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的那些事儿

 

c5d1ee78e98d9b244076d3587f61c458

记忆中,母亲曾经说过,我小时候头发又稀又黄。母亲坚持用生姜擦我的头皮,于是我有了又黑双密的头发。

我十七八岁时,头发浓密又倔强。剪那种叔叔阿姨头,理发师通常先把我的头发抽剪掉许多。头发剪好了,我的座位四周的地上,凌乱的头发一堆一堆的。一直到我工作后谈了恋爱,我也想长发飘飘长发及腰了,意志坚决的忍过了长了不成发型又短得不能扎辫子的过渡期,扎起了马尾。攥在手里,粗粗的一把,很是羡慕那些头发少的,扎个辫子,头发薄薄的贴在头皮上,特别服帖。

由农村调进城里,我自从生了孩子就居高不下的体重,迅速消减掉十来斤,还有一个副产品,就是一头青丝里,不知不觉中添了白色。头发也掉了许多,总量剩下原来的一半差不多。我把这归结为生活节奏加快,生活工作压力加大对身体造成的肉眼可见的伤害。一开始只是零星的几丝,拨开头发才能见到。渐渐的这些新白丝有着强大的感染力,如雨后春笋,如拔节的翠竹,数量几何级的增加。于是经常有人惊讶“你有白头发啦?”,似乎女人就不该两鬓染霜。

年轻时,看到校长的老婆在请人拔白头发,我不屑地想:“白就白了呗,我的头发如果白了,就不拔。”现在想来那时是多么年少轻狂。不敢染头发,经常请先生帮我把表面的一些白发拔掉。先生由开始几分钟才能理出一根白发,有时看走了眼还会把黑发当白发,后来逐渐能准确迅速拔掉我头上倔强的白发。周末,先生会专门帮我清理白发。女儿帮我们拍了一张照片,先生在扒着我的头发找白发,我把照片取名为“陪你一起慢慢变老”。先生的努力,以至我能骗过许多人,认为我没有白发,这时,我都和先生会心一笑。先生有时也能注意女人头上的白发了,还得意的和我说:“今天看到##头上白发,她的老公肯定没有帮她拔。”

总是拔也不是个事儿,太疼了,况且不能递光头吧。那种生发乌发的店,在我们这儿已经开了七八年了。我去了解,先做一个月试一下。店主很是坦诚,如果全白了,那是没法转乌。如果不能坚持,也最好不要开始,影响疗效。我开始觉得没有时间,治疗期间每天都要去店里,一次二十多分钟。其实时间真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还是有的。每天去,我坚持了六个月。现在是保养了,两天去一次又坚持了很久了。组里的其他同事,出于多种原因,最主要的是没有我这么在乎,都就那么顺其自然了,或时不时的去染一下。

我发下誓愿:头发保养到七十岁。

再说说我先生的头发。

刚认识我先生的那会儿,也是一头浓密的头发,带着自然卷。如果有点长了,头发蓬着,会显得头特别大。我公公脱发严重,我刚见到他时,头上除了四周零星的几根,就是一片荒芜的土地。我不是学生物的,不懂这个遗传规律。想脱发都难看啊,还好先生不是这样。

先生在四十岁之前,头发依旧和年轻时一样,没有一根白发,也很浓密。调进城里,可能是工作压力,头发很快就有白的。四十五岁后,头顶上的头发逐渐稀疏,遗传的力量真是不可忽视啊。一开始,我做了一些挣扎,买霸王洗发水,生发水,让先生洗头时手法轻点。先生自己倒是不在乎,该怎样还是怎样,继续暴力洗头。

一同事,买了一个发套,和真人的无异,不知情的人一般看不出来戴了假发。女儿说,等她续建时,一定帮爸爸买个假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900

(10)
灿烂阳光的头像灿烂阳光
上一篇 2022年5月31日 下午5:00
下一篇 2022年5月31日 下午8:19

相关推荐

  • 腐乳邂逅羊肉 

    腐乳邂逅羊肉  尤今 母亲喜欢的食品,往往会成为追随孩子终生的影子。 腐乳成为我一生的眷念,就源于童年时母亲对我的影响。 母亲爱吃腐乳,常吃腐乳。她小心翼翼地用汤匙从玻璃瓶里挖取腐乳的手势,轻巧而又温柔,仿佛是在掏出不小心掉落于瓶子内的云絮。 其实,吃腐乳,也就无异于品尝云絮了,有着难以言传的快乐。 在发酵的过程中,原本平平无奇的豆腐,不动声色地起…

    2022年6月23日
    7.1K130
  • 不好意思啊!不知哪年哪月,俺染上了捡垃圾的毛病。孩子表示痛心疾首;老先生阻拦几次无果后屈服了,现在偶尔也会捡点什么。 捡垃圾的人表示,我不贪财。小区里那些垃圾桶里,纸袼褙、饮料瓶之类,我不和那些大妈大爷去抢。咱从业晚,不能抢人家的饭碗,不道德。呵呵! 大约六年前,我们把原来的小菜地退掉,那边太远了。搬到现在的地方来。这个菜园只有一公里多,很方便。而且这是一个…

