53

    很真实的人生际遇,很真实的感情经历!这就是缘分,能在心中留存,足矣;这份美好,永远成为记忆中的夜灯,照亮我们前进的路……

    • 莺的头像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6:49

      @鸣虫是拿陈年旧事发牢骚,表达“久处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庆幸。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6:31

    一个畅意的联想,链接着一个内心的结!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12月21日 下午6:59

    陈年旧事行路难,人生总是苦奔忙。
    天马行空独往来,奔腾不息向远方。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