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爱情》

中篇小说《一代爱情》发表啦

2022053108583767

周日上午去开背,美容师说,你的肩膀好结实,结实而有弹性。这都是每天洗冷水澡儿的成果啊。只会抬头蛙,动作又不标准,全靠一双手臂划开新世界的大门,让人漂浮在最上层。手臂怎么能做到不结实(粗壮)啊。

欣喜地接到老王通知,他长了四斤。对于咱们这些易胖体质的可人儿来说,减4斤得半年,长4斤一周。虽然咱没有进步,但是对手退步了,相当于咱进步了。也再次证明,减就一个字,我只说三次,饿饿饿!

写小说是“悦己”还是“阅人”。网络文学是“读者文学”,为读者写的,让读者读了觉得爽。所以一搞几百万字,大家看得欲罢不能,还充值付费收看。传统文学是“作者文学”,是作者写自己内心感受的文学,往内走的东西。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作家,谈论自己的作品时,把自己感动得鼻涕眼泪流,别人却无动于衷,找不到共鸣。

以前看书,老王说:又在吸食精神鸭骗。的确,读书和写作,让我忘掉人生的种种不如意,逃避到虚构的世界里。就像我在《一代爱情》里写到:“思念是一种痛,而你,是我的止痛剂!”(我给男猪脚取名叫“马飞”)

再说,写小说是要天份的。几万字的中篇,几十万字的长篇,99%的人,哭也哭不出来。还有上次我说写作,可以是通过培训写出来,那是指散文。散文,会说话,就写得出来。把话说抻透,记下来,就是散文。到小说不同,起承转合,结尾的冲突高潮,前面一点一点都要埋下伏笔。前面看似闲篇的都不是废话。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896

(6)
似水流年的头像似水流年
上一篇 2022年5月31日 下午4:43
下一篇 2022年5月31日 下午7:39

相关推荐

  • 儿时过年记趣(6)拜大年

    拜大年,是人们在春节期间,相互走访,拜望贺岁,在辞旧迎新之时表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大年”,即是春节;“大”含郑重之意。 拜大年的习俗最早可追溯到宋明时期。宋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卷六中,描写北宋汴京时说:“十月一日年节,开封府放关扑三日(北宋时期农历十月初一为年节)。士庶自早相互庆贺。”明中叶的陆容在《菽园杂记》卷五中记载:“京师元旦日,上至朝官,下至…

    2024年2月19日
    1.4K320
  • 惜秋华 · 寒露

    惜秋华 · 寒露 节近重阳,菊初华、拂拂清香时度。栗紫柿红,茅花乱迷烟坞。遥看水郭山村,是谁染黄银杏树?微雨。见茱萸、点点啼红泣露。 寒意遽如许。菜架瓜豆稀,倏忽繁华去。伤离绪、无著处,倚窗无语。闲听槛外秋声,落叶风、频敲轩户。天暮。晚蛩鸣、几声凄楚。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2023年10月7日
    1.4K110
  • 小说—-黄梅花儿开(一)

    一、 微信,让人无处躲藏。朋友圈可以屏蔽亲人,微信不能把亲人拉黑。身处帝都的黄梅接到来自老家黄州老妈的微信:“赶紧跟黄刚把结婚证给领了。”黄梅脑袋“轰”的一声,“谁是黄刚?”连忙搜罗三类人,一是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的相亲对象,二是同学、同事、业务往来的对象,三是交友网站配对的,暧昧过或者暧昧未遂的网聊对象。完全没有“黄刚”这个名字的印象,也完全没有可以立刻领证的…

    2022年9月8日
    93050
  • 老父亲的故事之五——电话机

    – 五年前我女儿给她姥爷买了一个手表手机,我给老父亲戴上外孙女送给他的手表手机,老父亲高兴的不得了。说;这可是以前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三十年前家里能有一部电话机就是了不起的事。再往前几十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就是人们的追求梦想了。接着,父亲给我们讲了他小时候经历过的一件关于电话机的事:         那是抗日战争年代,有一次日本鬼子扫荡,他们…

    2022年7月9日
    2.6K310
  • 我认识的刘杰

    认识刘杰,纯属偶然。 那年,开通了博客,虽然还不太明白博客为何物。有心情不佳时,便在博客里胡说八道,竟也有来访者,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刘杰。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经常光顾我的博客且相互交流,偶有电话联系,谈他的创作、工作和生活经历。后来,知道他忙,忙着长篇小说的创作和改编电视剧本,联系渐渐地少了,但逢年过节也有问候,也去他博客转转。后来,他用时几年、几易…

    2022年6月7日
    7.5K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4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