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时空深处的许先生

2023072616592276

【随笔】寻找藏在时空深处的许文炳先生

周修高

有这样一个地方,清人李探林曾经在他的文章里这样描写过它:“隐隐有山阴形势焉:四面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夹石清溪,流分二派,水声澎湃,映带前后,周围地势平坦,溪流绕环,沿岸则杨柳垂荫,形影俯仰,参差不齐。市当南北要冲,商务繁盛,人烟稠密,俗尚俭勤,以故文人学士游其境者,无不道文峰之高,土地之美,佳景悉载,万象罗列,朝晖夕阴,山林吐瑞。”

同样是清人的郭丙南,也有文字记载了这个地方:“相与入市,则见贸易兴隆,商贾辐辏,宛然一名都会也。”

这便是湘鄂交界之处的边境口子镇——清水湾村。清水湾村虽是普通的不事张扬的小地方,但他却很古老,很神秘,山水与屋舍之中,都藏着鲜为人知的历史逸事,和具有文韬武备的达人。

几次次我乘车到清水湾村,我都会叫开车的师傅在那不算宽整的乡村公路上转一圈,有时还叫师傅把车停下来,我要下车在路边站着张望好一阵子,或是与熟人拉瓜点旧事。说一阵子闲话之后,再上车,叫师傅慢慢地开车,让车缓缓的行驶。

车从上坪(原双河大队一生产队)转到下坪(原双河大队三生产队),从窑厂湾转到摆布滩,从杨家屋场转到铜罐幽,从集镇中心转到风口(原双河大队二生产队)。清水湾中学旧址或清水湾公社旧址,磨盘洲、永兴桥、清水堰、还有几处没了痕迹的古建筑遗址都是必去的地方。

我多么地想详细地了解一下清水湾藏着的秘密,至少,我应该深入地了解一下清水湾那个被近现代历史湮没的老人,或寻一下他在这里的踪迹。

因为他曾经是百年以前长乐县的鸿儒,是晚清时代的翰林院待诏,是当年湖广总督张之洞钦点赐封的“八保守士”,是张之洞倡导教育兴国的得力推手,他是民国初年的五峰县教育会长,是当时湖北省省长何佩瑢非常欣赏的教育先驱,是湖北省教育厅厅长路孝植亲自题赠匾额《黉序之光》的享誉者。

对这样一个人,一个清末民初在武陵山脉闪烁的星辰,一个被历史遗忘一百多年的文化名流,我怎能不希望作更深入的了解!

二零二零年的一天,我在渔洋关镇“自信调解室”与室主宫自信先生聊天,谈到渔洋关学校的历史陈迹时,我说过,不管是中学还是小学,学校应设陈列馆,陈列馆里要有重量级的镇馆之宝才有格调。宫先生说渔洋关镇小学就有“镇馆之宝”,是一块民国八年由湖北省教育厅厅长路孝植亲笔题字《黉序之光》的匾牌。

原来,在二零一六年,宫自信先生去清水湾完成一项调解任务。休息的时候,他问村里的老先生:“这清水湾有没有在历史上很出名的人?”

那位老先生摇着头说:“我们这穷乡僻壤,怎么会有历史名人呢!”

宫先生再问:“清水湾这里有没有老的匾牌存留?”

老先生说:“听说过去这里许家屋场有一块老旧的匾牌被人捡走了,也不知放在谁家里。”

宫先生找到当时村主任许第军,访了好几户许姓人家,终于在以故的许子厚老师家里找到了那块匾牌,匾牌就搁在望楼上,楼板铺着没揉的油菜棵子,房东许建明扒开油菜棵子,匾牌上的字赫然显现“黉序之光”四个大字,匾长两米有余,匾宽一米多,四字正文右侧竖式题着“许先生文炳重游泮水”一行小字。四字正文左侧竖式落款“湖北省教育厅厅长路校植题赠。民国八年十月  榖旦”。

宫自信先生回渔洋关后,把这个发现汇报给了镇上管教育的王文才主任,渔洋关镇小学许海蓉校长得知此讯后,专程去许建明家借来匾牌,放在“传统教育陈列馆”里作了镇馆之宝。

这是宫自信先生复述的他发现匾牌并将匾牌用于渔洋关镇小学作镇馆之宝的情形。

IMG_20211019_000251

(上图是近距离拍照后,剪辑重组后的照片)

