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队的场院

2023120700582383

在人民公社时期,我村共有十一个生产队。那时候,每个生产队都有自己的场院。场院里有一些或砖或坯建造的房屋,多则十几间、少则六七间。这些房子有饲养骡马驴牛的牲口棚,有储存精饲料、粮食种子的仓库,还有供饲养员和看场人员睡觉的屋子,再有就是存放犁、耙、耧及杈、筢、扫帚等农具的杂物间。另外还要有几个简陋的敞棚,或停放大车,或存放秸秆饲料。当然,场院里必须要有一个大大的或方或圆的宽阔平展的场地,夏天打麦子,秋天打谷子、打高粱。

在我很小的时候,那些生产队的场院大部分都在村里。记忆中,我们第十生产队的场院,最初在东西大街的东头北侧一个有着五六间青砖房的大院子里面。听说那个院子是一个叫“老凤鸣”的地主家的。第九生产队的场院与我们生产队的场院隔街相望,占用的是一个郗姓大户人家的大院。

大概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村的生产队陆续把场院从村里搬到了村外。这样一来,出入更方便,场地更开阔,房子也比原来多了好些。我们生产队的场院和第九队的场院都搬到了村北一里多地的地方。当时那一带有三个场院,最东面的挨着小村韦家庄的是九队的场院,往西一里地是我们队的场院,西侧紧邻我队的是韦家庄即我村第十一生产队的场院。从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各个生产队的场院就固定了位置。除了上面说过的九、十、十一三个生产队场院在我村东北部一里多地外,八队的场院在村子的西北方向两里地的地方,七队的场院在村子东南方向一里地的地方,六队的场院在村子正南方向一里地的地方,五队的场院在村子南部的边缘处,三队、四队的场院都在村子西南部的边缘处,二队和一队的场院则在村子西部的边缘处。

我上小学前,经常跟着干活的母亲到生产队的场院去玩儿。麦收时节,社员们在场上或铡麦根,或轧场打麦子;到了秋天,社员们则在场上掐谷穗,掐高粱穗,然后又是轧场,打谷子,打高粱,打豆子……我们一帮小屁孩,则在场边上追蝴蝶、抓蚂蚁。等把粮食打完,堆成小山一样的大粮堆,疲惫的社员们便坐在光光的场地上休息。这个时候,总有爱逗的人招呼我们这些小屁孩,让我们做一种叫“懵懵场”的游戏,就是在场地上旋转自己的身体,看谁转得快,大人们在一旁呐喊加油。转一会儿,突然喊“停住,向前走!”,我们几个孩子朝哪个方向迈步的都有,而且都像是喝醉了酒,迤逦歪斜,走不了几步便都趴在了地上。在地上趴着依然觉得天旋地转,想站却站不起来。大人们都笑得前仰后合。欢快的笑声,在场院的上空飘荡着。

后来,我们这些小屁孩都上学了,但我们依然会到场院里玩耍。我们到场院里放风筝,我们到场院里弹球、打陀螺,我们到场院里捉迷藏,再后来,我们在场院里学会了骑自行车……

那时候,生产队的场院是我们快乐的天堂。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公社改成了乡,大队改成了村委会,生产队解散了。解散了的生产队再也没必要有场院了,于是那些牲口分了,那些农具分了,就连那些房屋上的檩条、椽子、门窗甚至破砖烂瓦都分了个一干二净。

由此,生产队的场院便彻底消失了。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8090

(10)
上一篇 2023年12月7日 上午7:58
下一篇 2023年12月7日 下午2:14

相关推荐

  • 开镰了(诗歌)

    开镰了(诗歌) 开镰了那金色的大地瞬间便沸腾起来收割机挥动着巨大的镰刀从田野直奔到互联网上 其实,即便不上网即便坐在家中我也知道麦子熟了因为每年的这个时节我总会做梦在梦中,我总会听到镰刀与小麦交谈的声音 此刻我手捧手机就像拿着一把镰刀看着屏幕就像走到了田野我多想像当年那样从打麦场抓一把小麦深情地,闻闻大地的味道  

    2022年6月9日
    6.8K90
  • 香港作家东瑞作品《创作:一座迷城》

    最近与晓舟老师闲聊写作、文字等有关话题,得益不少,收获颇丰。感觉写作(狭义理解即指创作)就犹如一座迷城,一旦走入,产生兴趣,就一辈子再也走不出来。 如果从1972年底算起,我的业余写作生涯已经长达半个世纪。有不少文友看到我多产,都以为我是专业写作人,其实哪里是?在香港,以前纸质媒体全盛时期,报纸专栏写稿匠靠稿费养家活儿,也不出一两百位。现在,网络发达,靠卖文…

    2022年6月16日
    1.8K431
  • 文学评论:品鉴晓舟《职场奇人》有感

    品鉴晓舟同志中篇小说《职场奇人》有感 —— 剑胆琴心,正气浩然 黎 燕 2019年年底,在新浪博客读到晓舟同志的中篇小说《职场奇人》连载,深受震撼。作品紧贴时代脉搏,生活气息浓郁,人物形象鲜明,极具艺术感染力。 这是一部难得一见的好作品,可以说是我近年来读到的精品小说之一。在我看来,其艺术特质有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文如其人,作家晓舟同志视野开阔,文采斐然,…

    2022年8月13日
    1.7K500
  • 关于吉普赛人

    世界上有一支秉性热情、奔放、洒脱的民族,他们居无定所,喜欢流浪,与其他国家人对这个民族的称谓不同,他们自称为“罗姆人”。 没错,这个民族就是“吉普赛人”。 据说现今地球上吉卜赛人总数超过500万余,主要居住在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美国以及欧盟各国。其中,罗马尼亚约有150多万的吉普赛人,是其人数占比最多之国,因而有吉普赛人大本营之称。 有趣的是,不由分…

