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围巾

IMG_20231109_073932

白围巾的事发生在80年代,是我亲历的一件事。

那是冬天,小年的前一天。我路过我们家前面的一家商店,看到店里新进了一批纯色羊毛长围巾,什么颜色都有,每种颜色都漂亮,我一眼就看中了白色的。那时羊毛围巾还是稀罕物,于是我赶快买了一条。

回到家,妈妈正和隔壁的邻居陈伯母站在门口说话,她们远远就看到了我脖子上的那条纯白围巾,异口同声的说:“好漂亮呀。”从她们的眼神中我看得出,她们真不是在说假话。

陈伯母的女儿水溪闻声也从屋里出来,问我在哪里买的,她也要去买。我告诉她就在前面商店买的。

我和水溪是中学同学,还是好朋友,漂亮的她成了剧团的演员。一会儿,水溪果然买了一条回来,她挑的是鹅黄色的,但她妈妈说:“嗨,比较起来,还是白色的漂亮。”

水溪听后,赶忙去商店换了一条全白的回来,本来是皆大欢喜了,但水溪下面说的这段话带来的阴影,就为这个故事埋下了重重的伏笔。她说:“商店里白色的围巾一下就卖光了,我去换时已没有白色的了。正好有个女孩也来换,那个女孩买的是白色的围巾,结果被她妈妈狠狠的大骂了一顿,说你家里还没死人,你就早早带孝了。女孩被骂得大哭,所以只好来换。正好,我想要换白色的,于是我们就互换了。”

水溪的哥哥叫山川,他也在旁边,听水溪这么一说,他立马脸变了色,气急败坏,大声地叱责水溪:“你明知道爸爸有忌袆,人家嫌不吉利不要的,你去换回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我们家只要不出事,出事就是你的责任。”

山川历来文质彬彬、温和礼貌、说话轻言细语;远近邻居没人不夸他是个有气质、懂礼貌的斯文男孩。今天突然这么粗暴,这么大声大气,把水溪吓坏了,把我也吓坏了,我俩愣愣的站着,不知所措。陈伯母一看,赶快打圆场,出面给我们解围,伯母说:“好了,好了,山川你别瞎说了。呸呸,不会有事的,白色的本来就漂亮嘛,妹妹喜欢就好了,爸爸那里我去说。”

吓得我赶快问妈妈,我要不要也去换成其他颜色的。我妈妈笑了,说:我没有那种忌袆,从来不信这些,你不用去换。

晚上,陈伯伯回来了。陈伯母拿着白围巾,故意说:“老陈,你看看,这白围巾多漂亮,是吧?是水溪买的,她喜欢,我也喜欢,你也喜欢吧。”我和水溪都忐忑不安的看着陈伯伯,他只是笑笑,不置可否。伯母趁机转移了话题,说:“明天小年,老陈,你要记得早点回来。”陈伯伯因为工作太忙了,每天都是很晚才下班回来。陈伯伯说:“好,明天小年,晚餐吃米粉,等我来煮。”又对我说:“明天你也来吃米粉哦。”我说:“我们家也吃米粉。”伯伯笑着说:“伯伯手艺可比你妈妈的好。”这倒是大实话,我吃过无数次了,伯伯的厨艺盖那可不是吹的。

小年这天家家户户吃米粉,是我们这里的习俗。

陈伯伯是高级知识分子,那时全市只有三个高级知识分子,他是其中之一。他平时阅读的技术书籍都是原版的大部头,英文的、俄文的;他还是市人民代表,一家中型企业的厂长,所以平时节假日很少看到他在家休息。奇怪的是别人家都说重男轻女,偏偏伯伯却是重女轻男。山川和水溪参加工作后,平时都是住单位宿舍,休息和节假日才回家住。水溪一回来,伯伯高兴得眉开眼笑,呵呵,宝贝女儿回来了。山川一回来,伯伯总是第一句话就问他,你什么时候走。弄得好性格的山川有时也会义愤填膺,又无可奈何,他委屈了就嘀嘀咕咕:唉,我怎么好像是外边捡来的。我也不时调侃他一下:要不我们去问问你爸爸,看你是不是真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这次,我暗暗庆幸,幸亏买白围巾的是水溪,如换成山川,说不定真会被剋一通。