《黉序之光》匾牌的发现,一度只作“渔洋关镇的教育有着悠久的历史,并在一百多年前,就被县乃至省教育主管官员的重视,可见渔洋关教育的知名度颇高”的宣传而用。但是,具体到历史上的许文炳如何在五峰成为教育大纛,内容缺失,亟须弄明白。

二零二一年九月,清水湾村书记周俊得知唐黄坪已故老人张曙光先生遗物中有一本线装古书《清水湾记略》,便借来通过电子扫瞄,复制了一本,送到我(笔者)处,托咐我把清水湾的文化遗产挖掘一下。于是,我对《清水湾记略》作了仔细的阅读,认真的整理,用了大半年时间,把原书手写本繁体书稿打成电脑简体文本,再逐字逐句逐篇进行注释,进行翻译,后终于付梓成书,完成了周俊书记的托咐。

读完《清水湾记略》,不仅可以知道《黉序之光》的具体来历,也大略了解一些许文炳先生一生的行事,从清末民初县内外官方评价(赐匾)来看,许文炳的作为,不仅在教育发展上作出过巨大贡献,他的成就应该是多方面的。

许文炳,讳春嗣,号笑山,清道光十八年(公元1839年)生,出生地在清水湾正街许家屋场。少年时在家塾中读书,从小刻苦用功,才思敏捷,受过严格的儒家教育的熏陶。

对于许文炳的进学,史料缺失,但就《清水湾记略》中有“顺流而下,有寺显然,临于淹马潭上者,清泉寺也,领修者谁?翰林院待诏许文炳也,名之者谁?通学李素香也。素香与余先后馆于此有年矣!欸洽憨勤,而礼仪备至,盖欲继起者,克绍书香也,以故端人正士,乐相往来,迄今人文蔚起,儒风宛然者也。”(摘自清郭丙南《清水湾记》)

“翰林院待诏许文炳”一句,应该不是郭丙南的编造之词,依照许氏家传,许文炳曾祖父许光晅曾经是乾隆年间长乐县生员(秀才),嘉庆二年,因教匪滋事,捐金助饷办理营务有功,以县丞候用。其后,学宪徐按临宜昌,(许氏家族)愿以军功注销,呈请仍岁科考,试上图进取,学宪嘉其志,汇请申奏,部复允以尽先选用,无容改途,事载《学政全书》。可见,许家为了后生进学宁可把先辈的军功注销,也要让学子走上常规的科举正途,这是下了多大的血本!

光绪八年、九年(公元1882——1883年),“壬午癸未连荒,先生贾于关,奉县主苗,谕办平粜米数千石,活人甚众。”(清人李希白《笑山公八秩寿序》)许文炳自垫赀费,从外地买米数千石,以救灾民,被长乐县苗县主、卞中丞奖以《惠遍桑梓》匾额。

戊戌年,即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向匪(向虚庭)滋事,先生奉县主刘谕,督办八保团练,垫貲数百金,通带刘邓各镇宪,并荣务处,朱观察,面受方略,而地方赖以安宁,适先生七十,事竣,县主刘奖以耆儒重望匾额。岁辛亥,省辕起义,而地方会匪因之大举,先生奉县主张,谕办团练,亲剿匪穴,先生亦垫其貲,幸地方未遭大害,近五十年南路各保安堵如故,实蒙先生之赐多矣,因是各邑侯深为嘉赏,依作东南长城,遇有公务,延入署中,俾资顾问。”(李希白《笑山公八秩寿序》)

对于许文炳督办八保团练的记载,民国八年(1919年)张正刚等人写的《笑山公八秩征诗启》写道:“先生之武备,尤有可纪者,惟公总八保之团防,作一方之保障。囊日民国肇建,一炬先发,则匪徒炽踪,旧年南北相持,单骑传呼,则游兵引退,虽一隅小警,未足壮方叔之猷。 而诸路分防,讵能谢石碏之老,马伏波原自矍铄,裴晋公不曾龙钟,先生殆有此风烈也矣。”