    2023年6月17日
    792390
  • 我曾经见过文学大师汪曾祺先生

    晨读汪曾祺先生散文集。有篇文章里说他继母用“番瓜”煮面疙瘩,括号里特为注明了那“番瓜”是南瓜。原来他们那地面儿上,番瓜是南瓜。 风土不同,叫法也不同。在俺们大西北兰州,番瓜就是番瓜。羊城菜市里叫‘云南小瓜’,番瓜有叫“西葫芦”的,也有叫别的什么瓜的。总而言之简言之,此瓜乃南北通吃之菜蔬,身价不贵,口味清淡,品质稚嫩,烹调时,火候、调料,重不得,也轻不得,隐隐…

    2022年7月13日
    3.2K570
  • 闲散

    在人间呆的太久了 免不了做些无益之事 也免不了说些无益的话 有些是废话 有些是谎言 即便是白纸黑字 也不可信 更不可全信 只有良智在始终跳荡 它若不在山巅 就是在深渊 ​平江路亭子里吹吹风,眼周围全是古装剧,美女扮相,年轻漂亮。想适当借借台风的光,驱脱点热量,温勿太高,热在闷气呢! 短勿短、长勿长,夜路走,汗隐隐,来杯草莓新地,秋夜,闷点啥啊?懊糟,打住。

    2023年9月5日
    475110
  • 丰衣足食看罐头

    那天在白沟回来,过药都安国。本该是遍地花开的药田里,今年分外的安静。这时节,金黄的蒲公英、紫色的苦地丁、橙色的石竹子正是热闹喧哗的时候。怎么都悄无声息?小麦侵占了他们的地盘,正在杨花绣穗。难道这两年不是最需要中药原材料吗?怎么都改种粮食了。 市场是个奇怪的东西,难以琢磨。那种抢手热销的清瘟药丸,每一粒都是这种草药为原料,十几亿人的消耗呀,地里没有,那里去弄?…

    2023年5月7日
    1.2K4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0条)

  • 邯郸常跃进的头像
    邯郸常跃进 2022年5月31日 下午10:38

    从青丝到白发,这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所以,就顺其自然吧。

  • 沉默者FAN的头像
    名山有径 2022年6月1日 上午11:58

    老中医说——头发白需要养肾,头发少需要养肝。

  • 诚厚的头像
    诚厚 2022年6月1日 下午12:25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然规律也不可抗拒。我50多岁才开始有白头发,不管它,顺其自然。

  • 李宗宾19481957的头像
    李宗宾19481957 2022年6月1日 下午5:56

    从头发写起,道出从青葱到白头的成长过程,有意思,先生拔白发细节令人赞叹——好丈夫啊!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6月2日 上午11:11

    人的青春想永驻,关键是心态。有的人心态不好,未老先衰。有的人七老八十了,还活在春天里,这样的人越来
    越多了。我相信您会笑对末来,青春永驻。不过您的文章写得真好,让人怜生爱心,人还是年轻好呵!

  • 黃東濤(東瑞)的头像
    黃東濤(東瑞) 2022年6月4日 下午6:40

    长髪为君留,短髪为君剪,什么情况都有过,多少头髪故事牵动古今人的心。有人白发是遗传,有人烦恼,黑发一夜变白。女性的头髪、髪型也涉及审美,以配合头颅、习惯、风度等最为好。你的文章表达力强,也写得颇为含蓄精彩。

  • 会飞的鱼儿的头像
    会飞的鱼儿 2022年6月5日 下午6:12

    从青丝到白发是自然规律,但是能够保养确实不一样,我从去年也开始保养了,一头秀发让我们更自信。。。

  • 皓月蓝空的头像
    皓月蓝空 2022年6月7日 下午9:09

    穿越三千烦恼丝,岁月的故事说不完!

  • 沉默者FAN的头像
    名山有径 2022年6月8日 上午10:32

    上午好。

  • 地质之花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2年10月14日 下午10:18

    我小时候就是一个黄毛丫头。工作后就任由头发自由成长,最长时过了膝盖一扎。后来我在医院护理我奶奶,头发开始变白。那时也就刚过三十。什么时候全部白了我也说不清。染过一次头发,打了十多天针,脸肿的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以后就顺其自然了。现在发现前额掉了不少,老伴就说我向秃子靠拢。我无所谓,已经是古稀之人,只要身体健康,管它头发如何。

    • 灿烂阳光的头像
      灿烂阳光 2023年1月30日 下午7:29

      @地质之花年长了白发,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年轻时白发,是劳心劳力的结果。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