那时,我还有点想不通,陈伯伯这么个儒气十足的科技人,怎么偏偏还会有点小迷信;他忌袆不吉利的话,忌袆不吉利的东西,尤其是不许家中买黑呀、白呀的东西,因为他讨厌、拒绝。我有一件浅蓝色,上面绣了好多白花的衣服,人人都说雅致,好看,他告诉我应该绣红花才对。

这次伯伯没生气,我和水溪偷着乐,白围巾的事平安无事、万事大吉的过去了。

第二天小年,正好又是星期天,除了陈伯伯一大早上班去了外,我们都在家休息。早上,妈妈和陈伯母就急着去菜市场,我和水溪约好一起上街给陈伯伯买生日礼物。春节是伯伯的生日,我想送他一份生日礼物。

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我穿的是咖啡色棉衣,水溪穿的是深紫色棉衣,精心妆扮了一番,我们又相视的会心一笑,原来我们不约而同的都围上了漂亮的白围巾。正准备出门时,我大姐一家回来了,我只能改天再去,水溪说那她就去同学家玩了。那时,我们一点也没意识到天大的灾祸正在悄悄降临,一点也没意识到白围巾的魔咒正在悄悄灵验;真的没有半点心灵感应,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否则我们就不会那样没心没肺的偷着乐了。

不一会儿,另一栋楼的一个女工下夜班回来,路过我家门口时,她把我拉出去,悄悄告诉我早上陈伯伯出车祸,人已经不行了。我一惊,说:“你别乱说话,今天早上我明明听到陈伯伯在隔壁推着自行车出门上班的。”(单位本是给陈伯伯配了车,但他拒绝要车,坚持每天自己骑自行车上班)那女工说:这样的话怎么能乱说,我是亲眼看到了才告诉你。

我一下懵了,跑进屋里一把扯下搭在衣架上的白围巾,把它扔在地上,此时它再也不漂亮了,它就像一条狰狞、丑陋的大白蟒,曲蜷在地上。我脸色发白,全身发抖,姐姐问我怎么了?我打着哭腔说:她说陈伯伯死了,出了车祸。现在伯母和水溪都不在家,只有山川哥在家,我怎么办?姐姐,我该怎么对山川哥说?

姐夫忙制止我,现在这不是最确切的消息,你这样冒冒失失去说不合适,等妈妈回来吧。

妈妈回来听我说后,虽震惊但很沉着,一生中妈妈看过了太多的生死离别和大风大浪,她经历过的许多不幸就是这样在不期中降临的。所以妈妈说:如果这确切,那单位一定会立即来人通知,我们就在家等着。

我内疚得心如刀绞,又害怕得全身颤抖,对妈妈说:都怪我,如果我不买白围巾,水溪就不会去换那条白围巾;如果没有白围巾,伯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不幸。妈妈,怎么办?

妈妈竭力安慰我,不是你们买围巾的错,这纯粹只是个巧合。

惶恐不安中,外边来车了,真是伯伯单位的,他们对伯母说:陈厂长出了车祸,伤势较重,要接伯母去看看。妈妈和我陪着伯母、山川哥一起上了车。

路上,我心里一直想着水溪,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她知不知道这噩耗?她脖子上是不是还围着那条该死的白围巾?

车子开得飞快,我们都默不作声,听伯母一路念叨,她发现车开在不是去医院的路上,她大声说,不是受伤吗?伤得重怎么不上医院?她不停的问,没人回答。车子直接开进了单位大会堂,会堂中央,伯伯已经停放在那里安息了。

伯母顿时晕了过去,妈妈和山川哥又忙着送她去医院。

远远,我看到水溪虔诚的匍伏在地上,跪在她爸爸面前痛哭,脖子上没有白围巾,她一定深深忏悔和自责;平时最胆小的我,现在也忘却了对死亡的恐惧,我也在陈伯伯面前跪了下来,泪水哗哗流。心中默默说道:伯伯,你不是说今天要给我煮米粉吗,怎么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睡着不醒了。我们知错了,我们在忏悔,你能听到吗?你快醒来吧。

后来,山川、水溪和我一起去了事故现场,地上好多血迹,伯伯该有多痛。

伯伯出殡的那天,本来一直晴朗的天,突然下起大雪,大朵大朵的鹅毛雪上下飞舞,很快覆盖了原野,白茫茫一片。我心中一动,莫非这漫天雪花也是赶来和我们一起为伯伯送行,质本洁来还洁去,是老天爷要给陈伯伯一片圣洁的天地。