对许文炳遵县主谕办团练保一方平安的事迹,不仅县里刘知县奖以《耆儒重望》的匾牌,当时湖广总督张之洞就曾经赐许文炳《八保守士》称号。

许氏家族,筑庐造宇,延师设馆,数代人都不曾间断。风气传到许文炳这里,似乎走向了高潮。

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许文炳与其父许淳五建造了清水湾第一座廊桥——福履桥,同时期,第一座家寺——清泉寺建成。家塾教师李探林在《福履桥序》中写到:“今春初,承笑山以祠馆招延,刘郎老大,旧地重游,由许宅门经是处,则见其霁雪流泉,深数尺许,非仅一衣带水可拟,则雨涨时可知,行数武(步),有两边石磴,高施略约,差免深厉浅揭之虑焉。余曰此徒杠也,尤不可不有板以屋之,笑山始示以经营砌架,状曰已再岁矣,迩日家君在舍,监理工材者,正谓此耳。余闻而壮之曰,矍铄哉,是翁也,闰八月而梁屋成,其时笑山领修清泉寺,工亦告竣,于中秋雨止夕,因邀余步新桥,赏佳节,月夜微明,半有画意,笑山又倩余有以题之者,余应曰诺,迨九秋杪五,欣逢尊甫淳翁世丈老东家,古稀逾诞,正值添次曾孙之喜,重重庆会,欢聚一朝。”

许文炳的建桥筑寺,意在兴文造福,以便民众,“福履”寓意,此也。

其后,许文炳再建轩厅,增其馆舍,

戊戌年(1898年)家塾先生向杏荣在他的《愤乐轩记》写道:“其堂东偏,高轩在望,外侧蔚蓝掩映,花木莳栽,内侧金碧辉煌,诗书丛积,集标丁卯,房纪辛壬,亲属其上,颜曰愤乐,顾名思义,必非无所取尔。

盖尝闻之,发愤忘食,乐以忘忧,宣尼自道其生平,先天下忧,后天下乐,希文常深其志愿,二先生顾以愤乐名轩,其心依然古圣贤之心也。由愤生乐,尔室中有逸韵,因乐愈愤,性天内见真修,夫岂同堂号半间,空事逸豫,阁名一德,徒侈声华哉!”

向夫子的文字,写了“愤乐轩”的格局,还写了它的作为馆舍的陈设。

另一塾师覃荣甲在其《愤乐轩记》中写道:“ 昔余尝读论语,至子路不对叶公问,夫子语之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又读孟子‘舜发于畎亩之中章,’窃叹古圣帝相,或荣世而玉食万国,或寿世而享祀千秋,皆由苦获甘,先愤后乐耳,如能斯者几人哉!

今幸于许君笑山兄见之,兄少有大志,愤攻诗书,不以劳苦心力为辞,刻刻思继志述事,如先祖鲁斋公,荣世而寿世焉,奈世不大用,未建鸿猷于朝廷,仅博美誉于乡党。若设义学以育人材,运粜米以济困穷,整团练以卫地方,其卓异可纪有如此者,迄今年已六十矣。

杖履优游,与学士文人及在庠昆仲子侄,观渔跃于池中,盼花草于庭内,筵开斯轩,畅咏写怀,其乐何如!斯亦发愤自雄之验欤。

戊戌春三月,余为兄少君安之游泮贺,题数语于轩额右,以志赠。”

覃夫子的作记,交代年代是次,主要的写了许文炳“胸有大志,发愤忘食,乐以忘忧”的进取精神。许氏的“设义学以育人材,运粜米以济困穷,整团练以卫地方,其卓异可纪有如此者”“愤乐”主旨,由此可见一斑。

许文炳先筑“愤乐轩”以显志向,后修“承志厅”以表继承先辈之志的诚意。

甲辰年(1904年)其厅开工始奠,第二年竣工。

塾师向杏荣有记为证:“丕承载于尚书,继志揭于中庸,盖言古圣王之孝,惟在克承厥志也。推之士未得志于天下,能先志是承者,亦以孝称之无疑,然其中难易分焉。

承先人已成之志易,承先人未成之志难,承先志于其显易,承先志于其隐难,若不忽其易,而必更为其难者,则惟笑山先生为能。

先生于甲辰春,建厅于宅之西面,逾年余馆于先生祠中,览其上,署曰承志厅,叩其义曰,此先人志也。先人欲建斯厅有年矣,奈有志未遂,今兹之修,盖上承先志,免其所未成耳,厅故以是命名。”

