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雨堂书事(三二六)

2023120806580840

杨蓉新书《焚香清坐读唐诗》出版,她寄来两册以资赏读,这些天这本书就成了自己的案头书。和杨蓉没有互加微友,她是通过公号留言索要地址的,收到书以后,却怎么也无法回复她,因而写这篇书事,多少也就有一点代邮的意思,希望她能看到,看到我的谢意。

杨蓉的这本书,收录唐诗品鉴文章八十八篇,对比较常见的八十八首唐诗做了自我视觉的赏析。她的视觉是独到的,没有停留在一般的字、词释义的层面,而是在诗歌的创作背景、诗人的内心世界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更多地寻求读者与诗人心灵上的契合点,从而引发诗歌对于人生与社会的体验与观照。这些文章都不长,但却是读者喜欢读的,用一句俗话来说,是因为它“正挠到了痒处”,这也正是诗歌赏鉴文字的难能可贵之处。

记得好几年前她曾寄过她的另一本书《书林青杏》,我在书柜中翻了翻,很容易就找到了。她用硬质的纸张包了书封,在里侧的一边上写了简单的题赠的话语。书页间还夹着一帧她用便签纸所作的书签,上面有她抄录的苏曼殊的诗句,“山斋饭罢浑无事,满钵擎来尽落花。”我已不能记起最初的看到这张书签时的意绪。感觉她就是一只蠹鱼,深深地沉陷在日益陈旧的昏黄的书页里。

把《潘天寿谈艺》及杜大恺《水穷云起》带至单位,有空时可以读一读。前者收有一篇画家谈论吴昌硕的发言稿,与网络所见文字有个别差异,参校着对读过一遍。这书书脊有些开胶,稍微翻动,便有散页丢落,过几天可以找人打孔线装,敢情效果亦不错。收南京《开卷》杂志今年最后两期,刊物快件处签收后子聪兄总会根据短信再催收一次,多年来一向如此,感慨无限。

翟荣强先生所绘绿牡丹送至蜀安堂重新揭裱,蜀安堂以为此幅作品约画于世纪初,应算作翟先生画作中比较精彩的一幅。另有一幅翟先生四十年前的四尺对开牡丹,蜀安堂说看两者花叶的差别,后期作品则显得松垮一些。翟先生晚年,下力气寻求技法上的突破,画风还是有一些变化,知我罪我,则无须深究了。在蜀安堂喝茶聊天,消磨了一个上午,他正在修复一幅大幅的清乾隆时期扬州画派一位画家的人物画作品,有电视台正在为这个修复过程拍摄一个专题片,按照工序,恐怕要持续一段时间。这个过程,应该很享受。

车从原来的单位门前过,隔过栅栏,一闪,仍然能看到三十多年前自己刚参加工作时坐过的第一间办公室,灯还亮着,恍惚如在梦中。心中万般滋味不知从何说起。当时比我们年长,主导着这一栋楼内所有的一切的人,按照年龄计算,估计大多数都到另一个世界报到去了,但他们的音容笑貌却像雕塑一样深深地雕刻在自己的脑海中,大致初入社会,觉得一切都是新鲜的,所以记忆犹新。那是一个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地方,是一个自己所不愿意涉足的地方,即使工作所迫,亦想方设法躲过的地方。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8144

(4)
上一篇 2023年12月8日 上午6:20
下一篇 2023年12月8日 下午4:05

相关推荐

  • 七绝 · 题邹城友人梨花照(外一首)

    – 七绝 · 题邹城友人梨花照  春园美照唱啼莺,一树梨花一段情。 邹鲁友人如相问,冰心依旧共花明。 – 七绝 · 和《景阳冈诗苑》雷广庭诗友《谷山霜枫》 霜打枫红红满天,云蒸霞蔚景阳山。 秋风落叶萧萧下,雁阵行行过岭南。

    2022年11月1日
    81160
  • 楚天遥·回首梦做童

    昔日过职峰,我自任从容。初生牛犊不怕虎,蹉跎烟云中。  流年望春夏,过眼瞬秋冬。迷尽繁华笑颜起,回首梦做童。  (旧想新韵,回想在职场上曾经蹉跎过的岁月,珍惜眼前而已。)

    2022年7月8日
    2.6K100
  • 熟读唐诗有益处

    中国是诗的国度,而唐朝是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一部中国文学史几乎就是一部灿烂诗史。唐诗以丰富的题材,高雅的格调,精美的文字,优美的韻律,成为了中华文明中-道亮丽的风景线。 唐诗乃中国文学之瑰宝。唐代文化,主要精髄为唐诗,是我国古代文化中最光辉的顶峰,曾对日本,朝鲜,韩国,东南亚各国及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无论是文明古国还是区区小国,都发生过难以估量的影响。无怪乎…

    2022年12月23日
    7.6K60
  • 绿了荷塘

    我们这有一片荷塘,每天清晨会有一个人在这里弹吉它。一年365日,除了下雨飘雪,他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来往的人群都自觉的不打扰他,荷塘旁的长椅就是他的专座。我想,也许这把吉它、这片荷塘于他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于是,我就幻化出了这首《绿了荷塘》。             &nbs…

    2022年8月5日
    7.8K420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五)

    五、 李剃头以前可是个红人。他家祖传几代剃头的,在原魏街有间临街铺面,狭窄的过道后面,就是他家住处。魏街是古城黄州手艺人住的街区,篾匠、铁匠、裁缝、收粪水的、浆洗衣物的。。。都在这个社区。理发店国营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剃头家没有国营进去。后来机会来了,李剃头会唱湖北大鼓,站在地委门口,唱了三天三夜,唱他爷和他奶当年,怎么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把肠子挑出来,惨死…

    2022年6月19日
    1.0K1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条)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8日 下午3:08

    这样的交往,是最文雅的!感动,羡慕!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3年12月8日 下午6:46

    到这里读一读,总能有所收获。谢谢博主老师。

  • 霁月
    霁月 2023年12月11日 下午3:05

    文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书香气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