    2023年8月11日
    2.8K260
  • 黎燕散文:槐花往事之博客情

    槐花往事之博客情 黎燕 一 那年的槐花开得早,春末夏初,连绵起伏的槐花,与蓝天白云相得益彰,别有韵致。 清晨,我和先生从鞍山奔往辽阳,为88岁老爸庆生。 中午,来自12个小家庭25位亲人,团团围坐2台餐桌,个个喜气洋洋,笑容满面地庆生祝寿。 无边无际的欢喜,将老爸的生日庆典,铺排为美丽的人文风景。 二 第二天下午,乘坐舒适宽敞的城际客车回返,兴奋与喜乐的余波…

    2022年5月22日
    8.2K2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2条)

  • 解世权
    解世权 2023年12月7日 上午9:33

    我们也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仿佛我也回到了从前。我们村是周边村最大的。有七个生产队。村里约千号人。最多时一千七百多人。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7日 上午9:54

      @解世权应该50岁以上的年龄的人都经历过类似的场景,那个时候全国都一样!感谢有同感、有共鸣,祝好!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3年12月7日 上午10:06

    往事陈旧,记忆常新。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7日 上午11:18

    灵动抒写,情景交融,地气浓郁。我上山下乡时,每逢秋收,就在生产队的场院打场,对此倍感亲切,深度共鸣。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3年12月7日 下午1:37

    似曾相识的地方,好亲切。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住乡下奶妈家,村里也有这样的场院。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村已不像村。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7日 下午2:55

      @难诉相思谢谢!您能感到亲切,说明对那时的农村还有些许印象。现在都不复存在了!祝好!

  • 一池烟雨
    一池烟雨 2023年12月7日 下午2:44

    看此篇不由使我回想起六十年代下乡搞四清的情景,也是感慨万千哟。……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7日 下午2:57

      @一池烟雨消失了的农村场院,说明社会进步了。但消失的恐怕远不止这些,有些可能与社会进步无关!感谢能有共鸣!祝好!

  • 阳光笙箫支剑笙
    阳光笙箫支剑笙 2023年12月7日 下午4:32

    生产队的场院,当年也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在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队里劳作过,岁月蹉跎,往事依然,历历在目。有失落也有欢快!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3年12月7日 下午5:23

    生产队的场院,留下童年的笑声,留下美好的记忆,值得珍惜。

  • 风雨
    风雨 2023年12月7日 下午6:46

    童年最真,童年最爽,美好的童年。
    难忘的童年[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3年12月7日 下午8:27

    童年的记忆也是历史的记忆,记在心里,心里永远不会空。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3年12月8日 下午1:48

    我在陕北插队,最喜欢每年收麦时忙碌的场面,把麦子背到场院铺开,村里的五头牛派上了用场,每头牛拉着一个石碾子,碾场。这活都是年龄大的老汉干,第二年就让我们这些女知青干,能在场院干活可高兴,除了牵着牛每人手里还拿着一个接牛粪的笊篱,防止牛的粪便拉到麦子里,没有经验的我们,发现时牛已经拉出来了,急忙再去接,已经来不及,后面的牛已经碾上牛粪。碾场、扬麦,最后看到农民直接分到一斗斗麦子,着实高兴,这是他们一年的盼望。您的场院让我想了我的插队生活。现在我们陕北已经不种粮食了,改种苹果,场院也没有了。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8日 下午3:05

      @悠扬琴声68我的一篇小文能引发您的点评叙述,了解了您的经历,不易!太不易啦!这也是共鸣!谢谢!祝好!

  • 梦菊
    梦菊 2023年12月8日 下午5:03

    从农村走出来的,都会记得那块场地,通常叫打谷场。收获季节,那儿就热闹起来。有自己担着、扛着把粮食运回倡导的画面,也有家家拿着布袋到那儿分口粮的景象。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8日 下午5:52

      @梦菊您是有生活的,描写得很真实!感谢!祝好!

  • 霁月
    霁月 2023年12月9日 上午8:55

    老师笔下的场院应该与我们这边的稻场、晒场差不多,小时候见过。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9日 下午1:56

      @霁月对,就像稻场、晒场一样!感谢您的美评,祝好!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9日 上午9:30

    精美佳作,弥漫地气与童年的欢笑,直入人心。

  • 风雨
    风雨 2023年12月9日 下午2:12

    “大人们在一旁呐喊加油。转一会儿,突然喊“停住,向前走!”,我们几个孩子朝哪个方向迈步的都有,而且都像是喝醉了酒,迤逦歪斜,走不了几步便都趴在了地上。在地上趴着依然觉得天旋地转,想站却站不起来。大人们都笑得前仰后合。欢快的笑声,在场院的上空飘荡着。”

  • 诚厚
    诚厚 2023年12月10日 下午11:05

    生产队的场院,我们叫社场,是一全生产队的中心。那里是召开社员大会的地方,是社员每天开工的集合地。是充满丰收喜悦的场所,也是分粮食和农副产品的地方,更是孩子们玩乐的天堂。社场,只在记忆中了。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11日 上午8:09

      @诚厚您的点评非常到位,所言极是!感谢,恭祝安好!

  • 陌上梦落
    陌上梦落 2023年12月13日 上午9:53

    场院是我们小时候快乐的天堂。共鸣,的却如此。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