许文炳在修筑“承志厅”时,已经七十有四,年过古稀了,他的筑庐造宇,已到力尽平身了,在众多塾师的作记文字中,不难看出,继先祖之志,唯在发愤读书,以文化传世。所以,他后来对邑内的教育事业,是竭精尽虑的。

辛亥年(1911年),清政府灭亡。前清拔贡李希白在他的《笑山公八十寿序》中写道:“共和肇成,新政浩繁,邑侯郑,准地方公举,(笑山)先生为全属自治议长,并主张学校要务,乃复毅然身任其事,百废因以俱兴,今正初年登旬,精神矍铄,鹤发童颜,知事郑,奖以行道有福匾额,乡人士祝嘏称觞。”

向杏荣夫子在《笑山公八秩寿序》一文中,对许文炳先生在县内教育事业上的贡献记录颇多:“(笑山先生)造福于国民也实多,若振兴学务,尤其注意,民国成立而后,政治一新,閤邑仰先生才德,票举为教育会长,议事会长,发论提倡,即期教育普及,为士类培元气,复公举为劝学所所长。“

”凡经费筹办,几忘其老,不惜瘁其力,邑人士因文化日进,絃诵成风,是大有益于艺林也,先生尊师重道,性好成就人才,如李君华盛,马君锡棠,黄君永瑞,及余门人聂光国等,极力调护,俾之展足文场,高翔云路,迄今李君历任南北知事,旋过道班矣,犹必寄函问候,于先生深其钦佩者,非以其成全于先,独具热肠耶。先生厚道待人,人文以蔚起,哲嗣遞赓采茆,无待论矣。”

“诗云寿考作人,先生躬扶朝杖,乐赋偕老,谓非作人之效欤,兹值六律初调之日,正先生八秩双寿之期,邑绅张小帆先生等,以先生善劳卓著不忍湮没,前已臚举其事禀县,沐准通祥,省长何(佩瑢)奖题望重耆英,教育厅长路荣(孝植)赠《黉序之光》,咸为先生急公好义,行道有福,以至泮水重游之庆,国予宠锡。”

不管是苗县主赐以文炳先生“惠遍桑梓”,还是刘县主奖以“耆儒重望”,郑知事赐与的“行道有福”,不管是何佩瑢省长奖题“望重耆英”,还是路孝植厅长亲题《黉序之光》,许文炳先生毕其一生,所享所获,都实至名归。

当我们坐着汽车慢悠悠地行驶在清水湾所有的乡村公路上,当我们步行在清水湾的大街小巷里,许家老屋不复存在,许家祠堂不见踪影,清泉寺只剩石砾瓦屑,愤乐轩、承志厅了无痕迹了,或许老县城的书院还有旧迹,清水湾旧貌不在,全是新颜。要是没有《清水湾记略》一书,一个历史老人的踪迹可能就了无印痕了。

我以为,只要“文炳”在握,尽管“笑山”笑水了!

20231214023453622023121402354893

2023121402363597(图片说明:此三张图片,是五峰县图书馆退休老馆长尹杰先生传给我的电脑照片。最上右者,为许文炳老先生)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8483

(9)
周修高的头像周修高
上一篇 2023年12月13日 下午11:50
下一篇 2023年12月14日 上午5:06

相关推荐

  • 选料

    谭延闿是湖南的名人,是民国时的名人,曾作过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是有名的美食家,他家的厨子,是湖南烹饪大师曹荩臣。谭家菜很出名,但也很昂贵,有人问曹:“为何你办的菜,价格比别人贵很多?”曹说:“没有别的,只是选料不同。如别人炒一盘麻辣子鸡只用一只鸡,我炒的要用三四只,只取其胸脯肉;辣椒只取全红的,红中带绿的全不要,均先用猪油炸好,再下锅加盐酱等;出锅时鸡肉与辣椒…

    2022年8月12日
    4.0K40
  • 苏州 “ 双面绣 ”