两天后,我梦到了伯伯,他正回家,但我没敢把梦告诉伯母和水溪。

我一直内疚,总感觉伯伯的逝世,我是罪魁祸首。水溪的白围巾究竟去了哪?我不知道,反正从此没见过她的白围巾;我也没告诉她,我的白围巾扔了。她不说,我也不问;我不说,她也不问;我们彼此默契,不约而同,只字不提白围巾,此后几十年都没有再提起过。倒是山川哥,好多年后跟我提过一次,他说在我们买围巾的前一天,他也遇到了一件极端晦气的事,心理感觉非常不好,他很惶恐,害怕出事,但他又不能轻易说出来,只能闷在心里。结果越怕什么,反就越来什么,第二天水溪偏偏就去买回了白围巾,一下子他心里的压力仿佛有了个爆发口,所以才会那样歇斯底里的大发作。

陈伯母一直活得很健朗,现在是90岁的老人了。年轻时伯母是个大美女,伯伯也是非常英俊潇洒的男子汉,他们就是人们常说非常般配的男才女貌。伯母现在风韵仍在,一头银发,但面色红润,整洁的牙齿没有一颗松动,思维敏捷,行动敏捷,记忆力特别好。她每天把自己的事料理得整整齐齐、清清楚楚,一点也不用家人多操心,每天穿戴得精精神神下楼去散步、聊天,打麻将,还常是大赢家。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我想搀扶她,她挣开我的手,要自己走,腰板笔挺,走路还带风。我常对她说:我怎么这么好的运气,会有一个这么漂亮、这么优质的伯母,你一定能长命百岁。她听了乐得哈哈大笑。伯伯比伯母年长十岁,过去这么多年了,伯伯在我心中仍音容宛在。若他也健在多好,那真就是百岁福星了。

前几天 ,伯母给我发微信:…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已隔了多少个秋 …  看看,伯母多文艺。

现在家中,我五颜六色的围巾一大摞,中间唯独没有白色的。当年那条像是被魔咒的白围巾,是我心中的一根刺。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弄清,那到底是诡秘,还是巧合?却始终没法弄清。

IMG_20231109_073741

(选稿:灿烂阳光    审核:晓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57918

(13)
上一篇 2023年12月4日 上午10:08
下一篇 2023年12月4日 下午12:39

相关推荐

  • 山药甜,甜山药

    进入腊月间,父母就开始念叨要吃老家的山药了。 鄂东南地区的山药,不是超市里卖的那种长条状的棍形山药,它的外形与人的手掌很像,一个巴掌分开长出很多枝节,每节鼓鼓囊囊的,外表长有很多短粗的根须,刮皮清洗处理时很是麻烦。但是它多汁,肉色白皙,口感鲜嫩,滑甜,煨汤、清炒、火锅都是绝佳的温补食材。 山药好吃,据说不同的乡村土壤种植出来的山药口感不一样。原先经常打交道的…

    2023年1月4日
    3.6K250
  • 【随笔】看望一棵树

    上一个月,趁着去给清水湾村送《清水湾记略译注》一书的机会,顺带去看望了一棵树。 这棵树,就在离村委会不到一里路远的磨盘洲上。站在村委会前的运动场上,就可以见到这棵树的远姿,还可以见到这棵树下的石碑。 这是一棵锥栗子树。锥栗子树,是落叶树,秋季开始黄叶,冬天树叶几乎落尽,给人以萧索苍凉的感觉;唯有春夏两季,它才由嫩绿变成深绿,呈现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我在上小学…

    2023年7月7日
    1.3K60
  • 小说《轻舟》连载之八:无言 • 告别

                                         第八章:  无言 •  告别       &n…

    2022年8月1日
    1.7K350
  • 华章秋韵:邂逅世界厨艺大师董顺翔

    2月8日,应朋友相邀参加杭州欢度新春系列民俗文化活动的压轴项目——“2023年癸卯元宵钱王祭”活动。活动结束,朋友带着我们一起来到离之不远的西湖杨公堤——味庄,说到他“师傅”那里用餐。 一下车,我就看到了“知味馆——味庄”的餐馆名。以前我知道杭州“知味观”是一家品牌点心店,可眼前那低矮的门面与近些年的建筑物比起来并不显眼。朋友看出了我的心思,告知,这里曾经居…

    2023年2月12日
    1.9K100
  • 诗歌《老处女 》(外一首)