    中国历史文化街区苏州平江路更火了,凑热闹的不只是游客,还有各地来的参观者。参观者们无一不向接待方提出要求:沿着最高领导走过的线路走。 最高领导考察苏州时表示,苏州在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上做得很好,不仅有历史文化传承,而且有高科技创新和高质量发展,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引自人民日报客户端江苏频道) 在新浪博客时,笔者曾写过《苏州:一座奇特的城市》(上、中、下)。再…

    2023年8月10日
    2.0K300
  • 汉字繁简

    左大前几天来,说他看了一位书法家的作品,人家把“说话”的“云”写成“云雨”的“雲”了,他以戏谑的口气说,两种“云”的“动作”不同。倒惹得书法家不高兴了。 汉字简化以后,经常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港台现在仍然用繁体字,倒是问题不大。大陆的人从小就学简体字,对繁体字大多数是相对陌生的,但对汉字方面的专家学者以及书画艺术家来说,繁简体都能识别应该是童子功。有一年西北大…

    2022年10月8日
    1.9K50
  • 诗歌:我站在窗前

    – 诗歌:我站在窗前 – 信吗  春不老 人就不会老 山水不墨  有如那千秋画 流水无弦  好似那万古琴…… – 尤念我的伊人  不知在何方 昨夜  竟想起她送我的那支花 还有今晨  今晨呵 遥望  雪未化的那座峯…… – 但在春天里  并不是  只剩下一个人 春就不在了  春暖花千树 山拥千秋雪  只要紧抱心…

    2023年3月1日
    1.2K170
  • 新雨堂书事(三一九)

    费先生停驻香积寺后,大半时间大致亦处于半昏迷状态,于此期间,即按佛门仪轨助念、放生、追思,作了多场法会,七月十六日上午,费秉勋先生追悼会在西安殡仪馆仰止厅举行,“书生风味,前辈典型”(贾平凹语),溘然隐去,让人悲痛不已。 在费先生追悼会上,贾平凹作了简短发言,马河声情动于衷,悲伤涕泪,亦作了简短致词。追悼会由费先生生前单位西北大学文学院主持,又,费先生为市文…

    2023年7月24日
    1.8K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6条)

  • 阳光笙箫支剑笙的头像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12月14日 上午5:17

    是啊!只要“文柄”在握,只管“笑山”笑水了!
    中华文脉,源远流长,星河万里,光辉灿烂,承前启后,万古不衰,自强不负,振兴中华!

  • 祁俊清的头像
    祁俊清 2023年12月14日 上午6:45

    缅怀先贤,向许文炳先生致敬!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14日 上午7:20

    厚重佳作,文脉丰厚,静水流深,将中华文明薪火神骏传递,颇有格局。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12月14日 下午3:24

      @锦瑟黎燕谢谢黎燕老师的关注与夸奖,现在的状况往往是注重经济发展,断了文化的传承,这,要有人“吹哨”。

  • 四格格的头像
    四格格 2023年12月14日 上午8:17

    多少历史遗迹淹没在人世尘烟里,幸得有你们这样的有心人,去觅寻、去发现、去记载能寻找得到的名人逸事,并撰文而传之,这是古人的有幸,是你们的功劳。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12月14日 下午3:28

      @四格格谢谢老师的关注与留评,老师说得太对了,一个地方的历史与文化,总要有人去挖掘,去保留,否则,就会断了根脉。

  • 鸣虫的头像
    鸣虫 2023年12月14日 上午8:33

    寻宝探珍,挖掘悠久的历史遗存,展示丰厚的文化积淀!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12月14日 下午3:31

      @鸣虫谢谢老师的关注与留评,悠久的历史遗存,总要有人记录传播的。

  • 轻品慢尝的头像
    轻品慢尝 2023年12月14日 下午8:10

    一篇厚重的文章,叙述了隐匿的乡绅贤士事迹,弘扬了民族精神。点赞!

  • 锦瑟黎燕的头像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15日 上午7:21

    此篇厚重佳作,既是传递文脉薪火,也是卯酉河水准的资深代表作。

    • 周修高的头像
      周修高 2023年12月19日 下午4:07

      @锦瑟黎燕老师的评论高抬了,与“资深”隔得太远了。近来写得很少了,还怕降低了“卯酉河”水准。

  • 川明的头像
    川明 2023年12月20日 上午7:46

    文脉厚重,源远流长。探寻求证之劳之绩彰显后人,功德无量。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