    – 诗歌:老处女 (外一首) – 老处女  – 本是一朵花 不知为什么不开 而开了  不知为什么 不开美丽一些 – 我问她 她不告诉我 唯见她依然如故 反倒赢得更多人尊重 – 可惜  还带着露水呢 – 及早地  它的花开了 开的很好看  但它 还嫌自己不好看 使劲打盼自己 –…

    2022年12月17日
    9772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65条)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3年12月4日 上午11:24

    你写得神祕佖的,又让人很无语。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4日 上午11:31

    格格细致地抒写,让我感受到白围巾的故事,令人扼腕,感慨万千。格格的慈悲,悲悯情怀,好深好浓。我也有小小迷信的,总感到尘世之外,定有一个我未知的,也无法知道的神秘,诡异的世界。

  • 鸣虫
    鸣虫 2023年12月4日 上午11:52

    您的文章如行云流水,情节跌宕起伏,非常引人!不能有迷信想法,只是寸劲,也可以说是“一语成谶”罢了!很耐读啊!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4日 下午12:04

      @鸣虫有很多事就有这么巧,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没人能解释得清楚。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3年12月4日 下午12:27

    文章引人入胜,故事令人扼腕,尽管那肯定是巧合,但还是让你无法释怀。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4日 下午4:03

      @华章秋韵这是一件真实的事,也感觉是一件有遗憾的事,这么多年一直不能忘记。

  • 川明
    川明 2023年12月4日 下午3:01

    [赞][赞]感谢流畅唯美文字,也见识了民间轶事的珍贵资料。
    地区习惯真的说不清。
    比如:我们老家大年初二是好日子,新女婿上门,最怕三六九。到胶东地区才知道他们反其道而行之,三六九是女婿上门日子。
    农村以白色为白公事颜色,城市里圣洁的婚纱怎么解释?
    对了,有时没法解释。前几年折中就出现过粉色婚纱,不知现在还有否。[微笑]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4日 下午4:05

      @川明各地的习俗不一样,入乡随俗。有些人有忌袆,应该尽可能的尊重别人,虽说这不是我的责任,但心中总像有根刺。

  • 诚厚
    诚厚 2023年12月4日 下午5:09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又是个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仅隔一日就一语成谶,也太巧合了。有时候,不去信反而没事。陈伯母不信,九十高龄依然风采。格格是当事人,难以释怀可以理解。但回过来想想,白色围巾最早卖完,又有几家买了出事的?这样也可以释怀了。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4日 下午6:24

      @诚厚是的,你说的没错,信则有,不信者则无。正因为我是整个事件全过程的亲历者,而且我说的完全是真实事情,所以感觉很难解释。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3年12月4日 下午5:47

    《白围巾》第一感觉就有神秘感,仔细读来,真有不祥之兆,“迷信”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您母亲和陈伯母的态度见证着这一切。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4日 下午6:26

      @悠扬琴声68其实我买的白围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很正常。但引出的另一条像有魔咒的白围巾,却偏偏出了事,很难解释得清。

  • 风雨
    风雨 2023年12月4日 下午6:32

    越看越想看,捧腹大笑,前仰后合。还有这样的事
    神奇,神秘。精彩![微笑][咧嘴笑][大笑][偷笑][笑哭]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4日 下午8:38

      @风雨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感觉难以相信。

  • 祁俊清
    祁俊清 2023年12月4日 下午6:48

    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不是白围巾的错,也不是您和水溪的错。

  • 轻品慢尝
    轻品慢尝 2023年12月4日 下午8:21

    不可知论,也是对世界的一种认识论,许多事情真是说不清。既然说不清,就无需自扰,该咋就咋。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4日 下午8:41

      @轻品慢尝你的观点太对了,世界上的确有许多无法解释的事,这些事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难以置信。当时发生时心中很不安,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了,毕竟我也是无神论者。

  • 霁月
    霁月 2023年12月4日 下午10:32

    这竟然是真实的事?有点儿恐怖哦。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3年12月4日 下午11:37

    遇到这种事,谁的心里也会有阴影,但我认为这仅仅是个巧合。几十年过去了,老师你也应该释然了。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5日 上午5:15

    其实,这个悲剧,与格格毫无关系。主要是格格上善若水,骨子里的悲悯情怀,因而才如此自责。

  • 诚厚
    诚厚 2023年12月5日 上午10:22

    无巧不成书,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巧合。从事后陈伯母的态度可以看出,并不觉得悲剧与白围巾有关。慈悲的格格不必自责。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5日 上午10:46

      @诚厚因为伯伯喜欢他的女儿,也非常喜欢我,所以我总感觉很对不起他。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5日 上午11:19

    横祸从天而降,与白围巾是巧合。格格的抒写细致灵动,情节跌宕起伏,极具内在张力。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3年12月5日 下午2:33

    虽然我不信这个,但有时穿着打扮只是为了顾及别人的感受。发生在格格身边的事,其实是巧合,不用内疚。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5日 下午4:03

      @难诉相思世上哪有诡秘之事,一定是巧合,只是这种巧合会引起心中的不适。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3年12月5日 下午4:55

    这个故事虽然过去几十年,格格心里一直不能释怀,袒露心声写出来也是一种方法。

  • 风雨
    风雨 2023年12月5日 下午8:32

    悄悄来到您的空间
    静静欣赏您的家园
    默默倾听您的故事
    细细品味您的情感!

  • 风雨
    风雨 2023年12月5日 下午8:33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6日 上午5:31

    冥冥之中的神秘世界,让我有敬畏情结,对自己的言行举止,有发之于心的约束。

  • 陌上梦落
    陌上梦落 2023年12月6日 上午10:46

    生活中一语成谶的事情太多,应该只是巧合吧。但好多人都有些小迷信,对一些事还是比较忌讳的。
    文章写得惊心动魄,一口气读完思索了好久。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6日 下午12:38

      @陌上梦落除了他们的姓名外,我写的全是真真实实的事,所以我才一直很疑惑。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6日 上午11:41

    陈伯伯这样地喜欢格格,让我深感,只要是慧心慧眼的人,一旦与格格有接触,都会对格格生发好感的。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6日 下午2:01

    我过去,一有好事,就节制自己,不要太高兴,以免乐极生悲。后来,我看了《了凡四训》,深受启发——一个人如果总是善待他人,乐于助人,低调谦恭,就会总是处于吉祥的境遇。

  • 风雨
    风雨 2023年12月6日 下午7:25

    欣赏好小说,欣赏好故事,分享精彩!
    神秘,奥妙[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7日 上午5:03

    那场横祸,与格格买的白围巾,一点关系都没有,格格却如此痛心自责,让我感受到格格的心多么地善,多么地暖。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11日 上午7:27

      @锦瑟黎燕可能是太熟悉了的缘故,如果是陌生人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3年12月7日 下午3:09

    从你的文字中能感受到你的温暖与善良,好文章都是好人品写出来的,你的慈悲,悲悯情怀诠释你的人格魅力。

  • 诚厚
    诚厚 2023年12月10日 上午10:18

    因为水溪看到格格买了白围巾喜欢也去买,因为陈伯伯信而偏偏又出了事,追根溯源格格就认为自己是罪魁祸首。陈伯伯出事有偶然性,这个偶然性与买不买白围巾毫无关联。陈伯母不信,这也很重要,完全没有把陈伯伯出事与买白围巾联系起来。格格只是自己内心的自责,可以释怀了!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11日 上午7:29

      @诚厚谢谢,是应该释怀了,毕竟我自责了这么多年了。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3年12月11日 上午9:28

    陈伯母这样的极品女人,无论那个年龄段,都有其魅力无穷的独特美。这是美丽人间的最美风景,令人赏心悦目。

  • 风雨
    风雨 2023年12月11日 下午7:20

    每次读您的这篇文章,我都有一种感觉
    感觉到您的温馨善良和爱心。让人敬仰![花][花][花][花][花]

  • 清河君
    清河君 2023年12月14日 下午6:06

    很多事情冥冥中已经注定了,不需要这么自责。不过,白色、黑色有些人比较忌讳。比如,我很忌讳黑色,我太太喜欢黑色,我经常严厉制止不要穿这种颜色的服装。

  • ch雪梅
    ch雪梅 2023年12月15日 上午10:22

    我外婆在世时,忌讳买白色的,黄色的,黑色的头花或发夹,她老叮嘱我不要不要的语气。

  • 雨凌
    雨凌 2023年12月21日 上午11:26

    有些诡异的事,无法解释,是巧合,还是天意,或者冥冥之中自有暗示。像地震前的征兆。科学的尽头是玄学。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3年12月22日 下午6:48

      @雨凌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冥冥中也必有它存在的可能。

  • 含羞荷
    含羞荷 2024年1月12日 下午2:16

    无巧不成书,人间有太多巧合之事,千万不要在意,太在意了就是烦恼。

关注微信